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百宝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而在灵气团中央的慕容清和却是十分淡定。

  那些灵气看上去凶猛,实际上乖顺的很,一溜一溜的排着队钻进她的身体,不断改造着她的经脉血肉,她的经脉被灵气冲刷着拓宽,肌肉在灵气的作用下不断的被强化。

  慕容清和觉得,她去转职个体修似乎也没多大问题了。

  当然,这也只是想想而已。

  随着那些灵气越涌越多,最后在慕容清和的丹田汇聚,凝结,成为一颗圆润的金丹。

  金丹散发出莹润的光芒,代表着如今的慕容清和,已然是结丹修士了!

  汹涌的灵气渐渐散去,原本被乌云遮住的太阳也漏了面,而慕容清和周身隐约有灵气散溢,那是因为她刚刚成为结丹修士,尚且不能够完全控制自己的气势。

  有的人连着见了两场结丹,已然隐约抓住了天道的尾巴,连忙借此机会参悟修炼。

  “恭喜你。”

  莫掌门颇为真心实意的对着慕容清和道喜。

  他心里嘀咕了几句,这徒弟自打收进门,他是一天也没教过呢!

  结果如今徒弟都结丹了!

  “多谢师父。”

  慕容清和望过去,发现自己面前不仅仅有莫掌门,还有抱着白猫的一行长老。

  一行长老两只手都放在头顶扶着白猫,姿势看起来颇为怪异。

  不过他也不在乎这些形象,如今正笑呵呵的瞅着慕容清和。

  “我就知道你很快就会结丹的。”

  他对慕容清和结丹的速度是一点都不意外,毕竟那可是聚灵体,还是有老祖宗手把手亲自教导的聚灵体!

  短短两天,飞星宗就多了两个年轻的结丹修士,这不仅仅让飞星宗的人震撼,也让飞星宗之外的人议论纷纷。

  毕竟飞星宗可是如今修真界的第一宗门!

  “如此倒是巧了,清和和清雅的结丹典仪倒是可以一起办了。”

  二夫人面上带着笑,若是散修未必会办,但是慕容清雅和慕容清和的身份在飞星宗也能拿出来说道说道,这结丹典仪,自然是必办不可的了。

  而且姐妹俩相继结丹,说出去也是一桩美事。

  慕容戈自然不会反对,虽然说慕容清和和慕容清雅的赌约让他觉得有点丢面子,但是二人双双结丹,又让慕容戈狠狠长脸了。

  他巴不得叫其他人看看,自己生出了多优秀的女儿呢!

  所以这结丹典仪不单要办,还要大操大办!

  莫掌门不觉得有啥不对的,反正结丹典仪又不是他负责,慕容清雅和慕容清和自己有爹呢!

  他倒是想插手慕容清和的结丹典仪,但是依照慕容戈那性子,能叫他插手才怪了!

  反倒是百宝阁,慕容清和如今倒是有资格去得了。

  “既然如此,那我先带清和去百宝阁了。”莫掌门瞅着二夫人和慕容戈。

  百宝阁也有许多年没开过了,毕竟飞星宗这么多年,也没几个能够有这样的天赋的。

  “那就麻烦掌门了。”

  二夫人盈盈一笑,对着莫掌门好一番叮嘱。

  莫掌门心里忍不住翻白眼,慕容清和不管怎么说都算是他徒弟,他还能欺负慕容清和不成?

  不过莫掌门不欲和二夫人多加攀扯,连忙扯着慕容清和走了。

  慕容清和抱着白猫慢悠悠的跟在后面,看着莫掌门像是逃一样的跑了,还觉得挺有趣的。

  “师父很怕娘亲?”

  她扬声问道。

  莫掌门脚步一顿,而后回头,一本正经的看着她。

  “清和啊,你年纪还小,你不懂。”

  莫掌门面露沧桑之色,他最怕的就是这种温温柔柔的给你软刀子的人了!

  要是二夫人直接来硬的,那他是半点不怂的,但是二夫人偏偏是那种哪怕心里恨你恨的要死,面上还能够跟你和和气气的主。

  莫掌门一瞧见二夫人的笑,就浑身都忍不住直起鸡皮疙瘩!

  “我觉得娘亲挺温柔的。”

  慕容清和瞧见莫掌门这个样子,忍不住有些促狭的道。

  莫掌门瞪大了眼睛,“你真的觉得她温柔?你可不能这么觉得啊!”

