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佬都叫我祖宗 > 82.我喜欢她?

我的书架

82.我喜欢她?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是啊。”

  慕容清雅不置可否。

  她也很好奇,为什么慕容戈和二夫人咬死了这婚约,死活都不肯退。

  难不成莫良身上有什么值得他们觊觎的不成?

  慕容清和忍不住仔细的打量莫良,这人除了傻以外,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了啊。

  莫良被这轻飘飘的两个字弄得直郁闷。

  “要不然我帮你介绍几个青年才俊?”

  “我如今只想好好修炼,对什么青年才俊没兴趣。”

  慕容清和笑着回绝。

  莫良原本也就是这么顺口一提,听到慕容清和这么说,反倒是开心了几分。

  他也说不清楚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大约有点像小孩子对于自己不喜欢的玩具,也不想送给旁人的感觉。

  “倒也是,你这个年纪还是得好好修炼。”

  莫良颇为赞同。

  “莫师兄,你不会就是为了督促我好好修炼吧?”

  慕容清和一脸无奈。

  莫良摸了摸鼻子,“那我不打扰你了!”

  他立刻连跑带颠的跑了。

  慕容清和瞧着他走了,径直关上了窗,而后也不知道是在对着白猫说,还是自言自语。

  “有些人呢,就是喜欢被人捧着的感觉,这要是放到那些话本里头,是要被反复虐心八百次的。”

  好在她不是什么话本里头的女主角。

  白猫翻了个白眼,跃跃欲试的小爪子试图在慕容清和的水杯里面洗个脚脚,可惜被慕容清和及时发现,直接拎着白猫的后脖颈子。

  “喵喵喵!”

  白猫气的嗷嗷直叫换。

  慕容清和瞥了他一眼,“又没说你,你生个什么气?”

  她忍不住有点纳闷,白猫最近怎么这么不安生?

  白猫:有本事你把我的小鱼干还给我啊!

  失去了小鱼干的白猫悲伤的不能自己,但是整个飞星宗只有白猫的悲伤是真实的。

  毕竟如今飞星宗出了两个少年英杰,其他飞星宗弟子出去说起来都是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

  更别说和慕容清和有关系的人了。

  “来,清和你觉得这件怎么样?”

  二夫人手里拿着件法衣,笑眯眯的在慕容清和身前比划着。

  结丹典仪肯定是不能够敷衍了事的,二夫人为此特意给慕容清和还有慕容清雅多挑了好几套法衣,到时候在结丹典仪上面换着穿。

  就连结丹典仪的宾客名单,二夫人都早早的拟好了。

  “我觉得母亲的眼光很好。”

  慕容清和伸手捻了捻衣服的料子,二夫人还不至于在这种地方上面克扣,这法衣做工精细,上面的符文都是精妙无比,看上去应当是出自某个大家之手。

  不过这手法倒是有点眼熟。

  慕容清和暗自思忖。

  二夫人听见这话就笑了,她又拿起另一件来,只是这件刚放下,就被慕容清雅给捡了起来。

  “娘亲,我也好喜欢这件呢~”

  她凑过去,甜甜的叫了一声。

  “既然妹妹喜欢,那我拿另一件吧。”

  慕容清和对于穿什么并不关心,她听见慕容清雅的话,也只是挑了挑眉,直接把这套法衣让了出去。

  慕容清雅面色微变,似乎是未曾想到慕容清和连一句推拒的话都不说。

  她咬着唇,顿觉无趣。

  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让慕容清雅顿时也没了争抢的兴趣。

  “好了好了。”

  二夫人连忙出来打圆场,她笑着把法衣分配好,干脆让姐妹俩自己出去转转了。

  至于慕容清雅和慕容清和那点不和,她权当没看见。

  姐妹俩能有什么隔夜仇呢?

  “姐姐还真是好脾气呢。”

  一出门,慕容清雅面上的笑容就散了。

  慕容清和没有搭理她的打算,她在飞星宗没什么熟人,修真界也没什么熟人,所以结丹典仪的宾客名单根本不会出现慕容清和的熟人。

  见慕容清和不理她,慕容清雅更气了,她径直挡在慕容清和面前,一双眼睛都瞪圆了。

  “有事?”

