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 1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伴随着一声尖利的哨响,篮球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抛物线,迎着正午刺眼的阳光,“砰”的一声落入篮筐。

偌大的篮球场上先是沉寂两秒,紧接着“哗”的一声,如轰雷一般的喝彩声响彻操场,周围的气氛比之九月的烈阳还要热烈上几分!

“压哨球!好tm漂亮一压哨球!逆风翻盘啊!林遇安帅死老子了1

“我草草草!谁说他就是一只有脸能看的小白脸1

“他真的是个beta吗?好a啊!!!啊啊啊我要死啦1

九月一向是各大高校的开学季,a大历年来的传统,报道之后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来一场学院间的篮球赛,美名其曰让阔别校园已久的同学们早日熟悉校园内的氛围。

可现在正值最热的时候,少涂一层防晒,正午的太阳就能把人皮都晒掉一层。周围的观众被强押来看比赛本就没多大兴致,尤其金融学院和刑司学院可谓是王不见王,偏偏在这八进四的比赛中遇到了,虽说二者旗鼓相当,但一直胶着不下的分数也让人没了耐性。结果眼看着二者就要打平,林遇安一个超远三分压哨球瞬间扭转局势,燃爆全场!

场地内尖叫声几乎喧天;场地外,在一众清凉衣服的学生中,一群西装革履的精英人士怎么看怎么突兀。尤其是中间那身姿笔挺,五官巧夺天工俊美异常的年青人,在一群中老年中更是鹤立鸡群,瞩目异常。

“裴总也对篮球感兴趣?”

腆着啤酒肚的副校长见中间那人的目光聚在篮球场上,笑眯眯开口问道。

裴晏舟顿了顿,目光在那一身简单篮球服神采飞扬的少年身上一扫而过,眸子敛了敛。

裴晏舟没说话,副校长自顾自地道:“现在的年轻人啊,可真不得了,刚才那一球,可真是漂亮1

一行人本是经过此处,见篮球场人多,随意往那边看了一眼,恰好见证了那精彩绝伦的一球。

副校长玩笑般的叹息:“咱们这些老家伙,不服老不行喽1

裴晏舟蓦然抬眸,定定地看着他。

副校长先是一愣,随即猛地拍了拍额头,笑骂道:“瞧我这脑子1

“裴总如此年轻有为,我险些忘了裴总的年纪1

这位大名鼎鼎的裴氏集团总裁,虽然行事老成果断,实际上也就才二十八而已,也没比那些学生大上多少。

“没有,”裴晏舟淡淡回眸,看着阳光下少年瓷净白皙的面庞,见那少年随意甩了甩头,凌乱的头发贴在精致漂亮的面上。他撩起篮球服下摆擦了擦汗,白得反光的小腹处覆着几块薄薄的肌肉,年轻的身体虽看着瘦弱,却充满着蓬勃的朝气。

裴晏舟不由想到他刚刚跳跃投篮那一瞬间身体在空中舒展而开的曲线——

柔韧而漂亮异常。

一如那一夜。

他扯了扯唇角:“的确年轻。”

副校长笑着应和,一行人并未多待,转身离去。

而篮球场上,引起了这么一番轰动的主人公脸色却是有些难看。周围的舍友正在欢呼,却见他下了场身子一个踉跄,要不是高翔宇眼疾手快,只怕人就要摔在地上了。

“怎么了怎么了?”

413寝室的人团团围了上来,担忧地看着他:“是不是对面有什么瘪犊子使了什么阴招?老三?”

林遇安揉着脑袋,只觉得头晕脑胀,呼吸都不自觉地急促了些许。

“老三?三儿?”

林遇安摇摇头,对上室友关心的目光,勉强笑了笑:“没事。”他深吸一口气:“就是不知怎么回事,最近总是感觉有点晕。”

“是不是低血糖啊?”赵承飞大大咧咧问道,莫文祺已经冷着脸递上一瓶运动汽水。

“应该不是,”林遇安狭长的睫毛轻轻颤了颤,苍白精致的脸上更显脆弱:“我早上吃东西了。”

再说,他以前也没低血糖的毛病,总不能忽然就有了。

高翔宇低声问道:“真没事了?”

