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她作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下品九转还阳丹。”

  随着计数长老的声音落下,慕容清雅顿时颓然的坐在椅子上。

  能够引来丹劫的丹药,怎么是她这下品九转还阳丹能比的?

  慕容清雅只觉得自己脑子一片混乱,她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如果没有慕容清和,这颗下品九转还阳丹必然让她成为全场的焦点,可是如今偏偏有个慕容清和!

  所有人都看向慕容清和的方向,能够引来丹劫的丹药,又会是什么样的?

  只见计数长老将那枚丹药从玉瓶之中取出。

  丹药一取出来,就能够看到表面上一圈雷电形状的标记,那是经历过丹劫的丹药的标志。

  一股淡淡的草药香从丹药上弥漫开来,迅速的在整个场地内蔓延。

  “这就是经历过丹劫的丹药吗?”

  有人忍不住惊呼。

  “这药力,绝了!”

  而拿着丹药的计数长老感觉最为明显。

  他只觉得精神一振,疲惫全消。

  “极品九转还阳丹!”

  计数长老声音都在颤抖,这可是极品丹药!

  他活了这么多年了,还是第一次见到极品丹药!

  一时之间,议论声不绝于耳。

  完了,一切都完了。

  一瞬间,慕容清雅只觉得绝望的情绪将她笼罩。

  她和慕容清和前头的结果一模一样,而如今这一出,是叫她输的彻彻底底!

  她已经输了两场,这赌约,她已然是必输无疑!

  她脑海里已经闪过无数种死法,而这些死法,无一例外的叫人胆寒。

  她还能够怎么办?

  她还能够怎么办才能够挽回败局!

  慕容清雅的手都在颤抖。

  莫掌门已经要恭喜慕容清和,毕竟这第三局,可是只有慕容清和和慕容清雅炼制成功九转还阳丹!

  “她作弊!”

  莫掌门恭喜的话还没说出来呢,慕容清雅已经先一步喊出了声。

  莫掌门要恭喜的话就这么咽了回去。

  “慕容清雅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

  他看向慕容清雅。

  后者咬着牙,“我看到姐姐作弊了,我们修士就是要顶天立地,尽管她是我姐姐,我也不能替她隐瞒此事!”

  众人目光在姐妹俩中间转来转去,先是慕容清和引来丹劫,紧接着慕容清雅就爆出慕容清和作弊,这到底是什么神转折!

  慕容清和茫然的看着慕容清雅,作弊,什么作弊?

  “既然如此,你说说你瞧见清和怎么作弊了。”

  莫掌门自然是不信慕容清和作弊的,但是既然慕容清雅这么说了,他就得查,总不能因为慕容清和是他的徒弟他便包庇她。

  若是如此,那么他这个掌门还怎么当?

  慕容清雅额头渗出冷汗来,她也知道自己这是昏招,但是事已至此,她哪怕不想上,也得硬着头皮上了。

  她心里并不相信慕容清和能够凭借着自己的本事炼制出九转还阳丹。

  毕竟慕容清和才入道多久?

  又是能够引来丹劫的品质,如果随便一个修士都能够做到这个程度的话,那么那些炼丹师还有什么用?

  那么慕容清和是靠着什么炼制出的九转还阳丹呢……

  慕容清雅心思急转,既然能够引来丹劫,那么必然就不是成品,说不定慕容清和是早早知道了题目,提前找人炼制了半成品,等到比赛之时替换就行了。

  对,没错,肯定是这样的!

  慕容清雅理顺了一切,顿时就冷静了许多。

  “姐姐早就知道了此次比试的题目,并且提前拿到了九转还阳丹的半成品,这才能够引来丹劫,炼制出九转还阳丹。”

  慕容清雅笃定的说道。

  莫掌门:“……”

  “你可有证据?”

  莫掌门嘴角抽了抽,心说慕容清雅这么说是说,倒是把证据摆出来啊!

  光说不拿证据有什么用啊!

  证据?

  慕容清雅哪有证据!

