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从大唐双龙开始的怪老头 > 第一百零三章 厮杀

我的书架

第一百零三章 厮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杨延朗策马离开军营,行至半路遇到明姬公主,好生安抚她一阵后,二人才准备离开返回。

  赵天见周边没人,机会难得,捡起地上一石子,对着明姬的脖子上击去,瞬间便将明姬打晕过去,同时也吓了杨四郎一跳。

  赵天三人乘机上前与杨四郎相见。

  “四弟!”“四弟!”

  随着两声熟悉的声音响起,杨四郎浑身一震,难以置信,转头望去,身后出现三人,其中两个不是他的大哥三哥又是谁?

  “大哥?三哥?你们......你们没死?还是我出现幻觉了?”

  看着杨四郎傻傻的模样,杨大朗杨三郎嘿嘿一笑,上前狠狠的抱住他。

  “现在还觉得是幻觉吗?”

  杨四郎这才反应过来,真的是大哥和三哥!三人松开之后,杨四郎上上下下的捏着杨大朗杨三郎的身体。

  “大哥,三哥,你们这是什么情况?身上没受什么伤吧?当初我听说你们都遭遇不幸了......你们还活着,太好了,太好了!”

  “四弟,多亏前辈冒死相救,我和三弟才能活着见到你呀!”

  “前辈?前辈!原来是你!杨四郎多谢前辈的救命之恩!”

  杨四郎这才注意到站在一旁的赵天,发现是赵天后,立马感谢万分,他可知道这个老头是个很厉害的人,何况当初送他宝甲神枪,如果不是这,恐怕他也早就死在了战场上,哪还能活着站在这?

  “四弟,你没事就好,只是可惜了二哥,二哥辽人马踏成泥,他死的好惨啊!呜呜呜呜!”

  杨大朗拍拍杨三郎的肩膀说道:“二弟为国捐躯,死得其所,三弟别太悲伤了,如今大战在即,不是伤心的时候呀!”

  杨大朗转头看向杨四郎说道:“四弟,你如今什么情况?怎的跑到辽营中去了?还是这身打扮?”

  杨四郎被大哥问住了,也不知道该不该说出实情。

  赵天见他表情挣扎,恐怕另有隐情,便直接说道:“四小子,有什么就说吧,如今大小子三小子在世人眼中都是死人,没人知道他们还活着,如果你真有什么事情,我们也能帮你不是?”

  三兄弟一听,有些尴尬,这都什么称呼......

  杨四郎听了觉得有道理,缓缓道出实情来。

  大朗三郎听后拍拍四郎的肩膀,这可真是辛苦了自家的四弟啊!

  杨大朗略微思索后说道:“四弟,这样吧,你先按照你原来的想法去做,我和三弟会偷偷潜伏进辽营,一边暗中查找机密图,一边配合你,咱们就以小时候的那些个标记为暗号如何?”

  杨三郎杨四郎一听觉得也是好办法,便连连点头。

  赵天见他们没有要带自己玩的意思,那怎么行?没有自己保驾护航,万一三人把自己玩死,他上哪哭去?

  “四小子放心,他俩我会跟着保护的,倒是你啊,可千万小心点,如果见势不妙,就想办法弄点大动静出来,我也会赶来救你的!”

  杨四郎点头表示明白,转头看向倒在地上的明姬公主说道:“那她怎么办?”

  赵天一敲杨四郎的脑袋说道:“什么怎么办?我又没杀她,只是打晕了而已,你带着她会辽营,该谈情谈情,该说爱说爱,这样你们找到机密图的几率才能更多,明白吗?”

  “这......会不会不太好?”

  赵天一翻白眼说道:“怎么?这么大一个美人陪着你,你还不乐意?难道你想要辽国那个太子陪你?”

  “我......我不是那意思,大哥三哥,你们帮我解释解释。”

  谁知杨大朗杨三郎搭着肩膀,给他一个我们懂的眼神后,就跟着赵天离开了。

  留下一脸哭笑不得的杨四郎,最终杨四郎还是抱起明姬,翻身上马,往辽营而去。

  半路上明姬公主悠悠醒来,开始还有点惊慌,但闻到熟悉的味道,知道抱着自己的是杨四郎后,反而继续开始装昏迷。

  杨四郎自然也是感觉到明姬公主已经醒来,只是见她装晕,便也不说什么,就当报答明姬让自己去见母亲吧,只是骑着马继续往辽营走着。

  古有貂蝉美人计,今有四郎美男计。

  回到辽营后,辽人见杨四郎信守承诺,便没有再继续加大监察力度,开始渐渐的获得了一些信任。

  可能是见过母亲,大哥,三哥后,杨四郎也不在终日冷面寒霜,时不时的会有一点笑容漏出。

  明姬公主则是大喜过望,认为这是杨四郎的接受,天天黏在杨四郎身边。

  虽然杨四郎很无语,弄的他没法去找军机图,但好在拖住了明姬公主,相信大哥三哥还有前辈肯定能找到的,杨四郎知道,辽营中最聪明的不是太子相国等人,而是自己身边的明姬公主!

