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第 13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等护士进来拔掉针头,已经差不多十点了。

林遇安看着男人,小声问道:“裴先生,我现在可以出院吗?”

裴晏舟正在手机上处理工作,闻言动作一顿,看了眼时间:“现在?”

林遇安点点头。

裴晏舟:“医生说最好是明天早上再出院。”

林遇安道:“可我感觉我现在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你的情况特殊,未免万一,还是多观察一段时间好……更何况,这么晚了,你出院了打算去哪?”裴晏舟问。

林遇安愣了愣。

回寝室的话,到时候估计寝室门也锁了,还不好跟室友们解释大晚上的回来;要是回家……

他不想回家。

林遇安无意识地咬了咬牙。

裴晏舟看着,声音缓了缓:“明天是周末,没课?”

林遇安摇头:“没有。”

裴晏舟跟他商量:“明天早上医生检查完了,我再送你回去,好不好?”

林遇安犹犹豫豫地点了点头,又纠结地看向裴晏舟:“那您呢?”

裴晏舟看了眼旁边的陪床,淡淡道:“我在这儿陪你一晚。”

林遇安看了眼那窄小的床,又看了眼男人西装革履也难掩精壮的身体,犹豫开口:“会不会……太麻烦您了?”

裴晏舟抬了抬眼皮子,眉眼清冷:“我刚才怎么跟你说的?”

林遇安顿时闭紧了嘴巴,尴尬又不失讨好地冲他笑了笑。

裴晏舟眼底洇上了一丝笑意:“早点休息吧。”

林遇安默默点了点头,身子往下缩了缩,整个人除了脑袋都埋在了被子里。

裴晏舟顺手把灯关上,病房里瞬间一片漆黑。

黑暗的空间里隐隐听见走路的声响,林遇安睁着大眼睛,就见一道模糊不清的影子缓缓走过,随后就是被子抖开的声响,片刻后,又归于沉寂。

空调的温度打得有点低,林遇安将被子往脖颈处掖了掖。

手机微弱的光给黑暗的空间里添了一抹亮色,正好将男人的轮廓隐隐照亮。林遇安顺势看去。

裴晏舟似是察觉到了那抹目光,转过身看他:“打扰到你了?”他公司还有一些事情,只能借用手机处理。

林遇安摇了摇头,又意识到男人看不见,歉意道:“没有。”

“您忙您的。”

男人看了他一眼,手指又在键盘上翻飞片刻,随即关上手机:“没事了,睡吧。”

窗帘拉开了一条缝。

皎洁的月光顺着缝隙洒进,给病房内镀上了一层莹润的光。

陪护床正好在窗边,林遇安看着缩在窄小床上长手长脚的男人,怎么看都有些于心不忍。

“裴先生。”他小声唤道。

“怎么?”

“要不……您睡我这儿吧?”

男人一怔,随即有些惊诧地看着他。

林遇安看不清他的表情,却能察觉到他的动作,当即也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不对,忙解释道:“我是说您睡我这里,我睡您那儿吧。”

裴晏舟道:“你是病人,哪有病人睡陪护床的道理?乖,睡吧。”

林遇安见他不愿,也没再勉强。

“那……裴先生,”

“嗯?”

林遇安低低道:“晚安。”

男人一愣,随即眸中浮现一抹浅笑,只可惜在黑暗中林遇安看不到。

“晚安。”他道。

这段时间因为怀孕的缘故,林遇安一直睡得不好,尤其是昨夜,更是辗转反侧,不知醒了多少次。

今天经历了这么多,林遇安本以为自己睡不着,却不想脑袋沾到枕头上还没一会,整个人就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阳光已经钻进了病房内,显得格外温暖。

哪怕是睡了一夜,裴晏舟依旧是西装笔挺,整个人清贵异常。

病房里除了裴晏舟还有另一个人,是昨天那个助理。

林遇安迷迷糊糊眨了眨眼,裴晏舟似有所觉地回头一看:“醒了?”

“裴先生……”林遇安瓮声瓮气,看着男人那一副精英的模样,又看着自己邋遢的模样,一时不由有些赧然。

李特助在一旁看着头发凌乱的少年,又看了看自家神情柔和的总裁,心下有所了悟,只笑容殷切道:“林先生,这里有一些早餐,您看一下。”

林遇安看了一眼,粥包子油条一应俱全,他挠了挠头,更加不好意思:“真是麻烦您了。”

李特助可不敢应。

虽然现在还不清楚,但这个少年明显在总裁这里不一般。

裴晏舟在一旁看着:“起床洗漱一下吃点东西吧,等会医生检查过后我送你回去。”

林遇安笑容清甜地应好。

裴晏舟在身边,林遇安胃口莫名的好,直到最后小小打了个嗝,才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眼裴晏舟。

裴晏舟回过眸,只当没看见。

吃过饭没多久医生就来检查,确认身体没事之后,林遇安才换上自己的衣服,跟着除了医院。

等有些拘谨地上了车,李特助问去哪的时候,他才有些懵。

去哪?

回家的话是不可能回家的,可要回学校,这么一大早,室友难免会问。

林遇安还没想好怎么跟他们交代他分化成了一个omega之后又怀孕的事。

裴晏舟在一旁看着他,手指轻点着膝盖,想说什么,就见林遇安张了张嘴,道:“麻烦您送我去……庭芳苑吧。”

裴晏舟眸中闪过一抹诧异,前排充当司机的助理也是一愣,在后视镜看了自家总裁的脸色之后,这才呵呵笑道:“好,林先生系好安全带?”

