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三局两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她原本还想着,慕容清雅这么一遭怕是要糟糕,但是却没想到慕容清雅竟然在这个关头结丹了!

  一旦慕容清雅结丹,那么前头慕容清雅的那些举动不管丢脸与否,全都可以一笔勾销了。

  慕容清雅可是如今飞星宗内最年轻的结丹修士!

  “恭喜妹妹了。”

  就连慕容清和,也颇为真诚的道喜。

  修士修行一向都是逆天而行,不进则退,她是真的因为又有一个修士短暂的战胜了天道而高兴。

  当然,能让慕容清和如此淡定的原因,还是因为不管慕容清雅怎么晋级,哪怕是元婴,也比不过她。

  慕容清雅方才的虚弱一扫而空,她只觉得自己如今整个人都是精力充沛,哪怕绕着飞星宗跑上十圈都不会虚的!

  “恭喜清雅喜结金丹。”

  莫掌门看着雷光全数散了,这才到了慕容清雅面前道恭喜。

  “多谢掌门。”

  慕容清雅起身,对着莫掌门盈盈一拜。

  这下没人记得她方才指责慕容清和作弊的时候多狼狈了。

  慕容清雅越过莫掌门看到慕容清和的表情,顿时又是忍不住气上心来。

  她怎么能够那么淡定,那么云淡风轻?

  如今她可是结丹了!

  她如今可是飞星宗最年轻的结丹修士,下一场慕容清和输定了,她怎么还能够这么镇定?

  慕容清雅不解,慕容清和的底气到底是哪里来的?

  慕容清和可不知道慕容清雅因为她的淡定而愤怒。

  她自然而然的后退了几步,看着那些人把慕容清雅围在中央道谢。

  一行长老抱着白猫过来,声音有些感慨。

  “我当年结丹时候,也这么热闹。”

  白猫原本在一行长老怀里,瞧见慕容清和,是两腿一蹬,稳稳的落在了慕容清和脑袋上。

  慕容清和被他撞的身子一歪,险些跌在地上。

  她把不听话的白猫从脑袋上面摘下来,放到怀里抱着。

  “怎么好像重了些许?”

  掂了掂白猫的分量,慕容清和忍不住有点纳闷。

  一行长老顿时正了神色,“许是这些日子都没怎么动弹吧,我们可没用小鱼干换他给我们撸!”

  慕容清和:“……”

  长老你暴露了,你知道吗!

  她忍不住抽了抽嘴角,算是知道白猫为什么又胖了。

  一行长老也心虚。

  平常慕容清和在的时候,白猫那叫一个傲娇,还乖乖给撸?

  那是不可能的!

  他们拿小鱼干换的结果基本都是小鱼干和脸尽失。

  白猫不给他们几爪子就不错了!

  也就这几天慕容清和不在,白猫断了粮,他们才能换到撸猫的机会。

  至于为啥天天都是一行长老抱着猫出席……

  当然是因为一行长老打赢了其他长老且上供的小鱼干最多啊!

  “胖了就胖了吧。”

  慕容清和无奈的笑了笑。

  一行长老心虚的摸了摸鼻子,要不然……

  他们少给白猫一点小鱼干?

  不过那白猫不得给他们抓成大花猫啊!

  慕容清雅那边是真的热闹,相比较之下,慕容清和这边就是冷冷清清的。

  慕容清和也不觉得失落,她和一行长老找了个地方坐下,还有闲心点评那些恭喜慕容清雅的人的祝贺词。

  本来今日不仅仅是炼丹场的比试,如今却是所有的注意力都被炼丹场吸引走了。

  就连炼器场制符场的人都有些心思浮动了。

  万一他们也能够一步结丹呢?

  慕容清雅的结丹着实是热闹了好一会,要不是顾虑到逐星比试还在进行,估计这些人能够一直到天黑都不散!

  逐星比试第二场和第三场中间还有两天休息的时间。

  原本慕容清雅和慕容清和的赌约,许多人已经因为第二场的结果而有所动摇,如今单单针对第三场的赌约,却是又回到了一开始一面倒的局面。

  毕竟那可是结丹修士!

  结丹修士和筑基修士,中间的差距说是天堑也不为过!

