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从大唐双龙开始的怪老头 > 第九十九章 临终受命

我的书架

第九十九章 临终受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与杨大朗二郎三郎不同,杨四郎与杨七郎始终大部队在一起,不过即便是大部队,也就三百来人而已。

  并且随着厮杀,当杨业独自杀到,与四郎七郎回合时,人数也就剩下不到一百五十人。

  三人好不容易杀散辽兵,杨四郎认为不能按照原路返回了,不然依照辽人的布置,大家肯定回不去。

  杨业看着自己这个最聪慧的儿子,加上杨七郎在一旁赞同与催促,杨业下令,带着这剩余的一百多号人,选了一个偏僻小路,就抓紧时间撤离。

  可惜由于金沙滩地形复杂,三人不知方向,阴差阳错的更加深入敌方,直到被一条小河挡住去路。

  三人无奈,只能找一处高地,暂时躲避,同时也能防止辽人骑兵的冲锋。

  好在辽人还在原来的路上继续追击,因此短时间反而没有找到杨业众人。

  三人早某处不高的小山上驻扎,巧的是此处居然有座苏武庙,旁边还有一个李陵碑。

  傍晚时分,众人才缓过劲来,杨业由于年老受了箭伤,意识开始有些模糊,但身上的责任,对妻子的承诺,还是让他坚持着。

  “七郎,现在已经天黑了,你速速离去,去佰城,去叫援兵保护皇上。”

  杨七郎一听,直接跪在地上,哭声喊道:“父亲,如此危难时刻,孩儿怎能离你而去?何况孩儿还能杀敌,孩儿不走!”

  杨四郎看着这个自己最小的弟弟,又是无奈,又是欣慰,然后说道:“七弟,你已经长大了,以后的路还长,父亲说的没错,只有你能去求援了,爹爹身受箭伤,我也身中两刀,以我们的状况,恐怕找不到援军了。”

  杨七郎红着眼睛盯着杨四郎,浑身颤抖着。

  “四哥,那我更不能走啊!我走了,你和爹还有大家怎么办?”

  杨四郎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七弟,你必须走,你走了我们还有希望能活下去,还有希望能等到援兵,不然谁知道我们在这?七弟,你明白吗?”

  杨七郎一听有道理,但是如今这种情况,叫他如何能走?把自己的父亲与哥哥留下,自己离开?说好听叫找援兵,说不好听就叫逃兵啊!他杨家众人,可从来没有逃兵的!

  杨业疼惜的看着自己的第七子,狠心的说道:“这是军令,军令如山,本帅命你速速前去寻找援兵,你敢不听军令?”

  杨四郎一旁赶紧说道:“七弟速速出发,援军早一刻到来,我和爹爹还有大家,才有多一分活下去的希望,你明白吗?”

  杨七郎此时恨不得咬碎银牙,满脸挣扎,最后只能拿起属于自己的紫樱杨家枪,飞一般的冲出苏武庙,留下一句话。

  “爹,四哥,大家一定要等我带回援军啊!!!”

  杨业看着离开的杨七郎,眼中的温柔爱护之情毫不掩饰,自己的第七子,有活下去的希望了,不用像自己一样在这等死了。

  杨业转过头看着自己的四儿子,如今还有一个儿子啊!不能让他跟着自己一块死。

  哪怕此时杨业已经高烧精神有些模糊,但为自己的孩子,他脑海中出现了一个计划,一个可以让杨四郎活下去的计划。

  世人都称杨业铁面无私,对自家孩子管的更是苛刻无比,家里一点小事就能让他雷霆大怒。

  但谁能知道,这是一个不善表达的父亲,对儿子们的父爱呢?尤其是杨四郎,小时候为了自己,替自己挡下来致命的一刀,导致常年体弱多病,心中的愧疚,与关爱,导致他更加严格要求杨四郎。

  同时杨业心中最满意的儿子,不是早入军营带兵,老成持重的扬大郎,与杨二郎,而是这个聪慧过人,心思多变的杨四郎。

  杨业挥退周边的宋兵,单独靠在一根房柱上,轻声说道:“四郎,你恨爹爹吗?”

  杨四郎看着眼前满身泥垢,狼狈不堪的父亲,想着这么多年父亲对自己的种种,那个“恨”字,怎么也说不出口,红着眼睛,满脸坚毅的说道:“不恨,孩儿知道,这都是爹爹为了孩儿好,虽然当时不理解,但孩儿永远不会恨爹的。”

  “好,四郎,现在一条生路,一条死路,你选那一条?”

  “爹,孩儿现在已经生无可恋,我选死路。”

  “好,那你投降辽兵吧!”

  “投降?爹,为什么?杨家的人怎么能向辽人投降?”

  “眼下你去搬救兵是不可能的,就连七郎能否成功,我也不知道。莫说你出不去,就是你出去了,也不一定能找到救兵,难道我们杨家军就要全部命丧于此吗?”

  “爹,那我更不能苟活呀!”

  “投降跟死,哪一样更简单?”

  杨四郎稍微思考一下便道:“死更简单!”

