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佬都叫我祖宗 > 86.不如出去转转?

我的书架

86.不如出去转转?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黑衣人:“……”

  我脖子上面这玩意不是用来显高的!

  “现在,要不要听我的办法?”

  黑衣人面色凝重,片刻之后,却还是点了点头。

  他太想要逃离樾名和樾山的控制了,他拥有这样的本事,不是给别人当狗的!

  慕容清和顿时笑开,“其实办法不算太难,杀了他就可以了。”

  黑衣人:???

  “你在开玩笑。”

  这是什么办法!

  要是他能办到,还至于沦落到这个地步么?

  慕容清和眨眨眼,“你不是很想杀了他吗,只要你杀了他,一切都解决了啊。”

  “我杀不掉他,他身上有同命蛊。”

  黑衣人摇了摇头。

  他之前确实试图杀了樾山,被发现后,樾名就给他下了同命蛊。

  若是樾山死了,他也活不了。

  慕容清和眨眨眼,“同命蛊……那确实是不太好搞。”

  同命蛊,顾名思义,同生共死。

  想也知道樾山身上才是母蛊。

  “是我技不如人。”

  黑衣人长叹一声,他干脆利落的折了手上银针,就要走人。

  “我只是说不太好搞而已,毕竟我学艺不精。”

  慕容清和无语的看着黑衣人。

  “同命蛊一旦下了就是无解的,你有办法?”

  黑衣人眼睛一亮,同命蛊这东西,他早就想解了!

  只是他这么多年,都没找到同命蛊的解法!

  慕容清和点了点头。

  黑衣人顿时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曙光,他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慕容清和,“只要你给我解了同命蛊,我以后给你当牛做马,你说往东我绝不往西!”

  同命蛊折磨他这么多年,已经成了他心里的一块心病,同命蛊不解,他就一辈子无法安心!

  “你今日如常回去复命,我会配合你,月华会结束之后,我自然会帮你解同命蛊。”

  黑衣人原本是欣喜若狂,听见这话却又顿时冷静下来,一双眼睛看着慕容清和。

  “若是你到时候反悔呢?”

  慕容清和瞥了他一眼,“你的任务本就完成不了。”

  这是提醒。

  如果慕容清和不帮他,就地打杀了他,黑衣人又能如何?

  黑衣人顿时背后冷汗涔涔,是啊,他今日的任务本就失败了!

  他本就已经失手,慕容清和饶他一命他尚且有活路,若是慕容清和不饶呢……

  一时之间,黑衣人只觉得通体冰寒。

  他顿时低下头,低声道:“我知道了。”

  慕容清和讶异的看了他一眼,似乎不太清楚他内心有什么样的挣扎,不过这倒是省事了。

  黑衣人不敢久留,很快离开。

  “想不到,竟然是那位前辈的后人呢。”

  慕容清和看着黑衣人的身影消失在夜色里,忍不住喃喃自语。

  她本来并没有打算留下黑衣人的性命,只是发觉黑衣人修行的功法之后,改了主意。

  既然是那位前辈的后人,留他一命也无妨。

  就当是报恩了。

  樾山手背上的伤口折腾了大半夜方才止血,以至于黑衣人找他复命的时候,樾山面色也不大好看。

  “办妥了?”

  他黑着脸看着黑衣人。

  黑衣人半跪在地上,“已经办妥了。”

  樾山面色这才略微好看了一点,“滚过来!”

  黑衣人一个哆嗦,却不敢拒绝,只是缓慢的滚了过去。

  只见他双手抱膝,整个人团成一个球,以一种极其屈辱的姿势开始滚。

  樾山瞧见他这副模样,顿时畅快的笑起来。

  “你果然是条狗!”

  说着他一抬腿,一脚抵在黑衣人的背上,迫使黑衣人停下来。

  黑衣人死死咬着唇,心底无比怨恨,然而同命蛊的存在让他不敢轻举妄动。

  快了,只要慕容清和解了同命蛊之日,就是樾山老贼的死期!

  他在心中不断的催眠自己。

  “修狗,抬起头来叫我瞧瞧。”

  樾山俯下身,单手勾起黑衣人的下巴。

  “我叫休垢。”

  休垢咬牙道。

  “我说你是修狗就是修狗,你有意见?”

