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欢迎进入梦魇直播间 > 第160章 平安疗养院异化倒计时

我的书架

第160章 平安疗养院异化倒计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一百六章

“铃铃铃——”

不远处, 闹铃声毫预兆响了来,在黑暗死寂的空间内发刺耳的单调声响。

苏成的动作一顿,似乎被声音干扰到似的, 头颅微微一侧,向着闹钟的方向看去。

……是个好机会!

温简言借着对方将视线从自己身上挪开的瞬间,腰身猛弹,一双长腿绞住对方的肩颈, 借着体重狠狠下压!

猝不及防间, 苏成整个被重重掼倒在,后脑勺和面撞了咚的一声巨响。

温简言胳膊发力,狠狠将鱼竿向外一拽。

几乎绝大部□□子沉入沼泽之下的芍『药』被拉来一大截,而苏成却又开始挣扎了来,温简言几乎摁不住他。

远处, 闹铃的声音已经大大减弱了。

刚才就是样。

它顶多只响两到钟, 然后金属外壳面的机械就会被破坏,它就会停止发声。

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温简言心脏狂跳,额间渗汗水。

他一边要拽着芍『药』不让她沉下去,一边又要控制住发狂的苏成……他一个实在是独木难支, 在两方力量的拉扯之下, 他的体力渐渐流失,臂和大腿都开始发酸。

……不再拖了。

温简言一咬牙,指拽住细细的鱼线, 然后往下一绕,勒在了苏成被压在自己膝盖下的腕上, 然后向着旁边一跳。

苏成整个被向着肉膜沼泽的方向拖了几寸——

他开始挣扎着,试图摆脱腕上的鱼线。

温简言顺势拽着苏成的身体,借着两的体重向后一摔!

芍『药』被硬生生从肉膜深处拔了来, 身体重重砸在上,发“砰”的沉闷一声。

还有等温简言松口,苏成就摆脱了腕上松弛的鱼线,沉默着再度向他扑来。

闹铃声渐弱,几乎只剩下一点断续的机械声,从厚厚的肉膜深处传来。

它的声音已经不足以吸引全部的火力,细细的,肉红『色』的口器在半空中摇摆着,向着温简言和苏成的方向探去。

“……”

温简言艰难避开对方上尖锐带血的玻璃碎块。

苏成个样子不正常,比对方临时反水,更像是受到了控制,或者是产生了某种异化……他尽量试图不伤到对方,所以行动来束束脚,但苏成就有个顾忌了。

经过了刚刚一阵搏斗,温简言的体力本就消耗的差不多了,他也不是什么格斗大师,顶多是借着身体素质好,会一点小技巧罢了,现在再对上不知疲惫的苏成,温简言更是落到了下风,只节节后退。

面上的电筒不知道被谁碰到,咕噜噜滚动着。

摇曳的微弱光线在黑暗的实验室内变换着,光柱从苏成的脸上掠过——

他的脸非常苍白,像蜡一样有血『色』,脸上有丝毫的表情,瞳孔紧缩成针尖大小,看上去仿佛木雕泥塑般呆滞。

温简言一怔,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

苏成个样子……

一言不发,四肢僵硬,又会突然发狂攻击……看上去和他在刚刚进入副本之时,几乎一模一样。

【诚信至上】直播间内也同样因为苏成的异样而议论纷纷。

随着镜头的晃动,一条弹幕突然蹦了来:

“!!!你们看他脖子后面!”

苏成苍白的后颈之上,隐约够看到黑『色』的什么东西,有点像丝线,又有些像虫,静静伏在皮肤之下,在微晃的灯光之中浮凸来,在移动中看不真切。

“那是什么啊!”

“是个副本的什么玩意儿吗?”

“不知道……但总觉得有点眼熟……”

温简言皱皱眉,他看着向着自己再度扑来的苏成,他突一侧身,让了开来。

借着对方向前冲去的力道,他探伸向对方的后颈,指尖下方『摸』索到了什么正在蠕动的东西,温简言的脸『色』变得难看来。

他忍着不适,揪住那东西猛一扯!

