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拍卖会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亏什么?那也是同我没有缘分,若是我送你之后,却叫你得了机缘,只能说这机缘本就该是你的。”

  青衫修士心态一向平和,他天赋一般,又没有大宗门扶持,要是再愤世妒俗点,怕是要把自己气死。

  听见青衫修士的话,慕容清和禁不住多看了他一眼,这人心态倒是不错,虽然天赋一般,但是有这般心性,注定他能够在修行一途走远。

  毕竟修行一途,心性和天赋同等重要。

  “这样吧,我把这些都包了,你报个价?”

  慕容清和点了点青衫修士面前的所有东西。

  “我这东西可不少,而且按照你的层次,对你来说大多都是无用之物。”

  青衫修士颇为真诚的劝道,他虽然穷,但是却也不是见钱眼开狮子大开口的人,他这摊子上就没有什么好东西,慕容清和能看上哪样?

  和青衫修士邻着的修士忍不住一脸艳羡的看过来,他那堆破烂竟然还有人买!

  他又瞅了瞅自己面前的东西,怎么就没有这么个冤大头来找他呢!

  “没关系,我买了给我的猫玩。”

  慕容清和指了指白猫,后者正拿爪子扒拉着青衫修士摊位上的东西,表现出一幅很有兴趣的模样。

  青衫修士瞧白猫似乎真的对他的东西有兴趣,顿时松了一口气,合计了一下,报了个数字。

  “我来吧。”

  青衫修士刚报完数字,莫良就往前一步,递过去一个灵石袋子。

  樾山冷眼瞧着,莫良果然是个蠢货!

  慕容清和买了这么一堆破烂,他都肯买单!

  “多谢莫师兄了。”

  慕容清和并没有拒绝莫良的好意。

  樾山听到这话,目光幽深些许,他面色阴沉的看着慕容清和。

  水性杨花的东西!

  莫良挑衅的看了一眼樾山。

  慕容清和看着花了钱却十分开心的莫良:“……”

  这人是不是傻?

  青衫修士很快把所有东西都打包好,那块石头他没和其他东西收在一起,而是单独拿给了慕容清和。

  “祝你好运。”

  他笑着说道。

  慕容清和掂了掂自己手里的石头,“祝我好运。”

  樾山看着慕容清和,心说慕容清和真是够蠢,这种东西不就是忽悠傻子的么?

  不过蠢点也好,蠢才好掌控。

  “我瞧话本里头不是滴血就是输入灵气,姐姐你试试?”

  慕容清雅在一边撺掇。

  她当然不信慕容清和能够捡漏,毕竟要是真能捡漏,大家都去捡石头了!

  所以她如今是纯纯只想看热闹罢了。

  慕容清和不置可否,她试着往石头里面注入灵气,灵气注入进去如同泥牛入海一样,不见任何反应。

  “好像不大行。”

  慕容清和皱眉,面上有几分苦恼的表情。

  那石头说是凡物,她输入了这么多的灵气,却也不见破裂。

  “那滴血?”

  莫良也一脸好奇,他还挺想看看慕容清和能不能化腐朽为神奇的。

  “滴血认主都是诓人的。”

  慕容清和摇了摇头,并没有滴血认主的意思,“既然输入灵气没用,那这石头多半也就是普通石头罢了。”

  说着,她把石头收了起来。

  樾山一双眼睛盯着慕容清和的动作瞧了半天,等到慕容清和把石头收了起来,他这才出声说话。

  “今日月华城有一场拍卖会,你们可要去看看?”

  他到月华城早,并且泰山府在月华城有洞府,自然消息灵通一些。

  “拍卖会?姐姐还没去过拍卖会吧?”

  慕容清雅眼睛一转,笑吟吟的说道。

  拍卖会在修真界并不罕见,大型小型中型,各式各样应有尽有。

  月华城也有拍卖所,只要付出一定的灵石,就能够在拍卖所举办拍卖会。

  “我确实没去过。”

  慕容清和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她一直在祁连山脉,真的没有接触过拍卖会。

  对于拍卖会的认知也是来自于前辈们。

  樾山眯着眼睛看着慕容清雅,慕容清雅那点小九九他可是看的太清楚了。

  “既然如此,那就一起去看看吧。”

  他直接拍板。

  慕容清和没拒绝,心里也挺好奇拍卖会是个什么样子。

  四人往拍卖所那边走,不过是片刻,就到了拍卖所。

  拍卖所并非是归属于某一宗门或者家族,而是月华城提供的一个场地罢了。

  今日这场拍卖会,就是泰山府举办的。

  这也是樾山如此清楚的原因。

  身为泰山府首席长老的儿子,樾山根本不必拿什么请柬,他刷了个脸,就带着三个人直接去了最好的地方。

  樾山一走,那几个泰山府的弟子就忍不住窃窃私语起来。

  “这是太子爷看上的新女修?”

