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周牧时颜 > ☆、称心

我的书架

☆、称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烹饪教室里,时颜结束了课程,锅里的东西已经分给了同学们,她正在收拾被油迹弄脏的料理桌。

外头,雷声大作,路边的树被风吹得摇摇晃晃,烹饪教室在三楼,面对马路是一正面落地玻璃。

时颜放下手里的抹布,走过去趴在玻璃上,一脸厌烦地看着外头突然降下的暴雨。

“好端端的,怎么就下暴雨了呢!”

明明半个小时前还阳光明媚的,这天也变得太快了点了吧!

“哎!还想着几天没见他了,过去看看。”

时颜数了下手指,又叹了口气。

距离上次去他公寓到今天,已经一个星期没有见到他人了,周清说他跟主任去参加了临市的一个学术研讨会,要去一个星期,今天是最后一天,最后一个会议在早上举行,然后启程回来,现在这个时候应该差不多到了。

她还准备给他惊喜呢!谁知道下雨了。

那件事发生后,让时颜不敢再在雨天里开车。

她把脑袋轻轻地靠在玻璃上静静地看着窗外朦胧的一切,脑海里突然涌现起某些回忆。

那些,一直深藏在心底里不敢想起的回忆,那些曾经美好得像梦一样的回忆。因为,只要每次想起那些美好的,同时想起来的,还有那些让她痛苦的,最想忘掉的回忆,只可惜,越是想去忘记,它就越是清晰,清晰到,就好像发生在不久前。

可事实上,事情已经过去多年。

“阿澈,原来你已经离开这么久了啊!”

“阿澈,对不起,我真的喜欢周医生了,你会生我的气吗?”

晶莹的泪珠突然夺眶而出,无声无息地划过脸颊,滴落在地,就像外面拍打在玻璃上是水珠,是冰冷的,冷得人不禁打颤。

“阿澈,你知道吗?虽然他看上去冷冷淡淡的样子,但是我感觉到他是关心我的,周清姐也说,发现他最近的笑容多了,应该是因为我,我很开心哦!”

“真的很开心……”

“时颜,你还没走啊?”

突然冒出来的声音,打断了时颜的思绪,她吓了一跳,急急忙忙地用手擦了一下眼角的水迹,回头,就看到裴楠站在教室门口。

裴楠年纪不大,长相属于很斯文的那种,有种书卷气,如果不是知道他是做菜的,会以为他是那种学霸级别的大学老师。

他双手插进裤兜,修长的身子轻轻靠在教室的门框上,清秀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

“你不是已经下课了吗?”他问。

“楠哥。”时颜唤了声,说:“雨太大了,我想先等会儿。”

“我送你吧!”裴楠提议。

时颜笑笑,摇头,“不用麻烦你了,我等一下再走就行。”

裴楠迟疑,半晌,点了点头,“好吧!那你小心一点儿。”

“嗯!”时颜笑,“我知道了。”

“走的时候记得锁门。”裴楠交代。

“知道了。”

裴楠离开后,时颜席地而坐,微微仰头看着外面。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半个小时了,可外头的雨势似乎没有减弱的趋势,天色越来越暗,时颜掏出手机,终于还是忍不住给时涵打了个电话。

“哥……”

“怎么了?是要我去接你回家吗?”时涵一语点中。

时颜轻笑出声,撒娇,“还是哥哥最懂我了。”

电话那头传来时涵得意的轻笑,“等我啊!”

“好的。”

挂掉电话,时颜又在落地窗前坐了一会儿,直接接到时涵的电话,才从地上起来,她走出教室,确认锁好了窗门,才走到路边等着。

雨势依然较大,她站在屋檐下,鞋子被水花溅湿,等了好一会儿,时涵的车还没到,电话却到了。

时颜立刻接了电话。

“哥?”

“颜颜,哥快到你那边的马路对面,我要到前面掉头,可是路上好堵,你可能要再等一会儿。”

时涵声音有点儿焦急。

“没事,你慢点儿,”时颜突然思绪一转,立刻说:“哥,你在对面找个位置停下,别过来了,我过去找你。”