  一时之间,莫掌门连慕容清和被坑死之后埋在哪里都给慕容清和选好了。

  毕竟二夫人只是看上去温柔和善,就二夫人那性子,指不定背后就把你坑死了!

  就是莫掌门,一不小心也被二夫人坑过几次。

  他忍不住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慕容清和,就慕容清和这个单纯劲,那不得叫二夫人忽悠瘸了啊!

  还好他把慕容清和给收徒了!

  “二夫人她……”莫掌门憋了半天,他总不能直说二夫人不是个好玩意儿吧?

  好半天,莫掌门也没憋出来个词,只能板着脸,道:“你少接触二夫人就是了。”

  慕容清和瞧他这个紧张的模样,也不再逗莫掌门,而是乖巧的应了一声。

  莫掌门确定慕容清和是听进去了,这才领着慕容清和往前走。

  白猫趴在慕容清和怀里,懒洋洋的翻了个身,却被慕容清和一巴掌拍在屁股上。

  白猫:???

  你拍我干啥!

  他忍不住用那双琉璃似的眼睛瞪着慕容清和。

  “这几日不知道偷吃了多少小鱼干,接下来给你减肥。”

  慕容清和捏了一把白猫的肉垫,小声道。

  白猫:???

  小鱼干是白猫儿吃的和他白猫有什么关系!

  一时之间,白猫连他用几个杯子洗爪爪都想好了。

  白猫一撅屁股,慕容清和就知道这厮要放什么屁,她狠狠捏了一把粉色的肉垫。

  “你敢?”

  白猫顿时怂了,耷拉个脑袋,十分郁闷的模样。

  莫掌门余光瞥见白猫,顿时心里直乐,这猫虽然看上去就是个普通的猫,也没什么用的样子,但是谁让白猫好看呢?

  莫掌门觉得,要是白猫是他养的,他也不介意多宠着白猫一点。

  反正一只猫而已。

  百宝阁在飞星宗正中央的云峰之顶,莫掌门带着慕容清和越过九百九十九道白玉阶,这才到了百宝阁外。

  “说起这白玉阶,还和你娘有关呢。”

  莫掌门忍不住多嘴说了一句。

  “我娘?”

  “对啊,当年你娘为了开百宝阁,愣是从白玉阶底一步一跪,跪过九百九十九道白玉阶才开了百宝阁。”

  “不过我也不知道你娘当年到底求了什么东西。”

  莫掌门对当年的事也不是很了解,只知道当初何漾忽然之间疯了一样的要进百宝阁。

  百宝阁开启也是有要求的,尽管他是掌门,也没那个资格。

  只能看着何漾一步一跪,生生开启了百宝阁。

  他是打心里佩服何漾,要是换了他,怕是没这样的毅力。

谷</span>  当然,要是他快要挂了不得不借此续命,他说不定还会试试。

  “把那三个牌子放到上面吧。”

  莫掌门指了指门上的三个凹槽。

  他对于何漾的事并不想要多说,慕容清和也就没有问,而是依言把三个牌子放到了凹槽上头。

  “百宝阁我没法进去,你只能自己进去。”

  莫掌门站在原地,解释道。

  慕容清和心下了然,推开了百宝阁的门。

  百宝阁四周无窗,然而室内却是亮堂堂的,这光芒并非是用什么外力,而是整个百宝阁内,都带着自然光。

  慕容清和首先瞧见的就是一个大厅一样的地方。

  而她的面前,一个巨大的百宝架。

  百宝架一眼望不到头,每个格子上都摆着不一样的东西。

  哪怕是拿出来比慕容清和还大的武器,这个时候也都乖乖的摆在架子上。

  她随手从上面拿出来了一个巨锤。

  这巨锤巨大,落在地上比慕容清和还高几分,要是一锤子抡过去,怕是能把人脑浆都抡出来。

  慕容清和脑补了一下自己拎着巨锤抡的脑浆乱飞的场面,忍不住闷笑了一声,轻松的把巨锤给放了回去。

  她可不想以后做个什么雷霆巨锤真君!

  百宝架上最多的还是法器和功法,也有一些丹药,不过那些丹药慕容清和是不敢碰的。

  毕竟那些丹药都不知道放了多少年了,谁知道会不会过期?

  而且那个年代的人和这个年代的人体质也不一样啊!

  万一吃坏了肚子怎么办?