  慕容清雅结丹,是给慕容戈大大的长了脸,慕容戈这两天面上都是带着笑的,而且罕见的主动给慕容清雅送了不少东西,甚至说亲自又找人给慕容清雅打造了一件新的法器。

  慕容清和听到这消息的时候,也只是撸猫的动作一顿。

  “一行前辈,我很理解你想要让我赢的心情,但是也不至于事无巨细的告诉我吧?”

  她无奈的看着一行长老。

  一行长老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他其实并不太关心慕容清雅的情况。

  但是如今白猫在慕容清和这呢啊!

  他想来撸猫,可不是得找个理由?

  “那怎么能行呢,老话说得好,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你得充分了解对手的能力才行啊!”

  一行长老一本正经的说道。

  慕容清和:“……”

  她看着眼珠子都快要黏在白猫身上的一行长老,心说一行长老怕不是就是为了撸猫来的!

  不过,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吗?

  一行长老这句话说的也没错。

  “多谢前辈提醒,我确实得做好完全的准备才是,只是白猫这几日可能还要继续寄养在前辈那里了,不知道会不会叨扰前辈?”

  慕容清和做出为难的表情看着一行长老。

  “不叨扰不叨扰,我们平素日子无聊的很,有白猫解解闷也是好的。”

  一行长老连忙摇头,生怕慕容清和反悔。

  慕容清和闷笑一声,把白猫递到一行长老怀里,“那就多谢前辈了。”

  一行长老怀里多了个毛绒绒的小东西,他顿时一本满足。

  那真是腰也不酸了腿也不疼了,他跑来跑去,不就为了这一口么!

  一行长老抱了白猫,顿时特别有眼色的告辞了。

  慕容清和还真去尝试知己知彼的手段了,不过她特别直白,她直接找上了慕容清雅。

  慕容清雅:???

  你是不是脑子不大好!

  咱俩是竞争对手诶!

  不过显然,慕容清和并没有这样的顾虑。

  “姐姐,咱俩下一场是对手。”

  慕容清雅咬着牙,忍不住提醒。

  “我知道呀,我只是听说爹爹赠了妹妹一件法衣,忍不住有些羡慕而已。”

  慕容清和笑了笑,她知道慕容清雅有一柄九天玄女剑,还有如今慕容戈送的法衣。

  只是这些终究都是外物,她倒是想要看些别的。

谷</span>  慕容清雅冷哼一声,她俩别看表面看上去和谐,实际上已经是撕破脸了。

  “那姐姐还是羡慕去吧,这次姐姐运气好,可未必就有下次了。”

  慕容清雅眼见着在这赌约之中,她已经是必输无疑了,对待慕容清和就更没有好脸色了。

  尤其是想到,慕容清和和莫良走的那么近,她已经快要气炸肺了!

  “我运气确实不错。”

  慕容清和赞同的点了点头,“三局两胜,我都赢了两局了呢,妹妹,这赌约如今我是不是算是赢了?”

  慕容清雅听见这话,顿时又是忍不住直咬后槽牙。

  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在擅长的炼丹上面输了!

  “你在爹爹面前隐藏实力?”

  她忍不住问道,如果不是这样,慕容戈怎么会断定慕容清雅天赋不好?

  “妹妹不要转移话题,关于我娘的秘密……”慕容清和勾了勾唇,慢慢的靠近慕容清雅。

  “妹妹不会是只是想要诓我吧?”

  “还是说,妹妹根本不知道关于我娘的秘密?”

  她倒是好奇,慕容清雅能够说出什么花来?

  她娘都死了多少年了!

  慕容清雅见慕容清和根本不为所动,顿时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是,我输了,按照赌约,我要告诉你关于你娘的秘密,只是不知道,这秘密你敢不敢听?”

  “既然妹妹敢说,我当然敢听了。”

  慕容清和笑容温柔。

  慕容清雅看着慕容清和。

  后者好像一直都是云淡风轻的模样,似乎什么事都不能让她变的惊慌失措起来。

  就是不知道……

  这个消息会不会让她脸上虚伪的面具破碎呢?

  想到或许能够看到慕容清和崩溃的样子,慕容清雅就忍不住觉得快意。

  “你娘当年虽然死了,但是魂魄却被秘法镇压在封印之中,永生永世不得超生。”

  慕容清雅声音像是带着刀,她说完这句话,忍不住畅快的看着慕容清和,期待慕容清和面上所有的神色都在这时崩塌。

  绝望吧,怒吼吧,哭号吧!

