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周牧时颜 > ☆、暗涌

我的书架

☆、暗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时涵身子顿了下, 转头, 就看见蹲在了时颜身边的周清, 还有他身后的周牧。

他咬了咬牙,回头, 怒瞪着江洛林,“你给我闭嘴。”

“呵……做了还不准被人说了。”

“你他妈就一变态。”时涵沉声低吼。

江洛林看了眼时颜, 撑着地面坐起来,故意大声地说:“我是变态?那你妹妹又是什么?喜欢一个像我哥的男人,这是做什么?找心理安慰?”

他指了指周牧,继续说:“你看他的样子, 真挺像我哥的, 可惜啊!我哥已经死了, 而她,还好好活着, 当初,她就应该跟我哥一起死。”

“你在胡说什么。”时涵一声怒吼,把江洛林推到了地上,尔后走到时颜的身边,握住她颤抖的双手,“颜颜, 不是的, 他这是乱说的,苏澈的死不是你的错,你也不应该死的, 不是你的错,你听哥的话,不是你的错。”

一个大男人,留着泪说出了这番话,确实震撼住了周清,她深深地看了时涵一眼,尔后担心地抬头看着周牧,那个时颜一个不敢说的秘密,被人活生生地剖开了,而当事人就在现场。

周清站起来,担忧地看着脸色难看到了极致的周牧,“周牧,你……”

一个声音突然插入,打断了周清想说的话,躺在地上的江洛林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起来,站在了周牧的面前,冷笑着说:“怎么?听到她是因为你像我哥,才喜欢你的,觉得被人给骗了?觉得自己是一个傻子?”

周牧抿着唇,一语不发。

“对,我想死,我很想死。”

悲伤且破碎的声音从时颜的嘴巴里吐出来,她抬头看着江洛林,突然,举起自己的左手,狠狠地砸在地上,手腕上的镯子应声而碎,她勾了勾嘴角,把手腕面向众人,一道横跨了整个手腕的狰狞的疤痕暴露在空气中。

那是什么疤痕,不用说也能猜到。

空气中吹过来的风是温热的,可他们却感觉不到一丝热意,反而泛起丝丝寒意。

“颜颜,不要。”时涵害怕地想把她的手拿下来,时颜仿佛下了决心似的,甩开了他,她看着江洛林,说:“我想死,很想。”

“可是你知道吗?当我看见我妈哭得伤心欲绝,我爸和我哥两个人躲在病房外哭的时候,我突然想让自己自私起来,我已经对不起阿澈了,可我不能再对不起他们。”

“颜颜,不要再说了,”时涵阻止她,“不要再说了。”

时颜看了时涵一下,咬着下唇,默默流泪。

江洛林看着那道疤痕,已经震撼到说不出话来,他真的不知道,她曾经这样子做过,曾经为了苏澈,放弃自己的生命。就像苏澈,为了时颜,放弃自己的生命,而时颜,也愿意为了苏澈,放弃自己的生命。

江洛林突然想,如果当时开车的是时颜,那她也一样会跟苏澈做一样的事情吧!他了解苏澈,如果这样子活下的话,痛苦与愧疚将会伴随着他的一生。

就像现在的时颜。

埋在心里多年的埋怨仿佛在一瞬间得到了慰藉,他平静了下来,半天,垂下了脑袋,晶莹的液体从眼中滴落,落在了地上。

“对不起……”他捏紧双拳,声音沙哑不堪,“对不起……”

一阵呢喃后,他用通红的眼睛看了时颜一眼,又脸色复杂地看了周牧一眼,尔后默默离开。

周清担心时颜,可也担心周牧,她确定周牧对时颜是有感觉的,因为放不下之前的,才不肯接受自己喜欢上了另一个人。从他的脸色周清能够判断,他现在除了震惊,更多的是生气。

周清上前一步,刚想说什么,话没说出口,周牧就走了,态度决绝地走了。

“周牧……”她唤了他一声,见他不回头,赶紧追了上去。

“周牧……”时颜喃喃了一声,才缓缓转头,看着那个高大的背影,突然,身体冰冷。

“颜颜……”时涵惊呼,接住时颜往旁边倒下的身子,“颜颜,你醒醒。”

他一把抱起她,以最快的速度往医院大楼里跑。

……

时颜只是激动过度晕倒了,醒过来就被时涵带回了家。他把她安置在床上,然后拉了把椅子坐在床边。

时颜闭上眼睛,把自己埋进被褥里,什么也不说,动也不动一下。时涵知道她并没有睡着,既然她不想说话,他也不说,他就陪着她,不离开。

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时涵坐到几乎腿麻,床上的人才有了动静。

“哥,我没事,你去忙自己的事吧!”闷闷的声音从被子下传出来,时涵轻笑一下,说:“哥没事做,就想陪陪你。”

“你今天怎么会在医院”时颜又问。

时涵说:“想带你去吃大餐的,结果听那里的人说你进医院了,就找过来了。”

他顿了下,问:“怎么不告诉哥江洛林回来了?”