下一秒,苏成整个像是被剪断了丝线的提线木偶似的,四肢顿时失去了挣扎的力,猛栽倒在,声息不动了。

温简言站在原急促喘着,借着不远处微弱的电筒光,低头看向自己掌心中的东西。

像是……蜘蛛。

身体极小,只有指甲盖大小,但是六条腿却极长,细细的仿佛丝线,肚子漆黑,但六条腿的尖端却是滴血般的红。

在被从类身体中揪来之后,它在温简言的指尖抽搐了两下,然后就不动了。

温简言眼睁睁看着它在自己的掌心中变成了细细的亮片,消散在了黑暗的空之中。

温简言注视着自己空空『荡』『荡』的掌心,脸上『露』若有所思的表情。

如果他猜的错的话,应该就是神谕中某个主播的天赋,植入到苏成的身体,『操』控着他进入副本,并且在关键节点做送死般的行为。

其实温简言一直想不通,为什么苏成在系统空间内会受到控制。

要知道,所有的主播在系统空间内时,天赋都是被禁用的,但是,苏成却在系统空间内中了招……

如果是虫子的话,那一切就解释的通了。

毕竟,虫卵和孵化成虫之间是有时间差的,也根据个制造一定的距离差。

如果而虫卵留在副本之外,被放在其他的主播身上,而主播进入副本之中激活天赋,进行远程的『操』控,那么,理论上来说,主播是在副本内激活的天赋,是不违背系统规定的。

温简言垂下眼,神谕个协会,为了维持自己的垄断位,实在是所不用其极。

视线从趴在上一动不动的苏成身上掠过,用舌尖『舔』了『舔』牙根。

等离开个副本之后,他得和苏成好好谈谈,看看一切究竟是怎么发生的。

不远处,闹铃声已经被吞了。

整个空间重归寂静。

温简言快步走上前,掏准备好的绳子,将被自己拖来的芍『药』也绑了来,堵住嘴,才如释重负松了口,脱力的坐在了面上。

他身上满是冷汗,身上也多添了好几处伤口,有的是碎玻璃片划伤的,还有的是在上滚打时擦破的,掌心被鱼线割来的伤口火辣辣发着疼,整个累的直不腰来。

温简言抬眼环视一圈。

身旁是不省的芍『药』,不远处,被五花大绑的黄『毛』趴在上,苏成也同样躺在那,一动不动,像是两块黑黢黢的石头。

他不止想办法几位想办法拖下去,而且还得楼下那两个提溜去。

“……”

温简言想想就开始头大了。

他抬抹了额头上的冷汗,掌心中的鲜血和额头上的汗混在一,在他的脸上留下几个血道子,怎么看怎么狼狈。

正在时,耳边突然响“叮”的一声。

一旁的任务栏中蹦了一条崭新的观众悬赏。

温简言向旁边一扫,顿住了。

【前往右侧的柜子,打开从左数第个抽屉】

【悬赏积:500】

个悬赏……

有点意思。

温简言扭头向着悬赏中提到的方看去,果然,在大厅的右侧,歪倒着一个破破烂烂,满是尘土的柜子。

更重要的是,那被神经元覆盖的程度要远胜于其他位置。

温简言心中的找东西雷达响。

难道……?

反正试试也不亏。

温简言深吸一口,站身来,捡滚到一旁的电筒,然后拖着疲惫的身躯,向着柜子走去。

温简言依照提示,打开了从左数第个抽屉。

耳边传来任务完成的提示音。

五百积轻轻松松入账。

不过,最吸引温简言注意力的,却不是五百积。

他看向抽屉内部,一排落满灰尘的小小玻璃管映入眼帘,面似乎装着一些不知道是什么的浑浊『液』体。

温简言顿了顿,小心翼翼用中的电筒向着上面照去。

上面印着的标签已经泛黄褪『色』,边缘皱卷,看上去似乎已经被年岁腐蚀,只勉勉强强够辨几个英字母。

温简言只借着自己的经验半拼半猜——

“an…t…dot……antidote?”

解毒剂?

居然是解毒剂?!