“不行,雨太大了。”时涵不同意。

时颜说了句“没事”,然后把电话挂了。

时颜抬头看了眼昏昏沉沉的天色,走到前面一点儿的斑马线那儿,把背包里的风衣拿出来穿上,拉上拉链,套上帽子。她看着斑马线上的红绿灯,一见变成绿色,立刻拔腿就跑。

跑了几步,蓦地,腿上传来一阵刺痛,时颜咬牙忍着,一鼓作气冲到了对面,在对面楼下的屋檐下停下。

她背靠着墙壁,大口喘气,脸颊两边的头发还在滴着水。身上的外套和鞋子已经湿透,长牛仔裤也已经湿了一半,很是狼狈。

突然,路边有一辆黑色奔驰越野车停下,危险警示灯闪烁着,里面的人按了好几下喇叭。

时颜闻声抬头,看见那车后立刻露出笑容,想也没想,又冒着雨跑了过去,拉开副驾驶的门,坐了上去。

“走走走,快走快走……”时颜催促。

时涵看着她湿哒哒的衣服,不悦地皱起了眉头。

“不是让你别过来吗?怎么不听呢?”他有点儿生气地说。

时颜在前面的储物箱里拿出纸巾,抽了几张擦了擦脸上的水珠,后面的车已经不耐烦,按响喇叭。

时颜一边脱下湿透的外套,一边说:“哥,快走啦!堵着路了。”

时涵无奈叹气,默默地又启动车子。

“你这丫头,说也不听,也不想想你这身子,感冒了怎么办?”时涵一边开车一边唠叨着。

时颜笑,“哥,你别把我想得那么脆弱行吗?”

“是,你很厉害,”时涵无奈翻个白眼,突然又想起什么,回头看了时颜的腿一眼,眼眸里倏然泛起的担心尤其明显,“腿怎么样?疼吗?”

“不,不疼。”

时涵冷啧一下,“又在骗我,对吗?”

她这性子他还不知道吗?无论有什么事都自己忍着,担着。外表看上去总是那么阳光,开开心心的样子,实际上,懂事到让人心疼。

特别是五年多前的那个意外之后,变了个人似的。

毕竟,打击太大了。

时涵暗暗叹气,左手握着方向盘,右手伸过去揉了揉时涵湿漉漉的脑袋。

“傻瓜……”

……

是夜,夜色已深,周牧把行李箱拉进房间,随便往墙边一放,从衣柜里取出换洗的衣服便走进浴室。他快速地冲了个澡就出来了,发尾还带着水珠。

他在床边坐下,从床头柜的抽屉里取出吹风机随便吹了一下头发,便拿起放在床头柜上充着电的手机,这才想起因为没电而自动关机的手机还没有打开。

他连忙开机,手机进入正常运作后,消息提示音立刻就响了,他看了眼微信图标,右上角的红色圈圈内显示消息已经超过了一百条。

他点开一看,超过大半是医院群的,还有一些是公共消息,往下拉,剩下的几条,是时颜发过来的。

不知为何,他竟感到有些期待,想看看她又给他说什么开心的事情。

周牧不自觉勾了下唇角,点开。

时颜:【周医生,我今天也做了好吃的哦!不过,可惜的是都分给阿姨们了,你就没有口福了。】

时颜:【周医生,你什么时候到啊!我去找你好不好?】

时颜:【周医生,你到家了吗?】

时颜:【周医生,外面雨好大哦!我都不敢自己开车回家了,怎么办?

时颜:【周医生,我到家了,是我哥来接我的哦!】

看完了消息,周牧没忍住低低一笑。

她话还是这么多。

周牧看了眼右上角的时候,时间最近的一条消息已经是一个小时前的,他也不知道她睡了没,犹豫了一下,他还是给她回复了。

周牧:【我安全到家了,晚安。】

发完消息,他放下手机出去倒了杯水,进屋的时候,听到手机在想,是微信的语音聊天的声音。

他喝了两口水,迟疑了一下,还是接了。

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小丫头欢快愉悦的声音。

“周医生,你终于回来了。”

“嗯!”

“周医生,刚到家吗?”

“一会儿了。”

时颜不在意他这淡淡态度,继续说:“周医生,那你吃过晚饭了吗?”

周牧闻言轻笑,她就这么担心他没吃的?

“嗯!吃了,回来的路上吃了。”

“那……周医生,我明天能去找你吗?会不会妨碍你工作啊?”时颜小心翼翼问道。

那头突然沉默,好一会儿才听到一声轻咳,正当时颜以为他会拒绝的时候,他给了相反的答案。

“没事,来吧!明天没什么事,你到我诊室找我吧!”

“好啊!”声音里难掩兴奋。

话音刚落,电话里传来时颜的一声惊呼,周牧皱起来眉头,问:“怎么了?”

“没……没什么,打雷了而已。”

周牧“嗯”了一声,“没事的,早点休息吧!晚安。”

声音,比刚才温柔了一些。

“好。”

时颜应了一声,依依不舍地挂了电话后,立刻钻进了被。

腿上传来阵阵刺痛,她不适地皱起了眉头,不过很快又松开了。

他就像是止痛药,好像一想到他,那痛感突然间好像减轻了不少。

作者有话要说:今晚更新应该会在十二点以后哦!本来已经写好了,可后来觉得不太好,就都删了,只能今晚再重写了。不好意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