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从大唐双龙开始的怪老头 > 第一百五十七章 花铁干到来

我的书架

第一百五十七章 花铁干到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雪山的夜里,越来越冷。
  狄三躺下没多久,就再次被冻醒,不想去受水笙的气,于是来到一旁,摸着结冰的树枝,狄三看着星空。
  “你的马死了,我还活着,可我活着,有谁牵挂我呢?“
  “如果我死了,我看连一匹马都不如。“
  “呵呵,谁会为我掉一滴眼泪呢?丁大哥~师妹~“
  听着梦中还在喊着白龙名字的水笙,一时间狄三心中也是悲伤万分。
  就在狄三感慨的时候,血刀老祖耳朵一动,突然醒了过来!
  来到狄三身边小声的说道:“小心点,有人来了!“
  “有人来了?师祖爷爷,那咱们能出去了?“狄三有些高兴。
  血刀老祖一把拉住他看着雪山沉声说道:“这雪峰上满是陈年冰雪,进来容易出去难。“
  “那……那进来的人?“
  “你躲好别作声,敌人功夫很强。“血刀老祖说完就一个轻功跳起,蹭蹭两步就跑上了崖顶。
  狄三看着血刀老祖离开,自言自语道:“这人武功真是高强,也不知和丁大哥比起来谁搞谁低?“
  山坡之上,跑来一人,此人手握长枪,身穿蓝袍,外披豹皮。刚准备查看一下周边的情况。
  突然背后飞来一大块冰柱只砸向他身后。
  此人正是落花流水中的刘乘风。
  刘乘风见到冰块袭来,心中一惊,快速后退四五步,反手一个回马枪,直接打破冰块。
  可是紧随冰块之后的,就是一柄弯刀,正是血刀老祖手中的血刀。
  刘乘风眼尖,直接侧身躲过,血刀弹在石块上尽然顺着来路弹了回来。
  血刀老祖一个飞步上前接住血刀,两人瞬间开始打斗起来。
  你劈我刺,你戳我划,两人都是宗师级高手,一人枪法势大力沉,一人刀法诡异莫测。
  两人交手仅一会,血刀老祖就被对方的惊人巨力震的连连后退。
  好在血刀老祖的刀法诡异多变,加上血刀的特点,速度比起普通的刀来更加的快。
  两人打的不相上下,刘乘风一枪刺出被血刀老祖躲过,却将血刀老祖的耳环打飞。
  血刀老祖一刀刺出,刘成风侧身躲过披风被血刀老祖刺飞……
  两人你来我往的,两人均是内力高深之人,从黑夜打到了天亮。
  躲在一出观看的狄三一边看着打斗,一边搓着手取暖。
  水笙此时也醒了过来,蹦蹦跳跳的找到了狄三“你在看什么呢?“
  “在那呢,你看?看来此人武功不在我师祖爷爷之下呀。“
  “是刘伯伯,刘乘风伯伯来了!刘伯伯来了,我爹肯定就在附近。“
  “不是雪崩了么,他们怎么进的雪谷?“
  此时水笙看到自家伯伯的到来,当真是高兴的不得了,瞬间又傲娇起来。
  “等我爹爹来了,我第一个就让他把你杀了!“
  “好好,杀杀杀。“
  “爹!爹!爹!我在这呢!听见了没有?“水笙对着四周大声的喊着,希望能让自己的爹听到。
  狄三赶紧拉住她“嘘,别喊了!再喊雪崩下来,我们两个一块死,你知不知道?“
  水笙得意的看着狄三说道:“我就是要你这恶贼送命!就算砸死我,也不放过你!“
  说罢又喊了起来“爹!爹!我在这呢!爹!爹!“
  “喂喂喂!闭嘴!像你这样喊下去,一会雪崩了怎么办?我看你想把你爹埋在这!你想害死你爹是不是呀?嗯?“
  “我叫你闭嘴还差不多,什么时候轮到你叫我闭嘴了?“
  “我就叫你闭嘴了,怎么样?闭嘴,闭嘴,闭嘴,闭嘴!我看,我看你爹爹他能来吗?“
  水笙鄙视着看了一眼狄三,走了两步“我爹武功那么高,我刘伯伯能来,我爹就肯定能来,就算有雪崩,顶多把我砸死,我爹才不会死呢!等我爹来了,我就让他把你们两个统统都杀了,为名除害!爹!爹!……“说着就大喊起来。
  “喂喂……“狄三见自己说的话没用,干脆也懒得再说。
  而远处刘乘风和血刀老祖两人,一边打着一边从雪山之上滑了下来,中途还不停的交手。
  由于一寸长一寸强,刘乘风又控制着两人的距离,一时间血刀老祖只能不停的格挡,即便是出刀劈砍,也能让刘乘风一边躲开一边刺出一枪,打的血刀老祖好不憋屈。
  但血刀老祖常年呆在雪山,借助雪地的力量,滑溜的跟条鱼一样,一时间刘乘风也无可奈何。
  “刘伯伯加油啊!“水笙大声的喊着,躲在暗处看着的赵天也是一阵头疼,这姑娘脑子绝对是有问题,一点都不怕会引起雪崩。
  有可能是雪山雪崩了一次,剩下的雪量还不足够?
