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周牧时颜 > ☆、暗涌

我的书架

☆、暗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想……, 放下一切, 感受一下外面的世界。”时颜头贴着车窗, 静静地看着外面飞速而过的街景,突然, 眼睛发热,“我想去……看看这个世界, 阿澈说过以后会带我去环游世界,可是他做不到了,现在,就让我自己去吧!”

时颜回头, 突然勾起唇角, 语气含着憧憬, “我想去,看看这个世界每一个美好的角落。”

时涵看她一眼, 眼眸里尽是担忧,“哥陪你?”

“不要,”时颜摇头,“我自己去。”

“那……有什么哥能帮到你的?”

“有啊!”时颜笑着朝时涵摊开手掌,“哥,你赞助我旅费呗。”

时涵想也没想, 说:“好。”

……

回到家, 时颜狠狠的睡了一个觉,醒来的时候已经下午四点,她拿起电话给周清发了条微信。

时颜:【周清姐, 晚上能见一面吗?】

可能是在忙,周清过了大约半个小时才回复。

周清:【能。】

约好地时间地点,时颜放空了一会儿,然后又刷了会儿网络新闻,才把自己收拾好出门。来到约定的地方,等了一会儿周清就来了。

周清气喘吁吁地坐在,猛地喝了一大口水。

“呼……,”她吐了口气,“气死我了,那个出租车司机见这边塞车,硬要我在前一个街口下车,让我自己走过来,这鬼天气快把我给热死了。”

时颜笑而不语,把自己那杯橙汁递过去,“喝点儿橙汁吧!”

“好。”周清接过去,一饮而尽,“爽。”

放下杯子,她才想起正事,她看向时颜,问:“对了,颜妹,你约我出来有什么事?是关于周牧的吗?你别担心,那木头生气一段时间就没事的,到时候你就去找他,好好解释一下就好。”

“不是。”时颜说。

“不是?”周清没反应过来,“什么不是?”

时颜抿了下唇,“不是关于周医生的。”

“啊?那……”

“我要走了。”时颜淡淡地打断她,周清愣了下,随即紧张追问:“走?去哪儿?”

“到处走走。”

“到处?那是哪里?”

周清不停追问,似乎闻到她到底去哪儿就不死心似的,可是时颜自己也不知道,她会去哪儿。

“不知道,随缘吧!去到机场,看看哪趟班机是最快起飞的,就去哪儿。”

周清闻言,有点儿惊讶,可更多的,是舍不得。

她伸手抓住时颜的手,感慨地叹了口气,“能不走吗?”

时颜摇头,“我没有想到留在这儿的理由。”

“周牧呢?”周清有点儿急,“你不是喜欢他吗?”

时颜点了下头,“嗯!喜欢。”

“那就再试试啊!不是都已经告白两次了吗?不差再多一次,颜妹,听我的,再试一试。”周清鼓励道。

时颜不说话,半晌,挤出一句,“行吗?”

周清一听,笑着拍了下自己胸口,“行,太行了。”

又是一阵沉默,时颜忽地叹了口气,“嗯”了声,“好,最后一次。”

嗯!最后一次,给自己最后一次机会。

……

翌日,时颜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完全没有了前几日落寞的样子。特地问了周清周牧的行踪,她才出门。

半个小时后,她站在了周牧的诊室外,这个地方她太熟悉了,可是这次,却感到了忐忑。

迟疑了好一会儿,她才抬手敲了敲门,熟悉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时颜立刻便红了眼。

好久没听到他的声音了。

她推门的手微微颤抖着,门一开,便看见了里面的人,男人手里拿着钢笔,低头正写着什么,时颜安静地看着他,竟忘了迈步。或许是许久没有动静,周牧疑惑地抬起头来,看见来人,愣了下。

原本舒展的眉毛瞬间蹙起,周清眸色深沉地看着来人,说话的声音很是清冷。

“你来做什么?”

时颜听出来,他还在生气。

她深吸口气,进去后把门轻轻关上,尔后迈步朝周牧走去,离办公桌一步之遥停下。

“周医生。”她低声唤了下。

周牧冷冷看着她,蓦地,勾了下嘴角,“怎么,来看看这样跟你前男友长得像的脸?对不起,我没有做别人替身的习惯。”

时颜连忙否认,“不是的。”

“呵……”周牧冷笑了下。

时颜愣了下,尔后苦笑,“周医生,你不用这样的。”

她知道自己骗了他,可是对他的喜欢,确是真的。

“周医生,对不起。我不是故意骗你的,而且,你也不是谁的替身。你是像他,可是,我喜欢的是你,是你这个人。”