  最好因此而崩溃,而绝望,最后彻底的一蹶不振,沦落到泥里吧!

  原来这就算秘密吗?

  慕容清和勾了勾嘴角,“妹妹,如果这个就算是秘密,那么我可觉得这并不值得了呢。”

  她娘的魂魄被镇压,这事她早就知道,若非如此,她怎么会离开祁连山脉?

  慕容清和对于飞星宗的一切并没有什么兴趣,只是有些东西,是她娘的罢了。

  慕容清雅愕然,为什么,为什么慕容清和竟然一点动容的神色都没有,她是木头人吗?

  “你娘是为了让你有活命的机会,才镇压了自己的魂魄。”

  慕容清雅咬牙道。

  慕容清和心思微动,没想到慕容清雅还真知道些什么。

  她一直猜测她娘为何会甘愿让自己的魂魄被镇压,如果这么说,倒也不是说不通。

  当年何漾的死并不光彩,最起码对于慕容戈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光彩的事。

  她幼时也曾经在慕容戈膝下养过一段时间,只不过那时候的记忆都已经模糊,慕容清和自己也记不清了。

  她记事起,就是在祁连山脉了。

  她娘既然是自己镇压了自己的魂魄,那么依照她娘的性子,怕是不会不给自己留退路。

  只是不知道,她娘留下的退路在哪里?

  慕容清和表情都没动,她只是笑眯眯的瞧着慕容清雅。

  “那真是多谢妹妹告知我这样的秘密了呢。”

  她依旧是那副样子,云淡风轻,好似泰山崩于前都不会让她有任何情绪的变化一般。

  “你就不恨吗?不恨我娘——”

  慕容清雅看见慕容清和这幅样子就觉得心里呕得慌。

  “二夫人待人和善,我回了飞星宗后又对我多番照顾,我怎么会恨二夫人呢?”慕容清和笑容都没变,“倒是你,二夫人把你带回来,虽然是误认成了我,却也给了你一场造化,怎么不见你感谢二夫人呢?”

  若是没有二夫人把慕容清雅带回来,慕容清雅如今能不能活都是两说呢!

  甭管慕容清雅有多好的天赋,当年的慕容清雅确实是孤苦无依的孤儿没错。

  慕容清雅面色微变,她似乎知道些什么,却又咬着牙,不肯继续说了。

  她哼了一声,扭头就走。

  片刻之后,慕容清雅又好像意识到什么一样,怒瞪着慕容清和。

  “结果你已经知道了,你还不走?”

  慕容清和掸了掸裙子,“期待咱们的下一场战斗。”

  既然已经知道了自己想要知道的,她自然没有久留的必要了。

  只是她娘留下的活路,到底在哪里?

  慕容清和皱着眉头。

  她娘死的急,就连前辈们都没什么有用的讯息给她。

  说不定这其中,还有什么秘密呢。

  慕容清和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对于第三场倒是镇定了许多。

  “没想到她居然比我还快的结丹了!”

  莫良在第二场和第三场中间的空档来找了一次慕容清和。

  “是不是后悔了?”

  慕容清和笑呵呵的看着莫良。

  后者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结丹而已!哪怕她倒贴,我都看不上!”

  莫良是真的看不上慕容清雅,在他看来,天天追在他屁股后面的慕容清雅有什么好的?

  还是他的白月光最好!

  莫良这性子,要是说起来其实也就一个字能够概括。

  不过是贱罢了。

  慕容清和只是笑,慕容清雅虽然说和她关系不好,但是可没做过什么对不起莫良的事。

  “那莫师兄是怎么想的?”

  慕容清和给莫良倒了杯茶,笑呵呵的看着他。

  莫良:“……”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

  他一路顺风顺水惯了,在周边这个圈子里,他也是最优秀的那一个,如今瞧见慕容清雅结丹,他说是心里有点酸溜溜,却又忍不住有点自得。

  这么年纪轻轻的金丹修士又怎么样?

  还不是要追在他屁股后面跑?

  “要是我也能结丹就好了。”

  莫良想了半天,这么说道。

  他确实是羡慕慕容清雅结丹的。

  “凭借莫师兄的天赋,我相信莫师兄很快就会结丹的。”

  慕容清和笑眯眯的给莫良画大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