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O装B后他揣了豪门老男人的崽 > 第95章 番外:林大哥(完)

我的书架

第95章 番外:林大哥(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就像林怀安说的, 多了个男朋友跟以往似乎也没什么区别。两人同以往一般交往,平时互相往对方公司里凑,午饭时间一起吃饭,下了班就厮混在一起, 两处家里没有一处地方没留下两人放纵的痕迹。

再加上盛清许自认自己的真面目林怀安都知道, 在他面前也没有强行维持自己温文尔雅那一套。林怀安性格冷淡, 对他的一切却都全然纵容, 盛清许有意无意,不自觉的任性骄纵也是再寻常不过。

两人重归于好, 最该松了口气的就是两个公司的员工。当初他们冷战,公司的人可没少提心吊胆, 现在看他们总算和好,才算真的松了一口气。

·

时间一晃就是半年, 转眼就到了年底。去年公司忙着一个大项目,整个公司也就除夕那两天放了假, 连大年初三都没过。公司除了本地人,大部分人连家都没回, 随意凑在一起吃了顿年夜饭。今年公司正好赶在春节前夕完成了一个项目,一应的奖金假期也终于可以兑现,林怀安大手一挥, 直接放了半个月的假, 让员工们好好过个年。

大年二十九, 过年回家的人都已经离开, 一眼望去,首都城都空荡了不少。

林怀安回到家里,盛清许已经穿着睡衣盘腿坐在沙发上,手上捏着遥控器, 嘴里吃着冰棍,眼还不住地往桌子上的平板上瞅着。

他听到动静回头看去,懒洋洋唤了声:“回来啦。”

林怀安脱下鞋子,换上室内拖鞋,低着头应了一声。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一方习惯在另一方家里过夜。一开始只是弄得太晚懒得回家,随意在这儿睡一晚;到后来就是属于另一个人的东西越来越多,牙刷牙杯,毛巾浴巾,各种衣服鞋子,林林总总,林怀安的衣柜、鞋柜都分给了盛清许一半。

林怀安看着盛清许的冰棍,啧了一声枪了下来:“还说有点难受,自找着去医院。”

盛清许靠在沙发上斜眼睨他:“本来就不想吃了。”他回来倒是帮他解决了。

林怀安先去洗了个澡,随后便拿起行李箱开始收拾东西。盛清许斜倚在卧室门框上,看着他把衣服日用品往行李箱里塞,心里一阵不爽,啧了一声。

林怀安抬头看他:“春节,你就没什么打算?”

“什么打算?”盛清许懒散倒在床上,把他刚收拾好的衣服弄得乱七八糟。林怀安也没气,耐着性子又重新收拾了一遍。

盛清许道:“能有什么打算,自己孤零零一个人待在首都,孤单的吃着外卖呗。”

林怀安回眸看他:“真不打算回家?”

盛清许耸了耸肩:“回去干嘛?看着他们就烦。”

林怀安深色动了动,好像就是等着他说这句话:“那跟我回去?”

盛清许摆弄手机的手一顿,他慢慢看着林怀安:“你开什么玩笑呢?”

他低头看着手机,明显没把林怀安的话放在心上。

林怀安十指动了动,到底没说什么。

在盛清许看来,他们之间的关系显然还没到能见家长这一步。而在林怀安这边,林父林母的态度也都还是未知数。

不急。

临走之前,盛清许又拉着他狠狠做了一次,似乎要把之后那么长时间的都提前预支。

……

林怀安第二天一早的飞机,盛清许迷迷糊糊的起床,跟个尾巴似的跟在他后面,直到他拉着行李箱出门,在他额上印了一个吻,他才算是清醒过来。

他倚在大门上,看着他拉着行李箱走进电梯,轻啧了一声,转身关上了门。

没劲透了。

·

飞机没几个小时就到了家,林父林母一贯的热情。阖家的氛围好像和之前没什么区别,只是却少了一个人。

林怀安没有多问,只编辑了一条信息祝林遇安新年快乐,又给他发了个红包,才开始吃年夜饭。

虽说禁放烟花爆竹,但总有不在乎那些罚款的。外面鞭炮烟花的声音响个不停,无力客厅电视里的春节晚会也吵闹个不休,一大家子坐在餐桌上,看起来热热闹闹,实际上的氛围却很沉寂。

