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退谁的婚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清雅怎么了?”

  掌门笑眯眯的瞧着慕容清雅。

  后者咬了咬唇,“我与莫良哥哥青梅竹马,两情相悦这么多年……”

  话还没说完,就被莫良直接打断。

  “你可别搁我这信口开河血口喷人啊!谁和你两情相悦了?你要非得这么说,今个儿我话可是撂这了,我可不会和你结为道侣。”

  “我早就心有所属了!你们俩姐妹我哪个都不爱!”

  莫良这话吼的大声,在场的人是听的清清楚楚。

  那些个长老忍不住看向慕容戈,就瞧见对方已经黑了脸。

  慕容清雅咬着牙,心下忍不住怨恨起慕容清和来。

  若非慕容清和出现……她依旧还是莫良哥哥名正言顺的未来道侣!

  “莫良!”

  掌门面色已经十分难看,莫良这么说,不是在这么多人面前下慕容戈的脸么?

  “爹,哪怕今个儿你把我丢到思过崖底下,我也要说,慕容家两个姑娘哪个我都不喜欢,我就是要退婚!”

  莫良就不明白了,不过是退个婚而已,他爹百般阻拦他到底是为何?

  他不是他爹的附庸,他也是个活生生的人,他也不想要别人来主宰自己的人生!

  掌门面色难看,“不要胡闹,婚约一经定下,就是天地见证,岂有你想退就退的道理?”

  “要结你结,又不是我定的!”

  莫良气愤的大吼。

  掌门差点一口老血噎在喉咙里。

  那群长老对视一眼,心说还好掌门现在岁数大了。

  要是掌门血气方刚那个年纪,估计就能直接说“结就结谁怕你”了!

  毕竟莫良娘就是这么来的。

  俩人还真是一脉相承。

  那边慕容清雅已经面色发白,尴尬的站在原地,眸中泪水要落不落。

  “莫良!”

  慕容戈已然有些生气了,在他看来,自家闺女哪里不好,被莫良这么嫌弃?

  慕容清雅不仅仅是背景还是天资,哪一样配不上莫良?

  莫良看过去,认认真真道:“慕容长老,不是良强人所难,而是我真的心有所属。”

  “哪怕强行履行婚约,我与清和也是不会幸福的。”

  想到那悬于心头的明月光,刻在掌心的朱砂痣,莫良表情温柔了几分。

  他一定会找到她的!

  “父亲,既然莫良不愿,这婚约,还是解除了吧。”

  “慕容家的女儿还愁找不到道侣吗?”

  慕容清雅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般,面上尴尬的表情渐渐褪去。

  是啊,莫良要解除婚约的对象是慕容清和,和她有什么关系呢?

  她倒是盼着莫良和慕容清和没有婚约呢!

  从前因为莫良与她有婚约,莫良对她十分抵触,如今婚约的对象换成了慕容清和,莫良自然也会对慕容清和十分抵触。

  这时,若是婚约不解除,那么慕容清和和莫良的关系必然难以缓和,若是婚约解除,她追求莫良不也是名正言顺的么?

  慕容清雅想透,这个时候也就淡定了下来。

  她甚至还能够去看慕容清和的神色。

  慕容清雅回头,瞧见对方面上挂着浅浅的笑意,她的肩上蹲了只睡的香喷喷的白猫,胖白猫的尾巴垂落下来,舒服的一甩一甩的。

  “结为道侣讲究个你情我愿,莫良师兄既然不愿,我也不会强求。”

  她说话轻声细语,面色温柔,一双眼睛望过来的时候,眸中像是有春水在涌动一般。

  “何家的姑娘,做不来强人所难的事儿。”

  慕容清和生母姓何。

  其他长老也是意外的看着慕容清和,对方这不卑不亢,安安静静站在那里的模样让他们也忍不住有几分动容,心下觉得莫良这么做,确实是过分了些许。

  “那可真是太好了,不过你可别后悔。”

  莫良自信一笑,他巴不得慕容清和快点退婚呢!

  如今瞧来,这个慕容清和比慕容清雅强上几分,最起码这人知趣。

  他还想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呢!

  “我与莫良师兄在此之前素不相识,我绝对不可能把自己的未来与一个素不相识之人绑定在一起,所以莫良师兄,今日这婚约,是我不愿与你结为道侣。”

  慕容清和坚定的看着莫良,“莫良师兄,你这样的,放在我们祁连山脉,白送都不要。”

  长老们已经是眼观鼻鼻观心,权当自己是个木头人。

  他们可不想掺和进去!

  身为一个合格的长老,最重要的就是做到对掌门的家务事别参合。

  掺和多了,最后迟早把自己搭进去!

  莫良虽然不喜欢慕容清和的态度,但是甭管怎么说,这婚能退成功就行!

  “慕容清和说的不错,这强扭的瓜不甜……”

  莫良话还没说完呢,就被一道声音打断。

  “甭管甜不甜,你都给我闭嘴!”

  莫掌门怒吼道。

  要不是这么多人在,掌门估计就要直接直播打孩子了,不过他如今的怒气也按不住了,他直接把自家儿子拿捆仙绳捆了。

  “给我去思过崖下头好好反省!”

  “退婚一事,不可再提,你若再提,我就打断你的腿!”

  “我就要退婚,老头子你——啊!”

  莫良话没说完,就觉得腿上一痛,他低头瞧见掌门的剑鞘落在他的膝盖弯上,竟然是真的断了他的腿!

  慕容清和:“……”

  还真是说到做到的掌门呢。

  那边慕容清雅惊呼一声,“莫良哥哥!”

  莫良疼的五官都扭曲在一起,偏偏掌门直接拎起他就走,那脸黑的像是抹了一层墨似的。

  其他长老见掌门都走了,连忙找了个理由告辞,却没忘了给慕容清和见面礼。

  不过这宴会是办不成了。

  “真是没用的废物。”

  慕容戈哼了一声,也不知道说的是谁,领着二夫人转身就走。

  慕容清雅也跟着追了出去,很快的,这里便只剩下慕容清和一人。

  她慢吞吞的把面纱叠好收了起来,叹息了一声。

  “真的是,我都说我平平无奇普普通通,怎么就没人信呢?”

  她把平静下来的白猫抱在怀里,后者舔了舔自己的爪子,好像方才炸毛的不是他似的。

  “不管他们信不信,我真的只想做一个普通人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