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道之帝 > 第三十五章正道魔道

我的书架

第三十五章正道魔道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剩下的几百个人,虽然在心智和修为都能勉强抵抗住这魔音幻象的侵扰,不过却也没有余力,去帮助其他人。

  “哼!!!”

  三息过后,一声闷雷般的冷哼声,骤然响起,在太乙仙门外门弟子们的脑海中炸开,原本还气势汹汹,缠绕着他们的幻象,立刻如积雪遇烈日,瞬间消融殆尽。

  “安静!看看你们成了什么样子了!这是天魔法门的飞行法宝——万骨鬼神通天路,不要大惊小怪,丢了我们的太乙仙门的脸面。”人群中,最前面一位的中年男子见状,脸色一沉,转身回头训斥了几句。

  

  人群中顿时恢复了原样。

  阴风呼啸,鬼音环绕,浓郁之极的黑烟,在顷刻间如潮水般退去,露出了千丈黑烟之中的天魔法门一行人。

  天魔法门一行,也是数百人,神色个个冷酷无比,煞气冲天,血腥味十足,一看就不是好惹之辈。

  他们统一身披黑色的衣衫,身上全都还有一丝丝血渍和淡淡的杀气,让太乙仙门中,一些下还年轻的外门弟子们看了之后,心里发毛不已。

  ……

  领头的两个都是天魔法门的长老,一个是老者面貌,一个是中年人面貌。

  老者是一个浑身笼罩在一身黑衣里面,面容枯瘦,一双眼睛如同鹰鹫之眼,整个人的气息,却如藏在暗处的毒蛇般,时时刻刻想咬人一口的修士。

  给他人一种冷酷无情,心狠手辣之辈的印象。

  另一个中年人,却是生的虎背熊腰,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凶煞之极,无比骇人。

  他就像一只吃人的老虎,或是能杀人的凶狼,能将敌人吞吃的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下。

  

  领头老者面貌的长老,用手轻轻一招,然后黑光一闪,一条全由森白骨骸铺就的通天大路,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下一秒,只见对方的手中,多出了一件骸骨链鹫的诡异法宝。

  “咦,嘿嘿,没想到这次又是我们孙大君子带队,老魔头吴枯毒在此,有礼了!”领头老者面貌的长老,刚一见到太乙仙门的一行人,突然就眼睛一亮。

  几步上前,老者就走到了太乙仙门的人群中,那最前面一个中年男人面前,然后笑着和他侃谈说道,听那口气,似乎还是熟人。

  真是声如其人,从这个枯瘦老者嘴里发出来的声音,比那丧礼上的钟鼎之音,也好不上多少,嘶哑冰冷,好似说话之人,是从那坟墓里面爬出来的僵尸一样。

  “哼!你这个大魔头能来,我孙某人就不能来了吗?”太乙仙门中年男子模样,外门的孙长老,撇了一眼吴枯毒,双手一背,毫不客气的说道。

  “嘿嘿,在各自门派内,就你我几人,在结丹期长老中地位最低,境界不高,战力也是最弱的,这跑腿打杂,吃力不讨好的工作,我们不去做,谁又去做呢。”吴枯毒毫不在意,脸上的可怕笑容,依旧不变分毫。

  “你这大魔头诡计多端,上次可坑苦了我,这次你别想再来这一套!”

  “哎呦,孙大君子你这是什么屁话,认赌服输是天经地义的事,哪有什么谁坑谁啊?”吴枯毒哈哈一笑,不过笑的,好似乌鸦鸣叫一样刺耳。

  孙长老闻言,双眼寒光一闪,似乎想要发怒,但随即想到了什么,气势又回落了下来,满是不甘的说道:

  “我的那块玄级下品法则灵材天炎飞精石,炼入到了你的那头飞天魔行金尸的体内,一定让你本命僵尸的威力,又强大上了一分吧!”

  顿了顿,孙长老再次说道:“孙某花费了不少灵石,才从一次拍卖会中,买来的这一块罕见的天炎飞精石,没想到,最后到是便宜了你这个不要脸的老魔头了!”

