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周牧时颜 > ☆、心扉

我的书架

☆、心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客厅里都是时涵诉说自己被周清贬得一文不值的过程。

时颜坐在旁边, 手肘抵在沙发扶手上, 手背弯曲着, 撑着一直往下点的脑袋,时涵还没说完, 她已经打了无数个哈欠,红红的眼睛里都是眼泪。眼睛眨了眨, 眼泪就流下来了。

她是真的很想为周清的鼓掌,也很想笑的说,可为了自家哥哥的自尊而作罢。她实在是困得没办法,只能边打瞌睡边听。时涵已经激动地说了近二十分钟了, 时颜实在是撑不下去了, 眼皮重到她要用手撑开, 她伸手擦擦眼角的泪水,趁着时涵站起来背对着她的时候, 赶紧溜人。

人刚走到楼上,就听到时涵在楼下的呼喊,她偷笑了下,朝楼下喊。

“哥,你放心,我有空就给你说说周清姐去。”

说完, 她跑进房间, “砰”一声关上门,顺带反锁。

锁好门,她走到床边, “啊”一声后,把自己大字形地往床上摔,“好困啊!”

她踢掉拖鞋,往被窝里钻,刚闭上眼睛想要睡觉,就听到电话响了,是消息声。她拿过手机,解锁,弹出来的是周牧的消息。

“不知道找我有什么事呢!”她一边低喃着,一边点开。

周牧:【你哥是不是把我家大姐给得罪了?】

时颜愣了一下,回复了几个问号,周牧很快就回复了。

周牧:【我家大姐在我这儿把你哥给骂了个遍,啥奇葩话都说了,就差骂你家祖宗。】

看完,时颜顿时笑喷,还在床上打滚了几个圈。

打滚完,她才想起回复周牧的话。

时颜:【你知道吗?我刚才也听了我哥一番慷慨激昂、热血沸腾的对你家大姐的控诉,幸好我溜得快,不然,现在还在听着呢!】

发送完,又给周牧发了一个可怜兮兮的表情。

周牧:【我也好不了你多少,至少我现在还在听着。】

时颜:【哈哈哈。】

大概十秒钟后,周牧发来一段小视频,时颜点开看。

“我告诉你,如果不是看在他是颜妹亲哥的份上,我定把他大卸八块,有钱了不起啊!长得有那么一点帅了不起啊!还不是狗改不了吃屎,不、不对,够也比他好,他那是猪狗不如……”

视频去到这儿就没了,不过时颜不用想,也知道周清把时涵骂成了狗,不、是连狗都不如。

时颜又忍不住,在床上打滚着笑。不是她不想帮自家哥哥,可自家哥哥不争气,这她能有什么办法?

时颜:【周医生,你的病人是不是被周清姐给吓走啦!】

时颜是开玩笑的,也没想着周牧会回答,没想到,周牧居然把她刚才发过去的那个可怜兮兮的表情给发过来了。

时颜看着那表情,愣是愣神了好几秒,才笑了。

想不到我们周医生也这么可爱啊!

时颜:【哎哟喂!小哥哥真可爱。】

消息发了过去,许久,才得到周牧的回复,时颜想,他肯定是一脸囧地看着她那句话。

周牧:【……】

时颜看着那标点符号,笑开了花。

这周医生,真是不懂风趣。

……

时间过得很快,距离时颜出院已经过去差不多一个月时间,自从上次出院后,时涵就给她安排了见心理医生,正是周牧介绍的那位。时颜的情况不算太严重,跟心理医生聊了几次后,腿疼的情况很少再出现,而且那个噩梦发生的频率,也减少了。

这会儿,时涵正在心理咨询室楼下等着时颜下楼,他把车停在路边的停车位,静静地看着大楼的门口,几分钟后,时颜从里面出来。他看着她,露出了既欣慰,又开心的笑容。

想起以前时颜抗拒看心理医生的画面,现在这样,真好。

时颜小跑着过来,拉开副驾的位置坐了进去,一边戴安全带一边问:“哥,等很久了吗?”

时涵摇了摇头,“不久,就一会儿而已。”

“对了,这些给你。”时涵递给她一个文件夹,时颜接过,打开一看,“你怎么找了这么多汽车的资料。”

时涵看了眼后视镜,确认没车后,才一边把车子开上道路,一边说:“你不是说不想开我那个跑车吗?哥给你找了些资料,这些都是适合女孩子开的,你看看喜欢哪一辆,还有喜欢什么颜色的,哥给你买。”

时颜随便翻了两下就合上了,突然,笑着朝时涵伸过手去,手掌摊开。

时涵看她一眼,又继续开车,“怎么了?”

