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佬都叫我祖宗 > 88.鹿人的怨气

我的书架

88.鹿人的怨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二人看过去,看到下头是一个面色苍白的青年,那青年面色惨白,眼圈下面一片乌黑,看上去就是一幅肾虚的样子。

  “这是个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的啊。”

  莫良嘀咕道。

  那么那人拍鹿人的动机估计也就是见色起意罢了。

  不过对于女色不心动的莫良还是不理解什么人能为了脸就出六千灵石买个鹿人啊!

  “一万灵石。”

  慕容清和面不改色的提价,直接给价格提到了一万。

  “你疯了!”

  这次是莫良不理解了,慕容清和疯了不成!

  “那就是个鹿人!”

  慕容清雅也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慕容清和。

  慕容清和脑子被驴踢了不成?

  她怎么也想不明白,慕容清和怎么会直接拿一万买个鹿人!

  若是为了那张脸,他们自己照照镜子不成么!

  “我觉得她很可怜,而且我有能力。”

  慕容清和托着下巴,淡然的解释。

  她救不了天下人,但是她看到的,她能救的,她自然会救。

  慕容清和不觉得她是一个多善良的人,但是她也不觉得自己是个坏人。

  既然看到了又有能力,拉一把又何妨呢?

  莫良愣了一下,“你有一万灵石?”

  “当然。”

  慕容清和点了点头,“二夫人待我很好。”

  莫良:“……”

  如果说是她从二夫人那里坑来的灵石的话,那二夫人可真惨。

  反正无非就是花点灵石而已,莫良也就不再置喙了。

  慕容清雅听到这话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别人不知道,当她不知道那灵石怎么来的么!

  是二夫人克扣了她的灵石的!

  慕容清雅顿时气的牙痒痒。

  下头的那人却没有放弃的打算。

  “一万五千灵石!”

  这可是直接提了五千灵石,比慕容清和还有大手笔!

  一时之间,满场哗然。

  竟然有人脑袋这么大么!

  众人忍不住看向那人。

  那人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台上的鹿人,他双眼赤红,几乎要滴出来血一般。

  “你还要加价?”

  莫良讶异的看着慕容清和。

  “我现在没能力了。”

  慕容清和摇了摇头,往后靠了一下,显然是不准备继续加价了。

  那人还以为慕容清和会继续加价,所以才直接报了个一万五,然而许久也没人再继续加价。

  他顿时面色更加难看了。

  一万五千灵石,买了个鹿人!

  他也不清楚到底是有人故意针对他,还是真的碰到了一个不差钱的主,但是不管是哪一种可能,鹿人他势在必得!

  好在对方没有继续加价,让他用一万五千的灵石拿下了鹿人。

  “姐姐不是想救她么?这么轻易就放弃了?”

  慕容清雅卷着发尾,似笑非笑的看着慕容清和。

  这么看来,慕容清和也不怎么样嘛。

  不过就是带了个伪善的面具罢了。

  “若是妹妹愿意和我一起,那应该能够救的下来吧。”

  慕容清和听到这略带嘲讽的话,却也不恼,只是笑呵呵的解释。

  “我自然想要救人,只是却也要考虑自己的能力,去强行做超出自己能力的事,那不叫善良,那叫愚蠢。”

  她和鹿人非亲非故,尽管怜惜鹿人的遭遇,却也没必要把自己整个都搭进去。

  既然要救鹿人就要付出超出她能力之外的东西,那她就放弃救人了。

  这不是很容易就能够理解的逻辑么?

  慕容清雅哂笑一声,“看起来姐姐也不太真心实意的想要救人呢。”

  说到底,不过是个装模作样的骗子罢了!

  慕容清和不置可否。

  对于大多数修士来说,鹿人只是个开胃菜而已,毕竟鹿人这种生物除了貌美以外一无是处。

  那个花了一万五灵石拿下鹿人的修士如今都要成了个笑话了!

