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佬都叫我祖宗 > 85.给你一爪子

我的书架

85.给你一爪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慕容清和往下看了半天,出乎意料的在倒数第二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慕容清和:“……”

  怎么才倒数第二!

  等到看到下面的名字,慕容清和又乐了。

  倒数第一竟然是慕容清雅!

  至于原因,也不难猜,她和慕容清雅刚刚结丹,要是按照修为来分,那确实是倒数第一和倒数第二的水平。

  慕容清和诡异的平衡了一下,手指划过她的名字,慢悠悠的念着后面的字。

  “慕容戈的大女儿,聚灵体,实力不详(据说很丑)。”

  慕容清和:“……”

  这月华榜好像没什么价值的样子,不然还是扔了吧!

  白猫甩了甩尾巴,一爪子按在那个据说很丑上面,喵了一声。

  “你也觉得他是在胡扯对吧?”

  慕容清和捏了捏白猫的肉垫,一本正经的说道。

  后者歪了歪头,又喵了一声。

  慕容清和就当白猫是默认了。

  她看见对她的评价就没什么看下去的欲望了,直接收了月华榜,起身准备出去转转。

  “慕容仙子留步。”

  慕容清和方才起身,就听见后面传来一声呼喊,她回过头,瞧见个有些眼熟的人。

  似乎……

  在结丹典仪上头见过。

  不能怪慕容清和记性不好,结丹典仪上面那么多宾客,她哪能都记住啊!

  能够记住一个两个已经是不错了!

  慕容清和停下,用疑惑的眼光看着青年。

  青年对着慕容清和拱了拱手,“在下泰山府樾山,慕容仙子不记得我了吗?”

  樾山笑了笑,声音温和。

  慕容清和想了半天,才想起这个人。

  “原来是樾山道友,道友唤住我是为了何事?”

  “慕容仙子是初来月华城吧,月华城内有许多好玩的,不如我带慕容仙子四处转转?”

  樾山说着,一双眼睛上下打量着慕容清和。

  几日未见,这慕容清和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好看,这般美人,若是被他纳入房中,岂不是快活?

  他压下眼底的欲望,面上仍旧挂着笑容。

  慕容清和被他看的浑身不舒坦,正要拒绝,却被樾山按住了手腕。

  “慕容仙子不要急着拒绝嘛。”

  樾山笑眯眯道。

  泰山府和飞星宗素来不和,一直也就是维持个表面和谐罢了,所以樾山并不把飞星宗放在眼里。

  甚至说,泰山府一直觉得,什么修真界第一宗门,合该就该是他们泰山府!

  二者争斗已久。

  慕容清和低头瞧着樾山按在她手腕上的手,樾山手指消瘦,几乎能够看到骨骼的弧度。

  “樾山道友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只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罢了。”

  樾山笑眯眯道。

  他在结丹典仪上头瞧了一眼慕容清和,就打定主意一定要把慕容清和收入房中,也叫飞星宗那群老家伙看看,他们寄予厚望的聚灵体又能如何?

  还不是要在他的脚下臣服!

  “樾山道友,我已有婚约,而且我心中只有莫良师兄一人。”

  慕容清和脸不红气不喘的扯谎,有的时候,婚约这个理由还是挺好用的。

  “那又如何?如今修真界早就不兴包办婚姻了。”

  樾山自信笑道,他对自己的家世、天赋、修为,无一不自信。

  某种意义上来讲,他和莫良是相似的。

  二人都是一样顺风顺水的长大,就没受到过什么忤逆。

  被慕容清和抱着的白猫耳朵动了动,一双琉璃似的眼睛慢慢的睁开,而后盯着面前的樾山瞧。

  平心而论,樾山不仅仅是不丑,甚至说一句英俊也没错。

  身姿颀长,面容柔和,笑起来叫人如沐春风。

  而且樾山修为高,家世好,又背靠泰山府,对于许多女修来说,确实是不错的道侣人选。

  可惜这许多女修里面,不包括慕容清和。

  白猫甩了甩尾巴,慢慢悠悠的抬起爪子。

  樾山并没有把白猫放在眼里,在他看来,这不过是一个小畜生罢了。

  慕容清和喜欢小畜生又能怎么样,一个小畜生,能翻出什么天来?