良久,时颜没有接话,房间里瞬间又陷入了沉默,时涵知道她不想再说,便不再追问。又过了半天,床上的人突然掀开被子,坐起来,时涵赶紧凑过去,“怎么了想喝水还是想出去走走”

时颜摇了下头,“都不是。”

“那……想吃东西”说着,时涵起来,“走,哥带你去吃大餐。”

时颜笑,又摇了摇头,“不想。”

“那……”时涵还想说,时颜打断他,脸上带着无奈,“哥,我真没事。我知道我刚才说的话让你害怕了,放心,我说的是那个时候,现在我才不想死呢!你给我的那张卡我还没刷爆,才舍不得死呢!”

全部思绪被看穿,时涵像个憨厚的大男孩似的,不好意思地抓了抓脑袋。

然后,他又说:“那卡你尽管刷,刷爆了也没关系,我给你把钱补上,让你继续刷。”

时涵的样子,好像恨不得把所有钱给她似的,时颜看了他半天,笑了。

“哥,别说得我跟败家娘们似的。”

“不败家不败家,我们颜颜花钱不属于败家。”

“好。”时颜笑了笑,说:“哥,我真没事了,你去忙吧!”

时涵迟疑了下,最后点了下头,“好吧!”

本来打算取消下午酒店的会议的,现在不用了。

时涵还是不放心地叮嘱了几句,才离开。

翌日,时颜出门的时候时涵紧跟身后,时颜奇怪地看着他,问:“哥,你跟着我做什么。”

“哥跟你去上课,如果那小子又去找你,哥替你打爆他。”

昨天江洛林的话确实是她失控的主要原因,可还有部分原因是她自己心里的那道坎。她知道,他最后的那句道歉是真心的,她也接受了。她已经决定辞职,先不管以后会不会再见到他,现在,她不想再跟他有任何交集。

时颜笑笑,没有再拒绝时涵。

如果这样做能让他安心,那好吧!反正也跟不了几天。

“走吧!”

“走。”

烹饪教室外,江洛林早已经在那儿等着,时涵远远的就见到了他,刚想冲过去再把他揍一顿,时颜及时拉住了他。

虽然时颜也很惊讶为什么经过昨天的事情之后,他还要来。

难道,他真的那么恨她吗?

“哥,我去跟他说两句。”时颜说。

时涵拉住她,“颜颜。”

时颜微勾嘴角,“没事的。”

说完,她朝江洛林走过去,停下来,嘴唇微张刚想说话,就被江洛林抢在了前头。

“对不起。”江洛林看着她,态度与之前截然不同,他捂住了布满血丝的双眼,半会儿,把手拿下来后又重新看着时颜,“对不起,是我太固执了,我没想伤害你,真的没有。我不知道你……对不起。”

时颜静静地看着他,突然,平静的脸色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

“以后,再在街上碰到,我们就当做不认识吧!”

“你……”

时颜打断他,“那个男人,不是替代品,我真的喜欢他,他太好了,好到我忍不住去想他,爱他。”

江洛林回想起昨天的话,除了“对不起”这三个字,他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甚至于离开的时候,他还一直喃喃着这几个字。

周牧那边,透过周清她已经知道他很生气她在骗他,不过她不打算现在就去解释什么,等处理好烹饪教室这边的事情,她会去找她的。

上完课,时颜就去找裴楠说了辞职的事,关于时颜跟江洛林的事情他知道不多,也没打算过问,他是挺喜欢时颜这个人的,可他从不喜欢强求别人。

因为要找到接替的人时颜才能离开,所以这几天她还在上课。大概一个星期,终于找到了人,她交代好所有事情,告别了这里。

离开的时候,是时涵来接的她。

“真想清楚了?”时涵问。

时颜回头看了眼楼上,点头,“嗯!”

“无论你做什么,哥都支持你的”他伸手接过她手里的东西,放进后备箱,随口问:“之后打算做什么?”

时颜双手抱臂,沉默半天,突然叹了口气。

她说:“我想到处走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