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打扫卫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李琳大喊道,现在不光被开除了,可能下一份工作都很难找了。

“你做事之前难道没有想过被开除吗?这都是你咎由自取。”

白微微觉得她真是可怜,被人利用了竟然还不知道。

“如果不是因为你,我怎么会碰上这么倒霉的事情?你就我的扫把星,我今天非让你知道,我李琳也不是吃素的!”

李琳的情绪过于激动,她伸手想要打白微微。

就在这时,李琳伸在半空中的手被人挡住,用力推开。

“敢在公司门口撒野?”

“褚总!”

“褚彦?”

白微微诧异的看着他,他会出现。

“褚总,我知道错了,你放过我吧!”

李琳看到褚彦之后,立马认错,想得到他的原谅。

“你要是再敢对白微微无礼,我让你在江城待不下去。”

褚彦冷冽的语气震撼到周围所有的人,如果不是他及时赶过来,白微微很可能就被打了。

白微微早有防备,她怎么会让李琳得逞,只不过褚彦比她快了一步。

“褚总,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李琳趴在地上立马求情,她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可是已经晚了。

“李泽,知道怎么做?”

“知道。”

说着褚彦搂着白微微走了。

“好了,现在没人了,你不用演戏了。”

走到拐弯处,白微微挣脱开他的手臂,她刚刚差点又认为他是为了她,可是转眼一想肯定不是。

褚彦的手愣了两秒,她认为刚刚他做的一切都是在演戏?

“我自己可以回家。”

见褚彦不说话,白微微拎着包转身就走。

褚彦站在原地注视着白微微的背影,直到她进了地铁,他才离开。

“哼,真给我褚家丢脸。”

白微微刚打开门,就听到翁娴静在屋里谩骂她。

不用猜,肯定是公司的顺风耳早早把消息报告给她的吧!

“还说这件事和你没有关系,你到底居心何在?”

见白微微不搭理她,翁娴静走到她跟前指着她的鼻子谩骂。

“你有完没完啊?褚彦早就查清楚了,和我没有关系。”

白微微白了她一眼,她一天到晚就没有其他事吗?

“哎,说你几句你还不乐意了,手办展是不是你负责的?是不是你负责摆放的?是不是你拿钥匙的?就算你没有偷换,但是你也脱不了干系吧?你敢说你一点责任都没有?”

翁娴静还是不肯放过她。

“所以我回家了,你满意了吧?”

白微微绕过翁娴静,却又被拦住。

“回家是让你干活的,你以为让你想清福啊?”

翁娴静才不会让她轻松的在家带一个星期,那不是便宜了她。

“把每个屋子,客厅,厨房,楼上楼下都打扫一遍。”

听到翁娴静说的话,白微微惊呆了,她这分明就是在刁难她。

“家里有阿姨,为什么我打扫?”

看到白微微不愿理,翁娴静冷笑。

“你以为你是金枝玉叶,什么活都干不了?家里的阿姨被我打发了,从现在开始,你打扫卫生做饭。”

“如果我不能?”

褚彦虽然不喜欢她,但是她又不是褚家的下人,什么活都要干。

“哼,如果你不做,我就把你在公司干的那些事通通告诉你爸妈,看她们怎么看?”

翁娴静眯着眼睛,她早就想好了对策,白微微最怕她父母了,只要能威胁到她父母的,她都会妥协。

“翁娴静,你别太过分了!有什么冲我来,你先我家人干什么?”

白微微生气,这次直接直呼她的大名,她不能让家人知道,不然他们会担心的。

“嫌我过分?那你离开褚家啊。”

翁娴静心想,只要她离开褚家,她才不会跟她有任何关系。

“离开褚家,那你倒是看看褚彦愿不愿意,我愿意,可他未必。”

白微微冷笑着,仿佛现在不是她不愿意离开,是褚彦不同意离婚。

“哼,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打扫房间去。”

翁娴静被白微微的话气的脸色苍白。

“夫人,您消消气吧!”

身旁的保姆见状,立马扶她在沙发上坐下。

翁娴静不紧让白微微打扫房间,她还在后面紧跟着,各种刁难她。

“过来,桌子擦的不干净,重新查一遍。”

“还有这里也不干净。”

……

翁娴静一直盯着她看了许久,甚至连晚饭都没来得及吃。

突然楼下有开门的声音,翁娴静立马喜笑迎接,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赶紧迎了过去。

“儿子你回来了?”

褚彦看了一眼楼上,发现所有房间的灯都亮着,门也开着。

“哦,微微说你让她在家休息几天,她闲不住,非要打扫房间,我拦都拦不住。”

“哦,是吗?”

褚彦用疑惑的眼神看向翁娴静,白微微连自己的房间不都收拾,怎么会喜欢收拾其他房间?

“当然是啊,不信你问她。”

楼上的白微微清楚的听到翁娴静说的所有话,不禁冷笑,她倒是会装的,把自己说的这么贤惠。

褚彦走到房间门口,心疼的看着白微微。

“别擦了,吃饭了吗?”

“我都说她好几遍了,她就是不听,非要自己擦。”

翁娴静在一旁陪笑,假装这件事和自己没有关系。

“妈家里的下人呢?”

“被我辞了。”

翁娴静说话的时候瞪了一眼白微微,心想算你今天好运,碰到褚彦早回家。

“辞了?明天我会再雇几个。”

“这个我做就行,你天天还要忙公司的事情,家里的事就别操心了。”

翁娴静傻笑着,以前的佣人,她只是暂时放假一天,并没有辞退,所以还不能雇新人。

“这些活以后让下人干。”

褚彦发现白微微的脸色不太好,就猜她肯定还没有吃晚饭,说话的语气极冷,吓的翁娴静不敢再说话了。

“我在家闲着也是闲着。”

白微微心想,你装什么好人,你让我停职不就是想折磨我,现在倒是装作一副关心她的样子,她可不领情。

“闲着就不能干点有意义的事情?”

褚彦拉着她的手下楼去了厨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