首页 > 周牧时颜 > ☆、圆满

我的书架

☆、圆满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那天, 周清和时涵出去之后, 时颜就没再见过周清回来, 时涵回来的时候也神色怪怪的,结果不用问, 她也已经猜到了。

时颜没有去问时涵,更没有去问周清, 她只知道,那天起,她跟周清之间的话题就没有了时涵。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就是春节了。

周父周母在一个月前就已经回了D市, 周牧是大年三十下午回去的, 初四回来上班。

除夕夜, 外头的街道上张灯结彩,人民结伴成群地在街上逛着, 感受春节的气氛。时颜左手勾着时父的手臂,右手勾着时涵的手臂,高高兴兴地穿插在人群中,说着笑话,聊着家常,好生欢乐。

走着走着, 走到了一家甜品店前停下。

“颜颜, 要吃甜食吗?”

时颜抬头看了眼店外面贴在招牌两边的甜点照片,一副快要流口水的样子,笑着点了点头, “好啊!”

走进店里刚坐在,包包里的手机就响了,拿出来一看,是周牧。

她笑了笑,接通了电话,“牧牧,怎么啦!这么快就想我了?”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轻笑,两秒后,正当时颜想问他是什么意思的时候,温润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声线温暖。

“嗯!想你了。”

时颜笑嘻嘻地“哎哟”了一声,看了眼对面正在看手机的时父和正在点餐台点餐的时涵,快速地说了句,“我也是。”

“嗯!我知道。”

“啧!”时颜撇嘴,“就你厉害。”

时涵点完餐回来,就看见时颜聊电话聊得满脸笑意,他“啧”了声,重重地叹了口气。

哎!大过年的,是要虐死单身狗吗?

不过他也承认,这是自找的,谁让自己拒绝了别人呢!

死脑筋。

时颜抬眸看了他一眼,给了他一个眼神。

哼!不搭理你。

“……”时涵。

时颜又跟周牧聊了一会儿,见甜点来了,想要挂电话。

周牧轻笑了声,说:“啧!一个甜点比你老公还重要啊!”

时颜哈哈笑了两声,说了句“对啊”,连一声再见也不说,直接把电话挂了,然后美滋滋地吃起了面前的甜点。

电话那头,周牧看着已经结束通话的手机页面,无奈笑了。

晚上十二点整,时颜刚上楼,就收到了周牧发过来的微信,是一张图片,是周牧对着镜头比心的自拍照。

时颜:【哎哟喂!我家大医生真帅,还学会比心了。】

周牧很快就回复了。

周牧:【跟我们周太太处惯了,自然而然被感染了。】

“哈哈……”时颜笑哈哈的,用语音说:“我家周先生孺子可教也。”

周牧也回复了语音,“是我家周太太教导有方。”

时颜:“也是,还得有我这个好师傅。”

周牧:“嗯!好师傅。”

“对了……”时颜问:“你真的要初四才能回来吗?”

周牧愣了下,突然笑了,“对啊!”

“没劲。”

两人闲聊了会儿,说了晚安后,就挂了电话。

时颜放好手机,突然又想起来什么,又从床上爬起来。她跳下床,跑到书桌那儿,打开抽屉,拿出那台许久没用过的照片打印机。

她跑回床上,拿起手机,下载了周牧刚才发过来的那张照片,然后下载了软件,把照片导入进去,简单地调了一下颜色和亮度,按下了确认键,几秒后,照片打印机开始运作,照片不大,小小的一张,很快就打印完了。

时颜拿起照片,用剪刀把旁边的白色剪掉后,又翻出了自己的钱包。打开,原本放着照片的地方早已什么都没有,自从她决定回来的那天起,照片就已经被她用信封包好,藏了起来。

她把照片放进去,心满意足,亲了一下后把钱包放回原处。

收拾好东西,时颜重新躺会床上,闭上了眼睛,嘴角不自觉地带着浅浅的微笑。

第二天就是大年初一,时颜一早就起来了,给每人做了一大碗汤圆,吃着吃着,外面传来声音,时涵问了句,“没关门吗?”

家里钥匙只有屋里的三个人有,这会儿有人自己进来,时涵想肯定是没把门关好。

时颜站起来,往外跑,“我去看看是谁。”

不一会儿,客厅传来时颜的一声尖叫,然后是爽朗的笑声。正在吃着汤圆的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地放下了勺子,往客厅走,看见站在客厅中间的人,他们都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时涵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笑容,朝来人走过去,“妈,你回来啦!”

时母放开怀里的丫头,朝时涵展开了双臂,“儿子。”

时涵紧紧地把时母抱进了怀里,好一会儿才放开。

他朝时颜看过去,尔后,两人不约而同地朝还站在客厅入口处,一脸尴尬,且不知所措的时父。

时母看了他一眼,故作无所谓地撇开了头。

两个人僵持了半天,最后还是周父先丢开面子,朝时母走了过去。他手握成拳,抵在嘴边轻轻咳了声,尔后放下,神情有点儿不太自然。

“你……回来啦!”