  她额头的冷汗更多,但是这时候,哪怕是没有证据,她也得编出证据来。

  电光火石间,慕容清雅想到了慕容戈给慕容清和的东西。

  九转还阳丹听起来十分厉害,但是实际上并不是多么罕见的丹药,慕容戈手里也有不少,想来,慕容戈应当是给了慕容清和不少。

  她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只要搜姐姐的储物袋,自然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如今姐姐的储物袋中,应当还有不少九转还阳丹。”

  慕容清和一愣,慕容清雅说的,还真有。

  她储物袋里何止是九转还阳丹,那是什么都有!

  要是真搜,估计受惊吓的就是其他人了。

  “你得拿出证据来,不然我们怎么能够搜慕容清和的储物袋?”

  莫掌门忍不住皱眉。

  修士的储物袋有多隐私他自然是知道的,除非要和慕容清和彻底划清界限,他们是绝对不会搜慕容清和的储物袋的!

  “这就是我能够拿出来的证据。”

  慕容清雅硬着头皮说道。

  慕容清和静静的看着她,片刻之后,她忍不住笑出声来。

  “妹妹还真是上下两张皮一碰,就要把屎盆子往我身上扣,要搜我的储物袋,好啊,那么妹妹的储物袋也一并搜了,如何?”

  慕容清和对于自己被污蔑作弊这事,确实是愤怒,但是却不是愤怒有人污蔑她作弊。

  而是——

  九转还阳丹这玩意还用得上作弊么!

  这是看不起她的本事么!

  慕容清雅脸色煞白。

  她当然不敢让人搜她的储物袋,九转还阳丹的丹方还在她的储物袋里头,如今还是热乎的呢!

  “没错,依据宗门的规矩,确实得这么干。”

  莫掌门摸着下巴,点头附和。

  “妹妹你看如何?”

  慕容清和笑吟吟道。

  看台上的二夫人简直是气的要咬碎一口银牙,慕容清雅怎么能够这么蠢!

  “好了,姐妹两个做什么非要你死我活的呢?清雅年纪还小,不过是一时不大能够接受这结果嘴上没个把门的罢了,我相信清和不是那等投机取巧的人,对吧?”

  二夫人眼看事情要朝着不能控制的方向滑去,连忙出来打圆场。

  她笑容温柔,轻飘飘的就把这事转到了姐妹俩闹脾气上去。

  “清雅,还不快对你姐姐道歉,这种事怎么是能够随便说的?”

  她说着,忍不住嗔了一句。

  慕容清雅被二夫人警告的眼神看的一个激灵,顿时清醒过来。

  “对对对,我就是一时气不过,姐姐对不起。”

  慕容清雅连忙说道。

  慕容清和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那妹妹日后可要注意一些才是,不然今日是我,他日旁人叫妹妹这么污蔑,怕是忍不了的。”

  慕容清雅被她看的浑身冷汗都下来了。

  她只觉得自己都被慕容清和看透,小心思全都无处遮掩。

  “不过——”

  慕容清和话锋一转。

  “虽然妹妹这么说,但是到底是忍不住在旁人心里埋下怀疑的种子,不如这样,妹妹与我,再比试一次如何?”

  她笑容温柔,好似对于慕容清雅方才的话确实不在意,只是慕容清雅却清楚的知道,慕容清和生气了。

  “清和……”

  二夫人倒是想劝,却被莫掌门打断。

  “我倒是觉得这样也不错,公平公正公开么。”

  “莫掌门说的倒是不错。”

  一行长老抱着白猫笑眯眯的出现。

  他在下面看了片刻,如今也忍不住上来了。

  旁人认不出一行长老,二夫人却能够认出来,一时之间,二夫人面色一片惨白。

  太上长老怎么会突然出来管事?

  二夫人面色难看,太上长老们已经多年不管事,平常就是个吉祥物一样的存在,怎么今天突然冒出来了?

  一行长老笑眯眯的看着二夫人,“反正多比一场而已,想来这也不是什么难事吧?”

  要是慕容清和真作弊了,一行长老也能保下慕容清和,更何况慕容清和根本没作弊呢。

  在一行长老看来,这都是小打小闹。

  慕容清雅唇色发白,她虽然不认识面前这老头,但是看二夫人的神色,也能够猜出一二来。

  二夫人额头渗出冷汗,这时候只能咬着牙应下。

  不然还能如何?

  “不过我倒是有条件。”

  “什么条件?”

