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佬都叫我祖宗 > 73.慕容清雅的顾虑

我的书架

73.慕容清雅的顾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慕容清雅被领了下去,而拿到了第一的慕容清和,收到了一块小木牌。

  “这和任务完成之后给的木牌一样?”

  她歪头,好奇的看着莫掌门。

  “这可不一样,这是你在逐星比试第一场拿到第一的标志!”

  莫掌门瞪了瞪眼睛,“如果能够拿到三场第一,那就能够进入百宝阁,在百宝阁中随便取一样东西。”

  百宝阁?

  慕容清和看着莫掌门,似乎在等莫掌门的解释。

  “百宝阁是第一任掌门留下来的传承,后头历任掌门又往里面添了不少宝贝,只有逐星比试三场都第一的人,才有资格进去拿走一样东西。”莫掌门嘿嘿一笑,“不过这么多年也没多少人进去。”

  毕竟一个人修为高,不一定就其他技能也厉害,二者兼得,又不一定有好队友。

  慕容清和顿时了然,她原本对于逐星比试的第一没什么兴趣,如今却是来了兴致。

  莫掌门瞧慕容清和那样子,就知道慕容清和心里在想什么,他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今日比赛结束,你们暂时回去歇两天吧,下一场两日后开始。”

  那些早早淘汰的不说,后头一路打过来的,那可都是拼尽了全力的,自然要让他们歇一歇再进行。

  就是老黄牛,都没有一天干到晚的啊!

  慕容清和乖乖的回去了,顺手把自家猫给拎了回来。

  痛失白猫的太上长老们:“……”

  就不能让慕容清和直接接着比吗!

  不能怪长老们太爱猫,只能说白猫实在是太好看了。

  甚至说他们可以保证,他们活了这么多年,白猫都是他们见过最好看最聪明的猫!

  “你是不是秃了点?”

  慕容清和摸着白猫的脊背,有些纳闷。

  她怎么感觉白猫好像毛变少了!

  后者身体一僵,然后十分机械的回头,一双琉璃似的眼睛盯着自己身上的毛瞧。

  该不会……

  真的秃了吧?

  他就是用被撸换了点小鱼干而已啊!

  也就是……每天换的小鱼干多了亿点点吧……

  毕竟慕容清和给他定量,每天就给他那么多小鱼干,慕容清和拿给太上长老们的小鱼干他一个时辰就解决了。

  没有小鱼干的白猫只好卖艺求小鱼干了。

  结果卖着卖着……

  他好像被吸秃了。

  “应该是我的错觉吧。”

  慕容清和嘀咕了一句。

  白猫的身体还是僵的,到底秃没秃,他心里清楚啊!

  慕容清和在第一场比试也收获颇多,尤其是和慕容清雅的最后一场,也让她心境都更上一层楼。

  既然有了歇息的时间,她自然得好好夯实修为,稳扎稳打。

  她自己在自己的住处修行,却不知道外面现在已经炸了锅了。

  关于慕容清和和慕容清雅的赌约,一共开了三场赌局,如今这第一场开盘,还是以这样一种结局收尾,当真是没人欢喜有人愁。

  “慕容清雅居然输了!”

  “谁能想到呢,我的灵石啊!”

  “那我下一场还压不压慕容清雅啊!”

  “当然得压,下一场可是炼丹,你别忘了,慕容清雅的炼丹天赋!”

  “……前面不还信誓旦旦的说慕容清雅碾压慕容清和么!”

  ……

  原本众人对于赌约的输赢是一面倒的不看好慕容清和,只是第一场的结果一出,就有些人忍不住动摇了。

  逐星比试一共就三场,慕容清和已经赢了一场,若是她再赢一场,慕容清雅就是必输无疑了!

  可是慕容清雅的炼丹天赋摆在那里,他们又不大相信慕容清雅第二场会输。

  万一……

  万一慕容清和第一场赢的就是靠运气呢!

  慕容清雅一直关注着门内的情况,知道那些人开的赌局,她又是气的忍不住摔了不少东西。

  “哎哟,如今想起来后悔了?”

  凉凉的声音响起,二夫人拿着手绢,慢慢悠悠的走进来。

  慕容清雅脚下是一片狼藉,显然,方才她已经摔了不少东西了。

  “母亲。”

  瞧见二夫人,慕容清雅一个哆嗦,连忙起身行礼。

  二夫人绕过一地狼藉,坐到了椅子上,笑眯眯的看着慕容清雅。

  “清雅啊,下一场,你可有把握?”