  慕容清和这才给了她一个眼神。

  慕容清雅触及到这眼神,顿时又是一阵心头发冷。

  “到时候结丹典仪,母亲会请许多宾客来,姐姐到时候可不要丢脸才好。”

  慕容清雅冷笑了一声。

  “多谢提醒。”

  慕容清雅:“……”

  这人怎么这么油盐不进!

  她当然不是好心提醒慕容清和的,她只是想看看,到时候慕容清和在结丹典仪上面怎么丢脸!

  到那时候,可是整个修真界有头有脸的人瞧着她一起丢脸!

  想到到时候慕容清和手足无措的模样,慕容清雅已经忍不住开始快意的笑起来。

  慕容清和看着突然开始笑的慕容清雅,忍不住有点迷惑。

  她这妹妹是把自己压抑太久,终于忍不住疯了?

  她连忙抱着猫溜了。

  结丹典仪定在了三日后,这边二夫人的请帖才送出去,那边就已经有宾客陆陆续续的来了。

  外界对于慕容家的真假千金这事早就好奇了,只是慕容清和几乎没出过飞星宗,不见外人,他们哪怕好奇,也没法跑到飞星宗来吃瓜啊!

  这一出结丹典仪,可谓是满足了所有人吃瓜的心。

  他们倒是要看看,这真假千金到底是个什么路子!

  为了防止结丹典仪上面出丑,莫掌门还特意拉了莫良过来给慕容清和恶补。

  “我又没结过丹,非得叫我来干啥啊!”

  莫良忍不住埋怨,心里也猜测难不成是因为慕容清和想借着这个机会和他多相处相处?

  “辛苦莫师兄了。”

  慕容清和对于莫良的抱怨好像没听到一样,只是笑眯眯的道了谢。

  莫良瞅了她半天,“算了,谁让你是我师妹呢!”

  “咱们飞星宗是修真界第一宗门,修真界的宗门大多以咱们为尊,也有几个兄弟宗门……”

  莫良简单介绍了一下修真界如今的形势,又着重介绍了几个和飞星宗关系较好的宗门。

  慕容清和坐在椅子上,偏着头,一边不轻不重的撸着猫,一边听着莫良说话。

  橙色的光落在她的身上,给她整个人都镀了一层金边,莫良余光瞥过去,就瞧见少女含笑的模样。

  一瞬之间,他竟然失去了言语的能力,只是木愣愣的坐在那里。

  他幻想过很多次,如果他遇到了心上人,和心上人相处是什么模样的。

  而如今,竟然和他梦中的场景一模一样。

  他说,她听,岁月静好。

  “怎么了,莫师兄,千机阁可有不对?”

  慕容清和见莫良声音停了,忍不住抬头,困惑的看着莫良。

  “没……就这些,我先走了!”

  莫良连忙摇头,而后丢下一句话,逃一样的跑了,剩下慕容清和抱着白猫原地茫然。

  这人怎么回事!

  莫良一直到跑远了,才停了下来。

  他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整个人似乎都被一种名为慌张的情绪笼罩了起来。

  真是奇了怪了,他为什么总觉得慕容清和和他记忆里的白月光重合!

  而且和慕容清和相处的感觉也实在是太奇怪了。

  他不会……

  莫良按住了自己的心口,只觉得心脏跳动的几乎要爆裂一样。

  咚咚咚的心跳声如同擂鼓,莫良咽了口口水,心说他一定是生病了。

  “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上慕容清和!一定是错觉!”

  “对,没错!”

  “肯定是因为我最近和她走的太近了,这才有这种奇怪的感觉……”

  “也不知道你在哪里,我什么时候能够找到你……”

  莫良不断的对着自己说,只是不知道到底是在自欺欺人,还是在给自己洗脑。

  等到他的心跳终于平复下来的时候,莫良一摸自己的额头,发现自己的额头竟然全都是冷汗。

  他笑着把头上的冷汗都给抹了,本来打算回去接着给慕容清和讲修真界的事,只是又想到方才奇怪的感觉,连忙打消了这念头。

  他干什么上赶着给慕容清和打工哦!

  这么想着,莫良干脆就跑路了,反正到时候有莫掌门盯着呢,慕容清和肯定不会出乱子的!

  结丹典仪的日子很快就到了。

  慕容清和和慕容清雅都换上了新的法衣,二人虽然容貌相似,但是气质却是迥异,不明就里的人看见二人站在一起,也是忍不住赞叹一句,好一对姐妹花!

