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佬都叫我祖宗 > 89.拍卖会的乱子

我的书架

89.拍卖会的乱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黑影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她。

  “我不会改变我的想法。”

  “你自便。”

  慕容清和伸出手。

  “那是一个鹿人族少女的故事,这故事不长,也不短。”

  “那少女生的貌美,却又没有任何修炼的天赋,她比你们还要惨一些。”

  “她才成年不久,就被几个男修掳走,从此成为几个男修的禁脔。”

  “她没法修炼,更没有强悍的体魄,她知道想要凭借蛮力摆脱这样的困境是不可能的。”

  “但是好在,鹿人族还有人族和兽族都没有的天赋。”

  “鹿人族天生就拥有对于生物的情绪更加敏感的感知度。”

  慕容清和说到这里,忍不住笑起来。

  “只不过如今,这感知度都被拿来讨好主人罢了。”

  谁说鹿人族被天道放弃?

  这份天生的对于人心的把控能力,就是他们的底牌!

  “你到底想说什么!”

  黑影崩溃道。

  “我只是想说,后来啊,她玩弄人心,将所有人玩弄于股掌之上,至于那几个男修,早就被她挑拨的自相残杀,早早就死了。”

  这是鹿人族的天赋,鹿人族天生的敏感度让他们更容易的玩弄人心,而如今的鹿人族,尽管依旧有这样的天赋,却失去了从前那样玩弄人心的能力。

  黑影沉默许久。

  “你是说我们不够努力?”

  片刻之后,他声音沙哑的问道。

  慕容清和讶异的看着他,“你怎么会这么想?”

  “天赋是难以改变的,但是有些东西是可以改变的。”

  “我只是给你讲了一个故事而已。”

  鹿人族可怜吗?

  可怜。

  可是这种可怜不能成为理直气壮的将利刃只想无辜之人的理由。

  他们若是直接和那些凌虐他们的人同归于尽,慕容清和非但不会阻止,还会拍手叫好。

  那叫刚强。

  而如今只敢无差别的攻击无辜之人,却不去管那些真正的凶手。

  这叫软弱。

  黑影沉思许久。

  “你和那个少女,是什么关系?”

  他突然问了这么个问题。

  “她是我的前辈,是个很好的人。”

  慕容清和笑了笑,鹿前辈确实是个很好的人。

  她像是阳光一样令人温暖,尽管她看上去如同菟丝花一样柔弱,但是内里却是无比刚强。

  若有人觉得她如同菟丝花一样好拿捏,那么就要付出血的代价。

  她是天生的弈者,只要她想,天下人都会在不知不觉间成为她的棋子。

  她是过去鹿人族的巅峰,却绝对不会是过去现在未来唯一的巅峰。

  黑影沉默许久。

  鹿人族的怨气一直在增长,无数的鹿人惨死,然而这么多年,却没听说有鹿人反抗成功的例子。

  甚至许多鹿人已经放弃了,甘愿把自己独特的能力用在讨好主人上。

  可若是……

  玩弄人心呢?

  “谢谢你。”

  片刻之后,黑影真诚的道谢。

  “不,我只是有点懒。”

  慕容清和摇了摇头。

  若是鹿人族的怨气在此地爆发,慕容清和身为第一宗门的弟子,十有八九要被抓壮丁。

  她考量了一下,觉得还是直接把这苗头扼杀在摇篮里为好。

  黑影:“……”

  “我以为你会是一个圣人。”

  慕容清和歪头看着他,“是什么给了你这样的错觉?”

  黑影:“……”

  他也不知道是什么给了他这样的错觉。

  大约是慕容清和的目光太过清澈,这让她整个人看起来都有几分纯白无垢的气质。

  这种气质对于黑影来说,实在是太过罕见了。

  他们见过各式各样的人,却没有一人有如此清澈的眼睛。

  慕容清和当然不是圣人,她也不想当圣人,她只是个普通人罢了。

  “我知道了。”

  黑影点了点头。

  只见巨大的黑影身体缓缓缩小,不过是片刻,就整个隐匿到了鹿人身体之中。

  鹿人脸上还挂着血泪,此刻有些茫然的看向四周,似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她只能够预见到自己凄惨的未来,如今更是悲从心来,想哭,却又哭不出来。

  似乎有什么人在阻止她一样。

  “祝你好运。”

  慕容清和朝着鹿人挥了挥手,然后十分配合的往地上一倒。

  装晕这种事,她还是挺熟练的!

