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跨越十二年的对话 > 第一一六章 《大物》(5)

我的书架

第一一六章 《大物》(5)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接下来的生活,也进入了正轨。

  ‘徐慧琳’虽然被起诉,最后也被判确实存在业务上造成公共损害的行为,但被判的处罚并不重,只是做社会活动120个小时。

  算是皆大欢喜。

  洛成也收获了一份还算不错的友谊,与这位未来的总统大人,结下了不错的缘份。

  之后的洛成,也接替‘河悼也’,正式成为南松支厅的一位普通检察官,但目标一直放在那些官员、议员身上,比如国会议员金泰辉。

  “我当检察官,就是为了将不法议员送进监狱!”

  ‘河悼也’的目标在那里,洛成则是想将脑海中的法律知识,尽快的融会贯通。

  虽然半岛的法律知识对他并不算太重要,但多学一点东西总归是没有错的,但其它的事情,就让他有些无奈。

  之前的车祸事件,就是如此。

  好在不知道怎么做时,洛成便进入“挂机”模式,让‘河悼也’去走剧情,也不会让整个剧情崩掉。

  只见,‘河悼也’使用检察官的权利,用法院传票,将‘张世珍’约了过来。

  不过‘张世珍’想要私了,便将‘河悼也’约到了一间小咖啡厅里,并准备了一大笔钱,一笔足够‘河悼也’新买一辆车的钱。

  这辆车,是‘河父’买的,送给‘河悼也’作为成为检察官的礼物,所以在‘河悼也’心中十分重要。

  他也并不想让‘张世珍’付出多少,只要将车辆修好就成。

  ‘张世珍’问过修理厂。

  那辆车太老久,很多零件都已经不生产了,根本没办法修,这是事实。

  错就错在,她的态度太过于高傲,说什么“资本主义社会里就没有钱解决不了的事情”,将敌视强权的‘河悼也’惹怒。

  当然,‘河悼也’不至于对这样一个女人动手。

  不过,“钱就算了,那辆破车报废了也可以,但作为补偿,亲一个就算和解了。”

  额!

  果然是曾经的不良少年,这法子,让洛成都有些尴尬了,毕竟这是他的形象和脸面,就算要亲……

  洛成正思考间,剧情再度推进。

  居然还是‘张世珍’主动,仿佛要咬人一般,将‘河悼也’狠狠的亲了一大口,顺便还有一耳光。

  洛成:“……”

  得!

  不用为难了,剧情都已经结束了。

  不知为何,洛成心里居然有些可惜,这可是颜值巅峰的李秀景,虽然他之前也不知道李秀景是谁……

  咳咳!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张世珍’最后也会加入‘徐慧琳’的队伍,并且是主管财政的那一方。

  洛成:“……”

  算了,随缘吧。

  因为清楚是梦境的原因,洛成比现实中要放松许多,身上少了很多的枷锁,而检察官的身份,更是让他如鱼得水。

  地方议员金泰辉的事情,在洛成的操作下,远比剧情中闹得更大。

  上级部门也更早的决定将金泰辉踢出议员候选,同时也要挑选新的议员候选。

  另外一边,徐慧琳为了帮助土地被强占的村民们,组织村民们上访维权,取得了足够多南松居民的信任和知名度。

  在洛成的暗中帮助下,也更早的成为了候选议员,正式开启她的总统成长道路。

  之后的事情更加的复杂与麻烦。

  从一个被执行社会服务的小女人,到执掌国家大权的总统,其中的跨度之大,可想而知,所以,这才是传奇。

  洛成努力扮演着‘河悼也’的角色,但并没有过多的改变剧情。

  这其中也有西卡的原因——她也在认真扮演‘张慧琳’的角色,并没有如梦境:灿烂的遗产中那般,第一时间就和洛成摊牌。

  这样也不错。

  对于法律的运用,以及对半岛政治的了解,都在不断的加深着,让洛成越发的了解半岛的官方内幕和情况。

  同时,也见识了很多的黑暗。

  这些是《大物》中没有表现出来的,真要是写了,也不可能拿到电视台上边去放送。

  经历得多了,洛成也越来越像一名真正的检察官,身边也跟随了一大批志同道合者,努力净化着这个国度的政治生态。

  时间线很长。

  长到洛成都差点忘记这是一场梦境,幸好他经常能够见到西卡,也是这张脸,提醒着他真实与虚幻。

  西卡的情况和洛成差不多。

  尽管她很多时候都在“挂机”,可时间跨度太长,甚至能够在梦境中正常的睡眠、休息,她同样差点儿迷失。

  同样是洛成的这张脸,那唯一的‘不同’,让她清醒的认识着这场梦境的存在。

  直到……一切结束的时候。

  当剧情中的恶人都受到应有的审判,当‘徐慧琳’众望所归,将要开启半岛的新时代时,西卡突然找到了洛成。

  站在青宫的最高处,西卡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忽然展颜笑道:“河检察官……不,我还是叫你洛成吧。”

  洛成笑笑,没有回答。

  西卡也不介意。

  在这场梦境中,‘河悼也’做出了很多与剧情不同的选择与动作,西卡一清二楚,已经锻炼出足够沉稳气度的她,也有着自己的想法。

  明明依然年轻,眼神却沧桑了不少。

  趴在阳台上,吹着风,西卡也没有让梦境中的一个人物回答自己的意思,依然自说自话:“真希望有一天,你能够真正站在我的面前,而不是每次在梦里,你以另外一个人的形象,站在我的身后帮助我。”

  洛成沉默。

  如果可以,他也想去找西卡,可惜……他能找到的,只会是杰西卡,多了一个字,却是多了十二年的经历与过去,也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生。

  “算了,和你说这么多你也不知道。可,谁让你有一张和他完全一样的脸呢?”

  西卡转过身来,看着洛成,眼神忽的变得有些诡异,这让洛成不自觉的后退一步。

  他这一动,顿时让西卡坚定了某种想法。

  只见她上前一步,踩着高跟鞋的她,凭借着高一阶的台阶,抱住洛成的脑袋,缓缓低下头:“别动,很快就好!”

  洛成:“……”
sitemap