一家人都有些心不在焉。

吃完年夜饭,一家人坐在电视机前看着春晚,林母在那唠着家常,只不过没了林遇安,林怀安兄弟俩都不是什么有耐心回复她的人,林母说上两句,也未必能得到一句回复。

赶在十二点钟声敲响的那一瞬间,林怀安给盛清许发了个信息。盛清许好像就在蹲着他的信息,下一刻便回了过来。

林怀安看着手机,眉眼柔和了许多。

过完年之后就是去拜访各路亲戚,林怀安一贯是年轻一辈中的焦点,外祖的眼中珠。

一大家子吃了饭,外祖母这才像发现了林遇安不在一样,随口问他怎么没来,林母脸色有些尴尬,林怀安冷静解围:“他身体不太好,在家里呢。”

外祖母撇了撇嘴,一脸不耐道:“就他事多。”

林怀安夹菜的动作一顿。

受人瞩目也就意味着众人的关注多,林怀安年纪不小,同辈中的人大多都成了婚,他现在还是孤家寡人,亲戚见了难免会说什么,玩笑似的问要不要给他介绍个相亲对象。

林怀安只是淡淡摇头,说最近心思在公司上面,暂时没有结婚的想法,亲戚见他这样,自然讪讪一笑,也不好开口说什么。

此事虽然不了了之,但林母明显是放在了心上。回去之后便跟他提起了这件事情。

“老二比你小这么多都结婚了,还有孩子了……你年纪也不小了。也该谈个恋爱了吧?我看你舅妈说的也没错,要不去试试?你钟阿姨家里有个omega,年纪跟你差不多,学习成绩也不差,现在好像也在京城,妈帮你问问,你们见个面?”林母试探地问道,这个时候林遇安倒又成了她话里的椽子。

林怀安自然不会答应,可林母还是不死心,越想越觉得可行,想说服他去试试。林怀安越发不耐,最后索性借着公司有事的借口提前回了首都。

飞机是夜里到的,盛清许已经陷入了沉睡,察觉到床边的动静还当自己是在做梦,最后意识到不是在做梦,他顿时清醒了过来。

熟悉的大手抚在脸上,盛清许心里一颤,林怀安的声音已经响起:“醒了?”

盛清许索性睁开眼,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

这才大年初五呢,他们公司是放半个月的假。

林怀安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道:“想你了,就回来了。”

盛清许靠坐在床头懒洋洋睨着他,闻言嗤笑一声。

林怀安挑眉:“不信?”

盛清许道:“信信信。”

林怀安坐在床边:“那你想没想我。”

盛清许皱了皱眉:“你肉不肉麻啊?”

林怀安凑近含住他的唇:“想没想我?”

盛清许眨了眨眼,对上他近在咫尺的眸子,忽地道:“我要说没想你会怎么样?”

林怀安目光沉沉地看了他两眼,对上他的目光,仿若天雷勾地火,瞬间就燃了起来。

他们在一起那么长时间,盛清许一个眼神他都知道他想不想要。

卧室里的氛围分外的粘稠灼热,直到了半夜三点多,动静才平缓下来。盛清许浑身都要散架,眼皮子困得都在打架,他嘟囔道:“畜生。”

林怀安道:“不是你勾的?”

盛清许困得要死,懒得搭理他。

林怀安抱着他,却不想让他睡,道:“我妈想让我相亲。”

盛清许呼吸渐渐均匀,也不知听没听到,只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林怀安眉头一皱,明显不满,又摇着他的肩膀道:“我说我妈让我去相亲。”

盛清许都快要睡着,被他这么一晃有清醒过来,当即就有些不耐烦:“我知道!”

林怀安眯着眼,声音凉凉:“你知道?”

他在被子下面的手动了动,盛清许身子一僵,破口大骂:“林怀安你什么毛病?”

林怀安咬着他的耳朵,也要气笑了:“你就一点不在意?”

盛清许被他撩拨得又激动起来,喘息着怒骂道:“相亲不就相亲吗?我上次回去不还被我妈逼着相亲吗?唔……”

“再说?”林怀安凉凉道。

盛清许咬着下唇,眸中含着泪,最终忍不住道:“让你去相亲你就去?你怎么那么听话?给你介绍的谁啊,有我长得好,有我身材棒?还是有我床上活好?”