林遇安灿烂一笑:“行了,真没事了,就那一会儿的毛玻”

赵承飞闻言这才放松,又看了眼四周:“行了,今儿上午没咱们的事儿了,先回去吧。”

高翔宇点了点头,面上虽然没说,却把林遇安夹在了中间。

林遇安心下失笑,正待说什么,目光无意识越过场地,触及到不远处那个西装笔挺的身影时,整个人瞬间一怔。

“三儿?”

林遇安回过神,对上室友关怀的目光,勉强笑了笑:“没事,刚好像看到一个熟人?”

莫文祺眯着眼看向不远处,冷不丁地问:“你是说裴晏舟?”

林遇安心里一颤,面上强装淡定:“裴晏舟?”

莫文祺嗯了一声:“裴氏集团总裁,说是来学校考察,创立什么基金会,领导都在陪着呢。”

林遇安:“好像听说过。”

赵承飞吸了一口气:“有钱人啊1

他勾上高翔宇的肩,叹道:“儿子,爸爸什么时候才能像他那么有钱啊1

高翔宇推了他一把:“做梦比较快!你这辈子能有人家百分之一的身家就不错了1

赵承飞嘿嘿笑着:“百分之一也成啊1好歹也有上亿啊!

高翔宇啐了他一口,一行人笑着闹着走远,没人注意到林遇安有些不自然的脸色。

等回到寝室,打开空调,这才像重新回到了人间。

几个大老爷们儿都瘫在椅子上跟条咸鱼似的一动都不想动。赵承飞踹了踹高翔宇的凳子,捏着嗓子嗲声嗲气地问:“爸爸,咱们中午吃什么啊?”

高翔宇一阵恶寒:“滚,我没你这个不孝子。”

赵承飞又去踹莫文祺:“爸爸……”

“闭嘴。”莫文祺睨了他一眼:“别恶心我。”

赵承飞撇了撇嘴,最后又看向林遇安:“爸爸……”

林遇安看着这个为了一顿午饭就人尽可父的东西,微微一笑:“乖儿子。”

赵承飞眼睛一亮。

林遇安又道:“爸爸现在没胃口,你要学会自力更生了,乖埃”

赵承飞猛地跳起来,掐住他的脖子前后晃,恶狠狠道:“好啊林遇安你学坏了1

林遇安翻着白眼,懒懒地吐着舌头:“啊,我要死啦。”

赵承飞一阵无力。

一群人又瘫了片刻,高翔宇才有气无力地看林遇安:“三儿,真不吃啦?”

林遇安摇摇头,神色还有些蔫蔫:“真不吃,”他慢腾腾地站起来翻了翻衣柜:“现在一点胃口都没有,我去洗个澡,等会想睡一会。”

林遇安没夸张,他不仅是没胃口,甚至是闻到那些吃的东西就有点想吐。

这症状持续两天了,林遇安一开始只觉得是刚开学生理心理不适应,再加上天气太热导致的,前两天吃饭都是在逼着自己吃。可今天的症状明显有点加重,在球场上差点晕过去,他寻思着要不晚上去校医院看看。

“成。”高翔宇起身,一手拎起赵承飞一手拎起莫文祺:“走吧。”

赵承飞大惊:“干嘛啊1

“吃饭。”他打断赵承飞的话:“别指望我给你带,要么你就饿着。”

赵承飞哀嚎:“高翔宇,你个没良心的,我算是看错你了——”

·

林遇安洗过澡之后就躺床上昏昏沉沉睡了过去,最后迷迷糊糊睁开眼,是被饿醒的。

他不想下床,但腹部传来的饥饿感觉太过明显。

寝室里其他畜生早已吃完回来了,此时正在床上呼呼大睡。大夏天的,又是一群beta,没那么讲究。林遇安闻着寝室的味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莫名又有一股想吐的欲望。