  她面上带笑,五官瞧着也是十分和蔼的模样,整个人都透着几分柔婉,只是慕容清雅却是忍不住全身打哆嗦。

  “女儿……”慕容清雅上下牙都在打颤,愣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若是她输了……

  赌约输了也就罢了,她在飞星宗内估计也是面子扫地,更重要的是,母亲不会放过她的!

  父亲爱面子,母亲……

  爱父亲。

  “女儿不会输的。”

  慕容清雅哆嗦着说道。

  二夫人笑眯眯的瞧着她,“好姑娘,你过来。”

  她抬起手,朝着慕容清雅招手。

  二夫人的手白如玉,骨节分明,那是一双养尊处优的手,几乎瞧不见任何岁月的痕迹。

  慕容清雅哆哆嗦嗦的过去,乖巧的跪伏在二夫人面前。

  二夫人摸着她的头发,“清雅,咱们不能输了,若是你输了,你爹爹就要不开心的。”

  她语气温柔,仿佛是和蔼的母亲安慰着受了委屈的女儿一般。

  “女儿知道。”

  慕容清雅垂下眼眸,声音还在打哆嗦。

  “清雅,所以下两场,咱们必须要赢。”

  “这是九转还阳丹的丹方。”

  二夫人手掌晃了晃,一张丹方凭空出现。

  “这是……”

  慕容清雅愕然。

  “自然是丹方,乖孩子,你这几天要多加练习,可不能输呢。”

  二夫人揉了揉慕容清雅的头,笑眯眯的安慰道。

  慕容清雅接过丹方,定睛一瞧,顿时心头一跳。

谷</span>  她如今最多也就是个初级丹师,而这丹方,最起码得有中级丹师的实力才能够炼制出来!

  母亲叫她学这丹方,到底是为何?

  慕容清雅不敢多想,只能乖乖的收好丹方。

  “唉,清雅你这脾气也该改改了,一不高兴就摔东西,这些东西也都是我与你父亲费了好些功夫搜集来的,怎么能说摔就摔了呢?”

  二夫人好似并未感觉到慕容清雅的异常,只是嗔怪的说道。

  “母亲教训的是。”

  慕容清雅低下头,不敢反驳。

  “我叫人给你换上新的,你可不要再摔了。”

  二夫人揉了揉慕容清雅的头,“清雅你这几日就好好修炼,我相信你的实力。”

  说着,二夫人慢悠悠的起身,掸了掸自己衣服上的褶皱,而后唤了弟子进来,叫那弟子把地上的一片狼藉收拾了。

  那弟子不敢怠慢,连忙跪下去收拾地上的东西。

  二夫人又叮嘱了几句,这才如同来时那般走了。

  二夫人一走,慕容清雅就身子一软,跌坐在地上。

  等到她缓了过来,这才恶狠狠的看向跪在地上收拾的弟子。

  “你的嘴最好严实点。”

  两天时间不算长,不过对于那些在赌局下注的人来说,可谓是度日如年。

  他们好不容易盼来了逐星比试的第二场。

  比起第一场你来我往的交战,第二场就平和许多。

  炼丹这边是一共有三种丹方,由简到难,在规定时间内,参赛者可以炼制丹药,等到时间到了,根据丹药的数目和品质来排名次。

  “这次你压的谁?”

  有人戳了戳自己旁边相熟的人,他们上一场可是赔的血本无归!

  毕竟谁能想到慕容清雅居然被翻盘了!

  “我当然压的慕容清雅。”

  那人翻了个白眼,第三场说不定他会改押慕容清和,毕竟从慕容清和展露出的实力来看,说不定慕容清和还真能赢,但是第二场他绝对不会押慕容清和的!

  “你就不怕和第一场一样啊?”

  一开始说话的人有点犹豫。

  “肯定不会的!我可是有独家消息!”那人瞧了瞧四周没人,压低声音道,“我有个相好在慕容长老身边做事,她说,这慕容清和炼丹的天赋啊……”

  “可是和慕容清雅没得比,这话可是慕容长老亲自说的!”

  要不是这个原因,他能如此自信的继续押慕容清雅?

  “真的?”

  “当然,我骗你干什么,你要不放心,就第三场押慕容清和赢不就得了!”