  樾山冷笑一声,猛然一巴掌甩过去。

  休垢顿时被打的身子一歪,栽在地上,半天没能起来。

  樾山看着他瘫在地上,顿时快意的笑起来。

  “自己去水牢领罚,真晦气。”

  樾山笑够了,冷酷的说道。

  休垢忍不住握紧双拳,忍一忍,只要忍一忍——

  忍过月华会,他就要让樾山得到报应!

  “是。”

  休垢费力的从地上爬起来,一瘸一拐的往外走。

  ……

  “我听说你昨日被樾山缠上了?”

  莫良甩着手里的络子,对着慕容清和挑了挑眉。

  他和樾山不对付,当然,是樾山单方面看他不顺眼。

  反正莫良也看不上樾山就是了。

  一百来岁的老东西还只能够停留在这个修为,天天就知道四处搞事找茬,他能看得上才怪了!

  “用不用我帮你教训教训樾山?”

  提到教训樾山,莫良顿时兴致勃**来。

  “多谢莫师兄的好意了,我心中有数。”

  慕容清和笑着拒绝。

  莫良见她拒绝,也就不说樾山的事了。

  “你还是第一次来月华城吧,我带你出去转转?”

  莫良原本是没打算往慕容清和跟前凑的,但是谁让樾山出现了呢?

  “莫良哥哥你可真偏心,光带姐姐不带我么?”

  不等慕容清和回答,反倒是慕容清雅的声音响了起来。

  慕容清和抬头,瞧见慕容清雅过来,后者面上带笑,语带嗔怪。

  莫良顿时脸就垮了,“我还有事,我……”

  “莫良哥哥不是说要出去转转么?”

  慕容清雅皮笑肉不笑的按住莫良的肩膀。

  她好歹已经结丹,按住莫良一个筑基还是不费力的。

  莫良顿时瞪大了眼睛。

  慕容清雅这是要霸王硬上弓了吗!

  慕容清和抱着白猫,偏头看着这俩人,偏偏这时候樾山也跟着出来捣乱。

  “清和仙子。”

  樾山从门外进来,瞧见角落里的几个人,顿时眼睛一亮,三步并做两步的往这边走。

  大堂里面的其他人都忍不住往这边看,眼里都是吃瓜的热情。

  这啥,四角恋吗!

  “哟,这不是泰山府的樾山么?”

  莫良瞧樾山不顺眼,他瞧见樾山,顿时阴阳怪气起来。

  慕容清雅也看向樾山,昨天的事她可是听说了。

  她瞧了樾山一会,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忍不住低声笑开。

  樾山看过去,“你在笑什么?”

  他面容温和,但是说话却不自觉的带着几分冷意。

  “我笑你与我姐姐瞧上去倒是有几分登对。”

  樾山听到这话,眼底的冷意顿时就淡了。

  想不到慕容清雅倒是更加有眼色一些。

  等到他彻底得到慕容清和,把慕容清雅一并收了也不是不行。

  “清和仙子,方才听你们说要出去转转?”

  他转头看向慕容清和。

  慕容清和原本都做好吃瓜的准备了,结果樾山这么一句,话题顿时被引到了她的身上。

  她瞧了瞧樾山,又瞧了瞧慕容清雅和莫良,略微思忖,点了点头。

  “我还是第一次来月华城,确实想看看这处的风土人情。”

  “对呀,咱们不如一起出去转转呗,姐姐这还是第一次来这么大的城池吧?”

  慕容清雅也附和道。

  莫良本来是看到慕容清雅来了,便想脚底抹油溜,但是如今不一样。

  如今樾山也来了!

  虽然说他看不起樾山那个老东西,但是他也不能够输给樾山啊!

  “没错,那就一起出去转转吧。”

  莫良也跟着点头。

  樾山看到慕容清和顺从的模样,顿时忍不住勾起嘴角。

  看起来,情蛊生效了。

  慕容清和余光瞥见樾山的笑容,唇角的弧度愈发大了几分。

  吃瓜群众们原本还想着能够看到什么惊天大瓜,结果四个人居然这么和谐,众人顿时忍不住有些失望,纷纷收回了目光。

  月华城内运用空间之术的地方很多,这让月华城展现出看上去不大,实际上内里大有乾坤的模样。

  而月华城除了中间的月华塔之外,一圈一圈又分成不同的区域。

  月华客栈就在最外圈。

  往里是众多宗门在月华城置办下的洞府宅邸。

  飞星宗原本也有自己的一块地盘,不过后来被炸了,便再没装修过,荒废到了现在。

  加上莫掌门他们也不喜欢那片地方的气氛,干脆所有的弟子到月华城都统一住月华客栈了。

  越过这片区域往里,则是专门的交易区,而最靠近月华塔的那一片,则是被称作洞天福地的地方。

  据说洞天福地之内,修炼速度一日千里。

  在洞天福地内,只要付出一些灵石,就能够在其中修炼,许多平常没什么资源的散修到了月华城之后,就会去洞天福地修炼。

  如今四人就是到了中间的交易区。

  “月华城说是整个修真界资源的整合之地也没错,只要你想要的东西,在月华城都能够找到。”

