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娇娘诡经楚思梵司空 > 第10章 七情六欲,爱恨离别

我的书架

第10章 七情六欲,爱恨离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浑身如同被禁锢了一般,黑暗中有个男人的喘息不停充斥在我耳边。

“思梵……”他每用力一次,便叫一声我的名字。

而我,却只能在他翻来覆去的折腾之中一次次的默默忍受。

我拼命的想挣开他的束缚,却反而被他抓的的更紧。

他一遍遍的在我耳边问着我:“你爱我吗?”

我摇头,哭着喊着求他不要,可他却像是什么都没有听见似得,继续我行我素。

最后,他趴在我的身上,精疲力尽的对我说:“思梵,不要跟他走。”

我猛地睁开双眼,大口的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

脸上湿湿的,我抬手摸了摸,是眼泪。

我愣住,为什么我会哭?

梦中的人究竟是谁,还有,不要跟谁走?

他说的,是司空吗?

怔然间,有人敲响我的房门。

我转头,见得我妈开门走进来,满脸含笑:“思梵,该起床了,小司都等了你半天了。”

我不由微讶,看了看窗外,天色大亮,时间指向十一点。

我猛地从床上挣扎起来:“妈,他什么时候来的?”

我妈笑着说:“小司一早就来,一直等你呢,诶,你慢点儿……”

我跑下楼,看见司空和我爸谈笑甚欢。

爸爸看见我,板着脸说:“怎么跟个猪似的,睡到这时候才起来。”

司空回头看了我一眼,对我爸说:“伯父,无碍。”

又看着我,满脸温柔的笑意:“思梵,我们该走了。”

“司空,我……”我想着梦中男人的话,却有些犹豫起来。

“怎么了?”司空的眼眸深邃起来。

我心中一颤,忙低垂这头:“没什么,我这就去收拾东西。”

说完,司空才又重新笑了起来。

我愣了愣,慌忙跑回房间,我刚刚是怎么了,居然会因为一个梦而怀疑司空。

司空救了我,救了我妈,救了我一家,我怎么能够怀疑他带走我是别有用心?

“楚思梵。”身后猛地想起司空的声音,我惊慌失措的转身:“你,你什么时候在我身后的。”

他面色平淡,答非所问:“你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我勉强笑了笑。

“你刚刚,不想跟我走。”他平白直述的说出这话,我不由瞪大眼看着他:“你……”

“我怎么会知道?”他淡笑,笑却不达眼底。

我有些狼狈的躲闪着他的注视,有时候,司空的确是很可怕,就连人内心的想法都能清楚的知道。

“怎么不说话?”他问我,让我越加不知所措。

“司空……”半响,我抬头看着他,硬着头皮道:“我不是不想跟你走,我只是,只是有些犹豫而已……”

“你在犹豫什么?”他一字一句的逼问:“你是在犹豫,我说的真假,还是在犹豫,你不能尽快的害死你爸妈?”

“司空!”我瞪大眼看着他,不敢相信,他居然直接说出了这种话。

“不要让眼前的平安无事蒙蔽了你的双眼,想想在你家的那些鬼影,想想你妈住院的原因,楚思梵,你的决定,对我来说,并不重要。”

他说完这番话,倏然抬手。

我吓了一跳,慌忙退后一步闭上眼睛。

却迟迟没有痛楚传来,直到……

我睁开眼,眼睁睁的看着他手中抓着一只恐怖的恶鬼在死死挣扎,我连连色变。

“看,你多待一天,你家里就会多一些这个东西,迟早有一天,它们会将你身边所有人,都吞吃干净。”

他定定的看着我,神色平静,眼眸无波;“你当真要如此?”

他的话冷淡平静,吐出生死,仿佛就只是在说着今天天气坏与好的差别,无丝毫波动。

我心内止不住的颤抖,半响之后,才愣愣的摇头:“我不要……”

“司空,我们走吧。”我捏紧了行李箱。

“很好。”他仿若勾了勾唇,可我看去,却只看见他脸上的冰霜渐重。

在下楼时,与我爸妈说话,他仿若又变了一个人。

在我爸妈的千叮咛,万嘱咐之下,我和司空踏上了离开的征途。

我没想到司空居然还会开车,看着他专注的模样,我一时失了神。

“再看,小心我将你眼珠挖出来。”直到他冰冷的话语传来,我才回过神来。

知道他在开玩笑,可我心中还是有些颤抖。

我将车窗打开一点点,任风吹进来,吹开我的发,清凉的感觉让我觉得自己还真实的活着。

这种感觉真好,我闭上眼,深深吸了口气,问他:“我们现在要去哪里?”