  此次来的宾客自然不少,好歹飞星宗是第一宗门,旁的宗门总要给飞星宗几分面子的!

  “这就是清和和清雅了吧,当真是年少有为啊。”

  月牙门的长老瞧着慕容清和和慕容清雅,是越看越欢喜,心里念叨着怎么他们月牙门就不出这么两个小天才呢!

  那可是年纪轻轻的结丹!

  月牙门从前也是能够和飞星宗掰手腕的存在,只是宗门后继无人,这才渐渐没落了。

  修真界从来都不乏这样的存在。

  就连飞星宗,要不是一直都雄踞着第一宗门的位置的。

  那长老是越看越不舍得,心里都在琢磨着要不要让自家算得上青年才俊的弟子来追求慕容清和或者慕容清雅试试?

  甭管哪一个,拐到他们月牙门都不亏啊!

  多亏莫掌门不知道月牙门长老的想法,不然怕是要直接拿扫帚给他们撵出去!

  抱着这样想法的人不少,虽然说慕容清和和莫良有婚约,但是如今都什么年代了。

  恋爱自由懂不懂!

  这婚约又不是不能退!

  慕容清和瞧见自己面前经过的第六十七个青年才俊,忍不住额角一跳,撸着白猫的动作也是一重,压的白猫嗷一声,一爪子就往慕容清和手背上拍。

  那青年也是眼尖,立刻就按住了白猫。

  “道友你没事吧?”

  青年按住白猫,关切的看着慕容清和。

  慕容清和:“……”

  她一言难尽的看着表面看着按着白猫爪子实际上搭在他胳膊上的手。

  “多谢道友关心,我无事。”

  慕容清和摇了摇头,不着痕迹的退了一步,拉开和青年的距离。

  那青年低头瞧了一眼自己的手指,又抬头细细的打量着慕容清和,片刻之后,他忍不住笑了笑。

  “外头传闻慕容家的小姐丑赛无盐,我如今看见,才发现这传闻真是当不得真。”

  “误解罢了,我还有事,道友自便。”

  慕容清和不欲与他多纠缠,找了个理由直接开溜。

  青年眯着眼睛瞧着慕容清和的背影半天,忍不住勾了勾唇角。

  慕容清和对吧?

  慕容清和才走开没几步,就碰到了个熟人。

  不对,应当是两个熟人。

  “陆元,你真的不想和我成婚吗?”

  李玲玲黑着脸看着陆元。

  当日她突然结丹,尽管外人看来,她是一步登天,但是实际上内里的苦只有她自己知道。

  她虽然结丹,却一辈子只能够止步于此了!

  好在李玲玲虽然冲动,却并非十足的蠢货。

  她借着旁人看不出她的深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雷霆手段掌握了李家的权力。

  只是李玲玲到底底气不足,所以她再次盯上了陆元。

  陆元家世好,天赋也不错,如果她能够尽快拿下陆元,那么她在李家的地位就能够更稳固一些。

  “你疯了吧?”

  陆元不可思议的看着李玲玲,他原本以为李玲玲结丹了就消停了,这怎么还愈演愈烈了呢!

  李玲玲面色几经变换,她如今自然不可能那么强迫陆元,毕竟以后是要和陆元合作的,俩人闹的太僵也不好看。

  “好,既然你如今不喜欢我,那我总会让你喜欢我的。”

  她干脆也不强迫了,大大方方的说了这么一句,转身就要走,却瞧见了尴尬的站在原地的慕容清和。

  瞧见慕容清和,李玲玲就想起当日的事。

  她到现在都不知道当时到底有没有慕容清和做的手脚,但是事已至此,哪怕慕容清和真的做了手脚……

  能够在那种时候做手脚的人,实力岂是她能够比得过的?

  更何况,如今慕容清和刚刚结丹,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她自然不会傻的去得罪慕容清和。

  “恭喜慕容道友结丹成功。”李玲玲双手抱拳,对着慕容清和道了句恭喜。

  而后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

  陆元瞧见李玲玲走了,忍不住松了口气。

  “你真是我的福星,你一来她就走了!”

  陆元瞧着李玲玲走了,立刻忍不住开始对着慕容清和抱怨。

  “又怎么了?”

  慕容清和也有点茫然。

  “不知道她又抽的什么风,非要和我结为道侣!”

  陆元一提起这事就忍不住抓狂,谁知道李玲玲是哪根筋不对了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