  不过赵天也做好了准备,准备什么?准备随时出手救人了。
  虽然花铁干人不怎么样,但目前来说,只要落花流水中三人不死,想比花铁干也做不出那吃兄弟的死人肉的举动。
  而且陆天舒,刘乘风,水岱三人也是不错的大侠,就这么被血刀老祖给杀了可不好。
  虽然救下他们可能会对主角有些麻烦,但赵天并不担心,有自己在呢,保护个主角还是没问题的。
  水笙还在暗自高兴的说着“打死他!“
  “别给他加油了,你看你那个刘伯伯,现在什么本事都没有,只懂得守,不懂得攻,哼哼。“
  “什么呀,我刘伯伯为人最沉稳,做事讲究后发制人。“
  “我只听说过先下手为强,可不知道什么后发制人。“
  水笙撇了一眼狄三,鄙视的说道:“亏你还是血刀门的人,连这些东西都不懂,这叫后发而先制,难道你们血刀门的人,都跟你一样笨吗?“
  狄三心中暗笑,我才不是血刀门的人呢。
  “对对对,我们都是笨蛋,不过你们这些大侠,打不过我们这帮笨蛋。“
  水笙听的一阵生气,但还是忍住了,继续看着两人的打斗。
  刘乘风和血刀老祖从山上打到了谷底,从黑夜打到了白昼。
  刘乘风一个猛扎,血刀老祖反应迅速的竖刀挡住。
  刘乘风大喝一声“呀!!!!“浑身一用力,长枪猛的挺进。
  血刀老祖借着雪地,浑身绷直,顺着力道就往后滑出。
  刘乘风一看,这哪行?长枪一挑,直接将血刀老祖横向挑飞。
  好个老祖,空中连续旋转卸掉力道,一脚踩在冰壁之上回身弹射而出再次砍向刘乘风。
  刘乘风侧生躲过,长枪抽回再次刺出。
  两人再次运起轻功,接着冰壁一边向上一边在空中打斗。
  刀光枪影,铁掌钢腿,你来我往让人眼花缭乱。
  而山坡上的水笙又开始喊了起来。
  “爹!爹!你在哪呢?!“
  狄三听的当真是心烦意乱“别喊了,再喊我就把你舌头割下来。“
  水笙一听,脸色顿时就怒了,上前一脚就踹翻了狄三。
  两人再山坡上呢,狄三当下就翻了好几个跟头才停下,抱着自己的断腿揉了揉。
  “你腿都断了,还想割我的舌头?别吹牛了,你祖师爷爷自身难保,我现在就打死你!我看你能怎么样!“水笙一脚踹翻狄三之后,一脸得意的说着,接着就拿起地上一块大石头砸向狄三。
  赵天见此哪能光看着?要是真让水笙把狄三给砸死,那就真的要完犊子了!
  赵天当下就拿起身边一块小石子,唰的一下,直接打在了水笙背后的一处穴道之上!让其不能再动弹。
  然后水笙就一脸惊愕的看着狄三,手上的石头还放不下来呢。
  狄三一见水笙不能动了,虽然也是好奇,但还是开心的笑了起来,慢慢的爬起来走到水笙身边。
  “你……你要干什么?你别过来,你个小恶贼别过来啊!你……“
  “哼哼,你不是要打死我么,来呀,你来呀!哼!“狄三说着就给了水笙一个脑瓜崩,然后转身不再看她,而是看向打斗的刘乘风两人。
  水笙见此松了口气,一时间也不敢再说些什么,后悔吗?有点,刚刚至少还能动呢,现在动都动不了,而且自己还举着大石头呢,这叫什么事?
  也不知道为什么,两人都忽略了水笙为什么不能动。
  躲在暗处的赵��摇摇头,这两人真是的,菜鸡互啄么,一个玩不起还爱玩,一个则是好心办坏事,完了还解释不清的。
  等处理完两人的事情之后,赵天回头一看,好嘛,刘乘风和血刀老祖两人站在山坡雪地上比试内力呢。
  双方一动不动的,一人双手举着枪,一人扛着弯刀,两人均是狠狠的盯着对方。
  而两人的脚下则是出现一道有一道的波痕冲向对方,波痕在两人中间互相抵消。
  这独特的内力比拼,需要双方有非常深厚的内力,并且双方都需要站立不动,只要一方内力不支,就会受到对方的内力打击,瞬间重伤甚至是身死道消。
  赵天刚准备出手呢,水笙和狄三这又出现了状况……
  原来是花铁干来了!
  花铁干来到水笙身边,随手一点解开水笙的穴道。
  “花伯伯!您也来了,太好了,我爹呢?“
  “你爹爹受了点轻伤,一会就来!昨天雪崩的时候,山峰上掉下来一块巨冰,正砸向你陆伯伯的头顶,你爹爹为救陆伯伯出掌击冰,受了点轻伤不碍事的。对了,你有没有见到那两个恶贼呀?“
  “恶贼?小恶贼他刚才欺负我!你,你快去杀了他吧!“水笙委屈的说着,赵天躲在暗自一翻白眼,倒地谁欺负谁哦。
  “他在哪?“
  “在岩石后面!“水笙指着一块岩石说道。
  原来狄三听到动静就先躲了起来,听到水笙指着自己的方向,吓的赶紧抱住自己的身子,想让自己再躲的好点。
  “好,让花伯伯替你出气!“
  “不学好的小和尚,快点自了吧!免得你花大爷费力气!“
  狄三见此危机难躲了,拿出胸口的包裹小声的说道:“丁大哥,实在不是小弟不尽心,这世上人心太怪了,小弟运气又实在太坏,你可不要生气啊~“
  “喂,快点出来!“花铁干小心的盯着岩石,疑心重的他实在是谨小慎微。
  “花伯伯,花伯伯,小恶贼的腿被打断了,没有半点功力。“
  花铁干这才小心的往前走去。
  正在此时,刘乘风与血刀老祖之间,因为内力的比拼,冰雪炸裂开来,响声震彻山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