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欢迎进入梦魇直播间 > 第204章 昌盛大厦好想离开这个美丽的世界。……

我的书架

第204章 昌盛大厦好想离开这个美丽的世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百零章

脏兮兮的玻璃门内, 是一片漆黑。

那是一种极其恐怖的,无法被穿透的黑暗,似有似无的腐尸臭味从中溢出。

为首的祁潜打开手电筒, 向着店铺内照去。

和那黑暗相比,手电筒的光柱显得格外微弱,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温简言垂下睫,不着痕迹地扫了玻璃门的边缘。

在那里, 横亘着一条泾渭分明的界限。

玻璃门以外, 是雾气蒙蒙的大厦厅,玻璃门以内,则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不像单纯是没有光线就能达到的效果。

一旁,其中一位『性』队员凝重地开道:

“里面不太对劲。”

空中的臭味更浓了,像是有一具尸体藏在了里面某个密闭的空间内一样。

在这时, 不远处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

“啊啊啊啊啊——”

那声音尖锐凄惶, 几乎令人悚然一惊。

立刻的,所有人都下意识扭头,向着声音传来的向看去——不远处,在一间房门大敞的商铺前, 一支队已经『乱』一团。

“抓住我的手!”

“快, 激活道具!”

下一秒,惨叫声戛然而止。

刹那间的死寂笼罩着整个大厦的内。

商铺的玻璃门仍然大敞着,里面漆黑一片, 那支队呆立在原地,好像还没有反应过来生了什么……

然而, 他们的队伍中已经生了减员。

不远处,所有目睹这一幕的人都暗暗一惊。

他们没想到,不过有这短短几秒的时间, 一个大活人就这样直接消失在了……

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主播们纷纷警惕地向后退了几步,和前看似平和的商铺拉开了距离,生怕己也成为下一个牺牲品。

“……”

温简言不着痕迹地扫了祁潜手中捏着的干瘪火柴盒。

几秒钟之后,祁潜忽的一怔,似乎想到了什么,低头看向己手中的火柴盒。

“晚上的时候不要熄灯……?”

刚刚,在抽完钥匙之后,保安说了这句没头没脑的话。

他一开始以为,这可能代表着某种来于店铺外的威胁,要开着灯,就能降低危险不被盯上,没想到……

没有光线的店铺内,本身就存在着威胁。

祁潜低下头,打开了手中那个扁扁的火柴盒。

火柴盒内躺着来根棕黑『色』的火柴,干巴巴的,似乎还受了『潮』。

他拿出其中一根火柴,火柴盒的一侧砂纸上擦了一下。听“呲”的一声轻响,一簇火光跳了起来。

他抬起手,心地将燃烧中的火柴向着店铺内伸去。

那手电筒都无法驱散的黑暗,在碰到这微弱的火柴光之后,居然散开了些许,店铺内的一片空间被勉强照亮。

祁潜试探『性』地向着店铺内走了一步。

没有被攻击。

果然。

所有人都精神一振:

“这个光可以啊。”

看样子,这盒火柴是整支队伍在这个副本内生存下去的键。

祁潜低下头,扫了手中的火柴盒。

有几根的话,是绝对不可能让他们全人撑过12个时的,除非……

短短数秒,火苗已经烧到了根,在火柴熄灭之前,祁潜及时从黑暗中退回。

他扭头看向队伍中的其中一个队员:

“张雨。”

“怎么了队长?”

