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从大唐双龙开始的怪老头 > 第九十七章 救下第一人

我的书架

第九十七章 救下第一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话说杨业带着自家七子,陪同皇帝前往金沙滩。

  想起这一路征战,所向披靡,心中也不由的一阵得意,看着自己的七个儿子,心中不住的点头。

  一行人由于是与辽国议和,双方约定不准带太多兵马相见,以此表示修好之意。

  杨业虽然心里鄙视着辽国,但多年为帅,还是建议皇帝换装,免得出现意外。

  赵光义哪里肯答应?大宋打仗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御驾亲征,还打的敌人求和,那不得好好嘚瑟一下?以此显示自己身为大宋皇帝的威武霸气。

  杨业只能不听的劝说,皇帝则是一脸的你放心,朕都到这了,辽国的宵小之徒,还不望风而降?

  见两人互相推诿,执金乌潘豹忍不住了,也跟着劝说皇帝道:“官家,此处毕竟还算是战场,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官家龙体为重,还是听杨元帅的吧。”

  赵光义一听,无奈的说道:“好了好了,朕听你们的就便是,只是朕换装,那谁来替朕?总不能让辽人小视我大宋吧。”

  本来赵光义是不准备答应的,但潘豹毕竟算是自己的小舅子,自己算是潘豹的姐夫,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不然回去后,潘贵妃那又得一阵闹腾。

  一旁的杨大朗见皇帝好不容易松口,赶忙说道:“官家,就让微臣来替您吧。”

  赵光义见扬大郎长的俊秀,身材挺拔,一见此人就能看出是个沉稳之人,心中也是一阵满意,毕竟不可能随便找个歪瓜裂枣的人不是?他好歹也是要面子的皇帝,就算是替身,也不能差了!

  决定好之后,皇帝换了身商人服饰,扬大郎则身披龙袍,带了个金色插耳帽,于身后藏了两把刀,然后进了龙轿,而皇帝则进入队伍后方的一个不起眼的轿子内。

  于是这支队伍,杨业打头阵,二郎三郎随后,龙轿次之,四郎七郎居中,五郎六郎于潘豹居于最后保护皇帝。

  主要是杨七郎于潘豹不对付,虽然潘豹有了妻子,但对之前的楚楚之死还是心存芥蒂,同意,杨七郎也是认定潘豹就是害死自己妻子楚楚的人。

  就为这两人,皇帝这一路上是没少操心。

  要么杨七郎带队杀敌潘豹留守护驾,要么潘豹带队杀敌杨七郎护驾。反正是尽量不让两人待在一起。

  杨家人也是因为这次大战,所以忍住没有对潘豹动手,只是不停提醒杨七郎克制克制再克制。

  至于还有几万大军,则是留在会面地点距离十五里之处,说远不远,说近不近的。

  总之这一行人,人数也就五百人左右。

  ......

  “报!宋人即将全部进入伏击之地!人数五百人左右!”

  “好!再探!”

  ......

  “报!宋人已经全部进入伏击地!发现宋朝皇帝的轿子,里面确实有身穿龙袍者!”

  “哈哈!太好了!传我命令!炮声一响,全面出击!本太子要活捉宋朝皇帝!”

  “是!”

  ......

  就在金沙滩不远的一座山峰上,辽国太子与辽国丞相正兴奋的看着即将发生的一切!

  就连一旁的辽国公主雪姬也带着黑色面巾,默默的看着即将发生的一切。(是雪姬公主吧?忘了没查,不过这都不重要,是公主就行。)

  ......

  “轰!轰!轰!”

  只听一阵炮响,杨业一行人队伍周边冒出不少白烟来,然后就是无数的喊杀声!

  “杀呀!或者宋朝皇帝!”

  “哇里西卡撒...”

  “冲呀!杀光这帮宋人!”

  ......

  看着突然冒出的辽人,杨业等人哪里还不知道这是中埋伏了!此刻也都反应过来,辽人根本没指望和谈,这是想要瓮中捉鳖呀!

  “这下麻烦了!快!所有人立刻撤退!二郎三郎随我护驾!”

  杨业一声怒吼,提着手中长枪开始连翻挥舞,同时也提醒着附近的辽人,轿子内是宋朝的“皇帝”。

  杨二郎杨三郎一听,立马明白父亲的意思,快速策马来到龙轿边进行护卫,三人且战且退!

  同时不光是队伍的前部遇伏,队伍的中部与后部同样遇伏,只是因为杨业成功吸引辽人目标,加上龙轿内确实有穿龙袍的人,所以队伍的后部兵力反而没那大。

  随着辽人的不断增多,杨业三人终于无法护住龙轿了,只见七八个辽国骑兵,手拿铁钩,瞬间抛出抓住龙轿,同时用力拉扯,整个龙轿霎时四分五裂!

  七八个辽人见状立刻向“皇帝”扑去,想拿下首功,可是就在这眨眼之间,那身穿龙袍的人动了!双手各持一刀,上下翻飞,顿时辽人士兵血花飞舞,再看时,这几个辽国士兵以是死人!

