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木雕园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陆元道友不会想说,姐姐的木雕就是那位前辈赠与的吧?”

  慕容清雅忍不住捂着嘴笑起来,慕容清和之前就是个山野丫头,借着祁连山脉地大物博东西多些她信,但是说慕容清和能碰到那样的前辈?

  她可不信!

  “那也说不定呢。”

  陆元嘀咕了一句,不过心里也没底。

  慕容清和琢磨了一下地方不够,就又回了屋舍里,搬了块垫桌脚的石头。

  “咦,姐姐这是要做什么?”

  慕容清雅一脸好奇,“难道姐姐要就在这里盖个房子么?要不然还是让陆道友和姐姐挤一挤吧。”

  “不是呀,这地方太小了,我弄个空中的。”

  慕容清和好脾气的解释,慕容清雅却是不当回事,空中,什么空中?

  只见慕容清和对着石头吹了一口气,而后往空中一抛,石头见风就长,不过是片刻就成了一个浮空峰的模样。

  陆元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这还不够,慕容清和足尖一点,直接飞上去,然后把那木雕从盒子里拿出来,放在地上。

  木雕见土就长,不过是片刻,亭台楼阁,水榭歌台,假山流水,就连水里的鱼都变成了正常大小。

  木头雕成的侍女也仿佛活了过来,穿行其间。

  “我记得这里面应该有几十间屋舍,应该够了吧。”

  慕容清和掰着手指头算了算,笑容灿烂。

  陆元:“……”

  何止是够了,他们拖家带口来都够了!

  慕容清雅从那园林出现的一瞬间,面色就十分难看。

  她看看慕容清和气势恢宏的园林,又看了看自己破茅草屋一样的洞府,强忍着才没让自己情绪爆发。

  偏偏慕容清和这时候又火上浇油。

  “陆道友,你先自己挑一间吧,妹妹想住洞府,莫师兄守夜,这么大的园林,就咱俩住,实在是可惜了。”

  慕容清雅:其实我也想住。

  但是她前头话都说了,慕容清雅也不可能反悔把自己的话收回去。

  她只能硬着头皮应了一声。

  那边莫良已经从园林出现就开始傻了。

  他呆滞的站在下面,仰着头,看着浮空峰。

  这园林……

  好熟悉的感觉。

  莫良使劲甩了甩头,才让自己勉强保持清醒。

  “清和师妹,我能上去看看吗?”

  他强行保持着清醒,说话都有些颤抖。

  慕容清和歪头看着莫良,“莫师兄不是说要守夜吗?”

  “不,我只是想上去看看。”

  莫良咽了口口水。

  “好呀。”

  慕容清和笑呵呵的应下,抱着白猫领着莫良顺着浮峰上面落下来的阶梯往上走。

  莫良浑身仿佛都在颤抖。

  慕容清雅见三个人都往上走了,连忙也跟了上去。

  慕容清和瞥到她的动作,并没有阻拦。

  但是慕容清和不拦着,不代表白猫不记仇啊!

  通体纯白的猫优雅的从慕容清和怀里跳下来,然后又十分优雅的停在了慕容清雅的面前,刚好挡住了慕容清雅的脚步。

  这畜生!

  慕容清雅心里暗骂。

  白猫懒洋洋的舔着自己的毛,偏偏慕容清雅一抬脚,他就跳起来一爪子直接拍在慕容清雅腿上。

  慕容清雅差点被气死。

  “你到底要干什么!”

  她忍不住对着白猫低吼。

  后者舔了舔爪子,然后十分人性化的把舔干净的爪子伸了出来。

  慕容清雅:???

  她懵逼的看着白猫的爪子。

  后者恶狠狠喵了一声。

  慕容清雅试探性的摸出点吃的,白猫看都不看一眼,一尾巴就把吃的推了回去。

  慕容清雅:???

  她又试探性的把别的往白猫面前放,等到放了一大袋灵石之后,白猫终于动了。

  只见他尾巴灵活的把这堆东西都圈了起来,然后爪子尾巴嘴灵活合作,愣是弄出来一个小包袱。

  最后嘴叼着小包袱,慢慢悠悠的走了。

  慕容清雅:“……”

  她迟早有一天要把这畜生剥皮抽筋炖成汤!

  慕容清和不知道慕容清雅的想法,她只知道白猫似乎是去找慕容清雅的麻烦了。

  但是那又怎么样?

  她只是不愿意自己动手去做什么反驳慕容清雅罢了,白猫做什么,她为什么要管?

  “这些都是木人?”

  陆元好奇的看着穿行其间的美貌侍女。

  “是的,那位前辈喜欢漂亮女孩,又觉得这世间所有女孩都不符合他的审美,便亲手雕了这些。”

  陆元顿时一阵赞叹,这得是什么样的能力!

  这些木人看上去活灵活现,若不是亲眼看着他们是木雕变成,他都要以为这些都是真人了!

  莫良却一直都在抖。

  他闭上了眼睛,跟着慕容清和穿过回廊影壁,穿过亭台楼阁,最后在屋舍外面停下。

  果然是这里。

  莫良的身体狠狠的颤抖了两下。

  闭上眼睛让他的其他感知更加清晰,而这么多年的午夜梦回的场景,也让莫良把从前的记忆刻进了骨血。

  他的心上人的居所,果然曾经是这里。

  他睁开眼睛,蓦然握住慕容清和的手。

  慕容清雅一跟过来,看到的就是莫良突然握住慕容清和的手的模样,她顿时眼睛都气红了,三步并做两步上去要掰开莫良的手,却没掰动。

  “莫良哥哥!”

  她忍不住叫了一声。

  莫良没理会她,只是近乎哀求的看着慕容清和,“你认识她对吧?不不不,这里过去是她的居所,你说这是一位前辈送给你的,难道她就是那位前辈?不对,她当年没那么大,那么……”

  “她一定是那位前辈的女儿对吧?”

  “你知道她在哪里,对不对?”

  这声音不可谓不急切,甚至慕容清和都怀疑,莫良当场就能跪下来。

  “你说的人,我不知道啊。”

  她用力把自己的手往外抽了抽,没抽出来。

  “这座园林,还有她的气息,你能不能帮我找到那位前辈?我什么都可以给你!”

  莫良越说越急切,好像快要哭了似的。

  “那位前辈赠与我这园林之后,便离开了。”

  慕容清和想了想,她好像没有说谎。

  毕竟木前辈确实早就离开了。

  莫良顿时满眼失望,慕容清和不知道那位前辈在哪里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