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杀阵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慕容清和一个孤女,哪怕是在祁连山脉有了一些境遇,又怎么可能学会制符?

  哪怕学会了,真能这么大手笔?

  “这次你不要想着用你那秘法。”

  她嗤笑一声。

  慕容清雅是见过慕容清和用秘法斩杀阴鬼王的,她在打赌之前,就已经防着慕容清和这一招了。

  “放心,我不会用的。”

  慕容清和莞尔,慕容清雅的实力,还需要让她用得到秘法?

  她又不是阴鬼王!

  更何况,若不是为了隐藏实力,她根本不必托用秘法的借口。

  “希望如此。”

  慕容清雅冷笑一声,和慕容清和错身而过。

  二人一个周身木灵气萦绕,一个莹白色的灵气荡漾,加之二人皆是一袭白衣,衣袂飘飘,远远看去,画面倒是美轮美奂。

  莫掌门在上头看着,忍不住又催了莫良一声。

  “我让你去下注你下没下啊!”

  他可是押了慕容清和赢的!

  别问为啥——看见轩辕剑还用犹豫么?

  哪怕轩辕剑在慕容清和手里无法发挥全部的实力,那也是轩辕剑啊!

  人皇之剑啊!

  若是旁的法器,或许还有人会生出抢夺的心思,可是轩辕剑这东西就不会。

  在有些人手里,轩辕剑就是一柄废铁,费了老大劲抢来一柄废铁,这谁愿意啊?

  所以说,轩辕剑现世,鲜少惹来血雨腥风。

  反倒是持有轩辕剑的人,往往并非死于抢夺轩辕剑。

  若是平平无奇之辈还好,那不管对修士还是对魔族来说,都是不足为虑的小人物,但是若是天资聪颖之辈,生在魔族,修士便会想方设法除掉他,生在人族,魔族便会想方设法除掉他。

  无关这人本身如何,只是立场罢了。

  莫掌门一双眼睛都通红,慕容清和是聚灵体,就注定她这辈子不可能平平无奇。

  而若是再确定慕容清和拿到的确实是正道之剑……

  那么魔族必然把慕容清和当成眼中钉肉中刺。

  修士和魔族你争我斗这么多年,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一直处于一个微妙的平衡之中。

  而手握轩辕剑的慕容清和,毫无疑问的会打破这种平衡。

  莫良:“……”

  说好的掌门不能赌呢!

  他翻了个白眼,认命的再去下注。

  旁人以为都是他押的慕容清和,实际上那些灵石都是莫掌门自己的私房!

  他是不是还得庆幸一下他娘死的早,不然今天他爹肯定要被罚跪搓衣板!

  慕容清雅是单木灵根,木灵根能够修习的法术缺少强大的杀伤力,但是却也有着旁人不能够比拟的优势。

  比武台上,一层一层的藤蔓几乎将慕容清和整个人都包裹住,外人根本瞧不见二人如今打成了什么样。

  慕容清和只觉得自己已经置身一片丛林之中,不得不说,慕容清雅这一手十分漂亮。

  慕容清雅的身形已然完全隐匿在这些灵气之中,而慕容清和神识扫视一圈,并没有找到慕容清雅的踪影。

  “几日不见,妹妹修为又增进了,想来已经接近结丹了吧。”

  慕容清和手握轩辕剑,面上还挂着笑,她声音也带着几分笑意,好像在真心实意的夸赞着慕容清雅一般。

  后者冷笑一声,“姐姐不必故作镇静了,还是先想想怎么脱身吧。”

  而看台上的诸位长老瞧见这一幕,也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慕容清雅如今,怕是已经有了逼近结丹的实力了吧!”

  “定然是,这一招下来,慕容清和怕是难以抵挡,她多半是输定了!”

  “依照齐兄看,慕容清和可还有破阵的可能?”

  “难,若是慕容清和的伙伴能够帮她,尚且有一二分的希望,可是如今那伙伴都自顾不暇,怕是半分的希望都没了。”

  这些长老议论纷纷,一时之间,不少目光都看向慕容戈。

  慕容戈看见慕容清雅的表现,面色微霁。

  虽然说慕容清雅和慕容清和的赌约让他丢了面子,但是慕容清雅这一手绝对的实力震慑倒是让他找回了几分面子。

  那些个暗讽他家宅不宁的人,哪个的后辈有慕容清雅这般出色的?