  拍卖师心说有钱真好,面上却依旧带笑,叫人把鹿人带下去,上下一件拍品。

  那鹿人似乎也明白了自己无力回天,整个人跌在地上,一双眼睛哀戚的看着拍卖师。

  拍卖师没什么奇怪的癖好,尽管对于鹿人那张脸心神荡漾,却完全没有让自己家里多这么个玩意儿的意思。

  鹿人忍不住双手捂脸,嘤嘤嘤的哭起来。

  她眼前好像闪过无数族人哭泣的模样,他们因为生的貌美又没有足够的实力保护这份貌美,让他们一个接着一个的落入深渊,可是偏偏鹿人十分能生。

  他们痛恨自己这样的体质,恨不得哪一日和这个世界一起毁灭。

  可是鹿人天生的体质让他们的种族绵延如此多的年头都没有灭绝。

  慕容清和忽然看向那个笼子,隐约的灵气波动从鹿人的身上传来,那鹿人还在掩着面嘤嘤嘤的哭,然而她周身的灵气却在静悄悄的发生变化。

  这种变化极其细微,要么是慕容清和这样的聚灵体对于灵气的敏感度达到了一个层次,要不然就要齐星真尊那种程度的人才能够感觉得到。

  而在场的,哪个人能有那样的层次?

  细微的灵气变动悄然的发生,而在场的人却无一察觉到。

  慕容清和手指拂过白猫的脊背,这个鹿人,是要做什么?

  掩面哭着的鹿人只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自己所有的族人,她看到族人的苦难,看到族人痛哭流涕的模样,看到族人们在一次又一次的凌虐之中崩溃……

  那些崩溃的族人在骇人听闻的折磨中死去,有些连魂魄都永世不得超生。

  无限滋生的怨气让他们的意识徘徊在人间,久久不能离去。

  最后通通倾注在她的身上。

  慕容清和豁然站了起来。

  是怨气!

  那鹿人身上的怨气几乎要凝成实质,然而在场的众人却无一人察觉到,只是依旧热热闹闹的进行着拍卖会。

  “你怎么了?没拍下来也不至于这么激动吧?”

  莫良一脸讶异,还以为慕容清和是因为没能拍下来那个鹿人自责。

  “就是,清和,人各有命,说不定这就是她的命运。”

  樾山也笑眯眯的劝道。

  慕容清和还不等有所动作,只见那笼子骤然爆裂,而方才掩面嘤嘤哭泣的鹿人却是缓缓地站了起来。

  在她的背后,是一个巨大的黑影。

  “发生什么了!”

  “那是什么!”

  “我动不了了!”

  ……

  一时之间,各式各样的惊呼声响起,凝成实质的怨气眨眼之间就弥漫了整个拍卖所。

  拍卖所四周都被黑色的怨气包裹,众人甚至连自己身边的人都看不到,他们眼前只剩下无边无际的怨气。

  那鹿人慢慢的站起来,她还在哭,只是眼眶流出来的,却不是眼泪,而是鲜红色的血。

  “嘶,鹿人不是不能修炼么!”

  莫良倒吸了一口凉气。

  修士从来都不把鹿人放在眼里,普通人说不定还能够成为修士,但是鹿人天生就没有修炼天赋,甚至连一些普通人都不如。

  樾山也是面色阴晴不定,几番变换,毕竟这次的拍卖会可是泰山府主导的!

  离鹿人最近的拍卖师更是脸色惨白,如今是动都不敢动。

  鹿人的目光扫过在场的所有人,片刻之后,她忽然咯咯的笑起来。

  她脸上尚且残留着血泪,这笑声却又如同银铃般清脆,像是山间的黄鹂一般。

  然而如今却没有一人有旖旎的心思,铺天盖地的怨气几乎要将他们吞没,他们只觉得可怕。

  慕容清和的目光穿过层层的怨气,落在鹿人身上。

  鹿人还是那个鹿人,依旧是柔弱的鹿人,但是她的同族积攒出来的怨气却都汇聚在她的身上,在这一刻爆发。

  这是整个鹿人族的怨气,是他们枉死人间这么多年的代价。

  当修士把鹿人作为奴隶随意取用的时候,就代表着这一日迟早会到来。

  “你们不是很喜欢折磨我们的身体吗?那就让你们体会我们的痛苦!”

  鹿人笑着,忽然一挥手。

  她身后怨气凝结而成的庞然大物也跟着一挥手。

  只见场中的所有修士都眨眼之间倒在地上,陷入昏迷之中。

  就连樾山几人都不例外。

  慕容清和:“……”

  她要不要合群一点,一起倒下去?

  然而没等慕容清和合群,鹿人已经看了过来。

  “竟然还有一个漏网之鱼?”