  一开始说话的人纠结了片刻,最后还是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不谈天赋,慕容清和才接触炼丹多久啊!

  慕容清雅那可是真正的天才少女,慕容清和才接触炼丹这么点时间,怕是刚刚学会用丹火吧!

  这么想着,他果断押了慕容清雅了。

  “妹妹觉得,你有几分胜算?”

  慕容清和站在慕容清雅对面,笑吟吟的看着慕容清雅。

  她今日不像是上一场那时穿的英姿勃发,如今是身着道袍,墨发只在脑后松垮垮的挽了个髻,斜里插着一支木簪。

  姐妹之间如今是装也不肯装了,那股剑拔弩张的火药味,就算是不明所以的路人也能够感受得到。

  众人忍不住看向这姐妹俩。

  他俩容貌有几分相似,就连身形都差不多,只是慕容清和身上比慕容清雅多了几分飘飘欲仙的气质。

  二人一个是九天之上高悬的月光落入人间打了个滚,一个是人间恣意绽放的百花。

  “我一定会赢。”

  慕容清雅似乎是没睡好,眼睛都是红的,她已经懒得做什么好妹妹的作态,这时候语气都有几分凶狠。

  “那我就等着妹妹了。”

  慕容清和微微一笑,后退几步,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他们面前是同样的炼丹炉和炼丹材料,这是为了避免个人用的炼丹炉和材料不同带来成丹品质的差异。

  毕竟上品的炼丹材料和中品的炼丹材料炼制出来的丹药可是完全不同。

  炼丹场一共分三轮,第一轮是最简单的回灵丹,这玩意是个修士就能上手炼出来。

  只是不同的修士炼制出来的品质是不一样的。

  慕容清和点了点自己面前桌子上的材料。

  炼制回灵丹只需要回灵草一种材料,只要将回灵草之中的精华提取出来,凝成丹药,就可以了。

  所以慕容清和面前只有一把回灵草。

  她拿起来掂了掂重量,这些回灵草大概能够炼制三十枚回灵丹,但是这是普通的炼制方法。

  她瞟了慕容清雅那边一眼,慕容清雅已经开始起炉了。

  慕容清和却没急,她在自己这边炼丹台四角各放了一株回灵草,而后原地盘膝坐下,嘴里念念有词。

  片刻之后,那四株回灵草都化作灰烬。

  “她这是在做什么?”

  莫掌门忍不住好奇的问自己旁边的太上长老。

  毕竟慕容清和这做派实在是太过古怪了,他虽然不算精通炼丹,但是也涉猎过,炼丹还需要有这个步骤的么?

  那些太上长老原本是在自己的住处的,因为实在是憋得慌,这才跑出来看慕容清和比试。

  “这好像是……祭天地?”

  一行长老皱眉片刻,不确定的说道。

  “祭天地?”

  莫掌门一脸茫然,这不能怪他,他也不知道祭天地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

  “对,古时候的炼丹师在开炉炼丹之前会用炼丹的材料摆在四方,然后做法,祭祀天地。”一行长老解释道。

  “因为他们觉得这些炼丹材料是天地的馈赠,为了感谢天地的馈赠,他们就会在开炉之前进行这样的法事,以祈求成丹率更高,不过如今炼丹师已经没有这样的习惯了。”

  “为何?”

  莫掌门好奇。

  他不是专门的炼丹师,还真不了解这些历史。

  “因为炼丹师们发现不进行这样的仪式,把那些材料省下来,照样能够成丹。”一行长老说起来也忍不住有些唏嘘。

  他心里也有点犯嘀咕,在那个年代,炼丹术登峰造极的炼丹师层出不穷,而如今却是鲜少见到那样的炼丹师了,炼丹师的进阶,仿佛比从前难了许多了。

  也不知道与这仪式有没有原因。

  要说传承断绝,那也轮不到炼丹术传承断绝。

  毕竟炼丹术是在发展进化的,只是从前炼丹的手法,如今不适用了而已。

  丹方也是在前世的基础上不断改进的。

  莫掌门摸着下巴,饶有兴趣的看着慕容清和在那里进行仪式。

  慕容清和的仪式结束,慕容清雅都出了一炉丹药了。

  要是这个速度,那么慕容清和多半是必输无疑。

  更何况,她还把四株回灵草拿去祭祀天地了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