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道之帝 > 第一百零三章根基破损

我的书架

第一百零三章根基破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看就是受重伤了的吴涛,被战场中的很多人当成了一个大肥羊。

  遭遇了数次的阻杀,包括同盟的天魔法门弟子在内。

  吴涛身上穿着的内甲,早已经被各种法器给斩开了,内甲上有数条寸许长的裂口,伤痕很深,都见到骨头了,血流不止。

  他却不觉得有多痛。

  为了防失血过多,以至手脚没了力气,吴涛用一块黄布,连内甲用一起紧紧裹住。

  “当务之急,是如何冲出去!”

  吴涛把自己储物袋中仅剩下的一些符箓攥在手中,一边驾驶着飞天龙行舟,一边用斩仙魔血刀,击退快速追来的敌人。

  看着四面八方,越来越多的寒水真灵派内门弟子,吴涛的眉头,不禁皱的更紧了。

  他喃喃自语的说道:“这样不行啊,万一要是真的被围住了,那可就死定了。”

  “这样说来,如今我已经没有其他选择了。”

  蓦然间,他一咬牙,使用了斗胜献祭秘法这种后患无穷的秘术,换来了临时性的十倍战力。

  灵力冲霄而出,如大河一般在他身边汹涌,吴涛不顾后患,强行出手了。

  增幅了十倍以上的战力的吴涛,速度快得举世无双。

  整个人,化成一道光束,向着人群中冲了过去。

  金黄色的拳头,不断挥舞,打的附近的敌人,四散而逃。

  这下子准备围杀吴涛的寒水真灵派内门弟子们,见状都不由得吃惊了起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吴涛身上的气势更盛了,像是没有受伤一般,身后有滔天的灵力,在不断涌动。

  “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么短的时间就恢复了,而且还变得比之前更加强大,绝对是使用了某些后患极大的秘术,罢了罢了,先避其锋芒吧。”一名叫涂腾的寒水真灵派内门弟子心惊。

  “不妙啊,这个便宜不好占,我先往后退一点,让其他同门师兄弟顶上一段时间吧!另一名叫颜青的寒水真灵派内门弟子心想。

  ……

  吴涛身材雄健,肌肉虬结,一头黑发无风自动,凌乱飞舞,双眼中充满了杀戮的气息。

  他长啸一声,手脚挥动之间,用出掌,拳,爪,或指等等,不可思议的战斗之术。

  ……

  手随脚动,势如龙虎。然后又是一个筑基期修士,胸腹中爪,被爪中杂含的力量,生生挑飞而起。

  吴涛一步一动,一动一行之间,则必然有人被抛飞而起,非死即伤。

  渐渐的,吴涛眼看就要破开众人围攻,一名在寒水真灵派内门弟子中有些地位的男子,顿时是又惊又怒,然后说道:“都先给我退后半丈,然后远远的扔符箓!”

  下一秒,数百道符箓扔出,化为数百道法术,然后十几个各种各样的顶级法器,从四面八方轰了过来。

  吴涛不管不顾,任由这些法术或是法器轰来,人影则迅即如飞。

  一个小小的跨步,就将眼前的又一个人。生生打飞五六远丈。

  打飞了这人,吴涛的眼前就是一片宽阔。

  他再往前猛地加速一跨步,身影瞬闪,逃出了最危险的地方。

  ……

  吴涛逃回去的这一路上,一共被人劫杀了五次,数次险向环生,差点丢掉了自己性命。

  被人追杀成了落水狗,最后还是在几名同门师兄弟的帮助之下,极其惊险的逃回了太乙仙门的临时住地。

  ……

  待全身是血,受伤严重的吴涛,将自己在海上被追杀的种种经历,简要的向管事的结丹期长老,讲述了一遍后。

  管事的结丹期长老,看了一眼狼狈不堪,浑身全是伤,差点连站都站不稳的吴涛,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我叫钟明良,你就叫我一声钟师叔吧。”

  钟明良的声音很温和,宛若小溪般缓缓流淌。

  吴涛行了一礼,感受到这位长老的目光宛若实质,横扫自己全身,甚至……都要看到他的识海深处。

  好在他没有什么别的秘密,不怕被人看。

  “咦?”

  钟明良师叔轻咦一声,突然一指点出。

  吴涛避无可避,被一指头点中了眉心。

  “好一身炼体之魄,灵力也很精纯啊,放在咱们内门弟子之中,也可以称的上是精英弟子了。”

  “可惜了,可惜了,真是可惜了。

  ……”

  钟明良师叔连连摇头,十分惋惜。

  吴涛闻言,脸上的神色不由得一暗,自己的身体,只有自己知道。

  “你不知道用了什么秘法,将自己的根基掏空了,导致了此刻身体中的气血和灵力不断流逝,摧毁自己原本美好的未来!”

