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符咒论斤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时之间,那些内心动摇的弟子,立刻都坚定了想法。

  慕容清雅都能越级战斗了,慕容清和怎么可能有胜算!

  慕容清和也跟着看过去,就看见慕容清雅勉强的站起来,她面上带血,唇角却是挂着笑的。

  “承让。”

  那弟子抹了抹嘴角的血迹,只觉得自己心肝都在发疼。

  他的运气实在是太差了,居然撞上了慕容清雅!

  但是输了就输了,他起身沉默的下台。

  慕容清雅这是第十场,那弟子一下台,她也一瘸一拐的下台。

  “她好像很厉害。”

  尔雅喃喃自语。

  “是很厉害。”

  慕容清和赞成的点了点头,毕竟是单木灵根,要是这点本事都没有,那还是收拾收拾回家养猪吧。

  这样的结果在慕容清和的意料之中。

  她可是期待着慕容清雅和她站在同一个战场之上呢。

  哪怕是敌人,也没关系。

  “慕容清雅这么强,我们会不会打不过啊……”

  尔雅担心的说道,她掌心都是汗,只觉得肩上的责任更重了。

  “不要担心,走吧,下一场要开始了。”

  慕容清和拍了拍尔雅的手背,权做安慰。

  尔雅勉强笑了笑,心里还是打鼓。

  慕容清和瞧见她那样,知道自己多劝也没用。

  尔雅的不自信是在农家长年累月积累下来的,她没办法一蹴而就的改变,只能够随着时间流逝,渐渐自信起来。

  修士如此不自信,可不行。

  身为修士,就要有与天争与天斗的勇气才行。

  二人后头还有五场,前四场都平平无奇的过了,直到第五场,慕容清和遇到了熟人。

  “莫师兄。”

  她朝着莫良颔首。

  莫良神色莫测的看着慕容清和,后者没有戴面纱,一张精致绝伦的脸就这么暴露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她也不像平常那样,总是长裙曳地,行动间衣袂飘飘,环佩叮当。

  如今的慕容清和穿了一身好行动的衣衫,如云的墨发也高高束起,手臂上绑着护腕,较之平常多了几分锐气与英气。

  甚至还有……

  杀气。

  “清和师妹,我是不会留手的。”

  他微微扬了扬下巴。

  莫良没和慕容清和组队成功,自然也不会和慕容清雅组队,最后他是找了一个和他还算是相熟的师兄组队的。

  那师兄也听说了慕容清和和慕容清雅的赌约,这时候目光在莫良和慕容清和中间转了转,而后啧啧两声。

  “莫良师弟啊,你可真不愧是蓝颜祸水啊。”

  莫良:[○・`Д´・○]

  你才蓝颜祸水,你全家都蓝颜祸水!

  长得好家世好是他的错吗!

  “还请莫师兄指教。”

  慕容清和双手抱拳。

  风声猎猎,吹动她的长发,莫良看着眼前的女子,不知为何,心跳都漏了一拍。

  莫良啊莫良,你有她了,竟然还会看别的女子愣神,不该不该!

  他在心中暗中唾弃了自己一番,而后正了正神色。

  “虽然很想放水要你赢,但是如果你连我都打不过,就不要想着赢了。”

  如果论个人实力,他绝对是比慕容清雅强的,但是慕容清雅有个好爹。

  慕容戈给慕容清雅的丹药只多不少,而逐星比试并不禁止嗑药,所以说,真拼起来,莫良和慕容清雅有可能是五五开。

  甚至他的胜算还少一些。

  如果慕容清和连他都打不过,那么这场赌约,慕容清和必输无疑。

  慕容清和没有说话,只是做出了进攻的姿势。

  战斗,一触即发。

  四人无需多言,只要有人动起来的那一瞬间,场上就已经开始发生了变化。

  莹白色的灵气萦绕在慕容清和周身,像是乖巧的孩子一样。

  从战斗一开始,尔雅就找准了自己的定位——

  不被揍下去就不亏,打一个血赚。

  她知道自己什么本事,就不给慕容清和拖后腿。

  只见尔雅展开阵旗,然后毫不吝啬的甩出一堆符咒,把自己捂的像是个乌龟壳子,就这么狂撒符咒的打法,哪怕是结丹修士也得头疼一下。

  不过这打法却是极难复刻,说到底就一个原因——大家都很穷啊,谁舍得一下子用这么多符咒!