周牧看着她,半晌没有说话,突然低下头去。

这是在拒绝她的意思吧!时颜想。

时颜吸了口气,原本就这样算了,可是,她还是希望亲口听他说,至少,能让她彻底死心。

“周医生,你能不能……”

周牧没有让她把话说完,直接甩了两个字,“不能……”

他冷着脸,抬头看向时颜,在看到她那双发红的眼眸后,嘴里的话哽噎在喉咙。蓦地,心脏抽动了几下,有点儿揪。

时颜只看他一眼,便撇开脸头,“嗯!我知道了。”

说完,她转过身去,不让他看见那即将夺眶而出的眼泪,哽咽着说了句,“对不起,打扰了。”

没有丝毫迟疑,时颜大步离开,直到她消失在门后,周牧也没有收回视线,而是看着那紧闭的门,出了神。

他若有所思,眉头皱成了一团。

他突然有种,就要失去了什么最重要的东西的感觉。

片刻沉默后,他倏然站起,追了出去,只是,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算了,暂时不见也挺好的。

出了医院,时颜开着车漫无目的地走着,直到到了健身俱乐部楼下,她才下了决定。她没有上去,只是在楼下停留了一会儿,就开车回家。

到家后,她走回房间,拿出一个行李箱,她整理好东西后,分别给时父和时涵发了条微信。半个小时后,楼下传来汽车声,她提着行李下楼。走到楼梯中间,时父和时涵站在楼梯口,正准备往楼上冲。

“爸,哥……”

“颜颜。”

时父朝她招手,时颜把行李提起,走到楼下后放下行李才走过去抱住时父,软软地唤了声“爸”。

“孩子,要好好的。”

“爸,对不起。”

时父笑了,轻抚着她的头顶,轻声细语地说:“只要你高兴,爸不会阻止你。”

时颜没忍住,哭了,好一会儿,抬头看了时父一眼,尔后转身朝一旁的时涵走过去,伸手抱住。

“哥,照顾好爸,也照顾好自己。”

时涵开口,声音却沙哑不堪,“你也是,自己一个人在外面,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有什么事一定要立刻给哥打电话,无论在哪里,哥第一时间过去。”

时涵哽咽着,说了声好。

她退后两步,郑重地朝时父和时涵鞠了一躬,“谢谢你们对我这么好。”

起来,她拉过行李箱,往外走去,时父和时涵紧随其后,“我们送你去机场。”

时颜笑笑,“嗯!”

到了机场,时颜买了最快起飞的国际航班,一个小时后起飞。

在候机室坐了会儿,广播里传来登机信息,登机前,时颜给周清发了个微信。

时颜:【周清姐,我试过了,可是失败了。所以,我决定离开。】

周清:【什么时候走?】

时颜:【现在。】

下一秒,手机响起,是周清。

时颜接起,“周清姐。”

“什么时候会回来?”周清问。

时颜沉默了半晌,说:“不知道,或许一年,或许三年,或许……很久很久。”

机场里再传来登机的广告。

“周清姐,飞机要起飞了,我要走了。”

“颜妹,如果回来了,记得来找我。”

“好。”

坐在飞机上,时颜看着窗外的蓝天白云,蓦地,嘴角勾起,笑了。

……

周牧不是石头人,他能感觉到时颜对他的喜欢,也能感觉到,自己对她不是完全没有感觉。只是,关于她会喜欢上自己原因,让他真的不能接受。

失神之时,诊室的门突然被人猛地从外面推开,撞击在墙壁上,发出“嘭”的一声巨响。

周牧吓了一跳,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刚坐好,便看见周清站在了面前,怒气冲冲的样子好像恨不得把他给吃了似的。

周牧皱起了眉头,沉声道:“你干什么?”

周清气鼓鼓的,双手叉腰,说:“颜妹走了,你开心了?”

周牧不懂,“什么走了?”

他有种不好的感觉。

周清吐了口气,问:“颜妹是不是来找你了?”

“是。”

“她是不是向你表白,然后你拒绝了?”

“是。”

“那就对了,是我鼓励她来再向你表白一次的,如果你还是拒绝的话,她就会走。现在,她走了,你高兴了?”

周牧站起来,一脸不敢相信的样子,“去哪儿?什么时候走?”

“不知道,”周清撇开脸,“已经走了,就在刚刚,已经上飞机了。”

已经上飞机了。

走了。

周牧还是不信,赶紧拿起手机拨打了时颜的电话,可是,传来的却是已经关机的声音。

刹那间,周牧知道了那种不好的感觉是什么了。

什么生气,什么惊讶,都没有了。深思过后,他脸上留下的,只有怅惘。

失魂落魄。

作者有话要说:气死我了,不知道那个混蛋到处放老鼠药,我家大白猫吃了,死了!

我家的猫又漂亮又乖,就这样死了,真气死我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