  钟明良师叔用一种怜悯的目光,望了吴涛一眼,缓缓说道:“筑基期想要突破结丹期,根基必须要打好,否则永远无法突破结丹期,除非你废功重修……

  钟明良紧接着,又开导了吴涛几句。

  随后吴涛便被他安排到了一处安全的修炼秘室中,闭关养伤。

  ……

  修炼秘室内,时间每过去一分,吴涛的脸上即苍白一分,其身上的气血和灵力则跌落一分,修练多年的丹田根基也破碎了大片。

  可以说,没有什么天大的变化的话,吴涛将彻底断绝了日后更进一步的可能。

  根基破损大半,不是一个废人,也差不了多少了。

  接下来一个月内,吴涛便一直在修炼秘室中,闭关度过。

  在一颗价值近三百块灵石的元气合意丹的帮助下,吴涛花了十五天的时间,终于将自身体内的伤势,稳固平抚了下来。

  又服用了数瓶普通的疗伤丹药,吴涛身体中的伤势,开始逐渐好转起来。

  就这样又渡过了几天的时间,吴涛终于将一身的伤势,养得恢复如初。

  伤愈后的吴涛,并没有急于参与战场中的厮杀,反而一头钻进了一堆玉简,试图找出回复自身根基的方法。

  对于像吴涛这种有野心的人而言,彻底断绝了日后修行之路的现实,简直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绝望、不甘,但是却没有任何的办法,这便是现实。

  原本已经成功站在舞台之上,刚想要绽放出自己的光辉,却在最后关头,跌下了万丈深渊。

  这种无力回天的感觉,让他心中难受无比,差一点万念俱灰,有了轻生的打算。

  ’

  若是普通的修士,陡然被告知自己多年以来水里来火里去,豁出性命,就得了一个竹篮打水一场空的结果,哪怕是当场疯掉都有可能!

  幸好,吴涛心智坚硬,外加他还有一张赌命的底牌,或许可以解决眼前这个根基破损大半的问题,这才让他没有真正的失态,变成一个疯子。

  ……

  在吴涛养伤的期间,昌平钱、龙傲破天、薛之修、段天赋等师兄弟都来看望吴涛。

  大家说起之前的安宁的修练生活,又谈到死去的诸多相熟的师兄弟,和吴涛现如今糟糕到了极点的情况,都唏嘘不已,感慨万分。

  好在龙傲破天见得气氛尴尬,连忙转移话题,说起了这次门派要对大战中做出贡献的弟子们,进行丰厚的奖励。

  听到这里,大家这才活跃起来,纷纷猜测战后,门派高层们,会给出什么样的丰厚奖励。

  其间昌平钱向吴涛讲起了这段时间太乙仙门、天魔法门、与寒水真灵派的情况。

  三方在东海和青州交界的海域之上,持续展开了对战,每天都有大量的修士,在海面上厮杀,不时有修士陨落的消息传来。

  但是总的来说,双方都还算是比较克制,没有再出现结丹期修士斗法的情况。

  当然,也有可能是三方都有着更深得图谋,不过这就不是吴涛等弟子们,可以考虑的问题了。

  吴涛问了一下伤亡情况,龙傲破天对这些情况,果然留心了,沉吟了一声,然后说道:”这一个月以来太乙仙门的弟子陨落了三千多个,天魔法门多一些,应当是五千多个,而寒水真灵派足足损失九千多名弟子。”

  当然这些练气期、筑基期的弟子,对于太乙仙门、天魔法门、寒水真灵派三派之中的高层们来说,并不算什么。

  因为就算死伤再多的普通弟子,也可以快速从他们统治区域中的附庸门派、家族、散修等等进行补充。

  ……

  许升不知为何,也来看吴涛了。

  许升身穿着红色长裙,以从未有过的形象,出现在了吴涛的眼前。

  “许师妹,谢谢你来看我,请坐吧!”吴涛表面上神色如常的招呼道,可心里却不知为何,有些不由得的喜悦。

  许升闻言微微一笑,腰身一转,直接坐在了吴涛的旁边。

  ……

  许升她的一双秋眸,直直的注视着吴涛,脸上露出一种复杂的神色。

  这时,洞府附近除了吴涛、许升两人外,竟一个人都没有,再加上两人谁都不愿先开口,更显得寂静。

  (新书更新中,求收藏,求推荐票,求转发,多绐点,谢谢朋友们,你们的支持,是我的动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