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轩辕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飞星宗,对于年轻弟子来说,逐星比试一直都是他们出头的机会。

  有许多没有嫡亲师父的年轻弟子,就希望自己能够在逐星比试上一飞冲天,找到一个愿意收他做亲传弟子的人。

  而对于莫良他们这种,逐星比试就没那么重要了。

  只是今年的逐星比试备受关注,至于原因……

  自然是因为慕容清和和慕容清雅的赌约。

  一个是养在慕容戈膝下这么多年的养女,一个是年幼走失的亲女儿,这二人的身份本就是水火不容,加上那放了狠话的赌约,就连宗门里的长老都暗搓搓的来凑热闹了。

  莫掌门嘴角直抽的看着那些平常天天“闭死关”“修炼勿扰”“云游四方呢”的长老们一个两个的排排坐,心说平常怎么不见他们这么积极!

  长老们能不积极么,只要吃瓜没到他们头上,那他们都能拿出积极活跃的态度。

  更别说这瓜是慕容戈的瓜啊!

  他们平常找慕容戈炼丹搭进去多少天材地宝,就吃个瓜快活快活而已,还过分了不成?

  慕容戈面色阴沉的坐在台上,他怎么也没想到,慕容清和居然和慕容清雅搞出这种事来!

  姐妹相争,还是为了个男人,传出去简直是丢死人了!

  二夫人就坐在他旁边,面色也不大好。

  她是盼着慕容清和丢脸,可没想要慕容清和带着他们一起丢脸。

  这个慕容清雅,怎么学的这么蠢!

  二夫人忍不住在心里暗骂。

  逐星比试第一场就是十分简单的二对二,赢者晋级,等待下一对对手,一直到最后决出胜者。

  这样的模式看上去并不公平——毕竟有的人运气好,碰到的都是不如自己的,也能够轻轻松松混到决赛。

  但是修仙,运气也是重要的一环。

  有的人资质平平,但是架不住运气好,一路飞升。

  有的人天资好,但是运气差,干啥啥不行。

  所以对于逐星比试的赛制,哪怕被人诟病多年,飞星宗也未曾有改的意思。

  莫掌门不废话,简单的说了两句之后,直接宣布逐星比试开始。

  尔雅站在慕容清和旁边,只觉得自己心都跟着提了起来。

  她这几日学了慕容清和给她的剑法,只觉得这剑法万分精妙,够她参悟一辈子了。

  一时之间,尔雅对于慕容清和愈发感激了。

  “我,我有点紧张。”

  尔雅咽了口口水,说道。

  “没什么好惊慌的,有我在呢。”

  慕容清和笑着安慰她。

  她如今没抱着白猫,白猫也不便在这种时候上场。

  白猫被她托付给了一宁长老,毕竟那几个太上长老里面,好几个猫奴。

  当然,慕容清和并不担心白猫会受欺负,就白猫的脾气,他不欺负别人都不错了!

  二人第一场碰到的是一对道侣。

  “居然是慕容清和。”

  那女子愣了一下,而后扬起个笑容。

  “抱歉啊,我还是想试试。”

  她和她的道侣都是普通弟子,二人在凡间时就是未婚夫妻,后来一起入了修真界,就结为道侣了。

  她也没想到自己运气这么差,居然第一场就碰到了慕容清和。

  哪怕消息再闭塞,关于慕容清和和慕容清雅的赌约,她还是有所耳闻的。

  加上普通弟子碰到慕容清和这种掌门亲传弟子,胜算本就不大。

  但是她还是想试试。

  万一……呢?

  万一她打败了如今风头正劲的慕容清和,让赌约都成为笑话——

  那么她说不定就能够被某个长老看中,然后收为亲传弟子。

  这飞星宗内,没一个人不是盼着往上爬的。

  “不必对我说抱歉。”

  慕容清和愣了一下,笑吟吟道。

  “开始吧。”

  话音一落,她周身气势都微微改变。

  平素的慕容清和一直都是温柔的,似乎没什么能够让她生气,似乎什么都能够包容,而如今,慕容清和周身锐气难挡,像是出鞘了的剑。

  这也是他们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慕容清和。

  是利刃,是坚冰,是锋芒尽露的凶器。

  “请多指教。”

  莹白色的光芒包裹住长剑,那些长老们瞧见慕容清和的武器,也是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这是……”

  “轩辕剑!”