林遇安乖乖坐好。

庭芳苑,a市著名的富人别墅区。裴晏舟在那也有一处房子,虽然去的不多,但环境不错,最重要的是,寸土寸金。

裴晏舟敲打着膝盖,不经意地问道:“回家?”

“不是,”林遇安摇了摇头,片刻后道:“去一个朋友那里。”

朋友?

裴晏舟想起昨天他和医生说的话,是那个给他吃避孕药的朋友?

早上的人不算多,李特助车开得又平又稳,两人都没再说话。

林遇安未免尴尬,偏过头看着窗外飞速后退的景物,搭在膝盖上的手不由紧了紧。

裴晏舟沉吟良久,眼见着庭芳苑即将到了,终于问出了那个一直想问的问题: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自己怀孕的?”

是在前两次遇到他之前……还是之后?

此话一出,林遇安还没回答,助理开的车就先晃了晃。林遇安一时不备,身子都晃了晃,有些惊讶地看向驾驶座。

李特助对上后视镜里总裁沉冷的目光,掩盖住心底的惊涛骇浪,险些没维持住一贯的笑容。

“……抱歉,刚才前面有辆车。”

林遇安也没多想,他心里的不自在反而因此减缓许多。他揪了揪手指,低着头道:“就、就周五的时候。”

周五?

裴晏舟一愣,没想到这个时间这么接近。他下意识问道:“那你那次去买药——”

“我以为是中暑……”林遇安脸色隐隐有点红:“药还没吃就吐出来了……我觉得不对,就去医院查了查。”

他声音越来越小,李特助在前面勉强维持着面上的稳定,实际上心里早已爆炸。

怀孕……

他不由再次看了后座的少年一眼。

太小了。

老爷子、董事长和夫人心心念念了多久的金孙就在这个看起来小的不可思议的少年的肚子里?

李特助感觉自己有点飘。

他怕是第一个知道这个消息的吧。

裴晏舟沉默良久,又道:“那你知道后……为什么不跟我联系?”如果不是他恰好碰见,他是不是打算一直瞒着他?后面呢?他不想找父母,又不想要这个孩子?会让谁来冒充孩子的父亲?

裴晏舟心往下沉了沉。

林遇安却是猛地抬起头,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声音也不由大了些许:“我有跟你联系啊1

裴晏舟一愣,他还没说什么,林遇安就快速开口:“我周五中午的时候给你发了个信息,想邀你到盛洲,咱们谈一下,但是你一直没有给我回消息。”

裴晏舟皱眉,前座的李特助听闻这话,身子已经僵得不能再僵。

林遇安看着他紧皱的眉头,原本无所谓的情绪不知为何忽然爆发,冲天的委屈瞬间凝聚在心头,酸酸涩涩,难受至极。

他语气不由带上了些许控诉:“那天晚上我还给你打了电话,但是你没有接。”

明明是你,是你不回我的消息,不接我的电话,凭什么反过来怪我?

裴晏舟眉头紧的能夹死一只苍蝇,李特助觉得自己就是那只苍蝇。

离死不远了。

“抱歉。”裴晏舟沉默良久:“我没有收到你的信息,也没有收到你的电话。”

林遇安漂亮的唇瓣紧紧地抿着,一双大大的猫瞳带着倔强,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他报出了一串号码,笃定道:

“这是你给我的那张名片上的号码,没有错吧?”

裴晏舟回眸看向李特助,李特助深吸一口气,率先坦白:

“抱歉总裁。”他聚精会神地看着前方,咽了口唾沫:“周五中午的时候,的确是收到一条消息。”

裴晏舟眸子瞬间一冷。

“但是当时对方并没有表明来意,我以为不是什么重要的人,就没有告诉您。”

主要还是平常总有些o、b不知怎么得到了这个号码,发一些似是而非的暧昧信息,李特助得了两次教训,知道自家总裁是什么性子,以后再看到类似的消息就只当没看到了。

“还、还有电话。昨天晚上您正在和李董吃饭,当时包间里比较吵,我看到未接电话的时候本想回过去,但是又要送您回去又要安排李董的车,一时忘记……”李特助声音有些虚。

裴晏舟沉声道:“手机。”

李特助忙不迭地把手机递给他。

裴晏舟翻着信息,看到那短短的一句话,又看着对面少年紧咬着的下唇和坚定地看着他的圆圆猫眼,不由揉了揉额头。

不敢跟父母说,所以只能找他这个“陌生人”,可是信息也好电话也罢,没一个能得到回复——

裴晏舟难以想象,少年当时是该有多难受。

他手指微微颤了颤,沉沉叹了一口气,认真道:“对不起。”

他解释道:“之前给你的名片,上面的电话是我的工作号码,一般都是助理在打理,我没能及时看见,抱歉。”

随着集团日益壮大,每天需要联络的人数不胜数,需要加联系方式的人也越来越多。只不过这些工作上的人或事裴晏舟分的很清楚,一般有什么消息都是李特助打理,由他先过滤一遍,再交给他。

私人号码……说实话,裴晏舟自己都不记得有多久没有给过别人了。

那一天早上他急着去开董事会,一时也没有想到工作号和私人号的问题,这才造成了现在的局面……

林遇安低着头,抽了抽鼻子,却是扭过脑袋没有说话。

裴晏舟有心承认错误,却又从未跟这般年纪的小孩相处过,话在嘴里半天,也不知该如何说出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