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从大唐双龙开始的怪老头 > 第一百章 班师回朝

我的书架

第一百章 班师回朝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自从赵天救下杨大朗和杨三郎,死了杨儿郎后,赵天就感觉自己心态崩了。

  多少年了,自从有了系统叮当猫之后,自己就再也没有如此失态过,做事从来都是不紧不慢,有武功在身,赵天就没怕过什么。

  如今被系统这么一搞,加上赵天又不知道剧情走向,感觉一切都脱离他的掌控!虽然他不是个有掌控欲的人,但这种感觉真不好受。

  赵天只能尽快的赶路,因为时间不多了,别问他为什么知道,就单单没有救下杨二郎,杨大朗杨三郎差点凉凉,他就明白,这是要与时间赛跑的!并且他不光要救杨家众人,还要救大宋的士兵。

  虽然失败系统有惩罚,但赵天并不是很在意,不就是境界掉落嘛,大不了再练回来便是。

  赵天在意的是人命,他虽然不喜欢杀人,但对着一群保家卫国的华夏士兵跟将领,忍不住的就想要帮忙救人。

  虽然这些人可能不知道自己是保家卫国,他们可能只是听朝廷命令进行征战沙场,但不可否认,他们确实是做了保家卫国的事情。

  虽然赵天看不上宋朝的懦弱,但不赵天绝对不会看不上一群保家卫国的士兵与将领。

  虽然他不能改变宋朝的懦弱,但能做好一点,能帮一点,他这个华夏未来的人,还是愿意出一份力,哪怕微不足道。

  且不说赵天带着杨大郎杨三郎继续赶路救人,且说另一边。

  杨五郎与杨六郎还有潘豹,三人护着皇帝,从发现伏兵起,三人就开始护着皇帝突围。

  别看杨五郎拿的是水晶风乌棍,但他自己创造的五郎八卦棍,由杨家枪演变而来,杀伤力也是惊人。

  潘豹拿着赵天送的大刀,配上问天八刀,战起来一时间也是无人可挡。

  最弱的恐怕要数杨六郎了,虽然也会使杨家枪,但做为老六的他,上有五个哥哥,自己未来媳妇是君主,路子早就定好了,不是走征战沙场的,因此也仅仅只是会使杨家枪而已。

  杨五郎与潘豹在外厮杀,杨六郎靠着皇帝坐的轿子,贴身保护,加上边上有一百五十来个宋军精锐,一路边打边撤,倒也不弱下风。

  可能由于士兵跑的太急,抬轿的一人,一脚踩空,顿时轿子侧翻,里面摔出一富家翁来。

  眼尖辽国太子,立马就认出来,此人正是大宋皇帝陛下!

  “快!那是宋人皇帝!给我活捉他们!杀呀!!!”

  一时间,原本有些杀散的辽人,再次汇聚起来,突围的困难立马大增。

  就在杨五郎潘豹忍不住要带着皇帝,丢下士兵突围离开时。

  空中“嗖嗖嗖!”的,飞出18根黑色箭矢!更夸张的是这些黑色箭矢居然连续射穿三人才停下!

  就在所有人愣神的时候,混乱的战场上,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十八位黑甲黑袍的鬼脸骑士!他们手执弯刀,胯胖的马架上放在黑色硬弓,背附黑色箭矢,他们无声无息。

  如果杨五郎杨六郎潘豹看他们的装扮是华夏的装扮,恐怕就要以为是辽人骑兵了。

  因为大宋缺马呀!大宋基本上就没有什么骑兵!

  燕云十八骑没有人发出声音,只是默默的举起弯刀,双腿一夹马腹,便如闪电般突入乱军之中!

  一时间人头飞舞,断肢四落,他们每一刀下去,必有一人丧命,娴熟的马术,灵活的身体,强壮的臂弯,让他们在乱军之中,毫无压力!杀人如屠狗,看的杨五郎众人是目瞪口呆。

  很快,所以辽人被残杀殆尽,十八骑来到杨五郎众人身边,也没人说话,就这么默默的看着他们。

  皇帝赵光义颤抖的声音说道:“朕多谢各位好汉相救了,还不知各位英雄好汉姓甚名谁?回去后朕必定重重有赏!”

  燕云十八骑,除了收回手中的弯刀,默默的看着皇帝赵光义以为,没有人说一句话,场面一时间异常的尴尬。

  还是杨六郎上前给皇帝解围道:“陛下,此处实在太过危险,咱们还是先撤吧!至于赏赐,等大家安全之后再谈如何?”

  皇帝赵光义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呵呵,六郎说的是,六郎说的是,那咱们还是快走吧!此处甚是危险!”

  等赵光义说完,杨五郎就把皇帝拉上自己的战马。

  “哎呀呀!朕不会骑马呀!五郎你可要骑的慢些呀!哎呀呀!”

  杨五郎杨六郎潘豹众人,听着这皇帝如此胆怯懦弱的声音,嘴角也不由的抽抽,都什么时候了,逃命要紧啊!谁还管你快慢?

  燕云十八骑护送皇帝一段路后,发现没什么危险,便四散开来,准备分散出去杀敌救人,因为他们得到的命令就是救人!

  ......

