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谁赢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莫良当然对自己的天赋有自信,只是好听的话谁不愿意听呢?

  他听见慕容清和的话,也是忍不住笑开了眉眼,“那就借清和师妹吉言了,不过下一场,清和师妹你可有把握?”

  莫良当然也有撞到慕容清和的可能,但是他倒是不怕。

  毕竟他和慕容清和又没有什么赌约!

  而且……

  在莫良眼里,不管是慕容清和还是慕容清雅,心里都是对着他有几分好感的,他自觉自己是个男人,让让女孩子怎么了?

  “有没有把握说不准,只能说是尽人事听天命。”

  慕容清和笑容温柔,顺手又给莫良斟了杯茶。

  莫良端起茶一饮而尽,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慕容清和哪里怪怪的。

  这种怪却又说不上来。

  就是一种单纯的感觉,像是小动物对于危险的直觉一样。

  莫良摸了摸鼻子,心说这可能是自己的错觉吧?

  “清和师妹你也不必太过忧心,反正你已经赢了两场了,这赌约你是赢定了。”

  莫良压下心里奇怪的想法,笑呵呵的安慰慕容清和。

  他自然不知道慕容清和已经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了。

  慕容清和瞧见莫良的茶杯空了,笑眯眯的又给莫良续上一杯。

  莫良对于二人的赌约倒是喜闻乐见。

  ——反正慕容清雅输了,他看慕容清和还比慕容清雅顺眼点呢!

  眼看着再坐下去,怕是慕容清和能给他灌茶水灌饱,莫良麻利的找了个理由溜了。

  第三场比试很快就到了。

  如今飞星宗内也没人敢小看慕容清和了,毕竟不管是七纹九转还阳丹,还是慕容清和过五关斩六将,杀鸡一样一路杀到鳌头,都足够亮眼。

  谁能想到,慕容清和刚刚回到飞星宗的时候,没有一个人看好慕容清和呢?

  那时候,飞星宗内众人的普遍想法,可是这一介山野农女,竟然是慕容戈长老的亲女儿,怕是日后一辈子都能高枕无忧了。

  他们对于慕容清和最大的想象也就是凭借着慕容戈的能力做个快活的凡人罢了。

  而如今,慕容清和拿了一场第一,又能够炼制出七纹九转还阳丹,已然是傲视大多数人的水平了。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和我站到同一个擂台上。”

  慕容清雅看着慕容清和,心头忍不住一阵愤恨。

  凭什么她什么都有?

  凭什么她不需要努力就能够拥有这一切?

  她想到从前,慕容清和还没有回到飞星宗的时候,那时候她的日子多快活啊!

  可是如今慕容清和回来,一切都不一样了。

  甚至说,慕容清和的存在就是在时时刻刻的提醒她,她占据了慕容清和的东西!

  只要慕容清和不回来,这一切原本都是属于她的!

  慕容清和只是对着慕容清雅笑,“如果妹妹想要说这个话的话,还是不必了。”

  她和慕容清雅根本没有和谐相处的可能,只要她存在一天,慕容清雅就不会心安。

  所以慕容清和也没打着和慕容清雅真的姐妹情深的打算。

  慕容清雅冷笑一声,手上动作毫不犹豫。

  “白猫儿,你说他们谁会赢?”

  一行长老捏着白猫的肉垫,忍不住问道。

  白猫瘫在桌子上,阳光落在白猫的身上,让他浑身的白毛都镀了一层橙色的光。

  他懒洋洋的动了动爪子,要不是这老头给的太多了,他才不会让这老头摸自己的肉垫呢!

  至于回答老头的问题?

  那是另外的价钱!

  一行长老没得到白猫的回答也不意外,只是一边捏着白猫的肉垫,一边盯着场上的形势。

  他自然是看好慕容清和的,那可是老祖宗带出来的人物,别说打个结丹了,就是打个元婴那不也是手到擒来么?