  杨业轻声细语的说道:“爹年纪大了,简单的事情,还是由你爹来做吧,其实几个孩子里面,我最欣赏的就是你,所以这最难的事情,我就委托给你了!”

  “爹~”

  “不要再争了,为了大宋,你必须要这样做,我知道明姬对你用情很深,你投降以后,务必要取得她的信任,拿到金沙滩虎狼谷的地图,这样我们大宋才有获胜的机会呀!”

  杨四郎晃着脑袋,向前一步,希望自己能劝说父亲,可话还没说完“爹......”

  便被杨业一手挡住“你不要再说了,让我说完,我们突围好几次都没有成功,如今还被困此地,就是因为这里的地形复杂,还有很多暗道和壕沟,大辽在这里经营多年,目的就是易守难攻,如果得不到机密图,以后我们就很难取胜了。”

  杨业说着,颤抖的手从自己腰间取出一物交给杨四郎,那是一把匕首!

  “想不到我金刀杨无敌也有今天~这是一个信物,等回到大宋以后把他亮出来,我所有的旧部都会知道,你不是真的叛变了大宋,那时候你就可以证明你是清白的了!”

  杨四郎听了,连连摇头,痛苦不已。

  “我不要。”

  杨业双手拖着信物,踉跄几步来到杨四郎身边。

  “四郎~”

  杨业就这举着,原本笔直的腰背,如今也已弯曲,就这么看着杨四郎。

  杨四郎看着自己苍老狼狈的父亲,此时是悲痛万分,眼中的泪水此刻再也忍不住,低头看着父亲手中的信物,缓缓跪在地上,伸出右手慢慢的接过父亲手中的信物匕首。

  杨业欣慰的看着他,有高兴有欣慰,有难过。

  欣慰自己的孩子长大了,高兴杨四郎有活下去的希望,难过自己的孩子要背负叛徒的名声。

  “爹,我,一定,会完成,您交给我的任务。”

  二人此刻均是泪流满面,杨业明白自己的情况糟糕,四郎知道此去再回可能父亲就要不再。

  杨业紧紧的盯着杨四郎,心中任是放心不下。

  “天下所有人都会骂你,所有人都会恨你,暗无天日,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有时候活着比死更痛苦,你能承受吗?”

  “我不知道。”

  杨业期盼的看着杨四郎说道:“答应我!你一定要挺过去!”

  杨四郎看着父亲的恳求与期盼,缓缓点头,泪流满面的答应下来。

  “好,我答应你!”

  杨业这次漏出了笑容,他知道,自己的四儿子,肯定能做到,也肯定能活下去!

  杨业说道:“好了,你先休息吧,我想单独待一会。”说完便晃晃悠悠,踉踉跄跄的走出苏武庙。

  就这么一直走到了李陵碑旁。

  此时杨业已经高烧,精神有些恍惚,估计是辽人的箭矢上涂口红粪便吧,不然自己不会如此不堪。

  杨业恍惚间好像见到了两个人,一个老头牵着羊,他好像听到了一句话。

  “杨业,如今死局已定,何不投降?”

  杨业凄然一笑,心想“苏武牧羊吗?学苏武尽忠还是学李陵投降?呵呵,老夫怎会投降?”

  想完一切,杨业捡起一旁的木棍,棍头被烧成了黑炭。

  接着杨业在地上开始写起字来。

  “愿得此身常报国,何需生在玉门关。”

  写完将木棍丢在一旁,跪在地上,对着南方磕了三个响头。

  忍着身上的箭伤疼痛,杨业缓缓站起身来。

  转过头看向李陵碑,没有丝毫犹豫,快步向上面撞去。

  “咚!”的一声,杨业以头撞李陵碑,然后倒在地上!

  随着身体的抽搐,嘴角的流血,杨业仿佛看到了自己的一生。

  在皇宫中,手举着金牌令箭!

  ......

  在家中,对着妻儿说着“若以一己私利,纵放敌人,等同乱国,何能绕得?”

  ......

  “为了皇上,我杨家军万死不辞!”

  ......

  “我是要杨家的儿郎,都能抬起头来做人,无论生死都要无愧于天!无愧于心!无愧于人!要是一心想着脱罪,那是不负责任的懦夫所为!将为天下人所耻!”

  ......

  “千里马难寻伯乐更难寻,我们有幸为贤君跟大宋效力,以后定当竭尽所能,一心一意才是!”

  ......

  杨业仿佛看到了自己健康快乐的孩子们,看到了自己贤惠懂自己的妻子佘赛花!看到了无数跟自己上战场的生死弟兄们!

  又仿佛看到自己在皇宫之中正气凛然的话语。

  “今天虽死仍能挺胸昂首赴黄泉,可恨我不是葬身于沙场之上,而是死在这小人之手!”

  ......

  杨业仿佛看到自己对妻子佘赛花的保证。

  “夫人,你放心,无论如何,只要我杨业有一口气在,我都一定会确保众孩儿平安归来!”

  只可惜杨业没有做到啊!

  最终杨业看到了自己与自己的七个孩儿一块喝酒,一块嬉笑,一块练武,父慈子孝,真好啊!

  最终,一代名将金刀杨无敌杨业,眼神中失去了最后的光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