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从大唐双龙开始的怪老头 > 第八十八章 杨业教子

我的书架

第八十八章 杨业教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上回说到杨家三郎四郎七郎当街杀人。

  三人慌乱之间跑回家中,第一个发现不对劲的就是佘赛花,一翻严厉的问话后,搞清楚来龙去脉,佘赛花也是一阵头疼。

  当佘赛花准备安慰三个儿子的时候,杨业来了!因为有下人禀报,说三位公子好像出事了,一身鲜血好不吓人。

  杨业第一反应是自己的儿子是不是受伤了?心中那叫一个急啊!等赶到之后,等听明白事情经过之后,又气又急,最终杨业想到了杨家的先祖,想到了杨家之所以被人尊重,就是因为杨家正义。

  三郎四郎七郎见到杨业到了,纷纷跪在地上,杨四郎率先出声说道:“爹爹,都是我先动手的,与三哥七弟无关”原来他是想一人抗下来。

  但是杨三郎与杨七郎会答应吗?显然是不可能的。

  三郎:“不,爹,四弟我为了救我,是我先动的手!”

  七郎:“不,是我!因为孩儿喝了酒,看到潘家的人才忍不住动手的,三哥四哥都是为了我才动手的!”

  杨业转身用手指着三人,无奈的说道:“唉!你们知不知道!你们争先恐后认的是杀人的罪名啊!”

  七郎落寞的说道:“爹,潘家的人各个都是好手,若不是四哥赶到,死的人就是三哥和我呀!”

  杨业一听火冒三丈!杀人你还有理了?上前一步就要反手给上一巴掌!手还在空中,大厅里有冲进来二人跪在地上!正是杨五郎与杨六郎!

  杨五郎跪地抱拳说道:“爹!爹爹手下留情啊!”

  杨业也是无奈沉痛的说道:“手下留情!但是法不容情啊!全起来!”

  看着杨业那手臂挥舞,怒气冲冲的样子,杨三郎四郎五郎六郎七郎哪里敢起来?

  五郎六郎目光也不敢与杨业直视,说道:“请爹爹开恩!”

  杨业面容沉重的说道:“闯了祸就跪几下,叫几声开恩,就可以解决问题了吗?都给我起来!”杨业边说边挥手。

  看到自己爹从没这么生气过的五人,哪里敢起来?

  这时佘赛花护子心切,快步走上前,一把拉开杨业,站在五子身前,对着杨业说道:“可是现在潘家现在还没什么举动,你又何必先自己多此一举呢?”

  杨业伸手上下摇动,就像给人举例一般的说道:“要是等潘家先告发起来,我才去禀报,那我们杨家不就是无私显见私了嘛!我杨业不就是变成纵子行凶了嘛!”

  佘赛花也是急了,竖起手指,指着杨业的鼻子说道:“说到底,你只是顾念着你自己!你有没有半点关心过孩子的性命呢?”

  杨业听的也是哑口无言,他本就不是会说话的人......

  “夫人,你这是什么话?我杨业一个人获罪没什么关系,但是杨家列祖列宗蒙羞啊!这是我杨业,宁死都不愿意看见的事情啊!”

  佘赛花看他又是挥手又是抱拳对天,也感觉事情比较严重,但是都是自己的儿子,自己怎能看到他们受到伤害?

  “你别生生死死第,讲的那么严重!你要别人将自己的孩子治罪的话,可以!你把先帝亲手写的招降书拿出来!”佘赛花也是急了,手指挥舞着,一边说一边指,语气也不跟杨业客气!既然跟你杨业来软的不行,那我就来硬的!

  听的杨业一阵愣神。

  这时候七郎说话了,跪在地上说道:“是啊!太祖皇帝信上不是明明写着,不涉大宋利益,万罪可免吗?”

  杨业听的又是莫名的生气!你们杀人了知不知道?虽然是潘家的下人,但谁不是爹生娘养的?你这话说根本不知道自己错哪了啊!

  杨业指着七郎,扭头对佘赛花说道:“他们几个明明是杀了人!”

  佘赛花着急的质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他们是自卫杀人!”

  杨业忍着心中的痛说道:“明明是我们错在先,并没有被冤枉,若拿先帝的招降书做为挡箭牌,以求脱罪,无视刑法,如何服众?又怎么能叫天下人心服口服呢?”