时母看了他一眼,随即又撇开。

“嗯!”

时父又咳了声,说:“新……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时父再咳一声,刚想再说什么,就被时母打断了,她看着时父,皱起了眉头,“你是喉咙痛还是怎么啦!一直在那里咳咳咳的。”

“……”时父一脸尴尬,“我……算了。”

说完,扭头就走。

时母看着他的背影,叹了口气,“这么多年了,头发也开始白了,还是这个德行。”

语气中带着嫌弃,可旁人都看得出来,她还是很关心他的。

时颜上前一步,抱住时母的手臂,笑着说:“妈,爸在害羞呢!”

“我知道啊!”时母早看出来了,“认识他这么多年,他什么德行我还不知道吗?不就是想让我住下什么的,自己不好意思开口。”

“知道了你还这样怼他?”

时母笑了笑,“习惯了。”

离婚以来,除了节日的问候,屈指可数的几次见面,他哪次不是被她怼得说不出话来,哪次不是低头认错的?

还真没有。

时涵看了眼时父离开的方向,回头看着时母,轻笑了下,他说:“妈,你自己还不是一样,隔三差五地就问我爸怎样了,过得好不好什么的,”说着,皱起了眉头,“我就不懂了,既然你们两个都关心彼此,当初为什么要离婚呢?而且明明心里都有对方,为什么不能重新在一块儿呢!我看啊!你们两个就是闲得慌。”

为什么离婚大概都是意气用事吧!后来谁也拉不下脸,就一直僵持着。

“啪”一声,时母踮起脚,用力拍了时涵的脑袋一下,没好气道:“臭小子,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教你妈怎么做啦!”

时涵哎哟一声,抱住脑袋,“妈,我都多大了,还打我脑袋,如果被别人看到,我多没面子啊!”

“怕什么,你脸皮厚。”

时颜听到时母这样说,忍不住大笑了几声,附和道:“对啊!你脸皮厚,不怕的。”

“你们两个,”时涵气呼呼的,“果然是母女。”

刚说完,又是一下暴击,脑袋又被重重地拍了一下,痛得他嗷嗷叫。

时母瞪他一眼,“说得你好像不是我生出来似的。”

“嘶……妈,你偏心。”

“偏心怎么了?你不也疼你妹妹?”

“……”时涵不否认。

说的也是,他自己还不是事事让着时颜,把她宠成了家里的公主?

“好,”时涵举起双手,“我投降。”

于是,新年的第一顿饭,由三个人变成了四个人,一家四口时隔多年,再一次一起过新年。

时母在别墅住下,房间就在时父卧室的隔壁,时父的房间就是当年两人的卧室,时母在时父开门的时候,有意无意地朝里面瞄两眼,下午趁时父不在,她忍不住偷偷走了进去。她惊讶发现,屋里的床还是那张,摆设变化不大,她离开的时候放在床头的合照还在那儿,床上的床单跟以前一样,不过很新,应该是找人按照以前的款式做的,周围的摆件,还是以前那些,应该是经常擦拭,干干净净的,不过有些看上去已经很旧。

时母看着周围的一切,眼眶微微泛红,她就知道,这老头子就是死鸭子嘴硬,这么多年了,还是放不下以前的事情。

可是,自己还不是一样?像时涵说的,她自己也没放下。

站在房间中央,她轻轻地叹了口气,心底涌进阵阵暖意。

……

大年初二,很多亲戚朋友上门,时父顺便给发了请柬,祝贺声不管在别墅里回荡着,时颜开心地一一接受祝福。

晚上,时父准备了大餐宴请亲朋,别墅里灯火通明,热闹非凡,吃过晚饭,送走了亲戚朋友,时颜帮忙收拾,收拾好东西,酒店的工作人员把东西取走。

她刚想上楼,放在外套口袋里的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看,是周牧,她赶紧接起。

手机刚放到耳边,周牧的声音从电话的另一头传来,带着一丝慵懒。

“在干嘛?”他问。

时颜直接在楼梯坐下,回答道:“亲戚朋友刚走,准备上楼。”

“哦!”周牧笑了下,又问:“等下准备有什么做?”

时颜想了想,“没有啊!太冷了,想洗洗就睡。”

“这么乖?”

“那你呢?”时颜问:“你有没有像我这么乖啊?”

周牧没有回答,默了下,突然说:“出来。”

时颜愣了下,没理解过来。

“出去哪儿?”

“你怎么这么笨呢!”

“喂!你……”

“别墅外面,出来。”

作者有话要说:凌晨醒来,看了一眼,才发现原来我设置错时间了。呵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