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第 30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车子缓缓在宿舍楼前停住, 林遇安正要伸手解开安全带,旁边的人忽然唤住了他:“安安。”

林遇安下意识回头,迎面而来的就是一个温暖宽阔的怀抱。

他瞪大了双眼。

男人的怀抱宽厚, 充满了力量感。丝丝缕缕的檀香气息悄无声息地萦绕在鼻尖,不会过于清淡,也不会过分放肆,一如裴先生本人。

林遇安很喜欢这种味道。

他下巴枕在裴晏舟的肩头上, 在昏暗的车厢内眼睛轻轻眨了眨:“裴先生……”

“我很开心。”

低沉有磁性的声音带着些许的喟叹,在耳边低低环绕。林遇安闻言, 却不知为何, 眼眶忽地有些酸涩。

这个男人……从认识以来, 在他面前展示的就是游刃有余的成熟稳重, 哪怕是要不要孩子这种话题,他都是一派沉稳, 在林遇安不知道的地方将一切安排得妥妥当当。

他以为他一直都是这般沉稳且强大的……却在这种时候, 听到了他发自内心的一句高兴。

他是期待孩子到来的。

林遇安无比清晰的认识到这一点,心里从未有过的动容。

他垂在两侧的手动了动, 最终还是慢慢抬起,轻轻环住了男人,语气中带着清浅的笑意,道:

“我也很开心。”

·

上楼的时候,林遇安脚步还有些飘忽, 他想起刚才车内的场景,耳根处的通红怎么都消不下去。

昏暗的车厢内, 二人紧紧相拥,清淡的小金桔香和沉厚的檀香交织在一起,带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就像是情人间的吻, 一开始浅尝辄止,可随后便不满足于表面的触碰,如星火燎元一般一触即燃,飞速地攻城略地,半息之内就侵占了整片车厢。

清甜与厚重,却硬生生营造出了一种缠绵与靡乱的感觉,像是一把钩子,一点一点的抓挠人的心脏,拨动心弦。

林遇安一开始并未意识到不妥,只觉得这种味道还挺好闻。直到耳边男人的声音响起,带着克制的喑哑仿佛与黑沉的夜融为一体,让人无端的心里发紧。

“乖,把信息素收回去。”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耳边,林遇安一瞬间意识到什么,脸色爆红。他慌忙着想要退出怀抱,然男人一手搭在他的腰上,看似没用力,却让他轻易不能挣脱:

“别闹。”

男人的声音越发沙哑,林遇安着急得眼眶都有些泛红,他磕磕绊绊道:“我、我不知道……”

越着急越收不回来。林遇安鲜少遇到这种情况,本就不甚熟练,更别说还是这种刺激的场景,更是手忙脚乱。

他甚至连那一向乖巧没什么存在感的信息素是怎么出来的都不知道!

少年急得在他怀里蹭来蹭去,裴晏舟身子紧绷,呼吸渐发沉重。他揽在他腰间的手紧紧叩住,垂眸看着少年挣扎间半隐半露的腺体,眸中的欲色越发浓厚。

他插入他发间的手缓缓下滑,触及那细腻的脖颈,修长的手指轻轻动了动,带着些薄茧的指腹终是覆到了那一处柔软——

“唔——!”林遇安瞪大眼睛,下意识捂住嘴。

男人轻笑着:“乖,我教你。”

…………

“哒”的一声,最后一阶台阶。

林遇安站在原地缓了好久,才拍了拍烧热的脸颊,嘟囔了一句自己都没听清的话。

413就在不远处,他深吸了一口气,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

寝室里那些畜生眼睛贼尖……绝对不能让他们看出端倪来……

林遇安平住心情,拿出钥匙正要开门,“吱呀”一声,门已经先一步被打开了。

林遇安愣了愣,瞬间有些不好的预感。

赵承飞站在门边,双手抱胸上下审视着他;莫文祺和高翔宇各自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眼眨也不眨地盯着他。

寝室里呈现出一副三堂会审之势。

林遇安张了张嘴,缓缓道:“晚、晚上好?”

赵承飞桀桀笑了声:“好啊,我看你玩得也挺好的?”

林遇安结结巴巴道:“还、还行?”

赵承飞一手越过他把门关住,随即哼了一声转身回到自己位子上,二郎腿跟大爷似的翘着,拿着不知道从哪来的砖头,顺手在桌子上一拍——

“咔”的一声,转头颤颤巍巍地碎了一角。

林遇安别过头忍住没笑,莫文祺一脸无语地看向别处。

赵承飞脸色有些挂不住,拿起“惊堂木”指着林遇安:“笑笑笑笑什么笑?!我告诉你,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说,这几天你都干什么去了,每天早出晚归,一下课就没了踪影!”