  慕容清和自然是不慌乱的,她手中轩辕剑舞的是密不透风。

  莹白色的灵气在她的周身围成了一个圈,随着慕容清和的动作不停的晃动。

  风声猎猎,吹动她的长发,慕容清和身形的每一次急转都带来让她周身的灵气团发生些许变化。

  慕容清雅手持九天玄女剑,她如今已经是结丹修士,属于结丹修士的威压毫不客气的爆发出来,慕容清和只觉得自己周身的灵气似乎都沉重了几分,好像要把她整个人都吞噬掉一般。

  九天玄女剑本就是可以升级的法器,慕容清雅结丹之后,作为她的本命武器的九天玄女剑,也是威力提升了不少。

  叮——

  剑身碰撞的声音响起,慕容清和和慕容清雅擦肩而过。

  就在此时,慕容清和骤然发力,只见她周身灵气暴涨,顷刻间就凝成一个灵气团,以一种十分刁钻的角度朝着慕容清雅而去!

  慕容清雅猛然回身,她去势还没来得及收回,出势却是又来,所有的灵气在她的面前凝结,堪堪挡下这一击。

  看见这一击空了,慕容清和忍不住有些遗憾,竟然叫她躲过去了呢。

  慕容清雅被偷袭,顿时气的不行,扭身直接奔着慕容清和而来!

  “姐姐这一次,哪怕用了秘法,怕是也无力回天了呢。”

  她声音娇柔,说的话却是不留任何情面。

  慕容清和不置可否,她本来也没打算用那种方法。

  之所以假托秘法的托词,不过是为了让自己的实力提升看起来合理一点罢了。

  慕容清雅的攻势来的凶猛,还夹杂着属于结丹修士的威压。

  而在慕容清雅的身体马上靠过来的时候,慕容清和只觉得自己脚步一顿,她一低头,瞧见地上蔓延出来密密麻麻的藤蔓。

  这可和上一次慕容清雅的阵法不同,这一次是独属于结丹修士的能力!

  “这样就想要打败我?”

  慕容清和无奈的摇了摇头。

  慕容清雅原本是攻势直冲慕容清和而来,而如今,慕容清雅的攻势却是藏在了每一缕灵气之中。

  慕容清和半点也不急,她甚至闭上了眼,一双手握紧了轩辕剑。

  而后猛然周身灵气大振,莹白色的灵气化作一条一条的游龙,让她远远看去,仿佛是被群龙包围一样。

  慕容清和的口中念诵起古老的咒语来。

  慕容清雅原是将一道攻势化作万千,而她最强的杀招就隐匿在这万千攻势之中,只要这一招中了,那么慕容清和是必败无疑!

  然而慕容清和却好像毫无所觉,依旧是那个样子,甚至让慕容清雅怀疑,她是不是就要这么干脆的认输了?

  然而下一秒,她就知道自己是错了。

  慕容清和看上去没动,却已经动了个彻底。

谷</span>  她周身的灵气狰狞又疯狂,把慕容清和本人包裹的严严实实,而慕容清雅酝酿出的杀招,在这些灵气加持之下,竟然是根本无从下口!

  “想把自己包裹成一个乌龟壳吗?”

  慕容清雅冷笑一声。

  那可是妄想!

  只见慕容清雅手腕微动,她周身的灵气也发生了变化,竟然是化所有的虚招为实招,完完全全的准备殊死一搏了!

  万千攻势朝着那张牙舞爪的莹白色巨龙呼啸而去。

  莹白色的灵气和翠绿色的灵气狠狠的碰撞在一起,一瞬之间,电光火石,石破天惊。

  就连看台上的人都忍不住捂住了耳朵,只觉得那轰鸣的声音几乎要震破人的鼓膜一般。

  唯有一些修为高一些的,如今还能够泰然处之。

  “竟然砸出了个坑!”

  待到烟尘散去,灵气渐渐归于虚无,有人忍不住惊呼了一声。

  众人连忙看向慕容清和和慕容清雅的方向,只见二人原本站立的擂台已经在巨大的冲击之下化为齑粉,只剩下原地留下来的大坑,而慕容清雅和慕容清和的身影也不知所踪。

  谁赢了?

  一时之间,众人心头疑惑弥漫。

  慕容清和慢吞吞的站起来,她手握轩辕剑,剑刃直指慕容清雅。

  风声呼啸,慕容清和只觉得天地都在此刻寂静,只剩下呼啸的风声。

  慕容清雅身子歪在地上,似乎对于这样的结果不可置信。

  她的九天玄女剑丢在一边,半边身子上头都是血迹,衣裙散乱,她依旧没反应过来,这时候整个人都是懵的。

  她可是结丹修士,居然……

  输了?

