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佬都叫我祖宗 > 67.慕容清雅的赌约

我的书架

67.慕容清雅的赌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管是炼丹还是制符,都是大部分人都会点,但是想要登堂入室却是难如登天的。

  修真界也有专门的丹修符修,而把炼丹制符当成主修之路却是要求更为苛刻,从灵根到心性再到天赋缺一不可,以至于修真界之中此类修士寥寥无几。

  就连慕容戈,也并非是专门的丹修。

  慕容戈是法修兼炼丹的路子。

  他把慕容清和带到了丹房,翻出了最简单的丹方,示范了一遍之后让慕容清和直接上手。

  慕容清和仔细看着,发现慕容戈采用的是把所有材料都用丹火炙烤,萃取其中精华之后融合在一起,然后再用丹火持续淬炼,让这些材料彻底融合,最后成丹。

  和她学的不太一样。

  慕容清和心里嘀咕着,想着还好她提前到慕容戈这里学了一下,不然万一有用到的地方,岂不是要闹出笑话来了。

  等到慕容戈示范完,慕容清和就学着慕容戈的模样上手。

  慕容戈在旁边看着,只觉得慕容清和的动作说流畅不算流畅,但是也说不上生涩。

  就是充满着初学者笨拙模仿的意味。

  他耐着性子,等到慕容清和把一瓶丹药都炼完,这才过去拿起刚刚出炉的丹药。

  丹体圆润,隐约飘散丹香,品相看上去倒是不错。

  他又倒了一颗,而后送入口中。

  没有恶心难闻的味道,没有滞涩感,从这一点来说,已经差不多合格了。

  然而丹药最重要的是药效。

  慕容戈让药力在经脉之中化开,很快的,温润的灵气在他经脉之中游走。

  回灵丹是最低品的丹药,能起的作用也就是短暂的提供少量灵气,在慕容戈这个境界,也就是让他勉强感受到灵气罢了。

  药效合格。

  慕容戈在心里点评。

  “品相和药效都算是合格,也就是个普通人的水准,你妹妹刚入道炼的丹药就比这个强了。”

  “妹妹天资聪颖,我比不得的。”

  慕容清和笑容浅浅。

  她心中思量着,原来这就是普通人的水准了啊。

  慕容戈瞥了她一眼,“去把逐星比试的报名改成炼丹吧。”

  慕容清和讶异,“这还能改?”

  “自然能改!哼,你可不要在逐星比试上面给我丢人!”

  慕容戈最看重的就是面子,在他眼里,要是他丢了面子,那可是天大的事!

  “女儿谨遵教诲。”

  慕容清和垂下眼眸,轻声道。

  慕容戈顺了气,领着慕容清和去改了报名,之后几天,便一直教慕容清和炼丹。

  哪怕慕容清和挣不到名次,最起码别给他丢人啊!

  慕容清和恶补了好几天,等到她离了丹房的时候,只觉得整个人都晕乎乎的。

  她抱着白猫,心里庆幸她不是专门炼丹的。

  慕容清和才离了慕容戈的住处没多久,就碰到了慕容清雅。

  后者似乎已经等候多时。

  “我等你很久了,姐姐。”

  慕容清雅咧嘴,对着慕容清和一笑。

  慕容清和笑眯眯的瞧过去,“妹妹在此处等我这么久,是有什么事么?”

  她原本对慕容清雅也只是不大喜欢,只是经过了祁连山脉之后,那是半分好感也无。

  慕容清和自认是个好人,只是再好的好人对着一个曾经想要自己命的人,也没法真心以待。

  慕容清雅瞧见她轻松的模样,顿时又是忍不住一阵咬牙。

  凭什么,凭什么慕容清和回来了,一切都变了!

  好在……

  她深吸了一口气,想起昨日夜里爹爹说的话。

  ——清和这孩子要是炼丹术上能有清雅的天资就好了,可惜了。

  这几日慕容戈教了慕容清和不少丹方,只是她炼出来的丹药都普普通通,按照慕容戈的评价,那就是拿去做教人的素材还行,若是想要更进一步,却是十分难。

  说白了,就是慕容清和炼制的丹药太过标准了。

  “我听闻姐姐这几日在和爹爹学炼丹之术,想来以姐姐的天资,应当有所小成了吧?”