  “姐妹花啊……”

  “太子爷玩的可真花!”

  樾山的名声在泰山府谁不知道?

  那几个弟子看到慕容清和和慕容清雅与樾山同行,就已经推测到了差不多的真相,一时之间,众人也不知道是感慨慕容清和好得手,还是该感慨樾山手段高明。

  因为这拍卖会是泰山府的主场,樾山对于拍卖会的物品可谓是如数家珍。

  他介绍起拍品来,是滔滔不绝。

  “这些东西为何不留在宗门里发给弟子呢?”

  慕容清和好奇的看着樾山。

  飞星宗得了各种法器都是拿来充实飞星宗的库存,留给飞星宗的弟子取用。

  毕竟这些东西都是消耗品。

  樾山忍不住一笑,“宗门里的弟子家境不错的自然会从各种渠道弄到自己想要的,至于那些普通的弟子?”

  说着,樾山冷笑一声。

  “给他们也是浪费。”

  泰山府虽然总体实力比不上飞星宗,但是泰山府的入门门槛可比飞星宗高多了,那些天赋不好的普通弟子,基本都是被放弃的底层。

  樾山说起普通弟子来,语气十分不屑,这让其他三人面色都不大好看。

  莫良也看不上那些普通弟子,但是哪怕是普通弟子,那也是他们自己的弟子,最起码的待遇还是有的。

  他顶多只是不关心普通弟子过的怎么样罢了。

  “樾山你这么说可就不对了,那些普通弟子也是泰山府的弟子,要是没有那些普通弟子,泰山府如今说不定都倒了!”

  莫良不服气的反驳。

  “一群拿着资源不做事的蛀虫罢了。”樾山冷哼一声,“给他们资源是他们的福气,他们本就应当对我们感恩戴德。”

  在樾山看来,这群废物要不是进了泰山府,能有如今的成就?

  他们泰山府肯养着这群废物,已经是天大的恩惠了。

谷</span>  慕容清和摸着白猫的脊背,后者这时候用琉璃似的眼珠看着樾山。

  他想挠人。

  可惜慕容清和不让。

  慕容清和这时候微微垂着头,似乎是十分认真的在听着二人讲话。

  莫良看不惯樾山那幅嚣张的态度,樾山也看不惯莫良的愚蠢,二人是一触即发。

  慕容清雅目光在樾山和莫良中间转来转去,片刻之后,她忽然转头看向慕容清和。

  “姐姐看上去好像对樾山道友观感不错?”

  要是慕容清和喜欢樾山,那就再好不过了。

  “樾山道友是个好人。”

  慕容清和笑道。

  慕容清雅愣了一下。

  她就是那么一想,慕容清和居然真的对樾山观感不错?

  她忍不住看向樾山,就这老货?

  慕容清和是什么眼神!

  这货又老又丑还是这么个脾气,慕容清和居然喜欢这种!

  一时之间,慕容清雅都想问问慕容清和是不是眼瞎,不过想到慕容清和这样就看不上莫良了,她又把这话给咽了回去。

  慕容清和眼瞎好啊。

  而且看樾山这个样子,要是慕容清和真动心了,那就是要被虐身虐心的节奏。

  慕容清雅一想到慕容清和可能被樾山虐心虐身,就觉得通体舒畅,整个人都快活了不少。

  慕容清和不知道慕容清雅的想法,她只是觉得慕容清雅好像哪里怪怪的。

  “妹妹你这是?”

  她奇怪的看着慕容清雅。

  “没什么,我只是替姐姐高兴,要是娘亲知道姐姐的心,一定会十分支持姐姐的。”

  慕容清雅努力控制着自己的面部表情,才没让自己笑出声来。

  二夫人要是知道,何止是支持,估计明天就能给慕容清和打包送去泰山府!

  慕容清和:“……”

  她看着表情抽搐的慕容清雅,忍不住额角跳了跳。

  这妹妹怕是傻了吧!

