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佬都叫我祖宗 > 54.灵智不高的巨树

我的书架

54.灵智不高的巨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白猫慢悠悠的蹲在慕容清和前头,揣着两个前爪,尾巴一甩一甩的。

  慕容清和的目光也忍不住跟着白猫甩动的尾巴尖转来转去,她翻了个身,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对着白猫说。

  “这都二十年了,李元还是打我娘的东西的主意,图啥呢?”

  “不过也就她把那东西当个宝了。”

  慕容清和嗤笑一声,直接把揣手手的白猫给揽到了自己怀里。

  她两只手架着白猫,想和白猫好好贴贴。

  白猫一爪子直接按在慕容清和额头上,眼睛里就差写上丑拒二字了。

  “小气。”

  慕容清和俩手使劲按住白猫,按着白猫就是一顿乱蹭,蹭的白猫身上的毛都炸了起来。

  白猫:“……”

  就很绝望。

  两脚兽什么的,果然是最讨厌的生物了!

  生无可恋的白猫舌头耷拉在外面,整只猫看起来都怏怏的。

  慕容清和得意的笑了笑,“你怎么不反抗了?”

  白猫:“……”

  他现在可以挠人吗!

  巨树移动速度快,而巨树生在祁连山脉之中,对于祁连山脉的了解比他们任何人都多。

  不过巨树神智不高,只能寻找他熟悉的气息。

  大约……有点像狗。

  慕容清和舒舒服服的躺在树笼里面,被蹂躏了一番的白猫气哼哼的窝在一边,这要是换个人,早就被他一爪子拍上去了!

  巨树循着气息一路追过去,很快在一间屋舍不远处停下了。

  慕容清和察觉到巨树停下,她从树笼里面探出个头,就瞧见不远处熟悉的屋舍。

  她又看了看巨树,心说她果然不该相信巨树!

  找到了,却又没有完全找到。

  “莫良道友就在此处吗?”

  陆元也是一脸讶异。

  他只见前面是一个院子,小院子用篱笆围了,屋舍是茅草屋,也不知道能不能挡住风雨。

  院子里还种了棵陆元不认识的树,树下是石桌石凳和棋盘。

  还有几只鸡鸭晃晃悠悠的在院子里遛弯。

  “不,这是我从前住的地方。”

  慕容清和从树笼里面下来,忍不住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巨树神智不高,这么追着气息过来,结果追的却是巨树最熟悉的气息。

  自然就追到了这里。

  “他带我们来这里是?”

  陆元不解的看着慕容清和。

  难道是要回忆过去,痛苦的相思忘不了?

  可是看慕容清和这样也不像啊!

  “巨树灵智不高,我叮嘱他寻找莫师兄的气息,然后……”

  慕容清和无奈的摊手。

  陆元忍不住扑哧一笑。

  “来都来了,那就回去看看吧。”

  陆元提议道。

  慕容清雅也是一脸好奇的看着面前的院子,这院子看起来就是个普通农家的样子,很难想象,慕容清和就是这么过了十几年。

  “好啊,欢迎你们来参观我的家。”

  慕容清和也不扭捏,大大方方的领着二人往里走。

  因为这边也就这么一户,这院子都没落锁。

  院子里的鸡鸭也不怕人,哪怕三人都走进去了,鸡鸭依旧怡然自得的吃着自己的饲料。

  “原来姐姐前头这些年都是在如此有乡土风情的地方生活,如今我倒是能够理解姐姐从前种种了。”

  慕容清雅说道,只是她说话的语气怎么听怎么阴阳怪气。

  陆元咂咂嘴,仔细品了品慕容清雅的话。

  这不是就在说慕容清和土么!

  陆元四下瞅了一圈,这小院子虽然简洁,但是却处处都能瞧出用心,只是布置少一些,便瞧着有些简陋了。

  但是土……

  也不至于。

  慕容清和好像没听出慕容清雅的言外之意,只是笑眯眯道:“我前头的日子确实活的糙了一点,先进来坐吧。”

  说着,慕容清和推开了屋舍的门。

  “寒室简陋,不要嫌弃才好。”

  “没关系,姐姐,虽然你住的……”

  慕容清雅话音还没落,就差点被眼前的景象闪瞎眼。

  她想说的话,硬生生都咽了回去。

  确实……

  挺简陋的。

  慕容清雅木着脸看着自己眼前的景象。

  当真是白玉为堂金作马,只要慕容清雅目光所及之处,都是亮闪闪的。

  就连脚下的地板都是用上好的白玉髓铺成。

  “这叫简陋?”

  陆元一脸震惊。

  就连他都不可能有这样的待遇好吧!

  慕容清和拽了两个椅子过来,让二人坐下,听见陆元这话,她不太好意思的笑了笑。

  “我之前鲜少与人接触,只能够用山中的东西布置家舍。”

  “我记得我还存了些茶,等我给你们泡杯茶。”

  说着,她钻进了厨房。

  “啧啧啧,这审美也太土了。”陆元啧啧两声,看似在说慕容清和,实际上却是字字都对着慕容清雅说的。

  “你瞅这白玉髓,居然拿来铺地,暴发户!那是啥?啊,紫锦木,居然拿来坐椅子,太土了!那边那是不是夜明珠啊,谁家夜明珠真的拿来照明啊,土死了!咦,窗边的花瓶里面是不是九转灵草,居然用这玩意插花,太土了吧!”

  陆元点评多说一句,慕容清雅的脸色就黑上一分。

  “想来这都是姐姐精心布置的,陆道友还是积攒些口德。”

  她咬牙切齿的说道。

  “没办法,我就是瞅着这儿土不成么?唉,要是我家也能这么土就好了!”

  陆元啧啧的说着,那幅样子让慕容清雅气的差点上去挠他。

  她心里也忍不住有些埋怨慕容清和,既然有这么多好东西,还装什么山野村姑?

  慕容清和泡了茶出来,就瞧见二人之间气氛诡异。

  “这是朝霞,我从前在山里没什么做的,就喜欢鼓捣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她不大好意思的笑了笑。

  “朝霞?莫不是只能取破晓之时第一缕晨光照耀到的露珠,攒了七七四十九天以上才能够拿来泡茶,茶叶要求则更加严格,要在极北之地生长七七四十九日,再到极南之地生长七七四十九日,最后在第一缕朝霞出现之时采摘,早一分晚一分都不成的朝霞?”

  陆元一口气说了一大堆,无外乎就是一个意思。

  朝霞啊,他很贵,它很牛逼,他很难得,有这玩意还能拿来待客的,更是牛逼中的牛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