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欢迎进入梦魇直播间 > 第228章 昌盛大厦“被俘”

我的书架

第228章 昌盛大厦“被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百十八章

数钟前。

暗火小队上三楼, 背后诡异莫名的声音还未消散,立刻遭了伏击。

后有追兵,前有堵截, 他们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在如此危急的情形下,无人敢留手,有还能使用的天赋尽数开启,而天赋使用次数殆尽的主播, 也只能在强压之下, 被迫拿出自己压箱底的道具,硬着头皮和对面死顶。

在猝不及防间,短兵相接。

阴冷的空气被搅动着,空气充溢着诡谲的幻象,来自于其他副本的道具发出“嘻嘻嘻”的怪笑, 无形无相的诅咒因此散发。

不得不说, 暗火小队的成员不愧都是经验丰富的资深主播。

即使祁潜暂未归,张雨又昏『迷』未醒,但凭着个天赋使用次数耗尽的童谣,以及作为pvp大杀器的安辛, 靠着自己的道具储备, 以及以往和其他主播们混斗的经验,居然真的硬抗下来了橘糖小队这波以静制动,先发制人的袭击。

但是, 他们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不过几十秒的间里, 数个史诗级道具悉数消耗。

倘若再这样拼下去,迟早难以招架。

“道具,立刻用。”温简言刻意压低的声音在苏成的耳边响起, “1,3,7。”

“……?!”

苏成怔,霎间反应了过来。

知道,在进入副本之前,温简言曾经替他购买了不少偏门的道具,那些道具的功能都十奇,用法千奇百怪,苏成想破脑袋都想不出,为什么温简言把珍贵无比的积花在这里,他甚至还怀疑,是对方的消费主义习气作祟,不花钱手痒呢。

难道说……

不过,现在不是胡思『乱』想的候了。

苏成的行动远比脑迅速,他习惯『性』地根据温简言的指示,用最快的速度,接连激活了他点出的三个道具。

下秒,阵无形的烟雾陡然散开,瞬间吞没了有人,无论是敌人,还是己方,视线部都陷入了短暂的限制。

耳边传来了对方紧张急促的声音:

“趁现在,开跑!”

与此同,橘糖那边在看烟雾的瞬间,立刻弄明白了对方的企图。

“想跑?”

其个队员冷笑声,显然对此早已有准备。

不知道他激活了什么道具,几乎只是眨眼间,空刚刚还浓郁遮眼的烟雾以种无法阻挡的速度飞快散去,只不过短短瞬息,对面队伍的身形再度悉数显现。

“跑跑吧,没关系,”橘糖耸耸肩,命令道,“抢走预言家足够了。”

从开始,她没准备把对面赶尽杀绝,否则,在那支小队踏上三楼来的瞬间,她不会礼节『性』地打招呼,让对面有准备,而是直接出手了。

毕竟,对面不仅人员不足,状态不佳,又是在慌『乱』被什么东西追上来的,戒心有降低,在这种情况下,橘糖能有超过十种方法,让对面的人员直接折损,运气好的话,甚至能够将对面的战削减大半。

她不这么做,只是因为不想罢了。

在上层,对面有机会对他们进行围堵和埋伏,但是却放弃了,没有趁他们尚未在楼站稳,削减他们的人手。

橘糖虽然疯癫,但却向来讨厌亏欠于人。

既然对面上次放她们马,那她这次也会这么做。

在行动前,木森那些什么“敌人不除后患无穷”的言论,都被橘糖左耳朵进,右耳朵出,选择『性』遗忘了。

身边的队员们没有异议,点头,立刻行动了起来。

作为橘糖小队的成员,虽然他们早已习惯了听从对方的各种无理求,但是,在听这个命令之后,有人都忍不住松了口气。

知道,这次副本的难度不低。

虽然只不过经历了两层楼,但有人都意识了,【昌盛大厦】和自己以往参加的团队本几乎不可同而语,甚至在层已经开始折损了,后面不知道还会再遇什么,与其在这里和对面拼最后个人,不如此打住,见好收。