  二夫人一怔。

  “若是慕容清雅又输了,就得公开道歉,毕竟她方才空口白牙的污蔑清和。”

  没人觉得一行长老提出的要求过分,毕竟只是一个道歉而已,要是换了他们被污蔑,怕是恨不得把对方剥皮抽筋了!

  倒是有人嘀咕,这小老头谁啊!

  “那若是清雅赢了呢?”

  二夫人定了定心神,一行长老提出的要求并不算多过分,只是道歉而已,操作得当的话,还有挽回的余地。

  “那就赢了咯。”

  一行长老恶劣的扯了扯嘴角。

  “若我输了,那么炼丹比试,就算我输。”

  慕容清和出声道。

  她看向慕容清雅,后者身子还在发抖,也不知道是被一行长老吓的还是被二夫人吓的。

  “妹妹,你可要比?”

  慕容清雅抬起头,一双眼睛都布满了红血丝。

  “比!”

  随着这声落下,场上众人顿时忍不住看向慕容清雅。

  只见后者额上都是汗珠子,有几缕黑发被汗黏在皮肤上,看起来竟然有些狼狈。

  “好了,既然要比,那么就比吧。”

  莫掌门出来打圆场,而后亲自布置了比试的擂台。

  “为了防止有人作弊,清和清雅,你们都把储物袋放到这吧。”

  他手举着个托盘,“哦对了,还有其他储物用的东西,反正能作为作弊用品的,全都放到上面吧。”

  不然这比完了,再来一次指责作弊,难不成再比一场?

  多来几次那不就是无线套娃了么!

  二人干脆利落的把东西摆在了托盘上。

  这次慕容清和和慕容清雅的炼丹台距离颇远,甚至说在二人外圈都布下了隔绝的阵法,当真是隔绝了任何人的打扰。

  依旧是九转还阳丹,依旧是那么多的材料。

  依旧是……

  慕容清和偷师失败只能按照自己的法子炼制的九转还阳丹。

  她有了上一次的经验,这一次更是驾轻就熟。

  慕容清和这边是越来越熟练,而慕容清雅那边状态却不大好。

  慕容清雅只觉得自己的手都在抖,她哆嗦着想要点燃丹火,却只看见那丹火噗的一声灭了。

  她太过紧张,以至于连丹火都控制不好了。

  慕容清雅心头一片绝望,她知道自己这样绝对没办法顺利炼丹了。

  而且下面还有爹爹和娘亲盯着她,若是她在这次比试上丢了脸……

  慕容清雅不敢想象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她连着念了几遍清心咒,方才让自己冷静下来。

  慕容清和不知道慕容清雅那边的情况,她只是回忆着自己上一次炼制丹药时候的配比,这比普通炼制丹药的手法费心费力多了,慕容清和当真是半点都不敢分心。

  “真是想不到,我原本是押慕容清雅的,她居然输了两场了,真晦气!”

  “就是,不是说慕容清雅天资出众,慕容清和天赋平平么?我看这慕容清雅完全就是被慕容清和吊着打啊!”

  “嘘,可不敢这么说……”

  “你们记不记得慕容清和刚刚回到宗里的时候,那时候宗里传慕容清和是个丑八怪可是传的风风雨雨的!”

  “当然记得,我记得那时候还说慕容清和就是个凡人,连灵根都没有吧?”

  “对啊,当时我还信了,还跟我道侣说慕容清和可真可怜呢!”

  “结果慕容清和那张脸你瞧见了吧?而且她还是入道直接筑基的聚灵体!”

  众人议论着,这话题就歪到了天边去了。

  当时慕容清和回来的时候,他们也只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光知道有这么个人,但是慕容清和到底长什么样,那是一点都不清楚。

  如今这么一琢磨,是哪哪都透着几分不对劲。

  一时之间,就有人开始怀疑,慕容清雅是不是从一开始就看慕容清和不顺眼了?

  他们的议论声音不小,这声音自然也传到了慕容戈耳朵里。

  一时之间,慕容戈本就不大好看的脸色,如今是更难看了。

  二夫人瞄着慕容戈的脸色,心下忍不住有点埋怨。

  她当然知道慕容清雅看不上慕容清和,甚至说慕容清雅针对慕容清和那些事,都是她默许的。

  只是慕容清雅怎么总是用这种蠢方法?

  如今还叫人抓住了把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