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天下大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清雅也是你的女儿。”

  二夫人冷静道。

  慕容清雅确实是慕容戈的亲女儿。

  只是当年因为慕容清雅和慕容清和的年纪差的太少,慕容戈为了自己的名声,一直不肯承认。

  若是他认了,渣男的名头就得落到他头上。

  慕容戈这辈子没什么本事,却是极为好面子。

  “那又怎么样?定下婚约的是慕容清和!更何况清雅不是没能从莫良那里得了好?”

  慕容戈冷笑一声。

  若非莫良身上有他们要的东西,他们何必这么霸着这婚约?

  二夫人咬牙,慕容清雅也是个没用的!

  这么多年了,竟然还抓不住莫良的心吗?

  她深吸了一口气,“哥哥,不过是聚灵体而已,只要我们拿到了那东西,区区聚灵体,焉能与我们相提并论?”

  慕容戈这才顺了气,只是看二夫人还是有些不顺眼。

  “何漾都能给我生个聚灵体,你怎么就不成?”

  二夫人:???

  这他妈还能怪我?

  二夫人差点一口老血噎在喉咙里,若是这男人不是她费尽力气抢来的,估计这时候她已经忍不住直接给慕容戈开瓢了。

  让他知道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更何况,慕容清雅纯木灵根差在哪里了?

  “哥哥……”

  她柔柔唤了一声。

  慕容戈见她这幅温柔小意的模样,心里的火气也散了几分,到底是这么多年的夫妻,他还能换不成?

  “好了,那东西还没找到吗?”

  他语气也不自觉软化了几分。

  “并不在清和身上,我怀疑她是不是把那东XZ起来了。”

  二夫人摇了摇头,当年何漾为了阻拦她,把信物一分为二,如今在何漾那里的一半,便是在慕容清和身上。

  若是早知道何漾将信物一分为二,她根本不会让慕容清和有机会逃跑!

  二夫人深吸了口气,心中念了几遍清心咒,才把这情绪压下去。

  “藏起来了?她还能藏哪里去?”

  慕容戈皱眉,当年何漾都被逼到走投无路不得不自爆了,怎么还能有余力把那东XZ起来?

  “不然清和身上怎么会找不到?”

  二夫人皱眉。

  慕容戈一想也是,既然慕容清和身上没有,那就是藏起来了呗。

  “难不成在慕容清和长大的山脉里面?”

  慕容戈想了想,觉得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二夫人眉头皱的更紧了。

  慕容清和长大的山脉……

  那可不是一个好地方。

  进去怕是要凶多吉少的。

  慕容清和能在那里活下来,已经是个奇迹了。

  *

  莫掌门是个忙人,慕容清和虽然说拜入了莫掌门门下,但是还没见过几次莫掌门。

  反倒是那几个太上长老天天往这凑。

  “您真不用。”

  慕容清和无奈的看着在厨房煮肉的太上长老。

  “当然得用!”那太上长老一本正经,“咱们修士辟谷,但是如同白猫儿这般的凡兽,岂能用辟谷丹凑活!”

  慕容清和看了看趴在桌子上玩球的白猫,白猫玩的是个编制的藤球,藤球上头插了根羽毛,他一扑藤球,彩色的羽毛就跟着晃悠。

  她要不要告诉太上长老一下,白猫玩的藤球,用的是万年藤妖的藤编的,上面的毛是毕方身上的毛——还是白猫自己给毕方打服了硬薅下来的最漂亮的一根。

  那长老一边说,一边满眼温柔的看着白猫,那眼神缱绻爱恋,比看恋人还温柔。

  慕容清和:“……”

  算了,随他们去吧。

  太上长老折腾猫饭愣是折腾了两个时辰,最后才弄出来一小碟色香味俱全的猫饭。

  “小猫儿,玩饿了吧,快快吃。”

  他把猫饭放在白猫面前,半趴在地上,一脸温柔的说道。

  专心玩球的白猫歪了歪头,看着趴在自己面前的大脑袋。

  他那双琉璃似的眼珠盯着太上长老看了半天,然后极其缓慢的伸出爪子,在太上长老脸上拍了一下。

  接触到白猫肉垫的太上长老:我被猫猫拍了!

  慕容清和看着那个仿佛喝多了的太上长老,忍不住捂住了脸。

  莫掌门回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慕容清和坐在石凳上,白猫在吃猫饭,他们家的太上长老趴在地上,笑的像个傻子一样。

  莫掌门:“……”

  长老这是傻了还是咋了?

  “师父。”

  瞧见莫掌门,慕容清和连忙起身行礼。

  “好了好了,不必多礼,我来是和你说一声,这几日宗门可能要安排一批任务给你们。”

  莫掌门找了个石凳坐下,说道。

  “任务?”

  慕容清和一脸疑惑。

  “对,我辈修士,斩妖除魔为己任,你们既然已经筑基,就不能够对人间妖魔横行坐视不理。”

  莫掌门道,“说起来,这次上报上来的几个地方,还有清和之前住的祁连山脉呢。”

  慕容清和眨眨眼,“上报?”

  “是啊,是祁连山脉脚下的一个小宗门报上来的,说是遇到了祁连山脉出来的妖魔,宗门里准备先派筑基期的弟子去外围探探路。”

  莫掌门耐心的解释道。

  这修真界的小宗门不计其数,许多宗门实力弱小,碰到厉害的妖魔没办法对付,于是就会上报到大宗门那里去。

  飞星宗作为第一宗门,天天都要收到不少消息。

  “清和想回去看看吗?”

  莫掌门和蔼的看着她。

  “好呀。”

  慕容清和笑弯了眼。

  “此去的名单我还要好好考虑一下,清和你这几日就好好准备一下吧,若有什么需要,提前告诉我便是。”

  莫掌门来就是为了通知一下慕容清和,他通知完慕容清和,就匆匆忙忙的走了。

  而那边,趴在地上的太上长老正盘腿坐在地上,他试图拿逗猫棒逗白猫,后者却只是轻飘飘瞥了他一眼。

  然后白色的爪子轻轻一推,那藤球就咕噜咕噜的滚了出去。

  白猫往地上一趴,琉璃似的眼珠看着太上长老。

  太上长老连忙过去把藤球捡了回来。

  慕容清和:“……”

  这是白猫逗人呢吧?

  “长老。”

  慕容清和轻咳了一声。

  太上长老动作一僵,“清和啊,祁连山脉凶险万分,你此去还要早做准备为好。”

  “我知道的。”慕容清和眼角带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