  杨七郎自从离开苏武庙,就顺着河流一路狂奔,没有战马,他只能靠双腿。

  虽然他们没有虎狼谷的详细地图,但大概地图还是有的,比如这附近的河水流向,就是往东南流的,顺着河水肯定能回到大宋境内。

  杨七郎饿了就抓一把草在嘴里嚼,渴了就喝口河里的水,他只想最快的速度回到军营,找到救兵,然后回去救自己的父亲与哥哥!

  赶了一夜的路,杨七郎好巧不巧的,撞上了来河边饮水的辽人小队。

  双方一愣,也不需多言,直接就提刀拿枪的厮杀起来。

  杨七郎平时喜欢玩闹,但身手敏捷,寻常人都不能近身,花费一翻功夫,将辽人杀了大半,还没松口气,辽人的援军赶来。

  杨七郎不得已,被逼的一边打一遍跑,最终被逼上了一个二十多仗高的悬崖,下方正是跑了一夜的河流。

  杨七郎浑身鲜血淋漓,仇恨的看着眼前的辽人,恨声说道:“某乃杨七郎!死也不会让你们得到我的尸体!我杨家二郎也不会向你们辽人投降的!我就是化成厉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杨七郎看着眼前的辽人,一一扫过他们的脸颊,好似要把他们记在心中,死了之后也要报复他们一般!然后手握紫樱长枪,转身纵身一跃,跳下了悬崖!

  只听“噗通!”一声,河面上再也看不到杨七郎的身影,辽人不干的放了几箭,然后无奈的离开。

  他们可不觉得这么高跳下去还能活着,也不觉得一个杨家将值得自己跟着跳下去。

  冰冷的河水,不断冲击着杨七郎,等杨七郎缓缓睁开眼睛时,他正趴在一处河边上,河水让他四肢冰冷,浑身无力,好在他手中的长枪依在,他没有死!

  杨七郎挣扎着爬上岸,翻身躺着,眯着眼睛看向天空,一动不动,如果不是胸膛还有起伏,恐怕谁都会以为这是个死人吧。

  而杨七郎也觉得自己快要死了,他多希望自己遇到的一切都是假的,他希望自己的哥哥们没有出事,自己的父亲依然是那个不败将军,他恨自己,恨自己的无能,恨自己不能留下帮助父亲与哥哥们,恨自己只能苟且的逃跑,背负着搬救兵的命令逃跑!

  他累了,他好累,杨七郎留恋的看了一眼天空,缓缓的闭上双眼。

  ......

  等杨七郎睁开双眼,感觉浑身酸疼难忍,自己的手边好像还有什么东西压着,天空也变成了一片白,白?

  杨七郎一惊,瞪大眼睛看向四周,这里是一处营帐,好在这样式是大宋的营帐,这让杨七郎送了口气,至少自己没有被辽人俘虏。

  自己手边的,是个人!那是,那是!那是自己的六哥!杨六郎!

  “六哥,六哥”

  嘶哑的声音,唤醒了睡着的杨六郎,杨六郎看到杨七郎醒来,满脸开心。

  “七弟!你终于醒了!太好了!六哥还以为你醒不过来了!怎么样,哪里不舒服吗?”

  “六哥,快去救爹爹,救四哥!”

  杨七郎死死的抓住杨六郎的手,红着眼睛,嘶哑的喊着,让杨六郎去救人。

  杨六郎赶紧说道:“七弟放心,我们早就派人去了,七弟放心。”

  杨七郎听到后,泪水再也忍不住的留了下来,整个人也放松了下来。

  杨六郎见次也是忍不住心酸,无声的落泪起来,两兄弟就这样感慨万千。

  杨五郎抽空来了一趟,见杨七郎醒来,安慰一番之后就离开了,他还要处理杨家军的事物,如今父亲,大哥二哥三哥四哥都不在,只能由他来承担起这份责任。

  虽然杨五郎性情淡薄,但他也是杨家的儿郎,该是他的责任,他不会逃避,总不能让两个弟弟来吧!毕竟他是做的哥哥啊!

  就这样,自虎狼谷一役,一连过了三天,通过搜救,哪怕有燕云十八骑帮忙,大宋损失的兵力依然达到了三万人。

  其中救回来的士兵,带回的消息,让宋军如同晴天霹雳一般!

  金刀无敌杨业,撞死李陵碑,尸体被辽人带走!

  杨大朗身穿龙袍,代替皇上身中刀枪无数,下落不明,疑似死亡,尸体被辽人带走!

  杨二郎手持长枪阻拦骑兵,被万马践踏成泥,壮烈牺牲,尸骸疑似被辽人带走!

  杨三郎被辽人金瓜击顶,七孔流血,下落不明,疑似死亡,尸体被辽人带走!

  杨四郎被辽人围攻,下落不明,疑似死亡,尸体被辽人带走!

  一连串的消息,沉重的打击到整个宋军,皇帝赵光义更是吓的浑身颤抖,直接下令班师回朝!

  全军上下人人缟素,无不哀伤。

  杨五郎强忍着悲伤,坐镇杨家军,令行禁止,让所有人都能看出,杨家军没有倒下!

  杨六郎杨七郎则是失魂落魄,整日悲伤自责。

  哪怕杨五郎请求出兵,至少救回父兄的尸骸,也依然被皇帝赵光义婉言谢绝,赵光义被打怕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