压根就没笑的林遇安拉平嘴角,他有模有样地作了个揖:“大人容禀。”

赵承飞轻咳一声,端起茶杯装模做样的抿了一口:“说吧!”

林遇安看了眼赵承飞,又看着一旁目不转睛看着他的高翔宇和莫文祺二人,支吾道:“是这样的大人,小人打算,嗯……打算明天便……搬出去住。”

“噗”的一声,林遇安往旁边一躲,赵承飞咳得撕心裂肺。

高翔宇虽觉得他的表现有些丢人,此刻却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只急切道:“怎、怎么就要搬出去了?”

“你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了?有什么事跟我们说,我们能帮的一定帮……”

林遇安心下一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听赵承飞一声哀嚎:“不是,不就是痔疮吗?怎么就到了要搬出去的地步了呢?我们也没笑话你啊?”

林遇安脸色一僵:“你说什么?”

莫文祺嫌弃地捂住他的嘴巴,一巴掌把人拍了过去:“你闭嘴!”他不顾赵承飞龇牙咧嘴的表情,回眸看着林遇安,担忧道:“是裴晏舟吗?”

“他要求你搬的?”

林遇安抿了抿唇,先是摇头又点头,在几人急切的眼神中原本话怎么也不好意思说出来。

“跟裴先生的确有关系,但不是他要求我的……”他顿了顿,强装淡定道:“就、就是,我、我——”他声音越来越小,又盯着三个人灼灼的目光,最后索性一咬牙,吼道:

“我怀孕了!”

413先是一阵沉默,紧接着“嗷”的一声瞬间炸了!

·

a市虽不是首都,但也是寸土寸金,尤其是市中心的位置,一套房子更是常人可望而不可即的。

裴晏舟停好车之后,老宅的管家已经笑眯眯的迎了上来:“少爷回来的正是时候,老爷子正在等您呢。”

“爸妈呢?”裴晏舟随口问道。

“都在呢,”管家笑得似乎有些不怀好意:“屋里三堂会审呢,少爷小心着些。”

裴晏舟揉了揉额角,有些头疼。

所谓的三堂会审,就是三个长辈一起催婚。

从裴晏舟二十五岁开始,这一招就不止出现过多少次了。

果不其然,一进大厅,就见爷爷和爸妈呈三角之势坐在沙发上,目光灼灼地盯着他。

裴爷爷看上去七十有余,身形微胖,严肃的脸上也难免染上了时光的痕迹,只那双眼睛却仍旧清明,隐有精光闪过。

他先说道:“吃了没?”

“爷爷,爸,妈。”裴晏舟将西装递给家里的阿姨,在父亲身边坐定:“吃过了。”

“吃过了就好。”裴老爷子拿起手中的地板敲了敲,颇有深意地道。

正巧阿姨洗了份水果端了上来,裴晏舟顺手给爷爷剥了个橘子,裴老爷子一看,哼了一声:“你瞧人家橘子都成双成对儿的,你再瞧瞧你。”

裴晏舟动作一顿,转手把橘子递给了一旁的父亲,又拿起了个梨削着。

裴老爷子斜眼睨着他:“干嘛啊?”

裴晏舟垂眸道:“天气有点干,您多吃点梨,润润嗓子。”

裴老爷子嫌弃道:“吃什么梨啊?分离分离,你这还没对象呢,就想着要分离了?”

裴晏舟深吸一口气,又看向果盘,还有一个石榴,并几串葡萄——目测是有籽的那种。

老爷子老神在在:“多籽多福。”

裴晏舟擦了擦手,轻叹道:“爷爷,有什么事儿您就直说吧。”

裴老爷子冷哼一声,一旁的母亲忍不住开口:“晏舟啊,也不是妈和你爷爷催你,只是你自己想想,你现在都快三十了,还没一个对象。再拖下去,好,一年谈朋友,一年结婚,结婚以后你们年轻人估计还得度蜜月玩玩单身世界又是一年,然后再生孩子又是两年……这么算下来,等你孩子出生,你就快要四十啦!到时候你是要孩子叫你爸,还是叫你爷爷啊?”

