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周牧时颜 > ☆、明媚

我的书架

☆、明媚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时颜走一下停一下的, 走了好久才到家。可能是时间太久了, 周牧以为她有什么事, 还给她打了电话,接电话的时候时颜正蹲在一家包子铺前, 逗一只小猫咪玩。

周牧松了口气,无奈地叮嘱了她小心回家, 才挂了电话。

时颜怕他又会担心,于是乖乖地回家,到了家,她立刻拿出粉色购物袋里的小兔子毛毛鞋换上, 高兴地在原地蹦跶。

“好可爱。”

然后提着另一个购物袋, 她欢脱了似的朝周牧房间的浴室走去, 把购物袋里的东西都倒在了洗手台上。牙刷、牙膏、杯子、毛巾、头箍、洗面奶、欢喜的内衣裤等等,该有的都有了, 时颜分类摆放,跟周牧的东西放到了一块儿去,放好,还笑眯眯地拿出手机拍了个照。

住周牧家的事情不敢让时父知道,所以她不敢发朋友圈,只把照片发给了周牧。

时颜:【你看, 多好看啊!】

想着周牧在忙, 时颜发完微信就放下了手机,走到客厅打开电视,打开昨晚没看完的喜剧, 可一看到,又莫名地想起了昨晚的事情。因为是第一次,所以下面还残留着些微感觉,她摸了摸发烫的脸颊,手忙脚乱地换了另一部喜剧。

她放下遥控器,想要去拿柜子里的零食,视线却不由自主往外面阳台看了眼,白色床单在风中摇摆,上头的痕迹已经被周牧洗净,此刻一尘不染。

时颜跑过去把浅灰色窗帘拉起来,转身跑回电视柜那儿随便掏了两包零食,又跑回到沙发上,腿往沙发上放,把自己缩成了一团。

这似乎是她的习惯。

乐滋滋地看完一部电影,她盖了张毛毯,直接在沙发躺下,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时颜睡了好久,外头的天色早已漆黑一片,她揉了揉眼睛,爬起来,走过去拉开阳台的窗帘,把外面已经干透的床单收回来,叠好了放回柜子里。然后走回到客厅,手机正好响起,她拿起来一看,见到上面的名字后笑了笑,接了。

“牧牧,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晚点儿,你先睡,不用等我,”他顿了下,问:“对了,吃饭了吗?”

“没呢!”

电话那头,周牧皱起了眉头,带着点儿训斥的口吻说道:“怎么还不吃?这都几点了。”

时颜拿开手机看了眼时间,又放回到耳边,“七点半。”

“刚刚睡醒呢!正准备随便煮点儿面条吃。”她又解释。

周牧“哦”了一声,又叮嘱,“那快点儿去吃点吧!”

“嗯!”时颜走进厨房,一边拿出面条一边说:“那你早点儿回来哦!”

“尽量。”

挂了电话,时颜给自己煮了个午餐肉鸡蛋面,简单地吃过后,她走进浴室去洗澡。洗完澡出来,身上穿着下午买的小碎花睡衣。

走出浴室,她又想起了什么,拿起手机给周牧发了条微信。

时颜:【记得把我下午买的衣服拿回家。】

周牧:【嗯!】

下一秒又发过来一条。

周牧:【好看。】

时颜知道他说的是什么,笑盈盈地往床上爬,坐下,给他发了一个飞吻。发完后,爬上床盖上了棉被。

这边,周牧目光一动不动地看着手机屏幕,嘴边带着浅浅的微笑。

蓦地,外面敲门声响起,周牧敛下嘴边的笑容,放下手机,淡淡道:“什么事?”

门被对开,是科室的一个小护士,“周医生,主任让你过去一趟。”

“好。”

……

虽然周牧说不用等他,可她还是想等,可一直等到了接近凌晨一点,周牧还没有回来。她眼皮越来越重,头不知道低了多少回,终于在沙发那儿睡着。

不知道几点,迷迷糊糊间,她感觉到有人把她抱起,额头痒痒的。她艰难地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引入眼帘的是男人的下巴,不用看见他的脸,她也能从这熟悉的怀抱,熟悉的气息辨认出这是谁。

她用脑袋在他颈窝处蹭了蹭,含糊道:“你回家啦!”

周牧收回印着她额头的唇,低头看她,看见那懵懵的样子,觉得萌翻了。他“嗯”了一声,笑着说:“我回家了。”

嗯!是回家了。

“进去睡吧!”他抱着她进卧室,把人温柔放到床上后,吻了吻她唇角,“你先睡,我洗个澡。”

也不知道时颜是真听到还是假听到了,她翻了个身背对着站在床边的人,“嗯”了声,然后说了句话,声音小得跟蚊子似的。

周牧是真的听见她说了什么,见她睡得香,也没去问,看了她一会儿,嘴边带笑。他走到衣柜那儿拿了换洗的衣服。怕吵醒床上的人,他走到外面的浴室洗。

时间已经凌晨两点,他是真累了,快速冲了一下便洗好了,把脏衣服丢进一旁的脏衣篓里,便转身走回卧室。

他锁了门,走到床边,把搭在脖子上的毛巾随手丢在床头柜上,转身上了床。钻进被窝,他往床上的人儿的背贴上去,很小心把她的头轻轻抬起,手臂穿过去,然后把头放在手臂上,另一只手轻轻搭在丫头的腰上。

他刚洗完澡,身上还带着丝丝清冷,跟沐浴露的香味,时颜好像察觉了,转过身去,身子拼命往男人的怀里缩。

“牧牧……”

周牧睁开眼睛,低头看着怀里的人,双眼紧闭着。他看不出她是梦到他了,还是真发现他来了。

“怎么了”他低声问。

然后过了好久,怀里的人并没有回答,只有满室的寂静,跟带着暖意的灯光。

周牧轻笑了下,闭上眼睛。

原来是做梦呢!