橘糖打开个小小的金属盒,盒内,躺着根干瘪腐烂的断指,指头上的皮肤皱缩,长着恶心的白『色』『毛』发,指甲漆黑尖锐。

在众人的注视之下,那根指头缓缓伸展开,向着某个方向指了过去。

弥散的烟雾之,隐约可见少女孤零零的背影。

橘糖:“在那边。”

很快,训练有素的队员们拥而上,很快将指头指向的那名少女团团包围,对方刚开始还试图反抗,但很快意识了彼此量的差距,无奈地松懈下来。

“你们猜的没错,我是你们找的预言家,”琥珀『色』眼眸的少女举起双手,『露』出投降的姿态,叹气道:

“我不反抗,能让我的队友离开吗?”

随着烟雾消散,橘糖小队很快撤走了。

几人脸『色』惨白,气喘吁吁,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消耗,张雨仍然人事不省的躺在地上,而祁潜的冷却期还没有结束。

安辛警惕地打量着周,很快『露』出了错愕的神情:

“人,撤走了?”

“似乎是……”童瑶喘了口气,站起身来,神情凝重地环视圈:“你们大家都还好吧?”

但是,话还没有说完,众人很快意识了不对劲,在他们之,似乎少了个人的存在。

“等等,温温呢?”

安辛大惊失『色』,跳了起来,紧张地向面寻找着,但是却没有找对方的身影:“温温哪里去了?”

“唔……”

正在这,声痛苦的低『吟』从地上响起。

张雨扶着额头,艰难地缓缓睁开了双眼,眼神茫然,似乎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

童谣俯下身,将他扶起:“你醒了?还好吧?”

张雨的脸『色』虽然仍旧略显苍白,但是,和先前死人样的脸『色』比起来,已经好上太多了,他用逐渐清醒起来的眼神,在周围几人的身上环视圈,『露』出半是惊愕,半是恍惚的神『色』:“我……我居然没死?”

际上,在昏『迷』过去之前,他已经感受了自己的生命在身体流失,他清楚,自己已经站在鬼门关前了,本以为这是自己的结局了,但没想,他居然还有再次睁开双眼,看这些熟悉面孔的机会。

“发生什么事了?”

童谣用最快速度,将他昏『迷』之后发生的有事,简单地讲述了遍。

“也是说,那个红『色』的灯油虽然能够祛除诅咒,但是也会招致危险,在逃离的候招致了另外支小队的袭击,结果温温不知踪了,没错吧?”

张雨从自己的背包取出『药』剂,狂灌几瓶之后,脸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很快有了站起来的气。

“嗯。”众人点点头。

“他们定是来报复的。”安辛『露』出了凝重的表情,“之前在楼,我和温温碰的是这支小队!”

他怔,突然猛地抬起头:“不,不是报复,他们定另有图!”

旁边几人都是怔,扭头看了过去。

苏成更是心里紧。

难道……安辛这家伙,意识了这支小队和预言家,以及神谕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了吗?

“在见温温的候,对面队长直在夸她漂亮,”安辛痛心疾首地攥紧了拳头,“我知道,他们定是看了她的美『色』……!”

苏成:“……”

张雨和童谣:“……”

“咳咳,”张雨清了清嗓,打破了死寂,“无论如何,温温应该确是被带走了,这点毋庸置疑。”

如果是在刚刚的混战死亡的话,不至于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没有鲜血,没有断肢,没有尸体,那么,温温大概率还活着,且应该确是被对面小队带走了。

而且,对方这次的袭击没有造成任何人员的伤亡,而是单单只带走了温温,那么几乎可以断定,这次的袭击确不是出于报复,而是为了抢人。

“另有图”这点,安辛说的应该没错。

至于原因……不好说了。

“都怪我,没有保护好她,让她被人抢走了。”安辛似乎还沉浸在后悔的情绪之,“她那么纤细柔弱,现在又身陷那群恶人之,不行,我们得去把她救来……”

张雨看了眼安辛,『露』出言难尽的表情。

纤细柔弱?