  樾山走在慕容清和旁边,一边走,一边给慕容清和介绍月华城的情况。

  “那可未必,月华城虽然说是众修士趋之若鹜的地方,但是月华城本身并不生产任何东西,像是飞星宗的百宝阁,就有许多连月华城都没有的宝贝。”

  莫良不甘示弱。

  他们飞星宗也不弱啊!

  “交易区分了几块,许多登堂入室的大家都在此,如果得了大家的眼缘,说不定就能够得到一些世所罕见的宝物。”

  樾山看了莫良一眼,乳臭未干的毛孩子!

  莫良被他挑衅似的看了一眼,顿时心头那个气啊,要不是这是在街上,他能直接咬死樾山!

  他可不是什么软柿子!

  慕容清和揉了揉额角,看着像是两只斗鸡的莫良和樾山,一时之间,她竟然不知道樾山到底是为了莫良来的还是为了她来的了!

  莫良和樾山是谁也不让着谁,樾山自觉他的身份应当和莫良对等,却忘了他比莫良大那么多岁呢!

  莫良倒是不觉得他和樾山对等,在莫良看来,樾山不就是同龄人里面垫底的那一撮,只能去小辈身上找存在感么!

  没出息的老家伙罢了!

  慕容清雅原本想着的是樾山既然对慕容清和有意思,那她就暗中撮合撮合,结果如今看来,说樾山对莫良有意思,都比说樾山对慕容清和有意思靠谱!

  慕容清和看那俩人吵的如火如荼,也就不急了,慢慢悠悠的四处看。

  交易区的东西确实很多。

  有修士自己支了个摊就地卖的,这种基本都是偶然得了些什么,自己又用不到,就拿出来换点资源,大部分是接受以物易物的。

  也有专门的铺子,那些专门的铺子许多都是有宗门扶持的,卖的东西就琳琅满目许多,但是也鲜少有什么推陈出新的东西。

  慕容清和对那些支了摊子的修士感兴趣一些。

  她这么看着,还看到个熟人。

  “你们竟然还需要卖东西?”

  慕容清和讶异的看着青衫修士,这青衫修士就是先前在仙舟上给他们科普的修士。

  “我们宗门家底薄,总得自谋出路。”

  青衫修士落落大方的笑了笑,他从来都不吝于提起自己的宗门。

  虽然他们宗门小又穷,但是那也是他的家。

  慕容清和笑了笑,没搭话,她蹲下去,仔仔细细的打量着青衫修士拿出来卖的东西。

  青衫修士卖的东西不少,但是都是一些普普通通的东西。

  察觉到慕容清和的动作,樾山和莫良顿时不吵了,俩人同时看过去,正好看到慕容清和拿起一个灰扑扑的石头。

  那石头整个就是灰扑扑的模样,看起来就像是路边捡到的石头。

  “清和你要买这个?”

  莫良一脸讶异。

  这怎么看就是块不知道打哪里捡来的石头啊!

  “按照一般的剧本来说,这块石头应该是不出世的神器,我慧眼识珠,买下了这块石头,然后发现他可能是什么芥子空间之类的。”

  慕容清和笑呵呵的说道。

  捡漏是修士流行的话本子里面永远都不少的情节。

  这也让许多人喜欢拿一些普通的凡物来滥竽充数,就是忽悠那些傻白甜的修士的。

  要是真有那么容易捡漏,谁还为机缘争的头破血流?

  “我也不知道这是干什么的,好像是我给桌子垫桌脚的石头,我怕我走了叫人顺走,就带了出来。”

  青衫修士也不糊弄玄虚,干脆交代了这石头的来历。

  “你若是想要,就送给你了。”

  “要是叫我捡漏了你岂不是亏的很?”

  慕容清和瞧见青衫修士这模样,忍不住笑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