  有识货的长老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这绝对是轩辕剑,他们不会认错的!

  “轩辕剑怎么会在她手里!”

  “不是说轩辕剑早就消失了吗……”

  轩辕剑,人皇之剑,只有天道承认的修士才能够使用。

  这柄剑说是极致正道之剑,也是极致魔道之剑。

  极致正道之人,经天道承认,自然可以如臂指使。

  极致魔道之人,用蛮力压制,亦可使用自如。

  只是不知道,慕容清和到底是哪一种了。

  轩辕剑一出,连场上的风都大了些许。

  尔雅只觉得自己眼前闪过一抹白光,下一秒,慕容清和已经收了剑,正笑眯眯的看着对面的人。

  “承让了,二位。”

  发生什么了?

  尔雅一脸茫然,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是多余的。

  开始了吗?

  不,已经结束了。

  那对道侣却是双手抱拳,尤其是女子,她苦笑了一声。

  “我果然还是不自量力了。”

  尔雅看不懂发生了什么,她却是感知的一清二楚。

  慕容清和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快到她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扣住了命门。

  如果慕容清和想要下手,她根本没办法抵挡。

  甚至如果慕容清和想要她的命的话……

  她打了个哆嗦。

  “不,你很厉害。”

  慕容清和真诚的夸赞道。

  女弟子苦笑一声,并未多说,和自己的道侣一起下了台。

  上面的长老们却是一双双眼睛都紧盯着慕容清和。

  那可是轩辕剑!

  更别说,方才慕容清和展露出来的实力。

  这就是聚灵体吗?

  慕容清和从入道到今日,这才多长时间,竟然就能够拥有这样的速度,这样的实力。

  果然不愧是聚灵体啊!

  慕容戈却是面色漆黑。

  他怎么不知道慕容清和还有轩辕剑?

  难道是莫掌门送的?

  莫掌门:“……”

  这锅他可不背!他要是有轩辕剑,他自己留着用不香吗!

  不过莫掌门也在心里猜测,难道轩辕剑是哪个太上长老给的?

  太上长老们:你不背的锅别往我们这里甩啊!

  慕容清和不知道其他人的想法,她和尔雅刚刚结束第一场战斗,第二场战斗紧随而至。

  第一轮比试的战斗都是一场接着一场的,直到十场之后,才会有暂时的休息时间。

  “你压了谁?”

  “废话,当然是压慕容清雅啊!慕容清和才入道多久,压慕容清和保输!”

  “嘿嘿嘿,我压了慕容清和,我和你透个底,你可别和别人说啊。”

  那弟子四下瞧了一圈,发现没人注意到他们这里,这才小声对着另一人说道:“我听他们说,慕容清和手里的武器可是轩辕剑!”

  另一个弟子一脸懵。

  “什么轩辕剑?”

  “还能比慕容清雅的武器厉害不成?”

  慕容清雅的武器他们都有所耳闻,当初慕容戈为了这把武器,可是狠狠地出了血。

  慕容清雅的本命法器是一柄软剑,用九天陨铁打造而成,更为厉害的是,这柄法器是可以成长的!

  哪怕是帮助慕容清雅打造出九天玄女剑的人,也在之后公开承认,九天玄女剑是他这辈子最得意的作品,也是他炼器生涯的巅峰了,哪怕是他再来一次,也难以打造出九天玄女剑这样的神兵利器。

  她手握这样的神兵利器,又比慕容清和早入道那么多年,怎么看,都是慕容清雅胜算更高!

  更别说,逐星比试不仅仅只是个人实力的竞争,还有后头的炼丹呢!

  慕容清雅的炼丹天赋,可是公认的好!

  “这你就不懂了吧,传说轩辕剑是人皇之剑,只有在人皇手中才能发挥出全部实力,慕容清和手里的,就是轩辕剑!”

  支持慕容清雅的弟子嗤笑一声,“你都说了,得在人皇手里才能够发挥全部实力,她也不是人皇啊!所以什么轩辕剑,在她手里和破铜烂铁能有什么区别?”

  支持慕容清和的弟子一琢磨,理是这么个理,慕容清和手里有了轩辕剑,真就能够反杀慕容清和了不成?

  如今才第一场,后头还有两场呢!