  身穿龙袍之人,一边砍杀敌人,一边怒喊:“杀!杀出重围!”此人正是杨大朗!

  而站在山峰上看着的辽国太子,公主,丞相,见这“皇帝”居然这么能打,马上就明白,此人并非是宋朝皇帝,肯定是替身!

  “快!传令下去!全员出击,莫要放跑一人!”

  辽国太子说完便扭头下山,显然也是准备参与这场围猎之中!

  而雪姬公主则是继续默默的看着,只是视线却大多放在一个人身上!

  “他还是那么俊美!而且这身铠甲武器与他好配!啊!不对不对,雪姬你在想什么呢!现在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啊!”

  ......

  由于杨大郎身穿龙袍,碍手碍脚,又没有战马,没有自己的兵器无法使出杨家枪,不一会就身中数刀。

  “父亲!二弟三弟速走!我来殿后!快!”

  “大哥!胡说什么呢!”“大哥!我陪你!”

  “快走!快护着父亲走啊!”

  说话间,杨大朗又被一辽人当胸砍中一刀,顿时口吐鲜血,同时也不停的喊着快走。

  杨业与二郎三郎见此,只得忍住心中悲痛,策马杀了出去!

  扬大郎见此,欣慰的笑了一声,转头再次看向辽人,漏出凶光,准备再次进攻。

  “虽然留了很多血,虽然有些无力,虽然有些不舍,但我也还能继续战斗啊!来啊!杂碎们!就让大爷战个痛快吧!”

  扬大郎手持血染钢刀怒吼着,心中也想着“七子去六子回吗?也好,谁让我是大哥呢!就让我的死,来换回弟弟们活吧!只是对不起夫人,愿来生再报答夫人你的恩情吧!”

  就在扬大郎做好了赴死的准备,想要多杀一个就是赚的方法时!

  “嗷呜!!!”

  金沙滩出现了一声巨大的虎啸声!

  顿时大片的辽人骑兵,倒在了地上,并非是辽人倒而是战马倒地不敢起身,那来自血脉中的威压,吓的这些战马四肢发软,根本不敢动弹!

  就在杨大朗愣神之际,只见从辽人士兵的包围圈上方,跳出来一只白色的大虫!而这大虫身上居然还坐着一个老头,并且神色有些阴沉。

  扬大郎一时也不知道这是敌是友,不过他心想这十有八九是敌人,没想到他死后可能还会葬身虎口,苦也苦也。

  而这来人正是白虎小白与赵天!

  原来赵天骑着小白紧赶慢赶的,终于赶上了,只是刚感到,就听见几声炮声响起,然后全部都乱套了,到处是喊杀声,到处都在跑路。好不容易拦住一个士兵,结果说杨业和杨二郎三郎还有皇帝都在队伍最前方。

  赵天一听就就觉得要凉了,但还是催促小白尽快往前面赶,因为他见后队压力不大,中队人也挺多,但还能撑会,估计能撑到燕云十八骑的到来,可是前队就不好说了。

  杨家的三个人都在前队,这要是都死了,那自己这趟不是白来了吗?

  赵天见这人身穿龙袍,以为是皇帝,虽然挺帅的,但这一身伤,说不好就是要驾崩的节奏,处于好心,赵天觉得还是得救他一命,毕竟多一人是一人嘛!

  赵天也不说话,伸手一抓,擒龙手使出,瞬间就把杨大郎抓上了小白的背上,然后点穴止血。

  “喂,皇帝是吧,杨业和他儿子往哪里撤了?快告诉我,救人要紧。”

  扬大郎一听愣住了,感情这不是敌人啊!这是高人啊!居然是来救人的!

  “咳咳,晚辈扬大郎见过前辈,我与父亲他们被打散了,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赵天一听,我去,这就是扬大郎?还好就了他一下,不然立马就掉一节任务啊!

  赵天见他也不知道杨业的方向,只好骑着小白,往队伍的后方走,希望能碰上吧。

  至于拦路的辽国士兵,赵天自然是一巴掌下去死一片,不一会就冲出了前队的包围圈。

  好在小白虽然跑的快,但背部不算太震荡,不然赵天真怕杨大郎被震的失血过多而亡。

  赵天趁着赶路的功夫,拿出来金疮药,赵天也不知道是怎么弄的,只要把这药粉倒伤口上,效果出奇的好,消炎止痛止血,简直就是神奇,赵天也不闲着,直接把药撒了扬大郎一身,本来是金色龙袍,被血染成了红色,这会被药粉一弄,成了白色龙袍,看的扬大郎眼睛直抽抽,这药是这么浪费的吗?

  好在有赵天的点穴止血加上金疮药,扬大郎的命算是报住了,不过这一身伤和这失血量,回去不躺个半年,估计是好不了的。

  虽然这任务挺让赵天狼狈,但好在如今救了扬大郎,也算是有进步,至少可以稍微松口气了,恩就那么稍微的的松口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