“去……湘西。”他像是犹豫了一会儿,才开口回我。

“湘西?”我微微一愣,诧异道:“去哪里做什么?”

他看了我一眼,没有回答。

我有些尴尬,抿抿唇,坐好摸了摸鼻子。

猛地想到,司空还没有给我说究竟该怎么去掉我的鬼王印记,我便再次问了他。

他道:“鬼王印记,由鬼王冥离所掌控,它由世间最浑浊最阴暗的血气所凝结,要想去除它,只要集齐人间的七情六欲泪,只要集齐,鬼王印记自会解除。”

“七情六欲?”我一愣:“喜、怒、哀、惧、爱、恶、欲?”

“还有喜、怒、忧、思、悲、恐、惊六欲。”他淡淡的补充道。

我不由疑惑:“这些,该怎么收集?”

司空:“人在最伤心难过时,从心里流出的血泪,便是。”

“心上流出的血泪?”我一惊:“这个怎么收集的到?”

难不成,还刨开人的胸膛不成?

他淡淡的扫我一眼:“这些,你自是不用担心,想要收集这些,从现在开始,你便需要跟着我学习术法,等到时候收集血泪,自有办法。”

学习术法,我不由呆滞了一会儿。

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走上这样一条道路。

且一走,便是不归。

“这些,你且先看看,将里面的内容大致记下来,等我们到了湘西,我再教你从最简单的术法学起。”

我还未回神,司空便扔给我几本厚厚的书,我不由大惊:“这么多,全都要看完?”

他给了我一个不然呢的眼神。

我微微一滞,随即怏下来,只得认命。

既然都已经走出了这一步,不管前路再难,我都要咬牙挺过去。

看着书的日子,好似过得飞快,我不知道我看了多久,又在路上过了几日。

车子停下的时候,我还有些恍惚,看着司空,我迷糊的问:“已经到了?”

他摇头,看着身后的旅馆,道:“今日先休息一下,明天再走。”

我“哦”的应了一声,打开车门,默默的跟在他身后。

司空去开房,我等着。

前台是个小帅哥,看了我和司空一眼,问:“几间?”

司空冷冷的:“双人房。”

前台有些鄙夷似得看了看他,没说什么,开了房,房卡给司空。

“走了。”司空招呼我。

房间在三楼,三号房,我看见,不由皱了皱眉,我历来不怎么喜欢单数。

司空打开房间门,让我先进,我一边走一边说:“其实,可以开单间的。”

他没理,好一会儿,突然道:“今夜,不要乱跑。”

我有些疑惑:“怎么了?”

他没在多说,只道:“乖乖跟在我身边就好。”

我应了一声,不在多问,他做事,总有他的理由。

我坐在床上,他去洗漱,完了出来,他突然问我:“看到哪儿了?”

我惊了一下,抬起看完的示意:“没多少。”

从出发到现在,我才看完一本书的四分之一,还有我手掌的五个厚没看。

他像是撇了嘴:“慢死了。”

我以为听错了,问他什么?

他淡淡的道:“去洗,睡觉。”

和他在一起,好像什么都是他在发号施令。

而我,只能默默承受。

睡在床上,我却怎么都睡不着。

翻来覆去,隔着一人宽的缝隙,我看见另一张床上司空静谧的脸庞。

他睡觉姿势极好,不翻身,不打鼾,不呓语。

静静的躺在那里,如同一具雕刻的塑像一般完美无缺。

“睡不着,便起来看书。”猛地,他开口说话。

我惊得一缩,而后用被子包住头,只露出一双眼睛看着他:“你……还没有睡吗。”

“被你看醒了。”

“……”我无语,也是神了,第一次听说,能被人看醒的。

不过不知怎么的,我突然觉得有点儿好玩儿,不由勾了唇角。

“司空,你说,我能找得到七情六欲的血泪吗?”

我很不确定,这些东西太玄乎,离我好像很远,可司空在我面前,又提醒着我,这些都是有可能的。

“有我在,你担心什么。”他侧了个身,面对我躺着,还是闭着眼。

可我,能看见他的睫毛轻轻颤抖,那张好看的脸颊,让人心悸。

“司空,我还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呢。”对于他的来历,一只让我好奇。

“你想知道?”他睁开眼看着我,可慢慢的,我却觉得他好似眼神放空。

神情,似有悲伤,似有怀念。

他突然笑了笑,有些不屑:“别知道太多,楚思梵,你会后悔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