  原本黑影已经把所有人拉入了怨气凝成的幻境之中,若无外力来打破或者是黑影收了怨气,那么这些人就要不停地在幻境中感受鹿人族曾经经受过的痛苦。

  最后他们要不然是在幻境之中道心崩溃,要不然就是这么被困一辈子,一直困到死。

  如今黑影想开了,也就收了幻境,只是怨气却没有完全收起。

  怨气这玩意就跟玄学一样,说没用吧,又冷不丁在什么地方起大用,说有用,却也平常没什么影响。

  慕容清和的神识扫过,察觉到黑影在所有人身上都留下了一道怨气。

  这道怨气平常不会发作,也就难以察觉,但是一旦身上残留怨气之人作恶,这道怨气就会不断的生长,纠缠进丹田之中。

  次数一多,时日一久,怨气就会和丹田彻底凝为一体,指不定哪天就被天道一道雷劈死了。

  惩戒小人,不惩戒君子。

  慕容清和没有制止的意思,这解法又不难,无非是顺应天道,做个普通人罢了,若是连这点都做不到,只想着作恶的人,活该哪天被天道劈死!

  黑影的幻境收了之后没多久,众人也陆陆续续的醒来。

  慕容清和没做最显眼的那个,也没做最后的那个,慢慢悠悠随着众人一起睁了眼。

  “方才发生什么了?”

谷</span>  莫良揉着还有些痛的头,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似乎都疼得很。

  他的记忆只停留在忽然之间的晕厥,而后发生了什么,他全都记不清了。

  只是觉得浑身上下都很难受,尤其是头,如今识海翻涌,让莫良不得不抬手按住自己的太阳穴。

  他这是好一些的情况,毕竟莫良一路顺风顺水的长大,虽然说不至于怀揣天下,却也没做过什么坏事,所以如今除了头疼没什么影响。

  有的背后不知道做了多少坏事的人,如今已经是疼的满地打滚,更惨一些的,已经是灵台崩塌,多年修为毁于一旦!

  樾山强行压下识海的翻涌,他也没少做恶,如今识海翻涌,灵台不稳,几乎是叫他难以站立。

  “清和,我还有事,先行告辞。”

  说完,连慕容清和的回复都没等,樾山直接转身走人。

  慕容清和似笑非笑的看着樾山的背影,看起来樾山平常是没少做恶啊。

  “他什么情况?”

  莫良一脸茫然。

  “不知道,应该是拍卖会出了岔子吧。”

  慕容清和笑了笑,替樾山解释了一句。

  “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莫良倒是信了,却还是忍不住嘀咕。

  “泰山府办事也太不靠谱了吧!要是飞星宗办拍卖会,就绝对不会出这种乱子!”

  莫良又不傻,他看四周的景象,就知道这乱子是波及到了整个拍卖所。

  泰山府虽然说比不上飞星宗,但是好歹也是一流宗门的水准,结果就这?

  如今拍卖所一片混乱,拍卖会是不可能进行下去了。

  灵台崩塌的,疼的满地打滚的都混作一团。

  前者是崩溃的大吼,后者是身不由己,没法控制自己。

  甚至有的人已经因为灵台崩溃,开始无差别的攻击其他人了。

  “咱们赶紧走。”

  莫良拉着二人就往外走。

  拍卖所和泰山府的人还没到,等到那些人到了,估计他们想走也困难了。

  三人都不愿意在这多事之地多待,连忙小心翼翼的避过那些几欲发狂的人,离了拍卖所。

  泰山府举办的拍卖会闹出这么大的乱子来,可谓是把泰山府的脸面按在地上踩。

  更别说那些灵台崩塌的人了,灵台崩塌,修为尽毁,这对任何一个修士来说都是灭顶之灾。

  若是其中再有几个家族的希望,那谁能保证这背后的家族不会把这笔账记在泰山府的头上?

  毕竟这拍卖会是泰山府举办的,拍品里面有一大半都是泰山府提供的!

  再严格追查下去,就连鹿人,也是泰山府的长老拿出来拍卖的拍品!

  莫良也忍不住有些感慨,泰山府这一次可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拍卖会没办成不说,这一遭指不定结下多少仇家呢!