那个名叫张雨的队员扭过头,看了过来。

他个子很高,肩膀宽阔,从耳后到锁骨有一道深深的伤疤,珠里带着精充沛的闪光。

“你负责进去找灯。”

祁潜将火柴盒丢给他。

既然保安说“晚上的时候不要熄灯”,那么,店铺里大概率是有灯存在的,而这盒火柴的应该就是点燃那盏灯。

他说:“使的火柴尽量控制在两根左右,一遇到什么危险立马撤离,不要恋战。”

“好嘞。”

张雨接过火柴盒,点点头。

另外一旁的『性』队员眯了眯,道:

“多在店门找找,灯的位置应该不远。”

毕竟这个副本才刚刚开始,如果灯藏的太深,完全无法被主播找到的话,那整个副本就会成为无解的死局。

张雨点燃火柴,在那微弱光线的保护之下,迈步走进了黑暗之中。

温简言低调地站在苏成身后,从头到尾一言不,是静悄悄地注视着祁潜几人。

他不是这支队伍的队长,而是为被雇佣来的帮手加入队伍的,然没有命令其他人的权利,再加上,他也确实很想看从侧面观察一下己这次的合对象。

他们不愧是来于暗火的精英主播,和之前温简言接触的任何队伍比起来,都显得更加谨慎敏锐,分工明确且高效。

这群人处危机分熟练,几乎不需要他来『插』手。

很快,张雨从黑暗的店铺内冲了出来。

他脸『色』苍白,明明消失了不到三分钟的时间,却显得有些气喘。

“怎么样?”

祁潜直起身,。

“找,找到了。”

张雨深吸一气,抬起手,将己手中拿到的东西给祁潜看。

那是一盏老式的铜油灯,似乎已经有一些年代了,把手被摩挲的光可鉴人,灯罩也被熏黑,但是却仍然能够被顺畅使。

祁潜打开灯罩,从张雨手中接过火柴,点燃了油灯内的灯芯。

在众人紧张的注视之下,那盏油灯缓缓地亮了起来。

隔着灰蒙蒙的灯罩,昏黄的光线显得分暗淡,但是却持续而稳定。

所有人都松了气。

看来猜对了。

“走吧,我们进去。”

祁潜拎着油灯,率先迈开步伐,向着一片漆黑的门内走去。

几人纷纷跟上。

奇怪的是,在店铺外还显得格外微弱,仿佛完全起不到任何照明的灯光,一进入店铺,那混沌的黑暗就瞬间被驱散了。

听“哒”的一声,祁潜将油灯放在了柜台之上。

很快,不大的房间被笼罩在昏黄的灯光之下,大分景物都看的分明。

温简言不着痕迹地环视一圈。

这里似乎是某个位于普通百货大楼内的商店,在被油灯照亮之后,整个店铺看上去平平无奇,似乎没有任何诡异的地。

这是一个男装店。

有收银台,有货物,一排排衣架摆放在店面内,里面挂着一件件男装,身穿商品的假人模特站在店铺内,摆出各种造型。

它们的脸上空空『荡』『荡』,代表着五官的位置凹陷下去,被阴影填满。

空气中的腐烂气味似乎淡了些。

门外,似乎也有不少队伍照着他们的模式开始行动了。

“队长,这里没什么特别的。”

其中一个『性』队员在房间中绕了一圈,然后回到门,向着祁潜报告道。

“根据经验,现在应该会是一个短暂的安全时间。”

祁潜点点头,看向苏成温简言人:

“趁这个机会,我们最好互相认识一下。”

毕竟这个是团队本,彼此陌生的团队是很难在副本中无缝合的,所以,不如趁现在还没有生什么太糟糕的事情,迅速地熟悉一下。

“我就不必我介绍了,你们队长应该都跟和你们介绍过了吧?”

祁潜说。

殊不知,他中的对队长此刻站在己的面前,怯生生地点了点头。

祁潜,本次暗火队的队长,和温简言一样,他的赋同样也是特殊型。

具体不明。

“我叫童谣。”

一旁的『性』成员开道。

她个子中等,留着极短的短,看上去英气勃勃,但眉却有些冷,带着几分不近人情的距离感。

“灵媒。”

温简言的视线在童谣身上停留了一瞬。

这他倒是猜到了。

毕竟,打开门时,是她觉察到了商铺内黑暗的不对劲,在刚刚进入房间之后,也是她对整个店铺进行了巡视,确认没有危险才来进行报告。

“我叫张雨。”

刚刚那个找灯的队员我介绍道。

他的脸『色』已经缓过来些,没有像刚刚那么苍白了。

他『摸』了『摸』后脑勺,冲着前两人咧嘴一笑:“大概属于抗伤害的生存型主播吧。”

说完,张雨好奇地看向苏成:“所以说,你就是队长雇来的那个预言家?”