  随着宋军的必杀令传来,辽人大部分人已经开始相信杨四郎是真的叛变,渐渐的太子就派了五六个人暗中监视,意思意思,即便太子不信任,但也不好做的太过。

  就这样,辽国高层主要精力都放在两件事情上,一个是打败宋军,一个是继续观察杨四郎,如此一来反而让赵天三人更加轻松。

  赵天躲在一个偏僻的军械库内,杨大朗杨三郎则是化妆成辽兵,加上赵天给他们弄的人皮面具,二人在辽营基本上都是畅通无阻,如果不是明姬公主天天粘着杨四郎,恐怕三兄弟能在辽营开篝火晚会了!

  一连七天,杨大朗杨三郎二人基本上把辽营摸了个遍,只有辽营主帐内没有谈查过。

  兄弟二人在主帐附近留下两个图案,意思是“大战”“搜索”两个意思,恰巧宋辽两军即将又要开战,辽人高层要展开会议讨论。

  这么好的一个试探杨四郎的机会,太子殿下自然不会放过,召集杨四郎与明姬公主一同来商议。

  杨四郎进去前,自然是发现自己大哥和三哥暗语,略微思索就明白二人的意思,嘴角勾起一抹邪笑,搂着明姬公主进帐开会。

  ......

  战场上,宋军看着杨四郎自然是咬牙切齿,辽人则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阵前斗将,双方很默契的选择这样一个方式来鼓舞士气。

  当杨五郎一棍子打死一个辽人万夫长时,太子看着杨四郎不说话,意思自然是看杨四郎怎么办。

  杨四郎明白这是辽人的恶趣味,不过这样也好,把他们所有人的目光吸引到自己身上,这样大哥三哥才有更多机会成功拿到虎狼谷的机密图!

  杨四郎面无表情的策马挺抢而出。

  杨五郎见状,平常的一颗菩萨心,瞬间成为降魔心,抓紧手中的水晶棍,策马冲上前!他要杀了这个杨家的耻辱!

  虽然五郎八卦棍威力巨大,但是奈何杨四郎被赵天教导过一段时间,功夫早就比杨五郎高上一个境界。

  场面顺时间风飞沙舞,战况激烈异常。

  水晶棍棍势狂暴,力道连绵不绝,或点,或戳,或扫,或劈......

  虎头枪枪枪凌冽,挥舞之间让人眼花缭乱,或拦,或挡,或刺......

  虽然场面很是激烈,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杨五郎不是对手,之所以还能打,完全是杨四郎放水的原因。

  坐镇宋营的杨六郎忍不住了,双腿一夹,挺枪来战!

  辽营明姬公主下意识就要出阵帮忙,却被太子拦下,说继续看,杨四郎肯定没问题。

  明姬公主一想,对自家驸马的自信,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场上杨四郎独战五郎六郎,丝毫不见压力,虽然杨六郎也会杨家枪,与杨五郎能配合,但实力还不足以达到杨五郎他们这些哥哥的水平,也就能杀杀普通士兵的水准。

  杨七郎见两个哥哥都拿不下杨四郎,心中焦急,也是策马而上!

  佘赛花见此没有出声,让他们杀了这个杨家的耻辱也好,总好过死在外人手中!

  杨七郎自从妻子死去,一直都是苦练武功,完全就是以枪寄情,因此他的本事比杨五郎还要强上三分。

  杨四郎只能打起精神,全力应对,他不能伤了弟弟们,也不能被弟弟们伤,他还要回去,策应接应大哥跟三哥,可不能死在这里!

  一时间杨四郎凶威爆发!一杆虎头枪被舞的密不透风,杨家枪法施展开来,压的杨五郎六郎七郎三人苦苦支撑,却也让他们三人心中恨意爆发!

  “二臣贼子!杨家叛逆!安敢使用杨家枪!哇啊啊啊啊!!!”

  兄弟三人立马就杀红了眼,处处杀招频现,恨不得杨四郎立刻死于当下!

  杨四郎虽然表面凶悍,但内心始终保持平静,一一挡住杀招,一招招看似必杀,实际会被挡住的枪法,在杨四郎手中一一展现,认谁都没有发现,杨四郎是在演戏!

  辽国太子殿下见场上四人不想是做戏,杨四郎也不像是留手,一时间恐怕难拿下杨五郎几人,于是挥挥手说道:“阿夫骨力,斯力加得,去帮金刀驸马!吹号进军!杀!”

  辽人很快就吹响了战争的号角!开始发起进攻。

  佘太君这边大手一挥,战鼓开始响彻云霄。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全军准备!刀盾在前,长枪在后,弓箭射住阵脚!杀!”

  很快战场中央的杨四郎杨五郎等人被分开,各自回营,双方士兵则是开始进攻。

  马蹄奔腾,圆月弯刀,劲弓长袍,矢飞如雨。

  壮臂铁盾,长枪如林,血脉喷张,寒芒似星。

  喊杀声,厮杀声,悲鸣声......不绝于耳,每个人都如同疯魔一般,无所不用其极,只要能杀敌,他们愿意放下一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