  佘赛花急着说道:“那你明放着可以救子之法而不肯用吗?”

  二人争的是横眉竖眼,杨业为了律法没有错,佘赛花为了儿子也是没有错。

  杨业转身对着跪在地上的五子说道:“我是要我杨家的儿郎,都能抬起头来做人!无论生死,都要无愧于天,无愧于心,无愧于人!如果一心只为逃罪,那是不负责任的懦夫所为!将为天下人所耻!虽生何所用啊!”

  杨三郎见爹如此说,也是明白他的苦心,这是为杨家竖起精神脊梁,于是诚恳的应着说道:“爹说的对。”

  四郎听完之后,眼中已经没有以前那种桀骜不驯的神色,明白爹为什么要这么做后,也是说道:“爹,你放心吧,孩儿虽然不孝,却也知道一人做事一人当,此事既然是孩儿一手所做,决计承担到底!”

  杨三郎:“不错,孩儿心甘情愿!愿跟随爹前往朝廷投案,请求发落!”

  杨七郎看着两个哥哥,不由的愧疚万分,都是因为自己喝酒,如今害的连累了三哥四哥,也是说道:“都怪孩儿!杀人也有孩儿一份,孩儿愿一同前往投案,我杨家儿郎没有孬种!”

  佘赛花:“你们......”

  三郎四郎一同说道:“娘,爹说的对呀。”说完二人就闭上双眼表示任由发落。

  杨业瞪着他们双手虚扶说道:“好,都起来吧!我们这就走。”

  五子这才起来,只是五郎与六郎神情无比落寞,十多年的亲兄弟啊!如今一次便要失去三个吗?他们知道,这件事爹已经做出决定,就不会再变的!

  佘赛花见他们这就要走,心中那叫一个急啊,赶紧上前拉着杨业说道:“且慢!事到如今,我也无话可说了,但是现在已经不早了,要去也不争一时啊!可不可以稍候一晚,等明早早朝再去,我也趁今天晚上和三个孩子好好叙一叙骨肉之情。”

  杨业看到佘赛花那悲痛欲绝的样子,梨花带泪,如泣如诉,几十年来从没见过她如此,心中也是软了下来,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算是默认。

  佘赛花见他默认,转身拉起三郎四郎七郎的手说道:“三郎,四郎,七郎,此去恐怕我们母子永无相见之日了。”

  “娘......”

  “娘......”

  “娘......”

  佘赛花说完又转头对杨业说道:“业哥,你我结发多年,你答应我这要求吧!”

  杨业看着佘赛花那含泪的双眼,拒绝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杨业深吸一口气道:“那好吧!”说完就转身慢慢离开了,别看他说的是坚定无比,但内心对儿子的爱绝对不比佘赛花少,只是他是杨业,他不会表达,只能用严厉等态度来教育自家儿子。

  佘赛花见杨业离开,也是松了一口气,转身看向自己的几个儿子,众人均是满框泪水,强忍着不让落下。

  佘赛花一边看向儿子,一边悲痛的说道:“三郎...四郎...七郎......”

  ......

  而潘府这边,潘仁美刚下班回到家,就听到下人来抱,说是跟着潘豹的十个下人被杨业的三个儿子打死了!还是众目睽睽之下,当街杀人!

  潘仁美一听就蒙圈了,你杨家现在这么牛逼了?都敢当街杀人?虽然死十下人老夫并不在意,但并不表示你杨家就可以随便打杀吧?嗯!这次要让你杨业好好的吃个亏!

  原来潘仁美并没有那么大的怒气,主要是因为死的不是潘豹潘语嫣,下人而已,死也就死了,而且这十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虽然有些忠心,但看看他们每次带潘豹去玩的地方?不是青楼就是赌坊,不是斗狗就是遛鸟,虽然是自己确实需要自污,但不代表真的希望把自己儿子给培养成废物啊!

  至于让杨业吃大亏,主要还是做给下面的人看的,如果不弄点动静,以后潘府还如何管教下人?

  这件事完全就是杨业严重化了,只要死的不是潘豹潘语嫣,潘仁美是不会那么针对杨家的。

  如果这次死的是潘豹,潘仁美绝对是要疯!而且是要弄的杨家断子绝孙的那种疯。

  好在赵天带着潘豹游历去了,再次躲过一个杀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