  “依我看,这赌约啊,慕容清和是输定了。”

  “我觉得也是,就这一手,一些结丹修士都用不出来,慕容清和才入道多久?怕是还没怎么修习术法呢!”

  聚灵体只是境界提升的快,不代表着实力也提升的快。

  慕容清和才入门多久,真能够修习多少术法么?

  他们不是没见过天才,但是也没见哪个天才几天就能够术法境界一起提升的。

  更何况,如今慕容清雅是逼近结丹的实力!

  一时之间,长老们也忍不住羡慕起慕容戈来,虽然说慕容戈两个女儿关系不好,但是这两个女儿都是天资出众啊。

  一个养女一个亲女儿,一个单木灵根如今直逼结丹,一个是聚灵体,不管是哪一个出息了,日后慕容戈在修真界都有一席之地。

  听到其他人有些羡慕的话,慕容戈微微扬起下巴,不管怎么说,他这两个女儿,都得叫他一声爹!

  台上的慕容清和和慕容清雅自然不知道旁人的议论,二人一个身形隐匿在丛林之中,一个恍如闲庭信步一般。

  慕容清和手持轩辕剑,时不时的仰头看着天,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慕容清雅隐匿在丛林之中,一双眼睛盯着慕容清和瞧。

  她也不知道慕容清和能不能破了她的阵,可是不管能不能,慕容清雅都不能赌。

  她深吸了一口气,紧紧盯着慕容清和的变化。

  后者用脚丈量着慕容清雅的阵。

  走着走着,慕容清和忍不住笑起来。

  有点意思。

  她不得不承认,慕容清雅是个天才。

  如果没有她出现,大约慕容清雅的人生应当是一路顺遂——除了未婚夫不大尽人意以外。

  毕竟一个单木灵根,天资聪颖,且具有极高炼丹天赋的修士,日后必然能够名扬天下的。

  可惜,她回来了。

  慕容清和歪了歪头,朝着慕容清雅的方向咧嘴一笑。

  慕容清雅一惊,怀疑慕容清和是不是发现了她的位置。

  不对,不可能的!

  她的迷阵连普通的结丹修士都挣脱不了,慕容清和怎么可能看透?

  慕容清雅心中念叨着,让自己安了心,而后认真的操控着阵法。

  眼见着疯长的藤蔓从简单的迷阵变为杀阵,看台上的长老们也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慕容清雅这一手,当真是精妙绝伦,他们的小辈,可没哪个能做到这种程度的!

  慕容清和,真的能够接下来吗?

  所有人都不看好慕容清和,毕竟如果把他们自己代入到慕容清和如今的位置,他们也并不觉得自己能够做到更好。

  “真是自不量力。”

  有人忍不住摇头叹息一声。

  “好好的聚灵体,如果多修炼些时日,这赌约说不定还能赢。”

  他们不是看不好聚灵体,而是慕容清和修炼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欲速则不达,修行本就不是能够一蹴而就的事。

  慕容清雅也这么想,她十分自信的笑起来,仿佛已经瞧见慕容清和在她的面前求饶的模样了。

  “姐姐,你放心,我会让你输的心服口服的。”

  慕容清雅微微眯起眼睛,绿色的灵气在地上游走,而处于灵气中央的慕容清和却是毫无所觉。

  她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而后似乎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

  “原来是这样,我懂了。”

  绿色的灵气已经爬到她的脚面上,只要片刻就能够将她彻底吞噬,她来不及躲,也没有办法躲。

  众人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然而慕容清和却气定神闲,甚至收起了轩辕剑,半蹲下去。

  她的手掌抵在地上,下一秒——

  莹白色的灵气在她的掌心暴涨,眨眼之间就蔓延到整个比武台上,慕容清雅只觉得一股巨大的冲击波将她掀翻。

  而那包裹了整个比武台的藤蔓寸寸碎裂,瞬间化为齑粉。

  耀眼的光芒让所有人不得不拿袖子遮着脸,免得被这光芒灼伤眼睛。

  “原来是这样。”

  慕容清和自言自语似的嘀咕了一句。

  她的背后是瓦蓝的天,那刺眼的光芒也只出现了一瞬,就迅速褪去,像是退了潮水的海岸一样。

  而她安安静静的站在比武台的中央,风吹动她的衣角,少女拍了拍手,仰头瞧着上面的长老。

  “我赢了,对吧?”