  慕容清雅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是她已经脱力,挣扎了几次,也没能站起来,只能一手撑着地,让自己不要倒下去,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妹妹,你输了。”

  慕容清和看着她。

  “呼,呼,我明明,呼,是,呼呼,结丹……”

  慕容清雅说话都费力,却依旧想要找到一个原因,结丹修士对筑基修士不应当是绝对的碾压吗?

  为什么慕容清和竟然可以赢了她!

  慕容清雅想不通,怎么也想不通。

  “结丹又如何?”

  慕容清和笑了笑。

  结丹修士确实比筑基修士强,但是一直都存在着越级反杀的可能性。

  所谓炼气、筑基、结丹、元婴,不过是修士们这么多年摸索出来大概的一套标准罢了,实际上修士的实力并不能够简单的以此区分。

  众人也是忍不住讶异,毕竟那可是结丹修士!

  尽管慕容清雅才结丹不久,还没完全掌握好结丹修士的力量,却也不是慕容清和一个筑基期能够抵挡的,然而如今慕容清雅却败了,还败的彻彻底底?

  这失败简直是猝不及防,就连莫掌门都被震惊到了。

  他知道慕容清和不同凡响,却没想到慕容清和如此的不同凡响!

  “难不成这就是天赋?”

  他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莫掌门和慕容清和的生母还是接触过的,他只能说,那也是一位奇女子。

  慕容戈也是面色几经变换,慕容清雅结丹,他当然是觉得倍有面子,毕竟慕容清雅可是飞星宗内最年轻的结丹修士了!

  只是这结丹败给了筑基,叫外人看了,说不定要笑话他了!

  不过好歹慕容清和也算是他的女儿,他大约……也不算特别没面子吧?

  慕容戈不确定的想着。

  莫掌门已经宣布了慕容清和的胜利,她自然而然的就收了剑,一双眼睛盯着慕容清雅瞧。

  “其实原因很简单,我也即将结丹了。”

  “而已。”

  这话说的云淡风轻,好像今天午餐加道菜一样的稀疏平常,然而听到这话的慕容清雅,却是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你果然在隐藏实力!”

  若是慕容清和本就是结丹,那么她输了也不冤枉。

  输给一个实际实力可能远超结丹的人,总比输给一个筑基好多了。

  “我怎么会做这种事?”慕容清和愕然,“我天资驽钝,并无隐藏实力的必要,只是此番与妹妹战斗,感慨良多,修为才有所松动罢了。”

  这话一说完,慕容清雅差点吐血。

  天资驽钝?

  慕容清和修炼的速度像是坐窜天猴一样,竟然还说自己是天资驽钝?

  一时之间,慕容清雅只觉得她和慕容清和的差距不断扩大,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她真的能够比慕容清和强吗?

  聚灵体在结丹之时并无雷劫,慕容清和只觉得自己周身的灵气浮动,天地间的灵气似乎都朝着她的方向涌过来,不过是片刻,就在慕容清和周身形成了一个灵气团。

  慕容清和整个人都被莹白色的灵气包裹,透过灵气,他们能够隐约看到灵气在不断的改造着慕容清和的身体。

  “真羡慕聚灵体啊,这要是换了旁人,不得被雷劈个外焦里嫩啊!”

  “对啊,聚灵体连雷劫都没有,修行比咱们可容易多了……”

  “慕容清和回来才没多久吧?从入道到结丹有两个月没?”

  “嘶——这么恐怖的修行速度!”

  “要是她早早入道,现在不会已经是元婴了吧?”

  ……

  这些议论声是一点都不小,都传到了慕容戈的耳朵里。

  慕容戈也是心思微动,要是当年他找到的就是慕容清和本人,是不是他如今就有个元婴期的女儿了?

  二夫人和慕容戈做了这么多年的枕边人,她瞧见慕容戈的神色,就知道慕容戈在想什么。

  她神色暗了暗,却还是打起笑容,温柔小意的哄着慕容戈。

  比起慕容清雅结丹时那声势浩大的雷劫,慕容清和结丹明显就显得悄无声息了一些。

  要不是那些灵气朝着慕容清和的方向源源不断的涌去,他们还真的想象不到如今慕容清和正在结丹!

  这就是聚灵体吗?

  一时之间,众人心头是感慨万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