时颜笑眯眯的说:“哥,你还是直接给我钱呗!我想去实体店看。”

时涵笑笑,不说话。

时颜见他不拒绝也不答应的,急了,撒起娇来。

“哥,你就给我嘛!”

她这一撒娇,时涵就绷不住了,他笑笑,回头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自己放在两个座位之间用于放置物品的地方那儿的黑色钱包,“打开,放纸币的那一格。”

时颜疑惑地看他一眼,拿起钱包,打开,一眼就看到了那一叠红色纸币的最前面放了一张银行卡,她抽出卡看了一眼,笑问:“这是给我的吗?”

“你说呢?”时涵挑眉。

“我说是。”

时涵笑着点头,“你说是你的,那就是你的。”

时颜把钱包放回原处,拿着卡片朝时涵凑过去,“哥,这卡额度多少啊?”

“你猜?”

“一辆跑车?”

“不止。”

“两辆跑车?”

“不止。”

时颜惊了,“那……十辆跑车?”

时涵看她惊讶的笑脸,乐了,伸手揉揉她的脑袋,“差不多。”

时颜惊呼一声,“差多少?”

“差百分之九十。”说完,没等副驾那本来还在乐滋滋的人反应过来,他自己先笑了。

“……”时颜的脸垮了,给了时涵一个大白眼,“一点儿都不好笑。”

“好了,不逗你了,”时涵看了那卡一眼,正经地说:“这卡应该能够买套小别墅了。”

时颜没笑,反而“啧”了一声,“资本家。”

“……”时涵。

……

这边,周牧刚从病房回到诊室,就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刚才他在看病人的时候,手机一直在震动。

解锁屏幕,他点开消息,看了眼,勾起嘴角笑了。

给他发消息的是他给时颜介绍的心理医生,也是他的朋友,唐柳。他就跟她提过一次,让她帮忙看着点时颜这丫头,她就开始每次在见过时颜之后,都会把时颜的情况汇报上来,似乎,还很乐意的样子。不过,她还是隐瞒了一些。

周牧知道她误会了,可他也懒得解释。

周牧:【谢谢。】

唐柳:【老周,你什么时候才能跟我说实话呢?】

周牧嗤笑一声,开始耍起了太极,才几句话,唐柳就败下了阵来。

唐柳:【友谊的小船已翻(再见)。】

……

下午交班完,周牧难得没有留下的打算,他换下白袍,准备回家。刚走到停车场,就听到了手机响,掏出来一看,是时颜。

“喂!”

话音刚落,电话那头传来女孩子高兴的声音,比平日高了好几个度。

“周医生,你现在有空吗?”

周牧看了眼时间,淡淡地“嗯”了一声。

“周医生,既然你有空,那能不能麻烦你抽出来一点点时间,陪我去看车车呢?”时颜撒娇。

看车车?

周牧一下子笑了,捂住嘴巴,不让笑声漏出来。

三岁小孩吗?还看车车。

见他没给回应,时颜焦急又问,语气嗲得让人起鸡皮疙瘩:“周医生,好不好啊!”

周牧身子颤了下,故作严肃道:“时颜,好好说话。”

下一秒,电话那头的时颜真是够正经的,沉着声音问:“周医生,请问你可不可以给我这个没人陪的小美女抽出一点点时间来呢!”

周牧笑笑,轻声回应,“好。”

话落,时颜就说:“那我去医院找你?”

“不,我正准备从医院立刻,我去找你吧!”

“好啊!”时颜爽快答应,立刻给周牧发了定位,“我在这儿等你哦!”

放下手机,周牧又忍不住笑了。

以前觉得一见她就头疼,怎么现在,一听到她声音就想笑呢!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经放开了来对他撒娇,而他,也习惯了她的撒娇。

他想,有可能是因为他从唐柳那儿知道了她以前车祸的详情后,对她完全改观了吧!

看她的样子,谁能猜到她曾经经历过的。让他不由自主的,想去关心她。

周牧点开定位,调好导航后发动车子跟着导航上的指示走。

接近目的地,他沿着路边慢慢开着,很快就找到了时颜,丫头正坐在马路边上,身子缩成一团,低着头,手里拿着一颗小石子在地面上划着,不知道在写什么。

她很专注,仿佛专注到周围的人经过也不知道。

周牧特别把车停在不远处的公共停车位,然后下了车,小心翼翼地走到她身边。他看了眼她在地面上比划的东西,然后慢慢蹲下。

“你这是在画谁?”

“啊……”时颜被突然冒出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手里的小石子也掉了,她扭头看着来人,摸了摸胸口,控诉道:“周医生,你知不知道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

周牧抿紧嘴唇,站起来的同时把时颜给提了起来。

“小孩子吗?还随便坐在马路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