虽然他之前就有想过,既然个异化状态不会完全致死,那么,有有可会有东西够逆转个过程。

但温简言想到的是,东西居然是样被自己找到的。

温简言几乎有些难以置信扭头扫了一眼一旁的任务栏,神情惊异。

想到啊,被那群不正经的观众滥用,发布奇怪任务的功,居然还真的在关键时刻派上用场。

他打开直播界面,抬眼,认真严肃道了谢。

如果使用了解毒剂,黄『毛』芍『药』两个清醒过来的话,那着实大大减轻他接下来的工作量和工作难度。

黑暗中,鲜血顺着他垂下的指骨缓缓滑下,凝在指尖,欲坠不坠挂了两秒,然后才正挣脱张力,在心引力的感召之下,声息向下滴落。

它入那赤红『色』的肉膜之中,眨眼间就消失不见。

温简言将那解毒剂从抽屉内取,然后转身向着被捆死的两个走去。

伴随着粘稠的浑浊『液』体注入身体,黄『毛』和芍『药』依次醒来,他们迟缓眨眨眼,脸上『露』了茫然的,仿佛不知身在何处的表情。

温简言压低声音,用简单的话语将之前发生的情概括了一下,确认两神志清醒,并且了解现在的状况之后,才将他们的口塞取下,并且松绑。

黄『毛』转了转自己隐隐发痛的腕,用惊疑不定的视线扫了眼不远处趴在上一动不动的苏成,压低声音,心有余悸问:

“他,他应该一时半会儿醒不来吧?”

说实在的,他们谁也想到,一路上表现如可靠的苏成,居然会在关键时刻背刺……又是在如危险的环境之下,猝不及防间就着了。

温简言点点头,又摇摇头:“放心,即使他醒来,应该也有危险了。”

那只虫子消失,苏成身上所受到的控制也就被解除了。

一旁的芍『药』低着头,『揉』着自己的腕。

她的记忆断断续续,一些凌『乱』的画面在脑海中掠过,像是梦境,又好似不是……

芍『药』若有所思环视一圈。

视线扫过背后的沼泽,又从面上一动不动的苏成,以及散落在周边的碎玻璃渣子和打斗痕迹上掠过。

她怔了怔,视线落在不远处的温简言身上。

难道她之前以为是做梦的片段都是真的?家伙……

但是,还有等芍『药』开口说话,就只见温简言抬眼来,指了指苏成,压低声音问:

“帮我他抬下去么?”

芍『药』张了张嘴,将剩下的话吞回嗓子眼,她点点头,走上前去,和黄『毛』一一边将昏『迷』不醒的苏成扶,支在肩膀上。

他们放轻步伐,小心翼翼迈步向外走去。

温简言步伐一顿,扭头向着背后黑漆漆,空洞洞的实验室内扫了一圈。

虽说【探索实验室】的任务还有完成,他也还有来得及找到和衔尾蛇相关的线索,但是,他现在需要顾忌的东西太多,只先行遗憾离开了。

电筒最后在实验室内扫了一圈,然后伴随着轻到法捕捉的脚步声一同,渐行渐远,直到被黑暗完全吞。

实验室内重归漆黑。

有任何声音现,那些安静的,仿佛有生命的肉膜却陡然蠕动了来!那神经元般的诡异半流体从墙壁之上缓缓的流淌而下,『露』被始终覆盖着的,一个个小隔间上的铁质铭牌,上面一个接着一个刻着数字——

01、02、03、04……

最后一个隔间是被污染最严重的的,面一片漆黑,似乎被塞满了法描绘其形体的恐怖存在。

细细的,仿佛软管般的东西连接着面上一片片的神经元,伴随着它们的褪去和散开,渐渐『露』一个状似类的形体。

温简言顺着楼梯小心向下走去。

他的步伐陡然一顿。

耳边响熟悉的,机械的系统声。

【剧情偏移度:68 奖励积:10000】

百之六八?!

温简言『露』惊愕的神情。

明明之前还是百之多的,怎么突然就直接翻了一倍?

【叮,检测到剧情偏移度达到阈值,副本正在产生不可控变化!】

【新剧情开放中……】

【异化倒计时:00:10:0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