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思过崖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莫良当着那么多长老的面如此坚决的退婚,让慕容戈和掌门都丢了好大一个脸,第二天就被掌门直接丢进了思过崖。

  连着灵气都给封了。

  等阶低的修士被封了灵气,就和凡人也没什么两样,更别说莫良还被莫掌门打断了腿了。

  慕容清和拎着食盒,慢吞吞的往思过崖的方向走。

  因为面纱已经被摘下,慕容清和也就不再戴着那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的面纱,却还是在面上覆了一层薄纱,衬的面容影影绰绰的瞧不清楚。

  掌门不是说飞星宗内风沙大吗?

  给慕容清和领路的还是个熟人,就是去接慕容清和的两个杂役弟子中的一个。

  “你原来这么好看啊……”

  那杂役弟子呆呆道。

  “你看错了。”

  慕容清和眉眼弯弯,“我样貌普通,平平无奇,丢到人堆里都找不到的。”

  杂役弟子:“……”

  可别侮辱样貌普通平平无奇八个字了!

  不过……

  杂役弟子偷偷瞄着慕容清和的脸,瞧见慕容清和面上果然长了几个疹子,却是恰到好处的位置,不损她的美貌半分。

  人家也没撒谎啊!

  最开始慕容清和可就是说自己长了疹子,不便见人的。

  小弟子想到自己之前以貌取人,单方面认为慕容清和是因为丑才遮着脸,顿时心里一阵惭愧。

  “莫师兄就在思过崖下面,再往前的路我就不方便去了,我们杂役弟子是不能随便入内的。”

  那弟子领着慕容清和到了思过崖上头,颇为抱歉的看着慕容清和。

  要不是因为他是个杂役弟子,如今就能够护着慕容清和下去了!

  “好的,谢谢你,一路辛苦你了。”

  慕容清和柔柔一笑,对着弟子道谢,而后拎起裙角,顺着提示往下走去。

  “下头风大,你当心些呀!”

  杂役弟子忍不住提醒。

  “我知道了。”

  少女没有回头,声音却是十分柔和。

  杂役弟子顿时觉得心都酥了。

  慕容清和拎着东西,慢慢的往下走着,片刻之后,就瞧见不远处树下瘫着个人。

  不是莫良是谁?

  莫良被掌门打断了腿,又被封了灵气,如今像个废人一样瘫在地上。

  发觉到有人来了,他也只是抬了抬眼皮,等到瞧清对方的容颜,他嗤笑一声。

  “怎么,你来看我笑话么?”

  “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和你结为道侣的,我心中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莫良坚定道。

  他早就心有所属,不管慕容清和如何对他示好,他都绝对不会动摇半分!

  哪怕慕容清和长的确实好看。

  慕容清和只是把拎着的盒子打开,然后把里面的东西都放到了地上。

  “掌门封了你的灵气,你不饿么?”

  慕容清和挑的都是那种一拿出来就满室鲜香的菜,又一直用灵气温着,这时候放在地上,还腾腾的冒热气呢。

  “别以为你对我示好我就会对你有好感了。”

  莫良哼了一声,扭头不看慕容清和。

  “可你饿了。”

  慕容清和指了指莫良的肚子,他的五脏庙可是刚刚闹过一次。

  莫良:“……”

  他,堂堂筑基修,飞星宗掌门之子,怎么能够为五斗米折腰!

  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可是真的好香啊。

  莫良的鼻翼抽动了几下,浓郁的香味在他的鼻腔里面萦绕,让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这种味道包裹住了。

  见鬼,这东西怎么这么香!

  莫良这时候就是后悔,特别后悔,他怎么就不能把自己的嗅觉给封闭了呢!

  这个时候哪怕他尽量不想要去看慕容清和拿出来的菜,但是余光还是不自觉的瞄过去,尤其是那个味道,简直是鲜香浓郁。

  “我是绝对不会,吸溜,屈服的,吸溜……”

  莫良咽了几口口水,努力想要转移注意力,但是那实在是太香了,他的眼睛都不自觉的往慕容清和那边转。

  慕容清和递给莫良一双筷子。

  “我才不会接受你的讨好!”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莫良还是迅速的接过了筷子。

  等到莫良都吃完了,他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莫良表情一僵,然后迅速的抹了抹嘴。

  “你来做什么?”

  慕容清和看着吃完销毁罪证假装无事发生的莫良,心说这怕不是个傻子吧?

  你嘴上的油还没擦干净就翻脸不认人吗?

  好在慕容清和脾气好,她温和的看着莫良,“我能问问你,为何如此坚定的想要退婚吗?”

  “我都说了我心有所属了。”

  莫良刚吃完慕容清和的饭,吃人家的嘴短,这时候语气也不好太差,只能含糊说道。

  “心有所属?”

  慕容清和挑眉。

  “是什么样的心有所属?”

  莫良一噎,“你管我是什么样的心有所属呢?”

  “既然输了,总想知道知道输在哪里了吧?”

  慕容清和笑眯眯的看着莫良,她生的好看,如今又笑容温和,哪怕是莫良,也没办法对着这张脸狠下心去。

  “你真想知道?”

  莫良语气软化几分,“你确定你知道之后不会去找她的麻烦……”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你要是去找她的麻烦也好,最起码能帮我找到她。”

  于是慕容清和就听到了一个十分老套的故事,误入深林的少年被一个女孩所救,那时莫良虽然说眼睛受了伤,但是还是在临走之前瞥到了女孩的身影,而后就是心头多了个白月光。

  慕容清和:“……”

  这故事有点耳熟。

  她好像在山里捡过一个。

  “祝你好运。”

  慕容清和笑眯眯的看着莫良。

  “你不生气?”

  莫良一脸疑惑,他那么对慕容清和,慕容清和竟然都不生气吗?

  一时之间,他心里竟然有些愧疚。

  “狗咬了你一口,你还要咬回去么?”

  慕容清和把试图去扒拉杯子的白猫单手拎回来,声音冷淡。

  “我当然不,我拿棒子……”莫良话说一半,忽然反应过来,“你骂我是狗!”

  要不是他腿断了,他高低要打回去!

  “所以你猜我生气不生气?”

  慕容清和面容平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