  方才的一切似乎都发生在眨眼之间,他们甚至来不及看清慕容清和是怎么动作的。

  “发生了什么?”

  有不明就里的人拉着旁边的人问道。

  “好像突然之间就结束了?”

  他旁边的人也一脸茫然,明明方才还是所有人都断定了慕容清和会输呢!

  怎么转眼之间慕容清雅就被掀翻到了台下,就输了呢!

  不仅仅是他们不理解,慕容清雅也不理解。

  明明她已经胜券在握,慕容清和已经迷失在阵中,她怎么还会输!

  “你作弊!”

  慕容清雅忍不住吼道。

  她如今身子发软,是因为被慕容清和强大的灵气波掀到了地上,加上灵气反噬。

  慕容清和慢吞吞的低下头看着她。

  她居高临下,面庞都匿在阴影里,慕容清雅只觉得自己眼中看到的都是讥诮的笑容。

  分明阳光明媚,她却觉得浑身发冷。

  “妹妹以迷阵惑我,杀阵杀招,我只是破了妹妹的阵而已,怎么算作弊?”

  “况且……”

  慕容清和嘴角扯出一个恶劣的弧度来。

  “我想只是破这小小的迷杀阵罢了,我还不至于如此大费周章吧?”

  慕容清雅的手法确实是高明,可惜碰到了她。

  躲在几斤符咒后面的尔雅探出个脑袋来,她的符咒是不要钱了一样的堆,这才让她没被慕容清和的灵气波波及到。

  “结束了?”

  尔雅小心翼翼的问道。

  “结束了。”

  慕容清和朝她笑了笑。

  后者松了口气,麻利的收了符咒。

  下头的慕容清雅已经是要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输!

  “恭喜清和师妹喜提第一。”

  慕容清雅还想说什么,却被莫良的声音打断,后者拍着掌,笑呵呵的祝贺慕容清和。

  他如今就一个想法,舒坦!

  莫良心里也在盘算,逐星比试一共就三场,慕容清和已经赢了一场,而且看这个情况,慕容清和第三场也能赢,三局两胜,慕容清和应当是稳操胜券了。

  完美!

  下头许多人这才如梦初醒,只是他们还是不可置信,纷纷问身边的人看没看出来慕容清和是如何破阵的。

  有些修为低的,根本连破阵的头绪都没有!

  莫掌门瞧见慕容清和赢了,倒是没什么感觉。

  轩辕剑都在手里了,慕容清和还能输不成?

  不过下头那些人的疑问他可是听的真切。

  莫掌门也有些纳闷,就连他都没看出来慕容清和是如何破阵的。

  他忍不住凑到慕容清和旁边,低声问了两句。

  “这个世界上没有天衣无缝的东西,更何况是以灵气布下的阵法,世间万物相生相克,妹妹是木灵根,我便调动土灵气,感应最为薄弱之地,便是破阵之处。”

  慕容清和也不藏私,莫掌门一问,她就竹筒倒豆子一般的都说了。

  “这并不难呀。”

  莫掌门:“……”

  得嘞,是一个他学不来的办法!

  这方法说来简单,但是考验的就是一样东西——对灵气的敏感度。

  不是所有人都有聚灵体,慕容清和的聚灵体让她天生具有这样的优势,而显然,莫掌门他们这样的普通人是没有这样的优势的。

  “我阵法学的不精,只能用这种笨方法了。”

  慕容清和说着,不大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莫掌门:“……”

  阵法学的不精都吊打那么多阵法学的精的了,要是真学了阵法,以后还有的治?

  修士都能够感应到灵气,对于灵气的多少自然也心中有数,但是慕容清和说的,却是对于灵气更加精准的掌控。

  这是聚灵体天生的优势。

  听见慕容清和这话的其他长老:“……”

  连笨方法都用不了的他们算什么?

  算蠢吗?

  要是他们破慕容清雅的招式,自然是直接蛮力就可,但是那是因为他们对慕容清雅绝对碾压的实力。

  若是和他们实力相当的人这般,哪怕他们能够破解,却也要花一些时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