奇了怪了,最近怎么那么敏感,以前也没这样埃

他皱着眉,轻手轻脚的下了床,不想吃学校食堂的饭,就晃悠去楼下的自动贩卖机买了个面包啃。

啃完面包,林遇安无意识地坐在椅子上看着窗外发呆,等到他终于清醒过来,是被空调的冷气冻得。

林遇安抬头瞅了眼,匪夷所思。

二十四度啊,不低埃

联系起自身那些症状,林遇安不由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得了什么不治之症。

他用那不甚灵光的脑子转了转,想着等下午不那么热的时候去校医院看看。

想着想着,眼皮子越发沉重,林遇安打了个哈欠。

吃饱喝足……又困了。

他慢慢爬上床,被子裹得严严实实,又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建筑已经覆上了一层橘红色,林遇安拿起手机一看,快六点了,校医院快下班了。

他打了个哈欠,麻利地穿戴整齐,坐上校内摆渡车,几分钟后就到了校医院。

赶在最后一刻挂了个号,好在林遇安长得好,笑起来也带着浅浅的梨涡,医生的脸色才没那么难看。

“哪里不舒服?”医生问。

林遇安回想:“恶心,呕吐,脑袋发晕,没胃口……”

医生看了眼他的信息,beta。

她啪啪啪啪打了几个字,拿张单子给他:“应该是中暑,吃点药就好了,注意别再在外面晒了。”

她意有所指的看着他被晒的还有些泛红的胳膊,林遇安嘴甜地道谢:“谢谢医生。”

等到拿完药,也快到了六点半。林遇安拎着药袋子走出校医院,正低头点着扒拉着袋子里的药,脑袋忽然撞上了一个坚硬的东西。

林遇安还没反应过来,面前的人已经急切的握住他的手:

“安安1

林遇安抬眼一看,脸色顿时冷了下来。

蒋文旭深情地看着他:“安安,你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

“滚。”林遇安抽开手,冷冷开口。

蒋文旭一愣,随即又笑着道:“安安,你别闹脾气了好不好,这个暑假你都不接我的电话,你别任性了——”

林遇安漂亮的眉眼沉了沉:“你tm是不是听不懂人话?”

蒋文旭脸上的笑有些挂不住,他扯了扯唇:“安安,你这样就不好了吧。你说分手就分手?什么理由都不给我?没你这样的吧?你就是把我当成召之即来呼之即去的狗也不能——”

“别,”林遇安冷声打断:“你可别侮辱狗。”

蒋文旭脸色一阵变化,他还想说什么,林遇安已经举起了手机:“你不要脸,你那个小omega应该还要脸吧?”

视频里面嘈杂不清,却隐隐能看清两个人正抱着亲得热烈。蒋文旭脸色一时间难看。

蒋文旭:“安安……那,那都是误会,我可以解释!我、我是喝多了,这不是我本意……”

“闭嘴。”林遇安冷着脸,一张漂亮的脸蛋在这种情况下更显得凛冽高不可攀:“要扒上他不容易吧。我要把视频放出去,你说人家会不会一怒之下把你踹了?”

蒋文旭脸色难看,他眸光几经变化,有些阴沉沉地看着林遇安。

“滚。”林遇安道:“五秒以内,离开我的视线范围,否则这个视频就会被发到学校论坛上。”

蒋文旭脸色铁青,看着林遇安冷若冰霜的脸蛋,忽地心里一阵疯狂,扬手就要抢夺手机。

“我劝你——”

林遇安话还没说完,就见蒋文旭的手已经被另一只大手紧紧箍住,随即,熟悉的低沉声音也在耳边响起:

“让你滚,没听到吗?”

蒋文旭双手努力挣脱,脸色骤然苍白,额上冷汗都冒了出来。他紧咬着牙,最终还是忍不住求饶:

“你……你放手,我滚,我滚1

男人一个用力,蒋文旭险些没跌坐在地上,他恶狠狠地看着林遇安,张嘴想说什么——

男人:“还有三秒。”

蒋文旭脸上一阵扭曲,终究不敢再在此地多待,三秒之内连滚带爬地离开了林遇安的视线范围。

此时的校医院已经关门,周围的人并不多。

“没事?”

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男人的呼吸隐隐洒在脖颈。林遇安想起那一夜的荒唐,僵在原地,一动不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