  他的话语里,酸意十足,显然对那所谓的天炎飞精石,大感心痛不己。

  “哈哈,哈哈,原来大名鼎鼎的孙大君子,一代剑修名家宗师,竟会对区区一块玄级下品法则灵材的天炎飞精石,也会如此上心!”吴枯毒见有些跳脚的孙长老,打了个哈哈,然后说道。

  ……

  吴枯毒用嘶哑如鸦的声音,再次说道:“好吧,这次我带来了另一件东西,绝对在那天炎飞精石之上,只要这次的赌局赢了,足可以弥补你上次的损失。”

  “不赌!不赌!绝对不会再赌了,你以为我会一连两次上同一个当吗?”孙长老闻言,把头摇得跟拨楞鼓一样,一口回绝了。

  “不赌了?怎么孙大君子的眼光,竟然如此的高了,连地级上品法则灵材土属性至宝“息壤”都入不了其眼内?”吴枯毒故作出了惊愕、不能置信的模样。

  “地级上品法则灵材的息壤!”原本打算绝不和这老魔头再扯上一丝关系的孙长老,一听此物名,神情突兀大变,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可不是吗!听说孙君子为了此物,曾在一场拍卖会中喊价八万块灵石,但是最终还是遗憾而去,真是太可惜了,这息壤可是我在一个荒古修士洞府中找到的,这息壤的价值,不用我说,你自然很清楚!”

  吴枯毒不慌不忙的说道,神色变得越发悠哉起来,一副吃定了对方的神情。

  “不可能!这地级上品法则灵材土属性至宝息壤,就连元婴期的前辈手中都不一定能有,你不是在信口胡说,戏弄匡我吧?”孙长老从激动中清醒了过来,脸上露出了怀疑之色。

  “我们魔道中人虽然喜欢撒谎骗人,但是息壤的真假,你可以先自己看上一眼,再决定吗?”

  吴枯毒很明显不想和孙长老多费口舌解释,一翻手,一个用千年温玉制造而成的玉盒,出现在了孙长老眼前。

  玉盒打开里面是一种似金非金,似土非土,似木非木的淡黄色泥块。

  一旁的孙长老看的双目放光,恨不得一把,就给抢了过来。

  “你孙大君子修炼的是修仙界中极为出名的太乙金斩剑诀,走的是彻彻底底的剑修之路,要是将这地级上品法则灵材息壤融入了你自己的本命飞剑之中,绝对会让你的本命飞剑拥有更进一步的可能,不仅如此,日后你的本命飞剑还会拥有一定程度上的自我修复能力”

  “作为对于剑修的你而言,本命飞剑对于你而言,绝对是一荣一惧荣,一损俱损的,本命飞剑的强大,对于日后助你一臂之力踏入元婴期,有着很大的作用。”吴枯毒的话中,充满了无尽的诱惑之意。

  孙长老闻言,冷哼了一声,板着个脸,似乎不为所动,但是其闪烁不定的眼神,暴露出了内心的骚动。

  “这么难得的赌注,孙大君子都要犹豫上半天,不愧是正道的伪君子,明明已经心动了,还在假装犹豫!”吴枯毒撇了撇嘴,揭穿了孙长老的真实想法。

  “啍,我们正道中人的品德和修养,还由不得你们魔道中人来评价,这个赌约,我赌了。”孙长老面带不愉之色,开口说道。

  “还按照上次的规矩吗?首先看谁家采集的灵药最多、最好,之后看剩下的人数多少!”

  “当然了,一切都按照三千年前,咱们太乙仙门和天魔法门前辈们之前立下的规矩,来打赌!”

  吴枯毒面容枯瘦的脸上,笑容越来越多,急忙抢先根据两人协商的内容,压上自己的本心,提前定下了心魔禁约。

  而孙长老在同意之前,早就提前用神识扫了几眼,对这一次天魔法门派来的弟子实力,有了大概的了解。应该和他们太乙仙门的弟子实力都差不多。

  “不过,你这家伙倒惦记上了我哪件宝贝?

  在孙长老仔细思量了一番后,觉得此次的赌胜负之数应在五五之分,再加上对那土属性至宝息壤的极度渴望,终于点头答应了,但处于谨慎,还是随意的问了一句。

  “呵呵,我老头子对孙大君子的其他的宝物并不感兴趣,只想在赌局侥幸胜出之后,希望孙君子能将先前在金银拉丁沙海中得到的一块地级下品法则灵材的罡炼金精,让给我而已。”

  吴枯毒眯缝着眼睛,依旧是那副“微笑”摸样的说道,可话里却隐隐透着一丝奸诈之意。

  “什么?你要地级下品法则灵材的罡炼金精?”孙长老脸色顿时很难看,几乎整个人立即蹦了起来。

  “你这个老魔头,是准备把我当成一个随进随岀的人形藏宝库了吧?”

  “这怎么会呢?只要赢了赌约,你就不需如此了,那可是地级上品法则灵材土属性至宝息壤,就连一般的元婴期修士都搞不到手,总体来说还是你比较划算!吴枯毒老者,摇头晃脑地说道。

  而孙长老则是阴沉不定的犹豫了好一会,这才慢吞吞的根据两人所谈的条件,压上自己的本心,立下了心魔禁约。

  ……

  

  

  

  (新书更新中,求收藏,求推荐票,求转发,多绐点,谢谢朋友们,你们的支持,是我的动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