“你tm……能不能讲点理?”他都还气起呢,他自己倒是在这吃什么醋。

“你是真能去相亲,还是真能看上那相亲的人?那我岂不是白活了——林怀安,你他么给老子松手!”

林怀安声音明显变得愉悦:“不松。”

“你不也很高兴?”

盛清许气得想踹他,却止不住地浑身战栗,脚趾都蜷了起来。

……

两人在一起的第三年,林怀安到底还是跟家里坦白了。

有林遇安在前,林母对林怀安的婚事异常上心,每次回来都要拿着这事说嘴,明里暗里都想给他介绍相亲对象。林怀安一开始还应付,后来懒得应付,就不说话。

直到那一年国庆,林怀安回家,被林母叫去吃饭,到了地方才发现一起的人还有一个omega。

林怀安瞬间就明白怎么回事,却又不好在外人面前下林母的脸。脸色难看地吃完一顿饭,回去还被林母训了一顿。林怀安忍无可忍,直接道:“我有喜欢的人了。”

林母一顿。

林怀安不给她反应的时间,继续道:“是一个beta。”

林母的反应有多剧烈林怀安不想知道,他当天晚上就定了回去的机票。

对他而言,他的婚事是他自己的事,林父林母同意还是反对没什么区别。他是林家长子,承受了父母最多的资源,以后自然也要负担起赡养父母最大的义务。

林怀安勉强也算事业有成,该给父母的自然不会少。他以后会在京城定居,林父林母是想待在a市,他虽然不能时常会去,但也会托人照顾;他们若是想来京城,林怀安也会再购置一套房子安置二老。他们不能接受盛清许没关系,大不了以后双方少见面,也没什么关系。

照旧的是深夜回了家,盛清许还在熟睡。林怀安这次没有吵醒他,而是蹲在床边,从裤兜里掏出了一个盒子,拿出里面的东西,然后在他耳边轻轻说着什么。

盛清许皱着眉头想要把那恼人的声音扇走,林怀安抓住他的手,不住在他耳边问好不好,盛清许最好气急,只胡乱答道:“好好好!”

林怀安这才满意一笑,将手里简约大方的戒指套进他的手指上。随即钻进被窝,将人揽在怀里,慢慢沉睡。

……

翌日一早,盛清许醒来就觉得好像有人在抱着他,他下意识揉了揉眼,却感到一阵膈手。

他顿了顿,慢吞吞睁开眸子,顺着阳光看手指上那个素色的戒指,眉梢微微皱了皱。

“醒了?”低柔的声音在耳边想起,盛清许回眸看着身边的人,虽说有些惊讶,却还是伸出手,哑声道:“这东西……”

林怀安抱着他,道:“我跟我爸妈摊牌了。”

盛清许眨了眨眼,一大清早他意识还不太清醒。

“你跟你爸妈……摊牌了?”

他一字一句道。林怀安点头。

他又看着手上的戒指,轻笑出声:“所以……你就自作主张给我带了个戒指?”

林怀安道:“不是自作主张,你同意了。”

盛清许跟见鬼了似的看着他:“我什么时候同意了?”

“昨天晚上。”林怀安掉出音频给他听,盛清许简直要气笑:“你这么自说自话——”

林怀安坚持道:“你同意了。”

他把他的手按在自己怀里,有些无赖道:“我都被家里人赶出来了,你总不能不要我。”

盛清许脑子懵了半天,才低低骂了一声:“你真是……”

林怀安握着他的手不松开:“戒指都收了,可不能退回来。”

“你——”盛清许揉了揉脑袋,又看着手上的戒指,不知是气还是笑。

他抬眸对上林怀安的眸子,见那一贯沉稳的眸底夹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紧张,他顿了顿,到底是无可奈何,脑袋往他肩膀上撞了撞,无奈道:

“艹,真是栽你手上了。”

林怀安眸中霎时涌出一股笑意,盛清许又懒散道:

“不过说好了,我可不能跟你保证什么啊,能不能让我不变心,就看你的能耐了。”

林怀安轻柔地吻着他的唇,声音低哑:

“放心,肯定好好满足你,绝不让你有其他的想法……”

作者有话要说:  来啦!

卡在最后一分钟!

大哥番外就完了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