  也还有一些丹方之类的东西。

  这百宝阁里,差不多就是飞星宗的修士这么多年来搜集到的各式宝贝了。

  慕容清和沿着百宝架慢慢的往前走。

  百宝架极长,而那不知道哪里来的自然光也将她的影子拉的极长,远远看去,孤寂又清高。

  慕容清和只觉得,这百宝架之上,好像有什么熟悉的气息。

  一直到了百宝架的中段,慕容清和终于感应到了熟悉的气息。

  她望过去,看到那格子放的是一个卷轴。

  卷轴整个看上去都十分潦草,和旁边的其他东西看起来格格不入。

  慕容清和精准的把卷轴拿了出来,卷轴在被她拿出来之后,依旧是锁着的。

  毕竟要是拿出来就能够看里面的东西,那百宝阁还设什么限制?

  慕容清和缓慢的输入灵气,随着她的动作,百宝架上的光芒也渐渐散去,百宝阁内的自然光也慢慢暗淡下来。

  取而代之的,是柔柔的夜明珠的光芒。

  那些原本慕容清和能够随便拿出来的东西,如今都对着慕容清和上了锁。

  慕容清和找了个地方坐下,打开卷轴。

  清和,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想必我已经死了,不必悲伤,不必难过,死亡本就是修士应当经历的一环。我知道既然你到了这里,那么不管我说什么,你都不会放弃继续调查的。

  当年那东西被我一分为二,如今一半封在飞星宗的禁地之内,另一半我又分作几份,一份融入你的神魂,一份在月华塔,还有一份我也不知道如今在哪,但是只要你找到,就会有感应的。

  我没办法告诉你那东西到底是什么,我只能说,只要你离开祁连山脉,那么二夫人为了那东西就必然不会放过你。

  ……

  卷轴上前面还是很认真的讲了许多关于那东西的事,后头就是渐渐跑偏。

  我的小清和,虽然说我如今死了,但是你得记得没事给我烧点脆皮五花肉,唉,想来你也不会记得了……

  脆皮五花肉?

  慕容清和皱了皱眉,还是把这个记在了心里。

  卷轴里面的内容不少,后面就都是些对慕容清和的碎碎念了,她看完卷轴,认真的把卷轴收了起来。

  当年何漾一步一跪进入百宝阁,可能根本不是为了从百宝阁里面拿走东西,而是为了把这东西放进百宝阁内。

  毕竟二夫人不会闲到跑到百宝阁里面来。

  只是……

  难道何漾早就料到她会来这里了吗?

  慕容清和深吸了一口气,愈发觉得这一切都哪里怪怪的了。

  外面的莫掌门等的腿都要麻了,才看见慕容清和推门出来。

  “挑完了?”

  他对着慕容清和挑了挑眉。

  “挑好了。”

  慕容清和腼腆的笑了笑。

  莫掌门也没问慕容清和挑了什么,毕竟这也算是隐私不是!

  结丹典仪准备还要几天,正好慕容清和刚刚结丹,还需要稳固修为,莫掌门也就没打扰慕容清和。

  反倒是莫良,又来了两次。

  “你真结丹了啊?”

  莫良趴在窗户边上,双手撑着下巴看着她。

  “自然,还能有假?”

  慕容清和一脸无奈的看着莫良。

  “那你比慕容清雅还厉害了呢!”

  莫良掰着手指头数了数,慕容清和才入道多久啊!

  “莫师兄,这大清早的,你不会就是来祝贺我结丹吧?”

  慕容清和指了指天边还没散去的弯月,如今还是日月当空,眼瞅着天蒙蒙亮呢!

  莫良大早晨是要干什么?

  莫良瞅着慕容清和,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大早晨的就跑了过来。

  可能就是心里觉得怪怪的吧。

  毕竟慕容清和和慕容清雅都结丹了呢。

  “你都结丹了,怎么还不找我爹提退婚啊?”

  莫良想翻窗进来,没敢,只能眼巴巴的瞅着。

  要是慕容清和还是个筑基,他这时候肯定是大呼小叫的要退婚了。

  “我一直都不曾拒绝退婚。”

  慕容清和撸猫的动作一顿,抬头笑眯眯的瞧着莫良。

  莫良似乎有哪里不太一样了。

  简单来说,就是……

  底气不大足。

  “你这么年轻就结丹了,想找什么样的道侣找不着啊,何苦在我身上吊死呢!”

  莫良忍不住埋怨,这多耽误他找白月光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