  她言笑晏晏。

  “小成不至于,我天资驽钝,只是刚刚入门罢了。”

  慕容清和如实道,按照慕容戈的标准,她确实是刚刚入门。

  “姐姐真是太谦虚了。”慕容清雅十分敷衍的夸赞了一句,“我相信依姐姐的能力,肯定能够给爹爹挣个第一回来的。”

  “借妹妹吉言。”

  慕容清和笑道。

  慕容清雅瞧见她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顿时又是忍不住咬牙切齿。

  这人怎么什么时候都能够如此冷静?

  她深吸了一口气,心里愈发确定慕容清和于炼丹一道上面确实没什么天赋了。

  必须得让慕容清和出糗才是!

  “姐姐不好奇,你母亲是怎么去世的吗?”

  她忽然抬头,语气中带着笑,说出的话却比二月的刀子还冷。

  慕容清和面上的笑容顿时散了。

  何漾的死一直都是慕容清和不愿意提起的部分。

  她静静的看着慕容清雅,既然慕容清雅这么说,那么就代表着,慕容清雅背后的二夫人和慕容戈都知道何漾的死的真相。

  看起来,她回到飞星宗,还真是来对了。

  “妹妹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呢?”

  她冷着脸,一双眼睛里头仿佛覆着一层寒霜似的。

  慕容清雅嗤笑一声,“别装了,我知道你想知道,不如打个赌?”

  “若是这次逐星比试,你赢了,我就好心透漏你一些消息,若是你输了……”

  慕容清雅上下打量了几圈慕容清和。

  “那你就自废修为,自毁容貌,从此滚出飞星宗,离莫良哥哥远远的!”

  听到慕容清雅的话,慕容清和忍不住冷笑。

  “我不关心我娘死的真相,不过你这个赌,我赌了。”

  何漾死的真相,她自然能够查出来,不必借助慕容清雅的力。

  但是——

  慕容清和想到二夫人,当年她走失,二夫人那么迅速的找到慕容清雅,是不是也是早有准备?

  凭借二夫人的心智,应当想得到,只要她不死,慕容清雅的身份早晚都会被戳穿。

  那么她非要弄出慕容清雅这么个定时炸弹的原因是什么呢?

  还是说,慕容清雅不过是二夫人手中的一把刀罢了?

  慕容清雅以为慕容清和还得拒绝一下,没想到她答应的这么快,她顿时忍不住翘起了嘴角。

  “那就先恭喜姐姐马上就能够回归平静的山林生活了。”

  她唇角带笑,说的话好似也是带着真心实意的善意。

  慕容清和笑眯眯的瞧着她,“借妹妹吉言。”

谷</span>  慕容清雅瞧见她这幅云淡风轻的样子,又是忍不住咬牙切齿。

  等着吧,她马上就笑不出来了。

  慕容清雅想到听到的关于慕容清和的评价,更是胸有成竹,迈着步走了。

  慕容清和抱着白猫,目送着慕容清雅走远,她唇畔始终带着笑,神情亦然辨不清悲喜。

  白猫抬头瞅了慕容清和一眼,而后又低头舔着自己的爪子。

  他和慕容清和相处的时间可不短,自然知道何漾在慕容清和心中有什么样的位置。

  慕容清雅恨不得所有人都见证慕容清和的狼狈,俩人打过赌没多久,整个飞星宗都知道慕容清雅和慕容清和打赌了。

  莫良自然也知道了这件事。

  “你怎么和她打赌了!”

  莫良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慕容清和,他现在简直想要把慕容清和的脑袋瓜撬开,看看慕容清和在想什么!

  “不可以吗?”

  慕容清和抬头,茫然的看着他。

  她有自信能赢,有什么不能赌的?

  “慕容清雅天生木灵根,又在慕容长老膝下学习炼丹这么多年,你才入道多久啊,就敢和她赌!”

  莫良是真的搞不懂慕容清和在想什么,这赌局根本不用开起来!

  慕容清和那完全就是必输的局面!

  慕容清和:“……”

  她静静的看着莫良,片刻之后,她语气颇为认真的说道:“莫师兄,你这么关心我,是不是不想退婚了?”

  莫良顿时跟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嗖的跳了起来,警惕的看着慕容清和。

  “你可不要痴心妄想!我告诉你,我是绝对不会和你结为道侣的!我关心你只是因为你是我师妹!”

