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重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白微微正想给王蔷打电话,发现自己连手提包都一并交给了司机,这就很悲哀了。

而且高跟鞋磨得她脚后跟出了血,又肿又痛,白微微倒吸了一口气,眼泪又忍不住掉了下来。

该死的褚彦!都是因为他!

这里走到市区起码三十多公里,褚家老宅附近都是一栋栋的别墅,根本没有人会理会她嘛!

这当白微微欲哭无泪的时候,一辆黑色凯迪拉克悄无声息地停在了她的身边。

“微微。”

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

白微微以为自己听错了,错愕地抬起头,却在车窗缓缓摇下的时刻,看见了那一张曾经自己朝思暮想的脸。

她在三年的深夜里辗转反侧,肖想着他现在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当真真切切摆在自己眼前的时候,却又如鲠在喉。

“陈东阳.....”白微微一张嘴,眼泪就啪嗒啪嗒地往下流。

陈东阳这么多年过去了,看见她一哭还是忍不住心里绞痛。

他立刻开了车门大踏步地走过来扶起了白微微。

一路上,白微微好不容易停止抽泣,红着眼睛抽抽噎噎地问他:“你怎么回来了?”

他三年前一去美国杳无音讯,所有那些朋友甚至家人都断了联系。

“对不起,微微,我不知道你在找我......”陈东阳愧疚地低下了头。

“你知不知道,我本来还有别的选择,不嫁给褚彦......”白微微眼睛红红:“因为你一走了之,我也没有了挂念.......”

陈东阳猛地一抬头,一脸的悔恨:“我知道啊微微,可是那个时候,我没有钱娶你,更没有能力替你偿还一大笔债务。”

白微微苦笑着摇了摇头,看着他眼神也多了嘲讽的意味:“你再多说也没用了,我早就嫁给褚彦了,这辈子也就这么过去了。”

陈东阳其实已经回到S市已经有个半把个月,虽然一直也在打听白微微的消息,奈何褚彦把家人保护得太好,一直联系不到她。

陈东阳也听说过褚彦的名声,一直不近女色,而且传言性取向还有问题,白微微嫁给了他,这三年也不知道受了多少苦。

“要不是我今天刚刚路过这办事,我也不会碰到你。”陈东阳伸出手想握住白微微,却被她不动声色地躲开了。

此时此刻,褚彦早早就离了场,派人四处找白微微。

“少夫人连手机也没有带。”司机将白微微的手提包交予了褚彦。

见自家少爷眉目间满是焦虑,脸色阴沉:“动用警方的力量,说是我们褚家的人找不到了,今天下午三点之前务必让我见到她!”

别说下午三点,中午十二点的时候,白微微穿着一身皱巴巴的晚礼服,神情还很呆滞地被带到了褚彦跟前。

时间回到一个小时前,陈东阳执意送白微微回家却被她拒绝了,这个时候她借用陈东阳的手机给王蔷拨了电话。

王蔷果然是好闺蜜啊先是恶狠狠地嘲笑了她一番,然后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

看见陈东阳以后,一脸吃瓜群众的表情:好啊白微微你还给老娘玩起来了前任复合呢?您是不是自个儿忘记了已婚少妇这个身份呢?

结果陈东阳深深地看了白微微一眼,撂下一句话:“我会一直等着你的,微微。”恋恋不舍地离开了。

王蔷正想询问白微微,姐姐啊您这是哪里跟哪里呢?结果呼啦啦来了一帮警察,直接把白微微绑上了警车。

褚彦见她一张小脸哭得是梨花带雨,眼妆晕开后跟鬼一样,有点惨不忍睹。

“我们回家吧,微微。”放缓语气,企图和好。

白微微没表情,还沉浸在与前男友相遇的那一个瞬间。

陈东阳为什么这三年都没有找自己?看他现在穿得人模狗样的,就知道现在已经发达了,可是他真的心里就没有惦记过自己吗?

想到这里,白微微心里一酸,肿得跟核桃一样的眼睛又开始掉金豆豆。

这么一哭可把褚彦的心搅得翻江倒海的,上前先是一个公主抱,后来直接塞进了车后座。

“今天的事情,我跟你道歉。”褚彦柔声道:“你看你现在这个样子,哪里有褚家少夫人的半点形象。”

平时,严厉得要命竟然这么温言细语,前排的司机都忍不住胆战心惊。自家少爷是不是吃错什么药了?

“我想回家了。”白微微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话,褚彦愣了愣:“我们不是回家了吗?”

“那里不是我的家。”白微微看着他定定地回答:“从来不是我的家,我想离婚,现在你又不肯放我走。”

白微微脑海里突然发现大学时代的时光,那时候日子过得很慢,也没有现在这么多烦心的事。

“不要再提离婚好吗?白微微?”褚彦一听到她想要离开,就觉得心烦意乱,于是说道:“你想去工作,我要让你工作,带你去参加宴会只是想让家里长辈都认可你!”

白微微低着头不再说话,中午的太阳照得她的脸发烫,不知怎么回事,突然想起了大学的时光。

如果.....那时候没有出意外,她现在应该还和陈东阳在一起吧。

在这个大城市里,安一个小小的家,过着清贫却又很快乐的日子。

路过的高楼大厦一座又一座,白微微觉得格外刺眼。

也许,她应该就是一个平凡的人,想过着平凡的日子,安贫乐道,像一只自由自在的鸟一样,自由的在天空中翱翔。

“我一直都觉得我这样平凡的人,是不会和你有交集的。”白微微开了口,语气淡漠。

“到现在为止,即使过了这三年,早上突然从你KING

SIZE的床上醒来的时候,还是觉得自己做了一场梦。”

往事不断的在白微微脑海浮现。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语气没有任何波动,更像是再回忆着什么。

褚彦看着她的脸,突然心里涌起不安:“你今天是不是见到了什么人?”

或许他早就知道自己的过往,但是大家一直都维持着表面的和平,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会持续多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