  自然而然的,樾山也就忽视了白猫的动作。

  慕容清和余光瞥到白猫的动作,却压根没有阻拦的意思,只是眼看着白猫眼疾手快的一爪子在樾山手背上留下三道血淋淋的划痕。

  “哎呀——”

  她惊呼一声,借势后退两步,拉开了和樾山的距离。

  “樾山道友,我这宠物不通人性,竟然发狂了,你没事吧?”

  她满眼关切的看着樾山。

  后者面色阴沉的看着自己手背上的三道深可见骨的划痕。

  见鬼,这小畜生的爪子竟然这么锋利!

  他可是结丹修士,竟然被这小畜生一爪子挠破了手?

  樾山怕是想破头也想不明白,为什么白猫能破了他的防。

  “区区小伤。”樾山咬牙切齿,要不是如今慕容清和还没到手,他必然要把这小畜生剥皮抽筋!

  “樾山道友,我手边也没有伤药,我听说这被宠物咬了,要尽快治疗,你要不要先回去处理一下?”

  慕容清和指了指樾山的手背。

  樾山反射性的用灵气去止血,只是不知为何,他的灵气对于这伤口好像毫无作用,那三条血淋淋的印子依旧汩汩的往外流血。

  不过是片刻,就在地上积蓄了一小滩血迹。

  樾山只觉得自己丹田内的灵气似乎都跟着血液往外流,他阴森的看向白猫。

  后者无所畏惧,淡定的舔着毛,察觉到樾山的目光,甚至给了樾山一个挑衅的眼神。

  就这?

  还想癞蛤蟆吃天鹅肉?

  做梦去吧!

  “那今天真是不巧了,慕容仙子,我明日再来,只是这宠物,还是要管好才是。”

  樾山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劳烦道友挂心了,我会看管好小白的。”

  慕容清和抿嘴,笑了笑。

  樾山见她似乎油盐不进,顿时面色愈发阴沉,却也未曾多纠缠,起身就走。

  等到樾山走了,慕容清和手一拂,地上那滩血迹顿时消失不见。

  她抱着白猫,一蹦一跳的上了楼。

  泰山府在月华城有自己的宅子,是不在客栈和其他人住在一起的,樾山面色阴沉的回了宅子,那血迹就这么滴了一路。

  “我的老天爷啊,你这是怎么了?”

  樾山一进宅子,就有人惊呼了一声,而后就是一群人大呼小叫的凑了过来,一双双眼睛都盯着樾山的手背瞧。

  樾山的手背到现在还没止血,他一路回来流了不少血,如今因为失血过多,面色都有些苍白。

谷</span>  “被一个畜生抓了一把。”

  樾山冷声道,越过一群人径直往里走。

  听说自家儿子受伤了的樾名也连忙赢了过来,瞧见那三道血痕,他顿时面色狰狞。

  “是谁敢伤吾儿!”

  “慕容清和养的那只白猫,一个小畜生,胆子倒是大。”

  樾山冷笑一声,而后朝着樾名伸出手,“爹,药。”

  樾名心疼坏了,连忙从自己的储物袋里面拿出一堆外用和内服的药,一股脑的塞给樾山,就怕用晚了樾山多疼一会。

  “那个小贱蹄子!真是养的畜生也不得安生!”樾名一边给樾山上药,一边骂道。

  “吾儿,用不用……”

  他对着樾山比了个手势。

  樾山面色漆黑,他看得上慕容清和,那是慕容清和的福气,慕容清和却这么不知好歹!

  “做。”

  樾山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

  “不要让人知道和我有关。”

  他还想让慕容清和自己对他爱的要死要活,自然不可能暴露自己的身份。

  樾名立刻了然,毕竟这种事情他们做得多了。

  父子俩心意相通之后,顿时不再谈论与这有关的,而是认真的处理樾山手背上的伤口。

  那伤口说来诡异,明明只是一个普通猫儿抓伤的,但是却怎么都止不了血。

  樾名都往上面糊了一层外用药了,却也不见止血。

  眼看着樾山面色惨白,他是心急如焚。

  “这怎么回事,竟然还不能止血?”

  “快点,再拿伤药来!”

  其他弟子连忙去取伤药,还有机灵点的,已经去找医修了。

  樾山看着自己脚下的一滩血迹,面色愈发阴沉。

  慕容清和是吧,他记住了!

  等到慕容清和臣服与他之时,他必然要叫慕容清和见识见识他的厉害!

