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佬都叫我祖宗 > 19.好面子的慕容戈

我的书架

19.好面子的慕容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清和你日后就住在这里吧。”

  莫掌门的住处是一个主峰并四个小峰,其中一处小峰是演武场与藏经阁,一处是莫良住处,还有一处是客峰,一处是空着的。

  莫掌门给慕容清和安排的地方,就是原本空着的小峰。

  小峰上只有几个洒扫的弟子,瞧见莫掌门带人来,连忙站直了身子,头都不敢抬。

  “好,多谢师父了。”

  慕容清和神识转了一圈,就把山头的景象了解了个大概。

  中央是一处院落,虽然面积不大,但是什么都不缺,因着日日有人打扫,也是一尘不染不见灰尘的。

  那几个洒扫弟子就住在院落不远处的小院里头。

  而且这峰上灵气弥漫,倒是个不错的修炼之所。

  慕容清雅也跟了过来,瞧见莫掌门给慕容清和安排的地方,顿时忍不住直咬牙。

  她都没住过这里!

  她平素哪怕宿在莫掌门的山头,也是住在客峰的。

  主,客,分的是明明白白。

  她是客,慕容清和是主。

  这样的落差让慕容清雅忍不住直咬后槽牙,她才不想当什么客人!

  她想当的,是女主人!

  偏偏如今没人注意到她的心思。

  “此处传送阵我已经激活了,到时候你从传送阵便可以去我那里或者是良儿那里。”

  莫掌门领着慕容清和介绍了一下各处,免得慕容清和初来乍到,分不清哪里是哪里。

  “这些个弟子都比你早入门些许,不过修行之上有些疑问之处,你若有空,也可以指导一二。”

  莫掌门又指了指那些洒扫弟子。

  能在这里做洒扫活计的弟子最起码也是四灵根,毕竟这可是掌门的地盘!

  若是被掌门指点,于修行也是大有裨益。

  慕容清和一一应下。

  她在打量那几个洒扫弟子的时候,洒扫弟子也在偷偷的打量她。

  对于洒扫弟子来说,就盼着他们那个峰住的是个脾气好又不吝啬的尊长。

  听闻慕容清和脾气是顶顶好的,甚至都有些软弱可欺,日后慕容清和住在这里,他们的日子应当也不会太难过吧?

  几个洒扫弟子心中思忖。

  莫掌门带着慕容清和了解了一下情况,又留下一本功法,便走了。

  慕容清和的天资已经无需多说,莫掌门更不敢随便教慕容清和什么,只能先与几个太上长老商议再说。

  “妹妹还有事?”

  莫掌门走了,慕容清雅却没走,慕容清和看着慕容清雅,笑眯眯的问道。

  她笑容和蔼,站在那里就一副柔弱弱弱的模样。

  几个洒扫弟子对视一眼,却是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慕容清雅当然是飞星宗的名人。

  从前是慕容戈唯一的女儿的时候,便没人敢触她的霉头,如今更是没人敢招惹慕容清雅。

  毕竟连慕容戈的亲女儿,在慕容清雅面前都矮一头呢。

  “没事呀,只是恭喜姐姐拜入莫掌门门下呢。”

  慕容清雅笑眯眯的说道,心里已然要气死。

  怎么就不是她拜入莫掌门门下!

  若是她拜入莫掌门门下,和莫良哥哥日日相处,害怕莫良哥哥对她有所误解么?

  “谢谢。”

  慕容清和颇为真诚的道谢。

  “这样一来,日后妹妹来找莫良师兄时,就不必宿在客峰了,我这里也是欢迎妹妹的。”

  慕容清和这话说的温温柔柔,但是却无异于在慕容清雅心上插刀子。

  每个字都在提醒慕容清雅她的身份。

  或者不仅如此,慕容清和也是在提醒她,慕容清和才是慕容戈的亲女儿,她不过是个鸠占鹊巢之人罢了!

  慕容清雅越想越气,偏偏如今四处有人看着,也没办法发脾气,只能一双眼睛盯着慕容清和。

  后者微微一笑,“妹妹这是怎么了?”

  慕容清雅:“……”

  怎么了你不清楚吗!

  “我还有事,就不打扰姐姐了。”

  她咬牙丢下一句话,转身就走。

  慕容清雅一走,那几个洒扫弟子连忙收回目光,做出专心做事的模样。

  “你们在峰上待了多久了?”

  慕容清和就当没看到他们方才看好戏的表情,而是颇为好脾气的问几个人。

  拢共四个洒扫弟子,最长的已经在这里待了十年了。

  最短的也有三年了。

  “这些年辛苦你们了。”

  她笑眯眯的瞧着洒扫弟子们,顺手从袖子里摸出来几瓶练气丹。

  对于像是慕容清和他们这个层次的修士来说,这玩意儿没什么大用。

  因为唯一的作用就是能让炼气期修为提上一层,而但凡超过双灵根的修士,都不会被炼气期卡住。

  可是对于这些洒扫弟子来说,这就十分有用了。

  因为这玩意用处不大,炼丹师也不愿意炼制。

  “这是……”

  待了十年那个愕然的看着慕容清和手里的丹药。

  慕容清和竟然这么大方吗?

  “练气丹。”

  慕容清和笑眯眯的把练气丹放到他手里。

  “日后还要麻烦你们了。”

  “不麻烦不麻烦。”

  那人连忙摇头,心说慕容清和人比传言之中好太多了,甚至让他怀疑慕容清和真是在山野里长大的吗?

  不说山林之中能否养出这般钟灵毓秀之人,就说慕容清和随手拿出来的东西,这真是一个山野丫头能有的?

  但是他能够安安稳稳这么多年,就是因为他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

  所以他也只是接下来,而后恭恭敬敬的道了声谢。

  他不问,其他人更不敢问,只是道了谢。

  “好了,你们去忙吧。”

  慕容清和笑眯眯的打发走了几人。

  几人连忙去忙自己的了。

  另一边。

  慕容戈面色不善的看着自己对面的二夫人。

  “慕容清和是聚灵体!”

  想到他就这么错过了一个聚灵体,慕容戈就忍不住呕血。

  若是一开始直接让慕容清和跟着他,那么日后但凡是提到聚灵体之人,必然要提到他的名字。

  到那时,他不是已经扬名整个修真界?

  二夫人看着慕容戈,一双眼睛里的温度渐渐冷了下去。

  她与何漾争这个男人争了几十年,最后还是叫这个男人到了她手里。

  可是到了她手里之后,这个男人怎么不香了呢?

  怎么与她想象之中差了那么多?

  她想不到是什么原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