真的是累,周牧闭上眼睛,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翌日,时颜醒过来的时候他还在睡,时颜睁开眼睛,仰头看着面前的男人,伸出去的食指轻轻描绘过他的眉眼,知道他前一晚晚睡,她不舍得吵醒他,一下下便收回了手,轻轻拿开他放置在腰上的手,蹑手蹑脚下床。

似乎是察觉到了,男人皱了皱眉,时颜以为他要醒来,结果翻了个身,又睡了过去。这回,时颜是真的很轻很轻地走了,脚踩着毛毛鞋落在地板上,没发出一丁点声音,走进浴室,声音也尽量轻得不能再轻了。

洗漱完,她离开卧室,走进了厨房。她打开手机的音乐播放软件,选好了曲目后把手机放到一边,准备租做早餐。

时颜打开冰箱看了会儿,然后取出需要的食材,开始做早餐,一边做一边跟着手机里的放着的歌,有一句没一句地哼着。

周牧醒过来走出卧室的时候,时颜刚好把早饭做好,正在洗锅。她把锅放进洗手盆,拿起清洁布挤了点儿洗洁精,然后就开始洗了,嘴边还在哼着歌,屁股左右扭了扭,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完全没有发现顶着一头乱发,睡眼惺忪地站在门边的男人。等她洗好了锅转过身来,才发现了。

“牧牧,你醒啦!”她放下锅,走过去,手自然地抱住了他的腰,“怎么不多睡会儿?”

周牧半眯着眼睛,嘴角扬起,单手搂住她的腰,“睡不着。”

时颜笑笑,松开他,又拿开他的手,“那快去洗脸,不然早餐要凉了。”

周牧点了点头,声音还带着刚睡醒的慵懒,道:“好。”

时颜看着他的背影,眼睛弯弯地笑了。

她转身走回厨房,美滋滋地把早餐端出来,放在桌面,等周牧出来一起吃。

早饭吃到一半的时候,时颜突然想起来昨晚时涵的吩咐。她放下筷子,定定地看着对面的人,样子特别严肃。

“牧牧。”她唤他一声。

周牧停下筷子,抬头,“怎么了?”

时颜托着腮,特别认真地说:“我哥说,等我爸回来后,让我找个时间带你回家,说是既然已经求婚了,不能拖着。”

周牧微楞了下,下一秒突然笑了,说:“看来你哥比我还急啊!是怕你嫁不出去吗?”

“……”时颜跺了跺脚,“我哥才不会了,我哥是全世界最好的哥哥。”

周牧皱眉,“在我面前夸别的男人?”

“没有啊!我哥是男人吗?”

嗯?不对啊!

时颜也发现自己的话有问题,她顿了下,又说:“不是,我哥是男人,但是不是普通男人。啊!又不对,应该说,我哥是我的亲人,不一样。”

“不一样的,绝对不一样……”末了她还在自己喃喃自语。

“好了,”周牧不忍看她纠结的样子,道:“不一样,行了吗?”

时颜“哼哼”了两声,把话题拉回去,“说回正事。”

周牧点头,良久,说了声“好”。

“你约个时间,我看看那天我有没有手术。”周牧说。

时颜很认真地想了想,提议:“要不下周末吧!”

“下周末?行。”

周牧刚答应,时颜就告诉了时涵,时涵说好。

吃过早饭,两个人待在客厅沙发那儿,周牧背靠沙发坐着,手里捧了本关于医学方面的书,书很厚,已经看了一半。时颜在他身边躺着,脑袋枕在他的大腿上,手里拿着手机在打游戏,每当打到激动的时候,她嘴巴就会开始说话,说谁应该怎样打,谁这样走位是不对的。周牧平日没有玩游戏的习惯,愣是一句也没听懂。

最后赢了的时候,她还高兴到原地蹦跶,周牧看着她开心的样子,仿佛被感染,嘴角下意识高高扬起。哪里还有心思看书,他放下手里的书,往前凑。突然,伸手握住了丫头的手腕,毫无预警的,他用力一扯,人便稳稳地坐在了他的大腿上。

时颜没反应过来,吓得尖叫。下一秒,尖叫声被吞没,男人温和的气息扑面而来。待反应过来后,她抬手勾住了他的脖子,像是得到了鼓励,周牧加深了这个吻。

一吻结束,时颜软瘫在了男人的怀里,手抬起,伸出食指戳了戳男人的胸口。

“你能先说一声吗?每次都这么突然的。”

周牧双手圈着她的身子,往上提了提,让她坐得更舒服。

他看着她埋怨的小眼神,觉得有点儿萌萌的,一下子没绷住,张口大笑。

作者有话要说:卡死了卡死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