  不识好歹的东西!

  还有那只白猫,他必然要把那白猫剥皮抽筋,剥下来的皮做成垫子,骨头血肉都一点一点的敲碎,方能够解他心头之恨!

  是夜。

  银色的月华如练,落在青石板上,一身黑衣的人提着剑,仰头看着月华客栈的招牌。

  片刻后,他拉了拉自己的面罩,面无表情的就进了月华客栈。

  客栈没有掌柜的,倒是有几个小二,这时候也都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那人越过小二,径直上了楼,一直到了飞星宗的楼层,方才停了下来。

  他仔细看了看门上的印记,确定了门内就是自己的目标。

  深吸了一口气,黑衣人的身影骤然消失,就连他的气息都消失不见。

  而下一秒,黑衣人已经到了门内。

  室内的窗户没关,银色的月光洒落进来,借着月光,黑衣人刚好能够看清床上躺着的人的模样。

  真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

  他面无表情的想着。

  这大概比他动手过的所有美人都要美,甚至说从前那些美人都加在一起,也比不过这一个。

  可惜了,碰到了樾山。

  他心里遗憾,手上的动作却没有慢上半分。

  趴在桌子上的白猫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一双琉璃似的眼珠盯着黑衣人瞧。

  白猫不动,也不出声,就那么漠然的瞅着。

  而床上的慕容清和还一无所觉,睡的香甜。

  黑衣人抬起手,掌心赫然是一枚银针。

  那枚银针在月光下闪着寒芒,只要他轻轻一用力,就能够轻易的划破床上的人的皮肉。

  黑衣人面无表情的将银针抵在慕容清和的眉心,然而不等他用力,他的动作就凝滞住了。

  睡着的人不知道何时睁开了眼睛,一双素白如玉的手握住他的手腕。

  “大半夜闯到女孩子的闺房,可不是什么君子所为哦。”

  少女缓慢的坐起,她的眉心还抵着银针,然而黑衣人的手腕却动弹不得,只能够由着慕容清和的动作来。

  一时之间,黑衣人心中尽是惊骇之色。

  她怎么会清醒过来的!

  她怎么会发现的!

  他竟然不知道自己该因为哪一个而感到畏惧。

  “你在想我是怎么识破你的?”

  慕容清和挑了挑眉,饶有兴趣的看着黑衣人。

  “少说废话。”

  黑衣人冷哼一声。

  “呐,那我就长话短说了,你是谁派来的?”

  黑衣人缄默不言。

  “我猜也猜得出来,是樾山贼心不死吧?不过用这种下作手段,真是不害臊。”

  “你这一身本事,就甘愿当樾山的走狗?”

  慕容清和这话好像触动了黑衣人,他顿时眉头拧在了一起。

  他当然不愿意!

  他这一身本事,当然不应该作为樾山的狗存在!

  可是他又有什么办法呢?

  慕容清和看到黑衣人的表情变化,忍不住勾了勾嘴角。

  “要是我说,我有个办法,让你能够彻底的摆脱樾山呢?”

  “你自身都难保。”

  黑衣人冷笑一声。

  樾山身上有樾名这么多年来从修真界各处搜罗来的法宝,他又不是没试过杀了樾山,然而却没有一次成功,反倒是让自己愈发的被动了。

  时间久了,他就彻底绝了这些念头了。

  “哦,你怎么知道我自身都难保?”

  慕容清和挑了挑眉,身形突然隐匿在月色之中,就连气息都叫人感受不到。

  黑衣人顿时面露惊讶之色,若不是慕容清和的手还握着他的手腕,他如今根本就感应不到慕容清和的存在!

  这本事……

  竟然比他还高超几分!

  黑衣人面色几经变换,他的本事是从一处山洞中得到的传承,那时候他年纪小,得了传承不知道收敛,就这么被樾名拿捏,从此只能当樾名的狗。

  “你现在还觉得我自身难保?”

  慕容清和的声音好似从四面八方传来一般。

  他好像找不到慕容清和在哪,又好像处处都是慕容清和。

  同宗同源的功法让黑衣人忍不住牙齿打颤,“你,你是什么人!”

  这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山野丫头能够拥有的东西,慕容清和不是只是天赋好一些吗?

  为什么慕容清和也会这种本事!

  “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慕容清和显出身形,腼腆的笑了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