裴晏舟忍不住咳了一声,也不知是被母亲描绘的场景吓到,还是对她那四舍五入的说辞无奈。

裴父在这方面一向不怎么操心,却碍于妻子和父亲的威严,不得不做出一副严肃的模样,道:“你妈说的也没错,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你都能满地跑了。国家提倡晚婚晚育,咱倒也没必要践行到这个地步。”

父母说完,就是爷爷的专场,裴晏舟目光看去,老爷子扭过头道:“都别说了!我都一大把年纪了,还不知道能活多少年,闭眼前最大的心愿就是看到重孙子,臭小子连这都不满足我。让他去吧!等我死了,死不瞑目就是了!”

他重重地跺了两下拐杖,裴晏舟一脸无奈:“您要是把催我结婚的时间拿来跟隔壁的赵爷爷孙爷爷锻炼身体,少说还能再活二十年。”

老爷子瞬间怒了,抡起拐杖就打他:“你还好意思说?老赵老孙他们哪个不是重孙子都能打酱油了?我去找他们干什么?等着他们笑话我?”

裴晏舟也没躲,反正老爷子打得也不疼。

老爷子又道:“我告诉你裴晏舟,今年之前你一定得给我带个孙媳妇儿回来!你要是带不回来,你自己也就别回来了。”

裴晏舟眉头动都没动:“行。”

“我这么一大把岁数了——”老爷子声音一僵:“等等,你刚才说什么?”

裴晏舟道:“我说好。”

别说是孙媳妇,再过半年,您就是要重孙子他都能满足。

老爷子猛地站起来,惊疑不定:“你你你,你是不是跟我开玩笑?”

母亲也是极为惊讶:“晏舟,你说真的?不是在糊弄我们?”

“没骗你们。”裴晏舟道。

母亲格外敏感,直接问道:“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裴晏舟点了点头,组织措辞道:“是。”他看着爷爷一瞬间亮了的眼睛,又道:“不过他性格比较害羞,我们还没到见父母的那一步,所以还得再等等。”

“不急不急。”老爷子笑得跟朵花似的,一边说不急,一遍又忍不住问道:“男孩女孩啊?多大啊?现在在干什么呀?我和你爸妈见过吗?”

原本不在乎的裴父也是不由凑近了近,好奇地看着他。

裴晏舟伸手摸了摸兜里的结婚证:“男孩,您应该没见过。”他看了几人一眼:“其他的您就先别问,也别去查。我们现在还没那么稳定,要是您把人吓跑了,您可赔我个媳妇儿。”

“好好好。”老爷子连连应好:“不查,绝对不查。”

“你就跟爷爷说,还得等多久?今年过年,等不能等见到人?”

裴晏舟手指动了动,心道不用不过年,要是顺利,中秋我就能把他带回来见你们。只是看着父母爷爷激动的神色,他道:“我争取。”

“好好好好!”老爷子拍了拍他的肩膀,大笑道:“好孩子!”

裴父裴母脸上也是放松的笑。

老爷子笑呵呵地从儿子手里抢过那个橘子递给乖孙:“来来来,吃橘子!你瞧瞧,成双成对儿的,多好!”

裴父看了眼空落落的手里,只能无奈摇头。

一家人说话到九点,老爷子兴奋异常,无数次想从裴晏舟嘴里打探到更多消息,但裴晏舟只笑笑不说话,实在逼急了,也只是道:“您会喜欢他的。”

老爷子笑得险些找不着北,还是管家担心他情绪起伏太大对身体不好,才把他劝去休息。

裴母道:“现在也不早了,今晚上就别走了,留在老宅吧。”

裴晏舟摇了摇头:“不行。”

裴母皱眉道:“怎么?”

裴晏舟看着她,但笑不言语。裴母顿时明白过来,不由翻了个白眼,挥手笑骂道:“好了我知道了滚吧滚吧滚吧!”

·

回到庭芳苑之后,裴晏舟先是看了眼隔壁的房间收拾的怎么样,等确定一切都安排好了之后,他又到了书房,打开保险箱,将那个红色的小本本小心翼翼地锁了起来。

翌日一早

裴晏舟本不想来那么早,毕竟林遇安现在有身孕,难免嗜睡了些。只是早上起来之后也无心工作,索性直接开车过来,本想在寝室楼下等一会再和林遇安打电话,却不想他刚到寝室楼下,就和寝室门前那三个黑着眼圈,对着他怒目而视的金刚对上了视线。而林遇安夹在他们中间,脸上挂着勉强的笑。

裴晏舟:……

作者有话要说:  来了~

晚上的更新还是在十一点。

我一般上午有时间就会写一点,能更新就更新,你们不用特地等,当做意外之喜就好~

还有,你们别在评论区自己吓唬自己,这是小甜饼,不会虐的。

ps:清哥那对除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