  尔雅却毫不在意,确定把自己捂严实了之后,她就开始往外扔符咒,中了一张都不亏!

  外人看来,尔雅云淡风轻,行事稳重,但是也就尔雅自己知道,她的心都在滴血。

  这些都是钱啊!

  想到慕容清和轻描淡写的给她拿了十七斤符咒的样子,尔雅顿时心更加滴血了。

  慕容清和的符咒……论斤。

  慕容清和余光瞟见尔雅把自己武装成了个乌龟壳子,顿时放心了几分。

  “这些符咒都是我爹给的?”

  莫良也诧异了一下,毕竟他可不认为尔雅一个普通弟子能拿出这么多符咒。

  慕容清和没说话,只是手中长剑一挑,莫良眼见剑光直冲他而来,连忙捏诀抵挡,二人身体错开,慕容清和的发尾扫过他的脸颊,让他心神一窒。

  莫良顿时不敢再分心,专心应对慕容清和。

  莫良的伙伴也没好到哪里去,他和莫良原本的计划是一人对付一个,但是他看着武装到牙齿的尔雅——这从哪里下手啊!

  这根本没地方下手好不好!

  这人的符咒不要钱的么!

  师兄手里拿着剑,站在那里是和尔雅大眼瞪小眼。

  尔雅也慌啊,师兄是打不着她,但是她的符咒也扔不到师兄身上去,这么一来,他俩说是划水都是夸奖了!

  被迫划水的师兄:这他喵的怎么打!

  看似划水实际上已经努力了的尔雅:我可真棒!

  这边俩人大眼瞪小眼,另一边慕容清和和莫良却是打的如火如荼。

  之前在祁连山脉的时候,莫良和另外三人走失,并未见过慕容清和斩杀阴鬼王的模样,自然不知道慕容清和修为的深浅。

  只是他和慕容清和越是缠斗,就越是心惊。

  这真的是一个普通筑基期能有的实力吗?

  慕容清和灵气如同大海一般,好似源源不绝,而她持剑的手也十分稳,招招式式不曾有任何慌乱的时候,仿佛早就料到了他的动机一般。

  这游刃有余的样子,让莫良心下一沉。

  这绝对不是普通筑基期的实力!

  “你隐藏了实力?”

  他咬牙道。

  “不,是莫掌门教得好。”

  慕容清和笑了笑,长剑挑开莫良的剑。

  莫良:???

  她的潜台词该不会是就是针对他来的吧!

  莫掌门最了解的弟子是谁?

  毫无疑问的是莫良啊!

  毕竟莫良是莫掌门手把手教出来的,还总接受莫掌门爱的教育。

  而慕容清和又是莫掌门教出来的。

  四舍五入,慕容清和也很了解莫良。

  一时之间,莫良觉得自己哪怕输了都不冤。

  毕竟慕容清和可是莫掌门手把手教出来的啊!

  “我爹确实教的挺好的。”

  莫良咬牙切齿,他呼吸已经有点急促,那是灵气不支的前兆,而慕容清和却依旧是气定神闲的模样。

  莫良也不知道慕容清和还能够撑多久。

  慕容清和的长剑点在他的手腕,逼着莫良弃了剑,只见莫良的长剑被甩到一边,他人也趔趄了几步。

  那边被迫划水的师兄连忙过来接住莫良,他还想接替莫良的位置,却被莫良按住了手臂。

  “你打不过她,我们已经输了。”

  他虽然一向自信,却不傻。

  师兄的实力不如他,而慕容清和看上起似乎并没有什么消耗的模样,他和慕容清和打下去,必然是两败俱伤的局面,更别说场上还有个尔雅呢。

  别看尔雅就是把自己当成个大乌龟,但是尔雅时不时丢出来的符咒也挺烦人的。

  师兄愣了一下,不过既然莫良都这么说了,他也没有揪着不放的必要。

  “承让。”

  慕容清和双手抱拳。

  她一袭白衣不染纤尘,如云墨发在风中飞舞,整个人都十分光彩照人。

  “下头还有一场炼丹呢。”

  莫良提醒,他倒是不担心慕容清和和慕容清雅对上的结果,他比较担心的是下一场的炼丹。

  慕容清雅的炼丹天赋,他是见识过的。

  “多谢莫师兄关心,我心里有数。”

  慕容清和笑着道谢。

  见慕容清和这样,莫良也不再劝了,和师兄一起下了台。

  慕容清和等了片刻,方才等到了自己的对手。

  也是这一场的最后一场。

  两姐妹遥遥对望,这场景让很多人都忍不住屏住呼吸。

  自打慕容清和和慕容清雅的赌约流出来,他们就盼着这一幕了!