苏成硬着头皮点点头。

“我本来以为他会雇个神谕的,没想到这次居然换了个做生意的,”张雨哈哈一笑,“看样子你肯定水平一流吧,不然我们队长也不会做出这个决定。”

苏成:“……”

虽然他的确是预知系赋没错,但是……

什么水平一流不一流的,完全就是他那个不靠谱的队长吹出来的啊!

在他表情僵硬不知道回些什么的时候,一旁的温简言开了。

“所,所以……我们现在是要我介绍是吗?”

少的嗓音细细,带着一点和周围格格不入的温软怯弱。

一开,所有人的视线都被吸引了过去。

似乎感受到了众人的视线,少下意识地低下头,白皙的侧脸被拢进暖黄『色』的灯光里,线条温软的唇抿着,似乎有些拘谨。

她捉了捉己的裙角,低低地说:

“大家好,你们叫我温温就好。”

“我,我应该算是辅助。”

“……”

在温简言开的刹那,苏成瞬间面无表情。

【诚信至上】直播间:

“辅助……你拍着胸你那叫辅助???”

“说真的,主播你确实是有点恶趣味在身上的,我隔着屏幕也开始表情扭曲了。”

“草啊……还温温,大哥你装软妹装的也太熟练了吧!”

“哈哈哈哈哈苏成:我就默默地看你演戏。”

“啊,不会有我注意到主播开的时机了吧?”

“那个张雨的直播我看了好几次,他看上去一副没心没肺大老粗的样子,实际上心思深得很,而且超级多疑,他刚刚绝对是准备试探一下苏成的,结果没想到好被主播打断,咋说呢,两边都很心机啊。”

温简言仰起脸,冲着前的几人『露』出一个无害的微笑:

“之后希望能和大家好好相处。”

“什么什么?你们居然趁我不在开始我介绍了?”

被留在门,观望其他队伍行动的最后一个队友走了进来,好听到了温简言的最后一句话,他微微瞪大双,提高声音:

“不公平不公平,我居然没有听到美的名字!”

他个子很高,长得倒是玉树临风,英俊潇洒,脸上时时刻刻带着笑,有种并不讨人厌的风流感,先前出言调侃祁潜手气差的,是这位。

“我叫安辛,攻击系。”

安辛冲着温简言眨眨,向他花哨地鞠了一躬,“意思就是,要有我在,所有人都会很安心。”

少神躲闪,脸『色』微红:“你,你好。”

“……”

苏成的表情更少了。

他两放空。

啊……好想离开这个美丽的世界。

【诚信至上】直播间内: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好想看安辛知道真相的表情啊救命!”

“想不到吧,美是个男的。”

“想不到吧,美是个身高一米八的男的。”

“想不到吧,美是身高一米八,还有腹肌的男的。”

几人你来我往,一言一语,气氛罕见的分轻松。

柜台上挂着一老式的时钟,表盘上,秒针在缓缓走动。

马上就要到六点了。

温简言抿唇微笑着,抬起,向着时钟不着痕迹地扫去一。

咔哒。

咔哒。

时间推移。

咔哒。

秒钟指向了罗马数字12。

在那瞬间,店铺外忽然黑了。

原先雾气蒙蒙的井,在眨间,就已经完全被黑暗侵蚀,就像是从门槛开始,外的一切都被一刀切掉,直接消失不见了。

店铺内,唯一能够听到的,就是凄厉的惨叫。

“啊啊啊啊啊——”

惨叫声维持了两秒。

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

死一样的寂静降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