得了吧,人家过副本的水平比你强多了。

他毫不怀疑,如果把这两人开丢进副本里,活下来的绝对是温温,而不是这位只有武没有脑的护花使者。

“不过,有点安辛说的对,我们把温温救来。”张雨撑起身,说道。

更重的是,他已经清晰地认识了温温的价值。

不仅仅因为她能够解出预言家的预言,且依次规避风险,没有了她,预言家的能会减半,更是因为,即使没有预言家,她也是他们间不可多得的强大战。

在『摸』清规则,找出规则之间的漏洞上,她有着精准可怕的直觉,在祁潜尚未归队的情况下,他们不能失去这样如此珍贵的队友。

而且,对面抢走温温定是有原因的,张雨确信,这位看似柔弱的少女身上,定藏着什么别的才能,否则,橘糖小队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他现在基本上恢复了状态,对面恐怕无法想象,他们最后会做出这样冒险的选择,只制定好计划,应该能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童谣『露』出沉思的表情:“虽然危险很大,但是……”

没想的是,旁的苏成开口道:

“我不赞成。”

“……?!”有人都是怔,扭头向着苏成的方向看去。

知道,他可是温温的队友,彼此之间的情感应该是最深的,他们没有想,最后出言阻止这个计划,居然是这个他们以为会最支持这个计划的人。

“祁潜还没有来,我们不适合和对面那支小队硬碰硬。”苏成说。

“而且,我们不知道他们是什么候上楼的,在他们用钥匙打开店铺之后,会有十五钟倒计,倒计结束,会进入夜晚,那太危险了。”

他深吸口气,说:“以,我建议,最好先用钥匙打开店铺,之后再从长计议。”

苏成说完,下意识地扭过头,向着刚刚温简言站过的地方看去,眸底微光闪烁。

如果换做往常,他可能确会不顾切去将自己的队友救离,但是……

脑海闪过刚刚的画面,以及被激活的1、3、7号道具。

号道具,制造烟雾。

三号道具,模糊认知。

七号道具,置换身份。

而这些道具,都是在进入副本之前,温简言为他购买的。

再联系上对方这次不同于往常,甚至是更换外观进入副本内的行为,苏成不得不怀疑,从开始,这些都是温简言计算好的。

无论是和对方小队的短暂交锋,对方可能会采取的行动,甚至是这次的埋伏……

背后可能都存在着温简言的默许和推动。

也是说,这次的谓“被俘”,不是意外。

温简言从开始打算以这种方式,进入对面的那支小队。

注视着站在眼前的少女,木森的表情沉了下来。

他当然记得这个人。

当初在楼,是她在楼梯前堵住了自己,向他传递“预言家”的讯息。

这家伙怎么可能是预言家本人?

他阴着脸,扭头看向旁的橘糖:“你确定?”

橘糖将手的铁盒丢了去,耸耸肩:“反正我是按照那只指头的方向找的人,你的东西出问题了可不能怪我。”

木森低下头,阴晴不定地注视着那个盒。

由于已经使用了次,它现在暂无法再次打开,木森现在也没办法确认橘糖说的究竟是真是假。

不过……

还有个方法。

木森眯起双眼。

下秒,他左边空『荡』『荡』的袖管里,毫无预兆地突然鼓动了下,有什么东西似乎正在顺着衣服向外爬出。

如此诡异的情形,令周围的有人都是个激灵,警惕地后退步。

木森张开完好的右手,从袖管捉出了什么东西。

只手掌大小的虫爬了出来,像是蜘蛛,六条腿极长,细如丝线,肚漆黑,腿的尖端仿佛滴血般鲜红。

温简言的眸光沉。

这完完是他在【平安疗养院】,从苏成后颈处捉出来的那只虫的翻版。

果然是他。

木森看向温简言,冲着温简言阴沉沉地笑了下。

他张开手:“去吧。”

下秒,那只可怖的虫像是得了命令,直直地向着对方的面门扑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