  不理会慕容清雅的异常,慕容清和仔仔细细的看着拍卖台。

  因为这是泰山府的主场,拍卖师自然也是泰山府的人,如今正在台上卖力的介绍这一次的拍品。

  此刻台上的藏品是一个被黑布盖着的笼子,慕容清和隐约听到从笼子里面传来的呜咽声。

  那呜咽声不大,听起来似乎是什么幼兽的声音。

  拍卖师说完,猛然一扯笼子上面的黑布,顿时叫他们看到了笼子里的景象。

  笼子里不是慕容清和以为的幼兽,而是一个人!

  说是一个人也不准确,那是半个人!

  只见那人上半边身子是人,下半边身子却是鹿的四蹄,如今那半鹿人跌在地上,呜咽的哭着。

  半鹿人在被拉上来之前似乎是被精心打理过了,头发都梳的整整齐齐,脸庞也是干干净净的。

  半鹿人是个姑娘的模样,面庞白净,五官精致,叫人瞧了就忍不住心神荡漾。

  不得不说,半鹿人拥有一张叫人见之忘俗的脸,而她此刻楚楚可怜的跌坐在地上,更是叫人怜惜。

  “这是?”

  慕容清和看向樾山。

  “鹿人罢了。”

  樾山瞄了一眼,一脸兴致缺缺的模样。

  “应当是前些日子抓来的那个,除了一些有特殊癖好的人喜欢以外,没什么用。”

  樾山不屑道。

  他看不上鹿人,鹿人也就上半身还能看一看,下半身兽类的特征让他看了就恶心。

  当初鹿人被带回来的时候,还真被送到了樾山面前,樾山看了一眼就叫人送回去了。

  “竟然是鹿人。”

  莫良也是愣了一下。

  慕容清和不知道鹿人是做什么的,但是他却清楚的很。

  鹿人是古老人族和兽族结合孕育而生的种族,这个种族说是天弃之族也不为过。

  他们没有继承到兽族强悍的体魄,也没有继承到人族的修炼天赋,而且又天生极其貌美。

  更可怕的是,鹿人不管和何种种族结合都能够孕育后代,只是生出来的依旧是鹿人罢了。

  因为极其貌美又没有自保之力,鹿人的出现,常常都是作为奴隶一样的存在。

  “也是个可怜人。”

  莫良叹息一声。

  “你喜欢这种类型?”

  樾山挑眉,看向莫良。

  后者翻了个白眼,“你以为我是你,见到个东西就能上?”

  樾山顿时面色漆黑。

  慕容清和远远的看着那鹿人,鹿人似乎意识到了会发生什么,这个时候噼里啪啦的往下掉眼泪,她整个人伏在地上,后背一耸一耸,哭的十分伤心的模样。

  也是,谁能预见自己这样的未来不会觉得伤心呢?

  鹿人是极美的,哪怕是哭,也是哭的梨花带雨,楚楚动人。

  已经有人开始出价了。

  对于大部分修士来说,鹿人就是个调剂生活的玩意儿,一般没什么特别癖好的修士并不会特意花灵石买鹿人回去。

  所以鹿人的叫价并不高。

  慕容清和托着下巴看了一会,见已经没有人再竞价了,果断出价。

  “五千灵石。”

  她这话一出,其他三人都震惊的看向她。

  “你对她有兴趣?”

  莫良眼睛都瞪大了,难不成慕容清和其实喜欢女的!

  慕容清和无奈的看着莫良,“师兄,我只是觉得她很可怜罢了。”

  鹿人看上去确实可怜,但是对于许多修士来说,鹿人更近似于“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存在。

  鹿人与他们不是平等的。

  “五千灵石买这么个玩意儿……”

  莫良嘀咕着,心说慕容清和是钱多烧手么?

  不过毕竟是慕容清和的选择,他也不好置喙。

  反正这个的灵石又不是他出!

  樾山也忍不住看向慕容清和,后者似乎是真心实意想要买下鹿人的。

  对樾山来说,鹿人都不如一件法器来的值钱。

  不过若是慕容清和天真一点倒是更好,这样好掌控。

  “六千灵石!”

  慕容清和才叫过价,下面又有人跟着提价。

  惊的莫良和樾山都看过去,想看看是什么样的冤大头竟然肯出六千灵石买个鹿人!

  因为此次拍卖会并没有什么极品存在,所以对于顾客的身份并没有多做保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