  他也说不准自己是个什么心态,大约还有点把慕容清和认成白月光替身的愧疚之情吧。

  慕容清和瞧着他,十分善心大发的准备告诉莫良真相。

  “莫师兄,其实我就是你那个白月光。”

  少女一双眼睛亮晶晶,眸中仿佛有水光流动,尽管面上覆了轻纱,却依旧难掩她的美貌。

  饶是莫良,被这样一双眼眸注视着,他都忍不住恍惚了几分。

  好像。

  然而下一秒,莫良就清醒了过来。

  她不是她。

  “清和师妹,你不要开玩笑了!”

  莫良皱眉瞧着慕容清和,“你若是再拿这种事开玩笑,我便要生气了。”

  慕容清和:“……”

  她说的是实话,怎么没人信呢!

  “好,莫师兄不必担心,既然我和清雅妹妹打赌,那么我心里都是有数的。”

  慕容清和也就从善如流,不再提这个话题,笑着安慰莫良。

  莫良还是心里没底,哪怕慕容清和是聚灵体,慕容清和才入道多久?

  更别说去兼修炼丹了,炼丹这一道,登堂入室极难,慕容清和想要超过慕容清雅,岂是几天就能够完成的?

  莫良越想越觉得慕容清和这是犯了个大大的错误。

  “你……”他皱了皱眉,“算了,这几日你跟着我,我找我爹帮你好好特训一下。”

  “莫师兄,若是我输了,可是要离你远一点的,你不开心么?”

  慕容清和眨眨眼。

  莫良听到这话,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你给我打住!”

  莫良连忙制止慕容清和。

  “你在这好歹还能挡挡慕容清雅,要是把慕容清雅放我身边,那还不如叫我去死!”

  慕容清和抬头看着他,“莫师兄,妹妹也只是心悦与你,你何必如此呢?”

  “她要是不来烦我就谢天谢地了!心悦我的人那么多,我还能一个一个的回应过去不成?”

  莫良说着,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他在飞星宗内地位尊贵,哪个不捧着他?

  时日久了,便养成了谁也不惯着的性子。

  慕容清和没再说话。

  不过莫良说话算话,既然说了要让莫掌门帮忙特训,就硬拽着慕容清和去找莫掌门了。

  刚刚拿到万鬼幡还没来得及给太上长老们的莫掌门看着眼前的俩人,忍不住额角跳了跳。

  看见这俩人,就跟看见麻烦一样!

  “你们怎么来了?”

  莫掌门耐着性子看着二人。

  慕容清和说了一遍她和慕容清雅打赌的事。

  她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大事,毕竟她自己就能够解决,但是偏偏莫良好像不这么认为。

  莫掌门听着慕容清和说完,忍不住嘴角抽了抽。

  他能教啥啊!

  就慕容清和拜师这么久,他还啥都没教过呢!

  除了给慕容清和送钱,啥都没干过啊!

  再说了,他这辈分,真能教慕容清和么?

  他要是敢随便教慕容清和,估计太上长老们第一个就给他扒皮!

  “行,我知道了,清和你和我来吧。”

  莫掌门收好万鬼幡,领着慕容清和往里走。

  “那我呢!”莫良连忙提醒,还有个他呢!

  莫掌门嫌弃的看着莫良,“你自己不会去修炼吗!身为少掌门,要是连个第一都拿不回来,那你干脆下山养猪算了!”

  他怎么生了个这样的傻儿子!

  莫良不服气:“拿不到第一也是你教得不好!”

  莫掌门:???

  诶嘿他这小暴脾气,什么叫做他教得不好!

  他就让这死孩崽子看看什么叫做爱的教育!

  显然,忙活了几天才拿到万鬼幡,并且在这之前还经受了一宁长老爱的教育的莫掌门,如今心情不大好。

  莫良一缩脖子,“你还是先教清和师妹吧!”

  说完,他脚底抹油就要溜,却被莫掌门单手提溜回来。

  “不用,你清和师妹天生聚灵体,我只要稍加点拨就好,倒是你,这些日子修为似乎倒退了许多,定然是平素没有好好练习!”

  莫掌门笑容狰狞,单手拎着莫良就往训练场走。

  慕容清和:“……”

  有句老话说得好,自作孽,不可活啊。

  莫良真是完美的践行了这句老话,给旁人以深刻的警醒。

  她抱着白猫,慢慢悠悠的跟了上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