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新的伙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慕容清雅在练气大圆满已经困了一阵子了,此番筑基,说是苦尽甘来也不为过。

  “此番清雅筑基,合该好好庆祝一下。”

  二夫人看着自己的女儿,是越看越可爱,再看看那边光知道逗猫的慕容清和,顿时气从心来。

  “夫人说的不错。”

  慕容戈也是面上忍不住带了笑。

  他平生最好面子,如今慕容清雅年纪轻轻就筑基,真是大大给他长了脸。

  慕容清雅坐在慕容戈下手,也是忍不住喜上眉梢。

  她悄悄的往慕容清和那边瞄,就瞧见慕容清和仍旧在给那白猫梳毛。

  “娘亲,说起来姐姐也应该入门了吧?”

  她睁大眼睛,好奇的问道。

  二夫人动作一顿,“是啊。”

  她看向慕容清和,“清和可想好了想要拜入谁门下?”

  慕容清和抬头,“全凭爹娘安排。”

  她面容白皙,五官精致,二夫人瞧见这张脸,顿时忍不住咬后槽牙。

  不过她面上却没有任何变化,只是笑眯眯的踱步到慕容清和面前,伸手替慕容清和把耳边的碎发别到而后。

  “清和大了,确实该好好选选师父了,不过清和才回到飞星宗,怕是不了解飞星宗的规矩。”

  “飞星宗内出生的弟子,都是三岁之后测了灵根,拜入各长老门下的,都是从小养起来的,年岁大一些的,多是从外界拜到飞星宗的。”

  二夫人声音温柔,“这是飞星宗的惯例,虽然说我与你爹都是飞星宗的长老,却也不好打破这规矩,只能委屈你几分了。”

  她说着,忍不住落下泪来,“就是可怜了我的清和。”

  慕容清和静静的看着她,“女儿但凭母亲安排。”

  二夫人抹了抹眼角的泪珠,“清和,你放心,哪怕你没有灵根,我也有法子让你拜入飞星宗。”

  趴在桌子上的白猫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甩着尾巴,迈着猫步,一步一步的就到了桌子中间。

  其他几人并没有注意到白猫的动作。

  白猫绕着桌子走了两圈,而后停留在了二夫人的杯子旁边,他歪了歪圆溜溜的脑袋,喵了一声。

  而后十分好奇的伸出爪子,轻轻一推。

  咔擦。

  那杯子落在地上,应声而碎。

  正好和慕容清和的声音交错在一起。

  “我知道了,母亲,我不会给爹娘丢脸的。”

  二夫人听见清脆的响声,心神一颤,一回头就瞧见自己最喜欢的玉器摔在地上碎成了两半,顿时觉得心肝都疼的发颤。

  推完杯子的白猫直接趴在了原地,一边舔爪子,一边用圆溜溜的眼睛看着二夫人。

  “娘亲,对不起,白猫调皮,您大人有大量,不会和他计较吧?”

  慕容清和连忙说道。

  二夫人:我怀疑这死猫就是故意的!

  然而她还得维持着自己温柔的表象,只能忍着心痛,“不会的,怎么会呢,清和你可要好好准备啊。”

  慕容清和这才露出几分笑脸来。

  “娘亲,你放心吧!”

  二夫人:我放你个蛋的心!

  飞星宗下。

  飞星宗作为修真界第一宗门,每年开山收徒时,来的人都是络绎不绝。

  如今飞星宗下飞星城内,已然是人挤人,在街上走都是摩肩接踵的样子。

  慕容清和被二夫人安排着隐瞒了身份,和新弟子一道经历考验入门。

  二夫人说得好听,说是免得她受人非议。

  慕容清和却门清,二夫人不过是嫌弃她资质不好,年纪又大而已。

  其他长老一来不好置喙慕容家的家事,二来确实不想收年纪大又资质不好的弟子。

  如今她正坐在客栈里,桌子上头摆了一盘剥好的板栗。

  白猫趴在桌子上,两只爪子扒拉着板栗玩。

  “慕容姑娘。”

  慕容清和的房门忽然被敲响,一个姑娘的声音传了过来。

  她起身去开门,就瞧见门口站了个姑娘。

  姑娘一身青色衣衫,站在慕容清和门口,俏生生的像是水嫩的小葱一样。

  那姑娘比慕容清和矮上一个头还多,这时候甚至得仰头看着慕容清和。

  “有事吗?”

  慕容清和看着她。

  “他们说有飞星宗的弟子透了考验的内容,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看看呀?”

  姑娘似乎有些紧张,额头都渗出汗水来,一双眼睛都不敢盯着慕容清和瞧。

  他们也是来飞星宗拜师的,一个村子的少年少女都来了。

  这姑娘老早就好奇慕容清和了,今天才鼓起勇气来约人。

  毕竟慕容清和那张脸,让人想不印象深刻都难。

  “你要是不想去也没关系的,我们还做了……”

  “好呀。”

  慕容清和笑眯眯的看着姑娘。

  姑娘的声音顿时止住,一张脸都涨红了,慕容姑娘,慕容姑娘竟然答应了!

  “那我现在带你过去!”

  姑娘连忙说道。

  “好的,谢谢你了。”

  慕容清和顺手给了姑娘一把剥好的栗子。

  姑娘顿时傻傻的笑起来。

  原本他们也住不起这么好的店,但是飞星宗还有些良心,在这期间,这些店都是免费提供给他们居住的。

  这姑娘家住在一个小村子里,也没什么正儿八经的名字,一直二丫二丫的叫着。

  “尔雅?”

  慕容清和顿了顿。

  “是二丫啦。”

  二丫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他们农家的孩子,哪有那么文雅的名字啊!

  明明她的名字那么普通,也不好听,怎么从慕容姑娘嘴里念出来就那么好听呢?

  二丫有点想不明白。

  对慕容清和好奇的不仅仅是二丫,还有二丫的小伙伴们。

  拢共三个姑娘三个少年,五个人都颇为紧张的等在原地,一直到瞧着二丫领着慕容清和过来了,几个人顿时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一会慕容姑娘过来,咱们说什么啊?”

  “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呀,慕容姑娘会不会嫌弃咱们呀?”

  “瞎说,不会!我昨天还看到慕容姑娘帮城门口的乞儿了呢。”

  “对对对,慕容姑娘那么善良,一定不会嫌弃咱们的。”

  等到慕容清和和二丫过来,他们顿时都不敢出声了,只是紧张的看着慕容清和。

  走过来的姑娘面上带笑,浑身似乎都散发着温暖的光,叫他们看上一眼都觉得心神荡漾,与她比起来,他们就像是地里的泥一样污浊。

  自惭形愧。

  还没有知道这个词的存在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先一步体会到了这种感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