  有许多下了注的人,更是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台上的场景。

  这可是关系着他们能不能回本的大事!

  “姐姐。”

  慕容清雅对着慕容清和柔柔一笑,她必须要赢!

  还要赢得漂亮,让所有人都看看,慕容清和不过就是个废物罢了!

  “妹妹。”

  慕容清和不徐不疾的唤了一声。

  慕容清雅瞧见慕容清和那个淡定的样子,顿时忍不住咬牙切齿,她怎么还能够如此平静!

  “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慕容清雅咬牙切齿道。

  “我也是。”

  慕容清和笑眯眯。

  上头的长老们也是一脸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表情,还有蔫坏蔫坏的特意凑到了慕容戈身边,问慕容戈有啥感想。

  “哎呀,慕容啊,你说你这两个女儿都如此的天资绝伦,我要是有这样的女儿就好了!”

  慕容戈黑着一张脸,这两个丢脸的玩意!

  “可惜你女儿都是蠢货。”

  那凑过来试图给慕容戈添堵的长老一噎,不得不说,慕容戈给别人添堵也有一套。

  虽然说他自家的小辈确实天资不怎么地吧,但是他家和谐啊!

  “有时候孩子蠢点也好,最起码不会看上同一个男人,还闹的这么大。”

  那长老啧啧两声,说话是直往慕容戈心窝子上捅。

  慕容戈的脸顿时更黑了,甚至说黑的能够滴出墨来似的。

  这人到底会不会说话!

  “不过啊,这亲女儿和养女本来就是有区别的,这手心手背都是肉,也不知道慕容你更喜欢谁啊?”

  那长老笑呵呵的看着慕容戈。

  他不喜欢慕容戈,主要是因为慕容戈炼丹一次太贵了,明明他拿的材料出三瓶丹药都绰绰有余,最后到他手里的就只有一瓶还不满!

  虽然说炼丹花费高,却也没有这么高的啊!

  所以他如今看见慕容戈吃瘪,顿时特别开心。

  “清和和清雅都是好的。”

  慕容戈咬牙切齿。

  那长老看着慕容戈一张脸都扭曲在一起,顿时更开心了。

  坐在慕容戈旁边的二夫人也绞着帕子,心下不安。

  她把万鬼幡拿回来,还没来得及查探万鬼幡中是否有她要找的东西,万鬼幡就被莫掌门要了回去。

  她想打压慕容清和,慕容清雅却办了这么一件蠢事。

  一时之间,二夫人只觉得一切似乎都超出了她的掌控。

  该死的!

  当年就应该直接连着慕容清和一起杀了!

  她心里暗骂。

  那长老瞅着这夫妻俩不开心,顿时神清气爽的溜了。

  而在台上,慕容清和和慕容清雅已经十分默契的战在一处。

  和慕容清雅组队的是个姑娘,那姑娘瞧了瞧照旧是把自己整成一个乌龟壳子的尔雅,忍不住嘴角抽了抽。

  “不必如此吧……”

  尔雅从乌龟壳子里面探出个脑袋来,“很有必要。”

  那姑娘:“……”

  这他喵的就是个蒸不烂、煮不熟、捶不匾、炒不爆、响珰珰的铜豌豆吧?

  这让她从哪里下手啊!

  不得不说,这烧钱流的打法就是一个全方位防守,让对方无从下嘴。

  当然,这种打法也有十分巨大的弊端——烧钱。

  家底薄了可支撑不了这种打法。

  “尔雅那些符咒,都是姐姐给的吧。”

  慕容清雅冷笑。

  慕容清和反手抵住她的软剑,笑容浅浅,“自然。”

  “爹爹还真是偏心你!”

  慕容清雅忍不住咬牙,原来慕容戈背着她给了慕容清和那么多好东西!

  慕容清和:“……”

  就不兴是她自己画的吗!

  慕容清和旁的不缺,但是什么符咒丹药传送卷轴等等各种小玩意,那都是论吨批发的。

  给尔雅那些,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

  想到自己储物空间里面一个又一个小山一样的符咒堆,慕容清和沉默片刻,一脸认真的纠正。

  “其实都是我自己画的。”

  慕容清雅冷哼一声,显然不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