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欢迎进入梦魇直播间 > 第73章 主播大厅阴魂不散

我的书架

第73章 主播大厅阴魂不散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七十三章

在主播大厅之中, 系统禁止玩之间发生冲突,所以,没有进入副本之中, 所有主播的生命安全都是有保障的。

接下来的六个小时,温简言和自己精挑细选出来的数个公会见了面。

根据三天以来的接触,温简言已基本上把公会派来的代表主播『性』格『摸』透了。

所以,次根据会见的不同主播, 他选择的外观也各不相同。

像神谕种神神秘秘, 喜欢搞行业垄断的,温简言就是看上去清秀文弱的智力型中年人,好掌控,没有攻击力。

像暗火样攻击『性』强,公会内部实力为尊的, 温简言就会换上自己的壮汉壳子, 在型和气势上都让自己无法忽视,在外观上争取响应的话语权。

如果来人在之前几天的沟通『露』出马脚,温简言发现他容易美『色』所『迷』,骗子就会换上自己红发美女的壳子。

虽然每个人都知道, 所有主播在系统空间内表现出的外观不一定是真实的, 但是,所有人类都是视觉动物,即使他们理智上明白对方现在的相大概率不是真的, 但在谈话过程中一样会『迷』『惑』,不受控制地成为视觉的俘虏。

对于温简言来说是个天大的优势。

他本就是善于利用外貌的人, 现在更是能将每个外观的作用都发挥极致,几乎算得上是如鱼得水,信手拈来。

功能可太棒了!

将外观用作于副本之中虽然不是不行, 但是价格实在是太高了。

毕竟,如果主播突然变了模样,对早已熟悉主播形象的观众来说会十难以接受。

虽然温简言在新手主播中已算得上富裕了,但在面对如此高额的积花销面前,他仍旧十舍不得。

他欣赏着自己外观的界面,惋惜地叹了口气。

迟早有一天他穿着外观过一次副本!

难道就是在游戏氪金买皮肤的快乐吗?爱了。

在六个小时里,温简言收获颇丰。

他发现,高级公会内的主播所获得的信息量是普通主播完全无法比拟的,尤其是不少老牌公会,他们将梦魇的许内部规则都『摸』的透透的,十清楚该如何在规则允许的范围内获得自己的东西。

比如,虽然主播无法选择自己接下来进入的副本,但是却能够通过控制队伍内的主播等级,来将下一个副本的难度控制在能够接受的区间,不仅能够以此降低主播的死亡率,还能根据个办法来带公会里的新人。

除此之外,他们还能够通过主播的天赋,对公会内主播的下一个副本进行预测,如果其中有需的道具类型,就会根据信息来有针对『性』地组建小队,对那个副本进行探索。

即使是相同级的隐藏物品,成为道具之后也是会有品级区的。

品级越高,持续时间越,功能『性』越强。

能够消灭鬼魂的道具其实市面上还是不少的,就像是在【福康私立综合医院】中,季观送给他的玩具枪道具,但是,道具往往能针对一般的鬼怪,如果用在强大的副本boss身上,不仅可能完全没用,而且还会将对方激怒,让自己死的更快。

而温简言需的,是能够直接针对副本boss的道具。

“种道具当然有!”

其中一个公会的代表人拍着胸脯说道:“我们边正好有个c级主播,大概在十天之后开播,他进入的副本就会有类似的,能够伤害boss的道具,如果你愿加入我们公会,转会程序一办,你就能编入队伍里!”

他轻咳了一声:“时候我也会进入队伍里,也能一起有个照应。”

红发的美丽女子唇边带笑,一双琥珀『色』的狐狸媚眼微微上扬,带着勾魂摄魄的可怕魅力:“是吗?真的是谢谢您了。”

她微微俯身,雪白的颈项弯出修的弧度:“我会考虑的。”

六个小时之后。

温简言终于结束了自己的交际花之旅。

“哐。”

房间在他的身后合上。

在进入房间的瞬间,温简言身上的外观自动撤下,从一个身高两米的壮汉变回了身材修的青年。

他的神情郁郁,摇摇晃晃的了两步之后,整个人面朝下,噗的一声栽在了柔软的沙发上,可把苏成和季观吓了一跳。

他们连忙跳起来围了上去:“怎么了怎么了?你还好吧?”