  而且他看樾山那个样子,怕是樾山也受了不小的影响吧!

  莫良啧啧了两声,这一次说不定樾名都会受到影响。

  不过拍卖会的乱子与他们无关了,他们是樾山亲自带过去的,哪怕再怎么追究,也追究不到他们身上。

  更何况他们背后靠着飞星宗,泰山府哪怕是为了面子上的和谐,也不会为难他们。

  至于为何一定要离开,纯粹是因为莫良怕麻烦罢了。

  果然如同莫良想的那般,虽然说拍卖会上的事让樾名和樾山都受到了不小的影响,泰山府的人却并没有来找他们麻烦的意思。

  因为拍卖会的事,莫良他们也就不出门了,这么一宅,就宅到了月华会开场。

  月华会是修真界的盛会,如果说修真界还有什么机会能够聚集到目前能够叫得上名号的大佬,那绝对就是月华会了。

  月华城是有城主的,这城主就是当年飞升的二位前辈的后人。

  城主瞧着年岁不小,满头银丝,老妪模样。

  她走路都有些颤颤巍巍的,仿佛一阵风就能给她吹倒似的。

  就连齐星真尊都来了。

  齐星真尊目光在场中逡巡,等到看到下头慕容清和的身影的时候,她顿时一个哆嗦,连忙正襟危坐,眼睛都不敢乱动了。

  月华城如今的城主以月华为名,或者换句话说,月华城的每一任城主都是以月华为名的。

  当他们成为月华城城主的那一刻,那么他们的本名便不会再用了,而是改名月华。

  只见月华城主拄着拐杖,一步一步的穿过人群,走上高台。

  她的身子矮小,比旁人矮上一截,脊背佝偻,走路都不稳,但是却没一个人敢小看她。

  毕竟能够把月华城打理的井井有条的,会是什么凡人?

  “诸位——”

  月华城主在高台上站定,她的声音听上去沙哑极了,但是却依旧气息极稳,完全听不出是个老妪的声音。

  众人忍不住噤声,看向月华城主。

  她满头银丝,脸上沟壑纵横,一双眼睛浑浊不堪,然而他们能够从她身上看到的,除了岁月留下的风霜以外,还有修士不屈的脊梁。

  她的身后,万里无云的晴空一碧如洗,而月华城主的声音就这么响彻空中。

  “虽然说次次都是这些老话,但是听起来还是叫人热血沸腾啊。”

  慕容清和听见她身边有人感慨。

  她忍不住在心中点头,确实。

  月华城主说的都是一些勉励的话,这话不论是哪个修士估计都是听到耳朵都要起茧子了,只是叫月华城主说出来,还是叫人热血沸腾。

  就连慕容清和都觉得心头涌动起热血来。

  好像下一秒,他们就能够破碎虚空,御风而去一般。

  这当然是他们的错觉。

  “月华塔,开启!”

  随着月华城主的声音落下,而后只见月华城主举起拐杖,朝着月华塔的方向一指。

  眨眼之间,一半都埋在地下的月华塔拔地而起。

  慕容清和忍不住仰头看向月华塔。

  月华塔有九百九十九丈高,一直耸入云端,而月华塔四周萦绕着一圈又一圈的灵气,显然,这绝对是个修炼的宝地。

  “月华塔共有九百九十九层,为期一个月,一个月后,依照攀登的层数计算名次。”

  月华城主宣布了规则。

  月华塔的存在让月华城变成了独一无二的,而月华塔内,每一层都有不同的关卡。

  从月华塔出现到如今,还没有人爬到过九百九十九层!

  这么多年,最高记录不过是齐星真尊爬的七百八十七层!

  而如今齐星真尊有了何等成就,众人也已经瞧见了!

  月华塔一开,参加月华会的众人只觉得身子一轻,下一秒,他们周身就变了场景。

  慕容清和抱着白猫,目光在四周巡视。

  白猫被算作是她的灵宠,所以才能够跟着她一起进月华塔。

  如今慕容清和四周一片莺飞草长,暖融融的日光照耀下来,舒服的日光让人觉得通体舒畅。

  她朝着四周看过去,只见她如今是在一条河边,河水清澈,隐约可见其中的游鱼,不远处还有一片树林,间或有松鼠鸟儿蹦蹦跳跳的出来。

  偶有微风吹过树叶,带起一阵一阵哗啦啦的声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