  鹿人似乎十分讶异,那张绝美的脸庞上出现几分茫然的神色。

  既然已经被发现,慕容清和干脆也不打算合群了。

  她把白猫放在自己的头顶上,免得白猫摔了,这才掸了掸身上的灰,站直身子,看着鹿人。

  准确点说,她的目光落向的位置是鹿人身后那怨气凝聚而成的巨大身影。

  那身影通体漆黑,仿佛能够捅穿天地一样的高。

  那黑影也察觉到了慕容清和的存在,极其缓慢的低下头,看着慕容清和。

  “是你。”

  黑影透过鹿人的嘴,缓缓出声。

  “你好,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慕容清和。”

  她瞧着黑影。

  黑影缓缓的点了点头,而后声音沙哑道:“你是来阻止我的吗?”

  “不。”

  慕容清和摇头。

  阻止,为什么要阻止?

  鹿人的怨气因修士而生,既然那些修士把鹿人当成奴隶来奴役,就要承担起该承担的后果。

  “只是冤有头债有主。”

  慕容清和指了指自己身边的慕容清雅和莫良。

  慕容清雅和莫良可没凌虐过鹿人,说到底,他们顶多是无视鹿人的存在罢了。

  这样的修士不在少数,他们不曾主动去伤害过鹿人,也不曾主动去解救过鹿人。

  于他们而言,鹿人和无数的甲乙丙丁一样。

  “他们见死不救,也不配做修士。”

  黑影慢吞吞的辩驳。

  鹿人族最开始是十分信任修士的,甚至说,他们被修士凌虐的时候,也求助过其他的修士,期盼有人解救他们离开这场噩梦。

  可是却从没有一双手肯拉他们一把。

  从信任到期待,最后变成全然的绝望,这些修士的功劳可不小。

  “所以你是没办法报复那些凌虐你们的修士,只能够拿这些无辜的修士下手吗?”

  慕容清和冷笑一声。

  那黑影顿时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一双眼睛怒瞪着慕容清和。

  “被我说中了?”

  慕容清和挑了挑眉,她举起手,掌心是一团莹白色的灵气。

  这团灵气微微发着光,照亮慕容清和的脸。

  “因为为自己的无能而感到愤怒,你们无法报仇,更加无法改变现状,所以哪怕拥有了这样庞大的怨气,也只能够去伤害无辜的人出气,原来这就是你们的报复方法吗?”

  “那些凌虐你们的人可不会感到丝毫的痛苦,这些人对他们来说和你们没什么区别,说不定这些人里面就有那些人的对手呢。”

  慕容清和说的每一个字,都是完完全全的踩在了黑影的痛脚上。

  也是直接撕开他们的面具,把他们整个剥光了扔在阳光下,叫所有人看着他们的内里。

  “你在强词夺理!”

  黑影气的跳脚。

  “我是不是强词夺理,你不比我清楚么?”

  慕容清和挑了挑眉。

  黑影骤然沉默下来。

  是啊,他们鹿人族就是这样,哪怕这么多人的怨气凝结成为实质,也不敢去找那些凌虐他们的人报仇,只能够对付这些无辜的小虾米!

  黑影顿时十分颓然。

  他们软弱,他们无能,可是这就是他们活该落入这样境地的原因吗?

  “若是当年你们奋起反抗,如今鹿人族的地位,可不会这样。”

  慕容清和一双明亮的眼睛看着黑影。

  会咬人的猛兽和温顺的兔子,是个人都知道哪个好欺负。

  她若是心性不正,也要选择鹿人族这样的欺负!

  “我们有反抗,但是我们没有修炼天赋,明明就是老天不公平!”

  “我们也有一半人族的基因,然而我们却没有任何修炼的天赋!”

  黑影崩溃的大吼。

  他们不理解,难道因为他们是人族和兽族的结合就天生比人族和兽族都低一等吗?

  兽族有强悍的体魄保护自己,人族有修炼天赋,而他们,却什么都没有!

  还是说,上天都已经抛弃了他们了?

  “你告诉我,我们要怎么反抗!”

  最后那句话,黑影几乎是嘶吼着说出来的。

  鲜红的血泪顺着他的眼角留下。

  他们从诞生开始,就陷入了绝境,他们该怎么反抗!

  “说完了?”慕容清和似乎并不能够感同身受,她只是笑眯眯的看着黑影。

  “那你要不要听个故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