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佬都叫我祖宗 > 64.一行长老的私心

我的书架

64.一行长老的私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莫掌门是真想不到二夫人能缺啥。

  毕竟二夫人的道侣是慕容戈,慕容戈虽然说修为平平,但是于炼丹一途还是有不错的天赋的,哪怕算不上当世大家,却也能够凭借着炼丹的本事在飞星宗当个长老。

  而且炼丹这一门,本就是到了后期就是暴利的玩意,所以说,二夫人那里还真不缺宝贝。

  除非是他们这个层次看了都要动心的宝贝。

  原本只当就是太上长老们一时兴起折腾的莫掌门,这时候也忍不住上了几分心了。

  “既然如此,那我自己去找她讨要吧。”

  莫掌门笑了笑,也没为难看管法器的长老,毕竟从宗门的规矩来说,二夫人的做法都是于情于理的。

  眼巴巴期待的太上长老们就得了这么个结果,顿时差点气的一个仰倒。

  “你不是掌门么,怎么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

  脾气爆的长老忍不住对着莫掌门吹胡子瞪眼睛。

  这么大的一声,顿时让原本乖乖趴在一宁长老怀里被投喂的白猫一个激灵,喵的一声跑的不见踪影了。

  一宁长老那个气哟。

  他好不容易才把白猫哄的愿意趴他腿上,结果被这老货一嗓子给吼没了!

  “你吼那么大声干什么!”

  他气的肝疼,扭头就瞪着方才吼莫掌门的长老。

  莫掌门顿时一阵感动,呜呜呜呜,没想到一宁长老平时对他那么严厉,一言不合就要收拾他,结果居然对他这么好!

  没看一宁长老为了他,都骂那个吼他的长老了么!

  “呜呜呜,一宁长老,我就知道您是……”

  莫掌门感动的话还没说出来呢,一宁长老下一句话让他直接僵住了。

  “没看都吓到白猫儿了吗!他掉了一根毛我今个儿就把你扒了皮!”

  莫掌门:???

  他懵逼的站在原地。

  一宁长老生气,居然是因为吓到了白猫吗?

  “还有你,有什么事不能传讯么,跑到这里都吓到白猫了!”一宁长老转头恶狠狠的瞪着莫掌门,“我看我是好久没有检验你的功课了!”

  莫掌门:???

  就很突然。

  身为一个掌门,他觉得自己应当已经站在了人生巅峰,受万人敬仰,有事没事带带弟子,收拾收拾弟子,那才是他应该干的!

  虽然说当掌门就意味着一天十二个时辰随时待命加班还没假期,但是他快乐啊!

  可是——

  他这么大岁数了还要被长辈操练吗!

  慕容清和瞧见这场面,忍不住勾了勾嘴角。

  “一宁长老,我还有事,我现在就去帮您把万鬼幡拿回来!”

  莫掌门连忙摇头,脚底抹油就要溜。

  “不差那一会!”

  一宁长老单手捉住莫掌门,转身就往练功场走。

  莫掌门: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哟!

  瞅着莫掌门被提溜走了,那几个太上长老才略微消了气。

  一行长老笑眯眯的凑过来,“清和啊,方才他们吼的那么大声,没吓到你吧?”

  慕容清和摇了摇头,“没有,不过师父他……”

  “放心,他皮糙肉厚的很,给他扔到十八层地狱都能活着爬回来!”

  一行长老满不在乎的说道。

  要是没点本事,莫掌门能守住这个位置这么多年?

  别看飞星宗势大,盯着这个位置的人可是不少呢。

  慕容清和这才松了口气。

  “那万鬼幡落入李元手中,我瞧李元并不是个安分的,若是她抵挡不了万鬼幡的诱惑,做了什么恶事,不好不好。”

  另一个长老摇头晃脑的说道。

  在宗门内,大家还会尊称李元一声二夫人,但是对于这些长老来说,她就是小辈里的小辈,自然不会如同宗门里那般叫她。

  “没错,还是赶紧把万鬼幡取回来才是正经。”

  另一个长老一本正经的附和。

  慕容清和:“……”

  “诸位前辈,万鬼幡真的没有那么强,我当年炼制万鬼幡,也只是一时兴起,给暂时无法投胎的孤魂野鬼一个暂住之处罢了。”

  她无奈的解释,她炼制万鬼幡的时候还小呢,万鬼幡也不算是她最得意的作品,哪怕在二夫人手里能如何?

  如今的万鬼幡也被净化了,就是个普通的容器罢了。

  “原来是你炼制的吗?清和真不愧是少年英才!”

  “没错,不愧是老祖宗看中的人,可真不错啊!”

  “要是我能有这么个天资聪颖的弟子就好了……”

  “清和你居然还学了炼器,真是爱好广泛。”

  慕容清和:“……”

  她仔细辨认了一下,发现长老们是真心实意的在夸她的,她忍不住扶额。

  她只是想要解释一下万鬼幡真不是什么宝贝!

  “是不是觉得有些困扰?”

  一行长老笑眯眯的坐到慕容清和身边,他生了双笑眼,不笑也带着几分笑,这时笑起来,反倒是更加阳光了几分。

  “也没有,只是万鬼幡不过是平常法器,不至于如此大动干戈。”

  慕容清和摇了摇头。

  “错了,我们在意的不是万鬼幡本身,而是人心。”

  一行长老摇了摇头,点了点自己的心口。

  “你看阴鬼王能用万鬼幡驱使阴魂,虽然如今万鬼幡已经被净化,但是难保不会有别有用心之人。”

  “这世间,最不可信任之物,就是人心。”

  “就是我们阻拦万鬼幡进入人世,也是有私心的。”

  慕容清和静静的看着一行,后者并不避讳谈起自己的私心,就这么坦荡的剖白给她看。

  这是个很尽责的长辈。

  慕容清和忽然有了这样的认知,一行和那些养大她的人一样,唯一的区别就是,他们死了,一行还没死而已。

  “前辈又有什么私心呢?”

  “我们活了这么大岁数啦,什么名利对我们来说都不重要了,而且修行一道,越往后就越能够摸到自己的上限在哪里。”一行笑了笑,“我们也知道自己这辈子也就是这个修为,踏破虚空是没什么可能了。”

  “如今啊,人老了,不过是想要太太平平的养个老而已。”

  “只要不闹出什么叫我们这些老胳膊老腿上阵的事,那都是我们的私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