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佬都叫我祖宗 > 40.给你一个机会

我的书架

40.给你一个机会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群人太可恶了!”

  他瞪着眼睛,“需要奴仆就不能去买么?”

  莫良说的买,是买那种自卖自身,或者卖儿卖女的。

  慕容清和怜悯的看着莫良,这傻孩子,这时候还觉得他是被弄来做奴仆的吗?

  莫良正控诉着呢,就听见门外头的锁响了几声。

  他连忙闭嘴,一双眼睛警惕的看着开门的人。

  只见打头一个女人开了门,而后就是几个女人鱼贯而入。

  这几个女人看着都是壮年的模样,一看就不好惹。

  莫良警惕的看着他们。

  “还有一个呢?”

  打头的女人问道。

  “马上就提来了。”

  立刻就有人回答道。

  打头的女人嗯了一声,叫其他人一字排开。

  莫良没见过这样的阵仗,不过他一向胆子大,这个时候毫不避讳的张嘴问道:“你们把我关在这里要做什么?”

  这话惹的打头的女人转头看他,而后女人嘿嘿一笑,露出个暧昧的笑容来。

  “当然是让我们爽一下。”

  莫良满头问号。

  纯洁的少年并没有领会到女人的意思,他只是有点懵逼。

  怎么个爽法?

  女人们看到莫良脸上懵逼的表情,顿时都嘻嘻哈哈的笑起来。

  “老大,咱们是按照老样子来?”

  笑的最厉害的女人问打头的女人。

  “当然,一个一个排好队。”

  就这么三两句话的时间,慕容楚璃的另一个熟人也来了。

  陆元的情况比起莫良来差多了,他身上尽是伤口,手脚都无力的耷拉下来,看起来像是被折断了。

  他的嘴也被撑了起来,似乎是防止他咬舌自尽。

  莫良瞧见陆元这样,也是吓了一跳。

  他虽然并没有真正经历过人事,但是看到陆元身上那些伤痕,还是能够猜出来一二。

  怎么也想不到男孩子在外面居然也要保护好自己的莫良:“……”

  谁能想到居然男孩子也不安全了啊!

  莫良一脸惊悚。

  陆元有气无力的抬起头,他比莫良他们还惨一些。

  他是进入幻境的时候,就已经被锁在柴房里了。

  那时候他就已经被饿的浑身没力气了。

  这时候更是手脚都被折断,只觉得自己再这么下去就要魂归西天了。

  打头的女人开始分配起来。

  这村子里所有男人都是从外面忽悠来的、买来的、抢来的,反正就没有正当手段来的。

  至于村子里原生的男娃,那是少之又少。

  大部分出生就被溺死了,还有一小部分勉强能长大,长大了之后命运和那些外来的也没什么两样。

  慕容清和饶有兴趣的看着女人,新娘的幻境不过就是把他们的模样倒了个个儿。

  如今他们经历的,就是新娘和那群女人经历的。

  “其实我真的不喜欢这样的幻境。”

  慕容清和叹了口气,虽然说她觉得体验一下别人的人生还挺有趣,但是她可没有受虐的癖好。

  女人们震惊的看着被绑的严严实实的慕容清和不知道什么时候挣脱了绳索,她缓慢的站起身,抬起手,脸上露出个笑容来。

  “你们想做什么?”

  她一步一步的靠近女人们。

  打头的女人忍不住哆嗦一下,明明这人看似平平无奇,怎么却处处透着诡异。

  “还不把他给我按住!”

  女人只当那诡异的感觉是错觉,气急败坏的怒吼道。

  立刻就有几个女人冲了过来,试图把慕容清和绑回去。

  然而她的身体上顿时覆上一层火焰,逼的那群女人不能靠近。

  火焰在她的身后蔓延,不过是片刻,整个柴房都被火焰笼罩。

  “冤有头,债有主,要死也是拉着畜生们一起死,光让自己死有什么意思?”

  慕容清和两只手玩弄着火苗,不知道这话是对谁说的。

  而那几个女人,已然像是木头一样僵在原地,动弹不得了。

  时间仿佛都静止了一样。

  “还不出来么?”

  慕容清和把火苗一会扭成中国结,一会扭成吉祥扣,也没抬头,只是声音清冷。

  片刻之后,一道身影从虚空中出现。

  正是那一身红嫁衣的新娘。

  “你居然不受幻境影响!”

  新娘咬着唇,一双眼睛有几分不解。

  慕容清和偏头看向红衣新娘,“不怕我杀了你?”

  “笑话,我早就是已死之人,更何况,谁杀谁还不一定呢!”

  “我要是你,就先把他们都杀了再说。”慕容清和声音平静,“不过看你这点出息,也就只能欺负欺负无辜的过路人了。”

  新娘顿时瞪着眼睛,满眼都是气愤的神色,“我当年不过是一个弱女子……”

  “闭嘴吧,哪怕你死了也没报复他们啊?”

  慕容清和冷笑。

  她在祁连山脉长大,养大她的那群人教会她的第一件事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之后才是世界以痛吻我,我却报之以歌。

  她记仇的很。

  新娘一时语塞。

  片刻之后,她颓然的坐在地上,“你说得对,我根本就是不敢报复他们。”

  她无力的抬起头,“我有那么多机会,我可以在井水里下毒,可是我没做。”

  她比其他女子好点,她是明媒正娶进村的,虽然进了村也没逃过几兄弟共妻的命运。

  慕容清和低头看着坐在地上的新娘。

  她身上还穿着红嫁衣,面庞保持在最美好的时候,这时候她不像是鬼,反倒像是个人。

  “我给你一个机会——”

  她俯下身,“一个报仇的机会。”

  新娘仰头看着她,火苗在慕容清和的背后跳动,明明是五官极致温柔的少女,这个时候却仿佛是修罗。

  “没用的,我们被困在这个时间,永永远远的轮回。”

  新娘闭上眼。

  他们永远的都困在这一天,每天都在重复着同样的生活,哪怕今天慕容清和他们出现,明天他们就会忘记慕容清和的出现,重复轮回同样的一天。

  这是对他们所有人的惩罚。

  有时候她也在想,她们又做错了什么呢?要和那群畜生一样永远困在这个轮回之中!

  “我想有用,就会有用。”

  慕容清和的声音仿佛加注了魔力,带着几分蛊惑的意味。

  新娘有些恍惚,回去……报仇吗?

  她想到那些没有光的日日夜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