  “不行,我得赶紧去多下几注。”

  那弟子说着,匆匆忙忙的就走了。

  还好他没被忽悠着给慕容清和下注,要是给慕容清和下注,他不得裤子都亏没了啊!

  姐妹俩的赌约在面上,飞星宗的弟子却早早的就开始下注了,宗门内并不禁止这些,但是却也管着不让他们玩太大的。

  毕竟这玩意做个休闲还成,若是让人陷进去,就不好了。

  那弟子去下注的时候,就瞧见了莫良。

  身为风暴中心的人物,莫良受到的关注绝对不比慕容清和和慕容清雅少。

  不过莫良脾气不好,这些弟子还真不敢打扰莫良。

  “都给我押慕容清和赢!”

  莫良财大气粗的把一个储物袋拍在桌子上。

  看热闹的弟子们纷纷看向莫良,有几个胆子大的,忍不住窃窃私语起来。

  “难道莫师兄是觉得慕容清和能赢?”

  “不是吧,应该就是气不过吧?”

  “嘿嘿嘿,我就喜欢这种给咱们送钱的……”

  “既然莫师兄给慕容清和下注了,那我得再多加点码,到时候能多分不少灵石呢!”

  “你提醒我了,我也赶紧去,正好昨日交完任务又多了点灵石,到时候多分点灵石,我还能多买点练气丹!”

  ……

  那些弟子也没一个看好慕容清和的,毕竟他们对慕容清雅了解更多,也就更知道慕容清雅的实力。

  “真的都押慕容清和啊?”

  记录的弟子不确定的问道。

  该不会是莫良说错了吧?

  “都给我押!”

  莫良红着眼睛,他这是刚刚打完十场,有了些休息的时间。

  不管慕容清和能不能赢,他都会押慕容清和的。

  更别说,慕容清和手里还有轩辕剑!

  旁人不识货,他还能不识货?

  “您这么多,到时候可能要亏大了。”

  那弟子提醒道。

  “别废话,给我押!”

  莫良双眼通红。

  那弟子不敢再劝,连忙点了灵石数,全都压在了慕容清和身上。

  他心里忍不住羡慕,这就是掌门之子的手笔么?这么多灵石,看样子是百分百要赔了,他自己一块灵石都恨不得掰成两半花呢!

  不过这也是羡慕不来的。

  莫良下了注走了没多久,慕容清和领着尔雅慢慢悠悠的过来了。

  瞧见本人来了,其他人都忍不住噤了声。

  毕竟议论本人被抓住什么的,感觉还是有点社死。

  “都押我赢。”

  慕容清和把储物袋放在桌子上,笑眯眯的看着那记录的弟子。

  记录的弟子瞧见那储物袋,又是心里哆嗦一下。

  有钱真好!

  可以这么挥霍!

  “您觉得自己会赢?”

  那弟子小心翼翼的发问。

  “我天资驽钝,输赢这种事,也并非是我能够决定的。”慕容清和笑了笑,“只是我不想叫自己看上去太过难看。”

  她生的好看,这么一笑更是如同春风荡漾,那弟子都忍不住愣神片刻,等到听了慕容清和的话,弟子连忙摆了摆手。

  “方才莫师兄也押了许多灵石呢。”

  虽然说除了莫良和慕容清和,今个儿他还没碰到押慕容清和赢的人呢!

  慕容清和愣了一下,似乎并未想到莫良也会来下注。

  而她旁边的尔雅咬了咬唇,也跟着掏出几块灵石放在桌子上。

  “我也押慕容清和赢!”

  虽然她心里还是打鼓,但是尔雅还是盼着慕容清和赢的。

  她不舍的瞧着那几块灵石,那可是她全部的家当了!

  “劳烦了。”

  慕容清和笑了笑。

  那弟子连忙低头记录,面色通红,不敢抬头了。

  围观的弟子们也是心里忍不住犯嘀咕,看慕容清和这胸有成竹的样子,难不成她真的有胜算吗?

  有些弟子心里已经有些动摇,看慕容清和这么坚定的样子,说不定慕容清和真的能赢呢?

  然而这动摇只持续了片刻。

  “天!”

  有人惊呼着看向竞技台,只见竞技台上,慕容清雅缓缓站起,而在她的对面,是众人十分看好的一个弟子。

  那弟子修为比慕容清雅还高上几分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