温简言挪了挪脑袋,『露』出半个侧脸来,有气无力地说道:

“累死我了……”

虽然说他十擅披着伪装骗人,在连续六小时不停歇的角『色』转换和彼此试探之后,温简言即使自认为力不错,但也受不了高强度的消耗,几乎有吃不消了。

简直就是马拉松啊。

季观俯下身,戳了戳温简言的肩膀,悄悄道:“我次加了更的巧克力哦,在厨房,给你留着呢。”

温简言叹了口气,萎靡不振地摇摇头:“不用了,我现在没力气吃饭。”

就是困。

他缓慢而艰难地爬起身来,身上的筋骨发出不堪重负的咔咔声,温简言活动了一下脖颈,然后转身摇摇晃晃的向着房间里去,一边,一边头也不回地向着背后两人挥了挥手,懒洋洋地说道:

“我先去睡一觉,你们喊我。”

回自己的房间之后,温简言用自己仅剩的后一丝力气洗了个澡,然后把自己整个人丢了柔软的大床之上,缓缓地打了个滚。

他现在肌肉酸痛,脑力也宣告枯竭,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

温简言抬起手,“啪”的一声按灭了灯。

充满安全感的黑暗笼罩而来,几乎短短几乎呼吸间,温简言就『迷』『迷』糊糊地陷入了沉睡。

……

温简言知道自己在做梦。

自从进入个梦魇直播间之后,他每次沉睡,都免不了做噩梦。

毕竟,温简言虽然不会副本中的东西击溃,但总之还是个正常的人类。

有的时候是自己亲身历过的副本,破碎的血腥片段胡『乱』拼凑在一起,一张张或熟悉或陌生的的脸早眼前重叠移动,有的是主播,有的是npc,有的是鬼怪,还有的是一简单的五官轮廓罢了。

厉鬼,逃命,尖叫。

有的时候他会梦自己的死亡——开膛破肚,鲜血横流地惨死。

但是……

在上个副本结束的接下来三天,虽然历了那么可怕的事情,他的睡眠质量就变好了。

温简言在半梦半醒的夹缝中浮沉,『迷』『迷』糊糊地回忆着。

梦中不再有各种各样光怪陆离的恐怖画面,恰恰相反,脑海中剩下漫无边际的一片黑暗,看不尽头,死寂而安宁。

或许是他的接受能力比以前强大了吧。

但是,今天的梦境和以往有不同。

那片安静了三天的黑暗不知道为何开始翻滚,渐渐凝成了一个熟悉的人形。

对方和自己的距离显得十遥远,但是不知为何,温简言却能清晰地将对方的面容在心中描绘出来——

符咒般的纹身,漆黑的发,金『色』的冰冷眼珠。

……

沉睡着的青年显得有不太安,他的眉头微微蹙起,苍白的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发丝黏于其上,呼吸也不由自主地微微急促起来。

他不由自主地翻了个身,宽松的衣服边缘掀起,『露』出线条优美紧实的半截窄腰。

髋骨清瘦,白皙的小腹微微凹陷,在那片柔软汗湿的皮肤之上,猩红繁复的烙印浸没于布料遮挡的阴影之中。

伴随着青年有不稳的呼吸起伏,那片纹身显得格外艳丽诡谲,似乎还在闪烁着隐隐的金『色』光泽。

梦中。

血腥的气味萦绕在鼻端,身边的黑暗某种东西控制住,有识地翻卷着,缠绕上青年脚背。

温简言皱着眉,退后两步,绕在脚踝上的黑暗消失了,像是雾气般消散。

他抬起头,瞳孔下识地微微一缩。

刚刚还遥远几乎看不清楚的男人身形,不知道为何和他的距离缩短了不少,虽然仍然隔着浓重的深厚黑暗,但是温简言仍然能够清晰地看那双金『色』的,非人的眼瞳。

“妈的,怎么做梦都不让人清静。”

温简言烦躁地抬手『揉』了『揉』头发。

难道是对方给自己的心理阴影太大了吗?

居然么阴魂不散,居然还会追梦里……

“你确定吗?”

男人低沉的嗓音在黑暗中响起,他又前进了一步,眸光深处,残忍的笑闪烁:

“做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